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三国之我是小曹贼 > 第一章:大魏世子
 
  我叫曹昂,未来大魏的世子殿下。

  但我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因为我觉得大魏是未来的,可命是现在的。

  没错,我的父亲曹操,现在正准备带兵去一趟宛城讨伐张绣。

  曹昂一边坐在空荡的大殿上,一边这样在心里嘀咕着。

  作为茫茫穿越大军中的一员,曹昂深刻的知道自己即将到来的命运是怎样的,可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越发头疼。

  “典将军,父亲真的下定决心要讨伐张绣了吗?他就不再多考虑考虑?”

  曹昂看着眼前这个虎背熊腰的男人。

  本为曹操贴身护卫的典韦摇了摇头,“这是司空连夜和诸位军师们商议的结果。”

  “可我们这一走,许都不就空了吗?要不,我留下来负责镇守许都看着天子?”曹昂试探的说道。

  “世子这……”典韦眼中闪过一抹迟疑,事关军务大事,他也不能做主。

  “要不您还是亲自跟司空去说吧,末将只是负责传话而已。”

  曹昂轻叹一声,只得摆了摆手,起身跟典韦一起向大殿走去。

  然而还没到殿前,曹昂便已然看见一名忙碌的身影,正是曹操。

  “父亲。”曹昂躬身行礼。

  “哦,子修来了。”曹操乐呵呵的说道。

  “来的正好,典韦都跟你说了吧,赶快简要的收拾一下行李,咱们父子一同前去宛城征讨张绣。”

  说着,曹操转身就要继续收拾,但这时,身后却又一次传来曹昂的声音。

  “父亲莫急,孩儿有事与你相商。”

  “嗯?子修有何要事?”曹操疑惑的看着自己这个疼爱的儿子。

  作为自己的长子,他可以说是将曹昂当自己接班人来培养的,否则也不会走哪都带着他。

  “是这样的父亲,孩儿觉得如果我们父子都去征讨宛城张绣,那这许都不就空了吗?”曹昂小心翼翼的看着曹操。

  “咱们当初接回汉帝的宗旨就是‘奉天子而令不臣’,如今虽然过了一年,但毕竟根基还不是太稳,难免有贼心不死之人啊,回头若是袁绍等人来袭,那天子的安危岂不是……”

  话还没说完,曹操便满意的点了点头。

  “嗯,很好,我儿果然考虑长远。”

  觉得事情有所转机的曹昂不禁大喜,开口道:“既然这样,那就请父亲准许孩儿留在许都,看着天子。”

  “哎,我不是说了嘛,你与我一同去。”曹操摆了摆手。

  “至于你说的问题,昨夜文若和奉孝他们也提过,你能有与他们一样的眼光,我很欣慰。”

  “我已经布置好了,等我们走了,就由荀彧和夏侯惇他们负责留守许都。”

  完了,眼看着自己宛城此行是跑不掉了,曹昂可谓是欲哭无泪。

  等到曹操走远了,典韦这才走近到曹昂身前,小声说道:“世子放心,典韦定会护您周全的。”

  护?你怎么护?咱俩都得交代在那。

  深知历史走向的曹昂不知道该如何跟这个憨厚的傻大个说,只能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罢了,本来想着从根源上解决自己的生死问题,但现在看来自己宛城之行是势在必得了。

  既然这样,那就只能在以不变应万变,见招拆招了。

  ……

  第二天清晨,当军队浩浩荡荡从许都城外开出之时,几乎每个人都是兴高采烈,气质昂扬,因为双方兵力的差距让他们觉得此次讨伐张绣势必会赢。

  但唯有一人愁眉苦脸,那就是曹昂自己了。

  军队最前方,曹操坐在骏马绝影之上,似乎也注意到自己身边这位儿子的郁闷,不禁朗笑着。

  “子修,你怎么了?难不成你觉得我们此行还拿不下张绣吗?”

  曹昂摇了摇头,“那倒不是,我反倒觉得张绣此役会主动降。”

  “哦?既如此,那你又何故愁眉苦脸的?”曹操摸着胡须,哈哈大笑。

  曹昂没有答话,只是翻了翻白眼,心里一阵腹诽。

  还不是因为您老人家老毛病又犯了,看上了张绣的寡妇婶婶,惹恼了张绣让他降而复叛,不然我能死嘛……

  一想到这,曹昂不禁又郁闷了几分。

  不行,不管如何,自己一定要阻止这悲剧的发生。

  大军继续前进着,接连几天的有序赶路,最终让曹家的兵马在数天后的清晨,成功赶到了宛城外,驻扎在了城外二十里的地方。

  曹军大营。

  “报——”

  一名哨兵飞快的跑进了营帐,手中还呈托着一封信笺。

  “启禀司空,张绣让人送来一封信,说是司空亲启。”

  坐在主位上的曹操不禁轻咦一声,摆了摆手,站在他身边的典韦很有默契的走上前去,从哨兵手中接过信后转身递给了曹操。

  曹操拆开信封,一目十行的阅读上信笺的内容,脸上的欣喜丝毫不加掩饰,哈哈大笑,看的下方部将皆是面露疑惑。

  “司空何故大笑?”

  还不待曹操开口,便只听曹昂轻叹一声,“如果我所料不错,这应该是一封降书吧?”

  曹操惊喜之余十分诧异,大笑道:“我记得之前在出发前子修就说过这张绣会降,如今这降书果真奉上,我倒是想知道我儿是如何得知的?”

  “很简单,因为张绣不是傻子。”不能说实话的曹昂只能胡扯着。

  “我们双方的差距不止是兵力上的,更是人心上的,我们代表天子出征,他则师出无名。”

  “更何况想要以一城之地来拒敌终究还是小了点,与其到时候我们破城之后他成为我们阶下囚,倒不如现在双手奉上宛城然后成为我们的座上宾。”

  “好、好、好。”曹操大喜,接连说出三个好字。

  “我儿有如此见识,日后为父将这基业交到你手上也就放心了。”

  听着曹操在夸赞自己,曹昂神色一动,趁机故意卖了个关子。

  “不过……”

  “不过什么?”曹操追问道。

  “不过张绣虽然不傻,但好歹也是个男人,是会有些底线的。”曹昂看着曹操说道。

  曹操惊疑了一声,“哦?他会有何底线?”

  曹昂无奈一笑,“我听闻张绣的族叔张济对他有知遇之恩,因此张济虽然不在了,但张绣却对他的遗孀邹氏很是爱护,所以……”

  曹昂说话故意留白,还刻意看了曹操一眼。

  毕竟司空的爱好人尽皆知,他如今身为长子,也不好说的太白。

  但曹操却仿佛没有理解一般,只是点了点头,“我们大军在外,谅张绣这小子也不敢做什么。”

  完了,照这样下去剧情还得按原套路发展了。

  曹昂看着曹操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但他偏偏又不能明说。

  就在他苦思着该如何跟曹操说明一下这个问题的严重性的时候,目光却突然看见了一旁的典韦。

  有了。

  当下曹昂主动站出一步,“父亲,谨慎起见,为了防止张绣降而复叛,孩儿希望进入宛城之后的一切城防都由我来布置。”

  此刻心早就飞到宛城之内的曹操自然不会拒绝,当下摆了摆手。

  “就由着你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