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三国之我是小曹贼 > 第十八章:朦胧的视角
 
  曹昂猛然抬起头来,眼中闪过一抹精光,看着门外拴着的马匹,又细想一番刚才小厮说的闭门谢客。

  难怪今日的司马府竟然如此反常,如果说是因为这董承今日来密谋司马懿的父亲司马防来除掉他们曹氏一族的,似乎就能说的通了……

  “世子,世子。”

  这时,身后的典韦轻声呼唤着,目光看着曹昂充满了疑惑。

  “您怎么了?干嘛停在门口不进去了?”

  曹昂摇了摇头,对着身后的典韦说道:“典将军,麻烦你先在府前等我,我去去就来。”

  “您一个人?这……”典韦有些犹豫。

  “放心,这是司马府,没人敢动我。”曹昂摆了摆手,就要踏步进去。

  看门的小厮见状,连忙想要跟上去带路,但却被曹昂头也不回的呵斥了一句。

  “你也留在那里,不许动。”

  小厮冷不防的打了个寒颤,脚下猛然停了下来,下意识的回过头,却只见典韦正神色不善的盯着他。

  曹昂一边在司马府内走着,一边仔细的思索着今日之事。

  本来今日来司马府是想邀请司马懿跟他一起去城外的游猎,虽说上次月旦评被他当众拒绝了,但本就不怎么在乎脸面的曹昂自然不会放在心上。

  既然日后刘备都可三顾茅庐请卧龙出山,那么今日他曹昂亦可为了大业放下脸面,请冢虎游猎。

  可没想到还没见到冢虎,便先发现了一件了不得的大事。

  如果董承和司马防真的在密谋“衣带诏”事件,那曹昂就不得不警惕起来了。

  虽说按照原来的剧情走向,如今距离“衣带诏”的事件还有一年,而且“衣带诏”事件也实际上没给曹氏集团带来任何实际性的损伤,可那毕竟是在曹昂战死宛城的前提下发生的。

  如今他还活着,鬼知道会不会剧情走向因此有了偏差,所以他必须要严肃的对待。

  而他之所以不让那小厮带路,就是害怕被人提前传了信给打草惊蛇,那时候恐怕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不知不觉间,曹昂已然来到了一处庭院,看着略显凄凉的院落,曹昂有些怀疑自己时不时走错院子了。

  “算了,既然都来了,不管是不是,先去看看再说。”

  一想到这,曹昂就推开了手边紧闭的大门,目光飞快的扫过屋内。

  但不过片刻,他就愣在了原地,目光呆滞的看着眼前美景。

  那似乎是一名刚出浴的美人儿,青丝散落身后,身上仅穿着一件单薄的纱衣,尽显肌肤雪白,微偏的脸颊显的通红诱人,此刻正背对着曹昂。

  先前听到的开门声,女子显然也是吓了一跳,下意识的转过身来。

  但这不转不要紧,一转之后曹昂更是惊呆了下巴,面前的美人儿可以说是被他……一览无遗了。

  女子纱衣本就单薄,根本无法遮掩她喘息之时胸前上下浮动的大片雪白,尤其是再配上那刚出浴时的热气,更是给了他一种朦胧的视线,举手投足之间春光乍现,这才是最要命的。

  曹昂喉咙下意识的动了动,血气方刚的身体立刻有了属于自己的反应。

  顷刻后,一道刺耳的尖鸣声骤然响起。

  “啊——”

  曹昂连忙道歉,就要拉紧大门退出去。

  但女子显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羞愤不已的拿起了房间内横放的利剑,随手用床单裹住娇躯后就冲了出来。

  “登徒子,我要杀了你!”

  女子喝住了就要灰溜溜的离去的曹昂,羞愤的挥剑砍来。

  曹昂苦笑一声,赶忙四处躲避着剑刃。

  “唰、唰、唰”

  女子接连不断的挥剑,带起阵阵破空声,但却都无法伤到曹昂分毫。

  本来女子的武功也不至于如此凌乱,但却因为她此刻心境已经乱了,自然出剑毫无章法。

  再加上曹昂虽然不是战场上那能以一当千的猛将,但身为世子,有不低的武艺傍身也是最起码的,所以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女子也不能伤到他分毫。

  看着女子已然因为挥剑疲惫而大口喘气导致的波涛汹涌,曹昂鼻尖顿时又热了。

  “你……”

  本来就有火气撒不出的女子顿时更加羞恼了,当下不由分说,一双长腿顿时踹了过来。

  曹昂下意识的伸手,虽然接住了女子的攻击,但也因此让他的手掌触摸到了女子的脚踝。

  完了。

  曹昂的大脑一片空白,本来偷看就已经对不起人家姑娘了,如今又碰到了人家脚踝,犯了大忌。

  要知道,古代女子的脚踝可是至关隐私的,除了自家夫君之外,根本不允许其他男人触碰。

  “你、你……”

  女子羞愤至极,就要再度喊出声来,但却被曹昂眼疾手快,一步上前夺过剑后,抢先捂住了女子的嘴。

  “嘘嘘嘘,别出声,别出声。”曹昂惊慌的说道,仿佛做贼心虚。

  “唔~”

  女子挣扎着想要反抗,曹昂想要让女子安静却不得其法,当下心一横,伸手一把揽住了女子的纤腰,将她紧紧的搂在了怀中。

  一霎那,女子如遭雷击一般,身体僵硬住了,娇颜通红无比,仿佛熟透的苹果一般。

  “嘘嘘,听我说听我说啊。”曹昂赶忙开口,语气慌乱。

  “先前真的无疑冒犯姑娘,我给姑娘道个歉,我不知道姑娘是司马家的第几位小姐,但先前冒犯千金贵体真的是无意之举,我是因为在想事情才误入了这个偏僻的地方,你能理解吗?”

  曹昂低头,尽管他已经在全力控制自己的意念,保证自己看着女子的娇颜目不斜视,可当他轻嗅到女子身上那股如兰芳香时,视角还是不自觉的低了一个角度。

  先前的打斗让女子临时裹在身上的床单已然凌乱不堪,偶然褪去之后便又只剩下了那件单薄纱衣。

  如今两人身体如此之近,再加上女子身上纱衣摩擦之间若有若无的触感以及视线上的风景,无疑让他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情顿时又有了反应。

  于是乎,曹昂搂着女子纤腰的手掌鬼使神差的向下移了移。

  嗯,浑圆挺翘。

  身体各处的火热冲击显然对血气方刚的曹昂来说无疑是一场致命打击。

  就连鼻尖的炽热也不受控制的滴在了女子胸口雪白峰峦的肌肤上。

  一红一白,很是明显。

  似乎是同样感受到了那股火热,女子的脸更红了,奋力的挣开了曹昂的怀抱,美眸中满是羞愤。

  曹昂见状,当即就知道此事没有解决的余地了,头也不回的撒腿就跑。

  徒留女子一人在身后庭院中羞愤的咆哮着:

  “登徒子,我张春华不杀你,誓不为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