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三国之我是小曹贼 > 第二十七章:进宫
 
  许都内城,皇宫外,金马门前。

  有一黑衣青年正安静的站在那里,双手拢袖,气度不凡,身上虽然未曾穿戴铠甲,但后腰上却佩着一柄做工精致的八面汉剑。

  青年即使一言不发,可浑身上下却依旧散发着一股莫名的肃杀。

  “世、世子,您就别为难小的们了。”守门士兵看着眼前的黑衣青年,不禁苦笑一声。

  “觐见天子不得执兵,这是历来的规矩啊,您还是将这柄剑先交给我们保管吧。”

  闻言,曹昂瞥了那士兵一眼,皮笑肉不笑,“这可是青釭剑,你确定你能拿得动?”

  士兵咽了咽口水,下意识的后退一步。

  曹昂不再去看他,目光转向面前大门内,淡淡的说道:“既然觐见天子不得执兵是规矩,那为何本世子收到的消息是车骑将军董承却可以每次大摇大摆的佩剑觐见?”

  “这、这……想来是天子恩旨吧。”士兵颤颤巍巍的说道。

  “所以,我这不是让人去请旨了嘛。”曹昂淡笑一声。

  “就这么一小会儿的功夫本世子都等得起,难道你等不起吗?”

  见曹昂如此,那名士兵知道再说下去恐怕没自己好果子吃了,当即不再开口,重新后退到自己的岗位前。

  见守兵退去,曹昂也不再开口,闭目养神,安心的等待着。

  很快,只见一名老太监着急忙慌的跑了出来,赶忙说道:“陛下有旨,准司空世子曹昂佩剑上殿。”

  “谢陛下。”曹昂淡淡的说了一句,便抬腿进入了宫门。

  一路上,在那太监的引路下,曹昂很快就来到了一座大殿前。

  大殿表面金碧辉煌,让阳光散在其上显的熠熠生辉;内在更是古朴大气,看起来更为的庄严与厚重。

  但就是这么一座大殿,曹昂的目光却并没有过多留恋其上,一扫即过,驻足在了大殿门前。

  “世子稍等,老奴这就去传话。”老太监恭敬的说道。

  “嗯。”

  曹昂淡淡的应了一声,随手整理起了自己的衣服,免得传出去衣冠不整见天子这样的闲话。

  很快,老太监又跑了出来,躬身对着曹昂做了个请的手势。

  曹昂不再犹豫,大步踏入了其中。

  “吱呀——”

  随着曹昂前脚刚踏入其中,后脚身后的大门便传来一阵关门声。

  曹昂见状,身体下意识的紧绷了起来,同时右手迅速扶着腰间的青釭剑剑柄。

  但不过片刻,曹昂那紧绷的心弦便松了下来。

  因为他不相信那姓刘的天子能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堂而皇之的将自己在这皇宫大殿中杀掉。

  曹昂目光扫过,见四下无人,不禁开口朗声道:“臣司空世子曹昂,求见陛下。”

  话音落罢,大殿一侧便缓缓走出来一道风韵倩影驻足于大殿龙椅之下,。

  那是一名貌美的女子,看上去约莫花信年华,不仅身段丰满窈窕,更是在一举一动间都透露着常人难以比拟的雍容富贵。

  看着眼前这名气质非凡的女人,曹昂不禁眯起了眼睛。

  “伏寿皇后?”

  眼前那名为伏寿的女人瞥了一眼曹昂,随即转过身来正对着他,淡笑一声。

  “没想到曹孟德那矮小身材的中年男人,生出的儿子竟然是这么一个高大威猛,英俊帅气的形象。”

  “怎么?难道世子见了陛下需行礼,而见了本宫却可免了这些礼数吗?”

  “娘娘言重了。”曹昂笑了笑,微微躬身。

  “只是臣来拜见的是天子,不知为何这九五尊前不见陛下却见到的是娘娘?莫非……先前那老太监是代娘娘假传圣旨?”

  “大帽子就不用往本宫头上扣了。”伏寿冷笑着说道。

  “论传圣旨这件事,说起来你们曹家不是比本宫更加熟练吗?反正那家伙如今已经被你们恐吓的懦弱不堪,整日只会沉醉于女人身上,既如此,借给本宫用用又有何妨?”

  曹昂耸了耸肩,“听起来娘娘这怨气好像不止是来自我们曹家。”

  “哼,这个不用你管。”伏寿袖袍一挥,缓步走上前来。

  “今日本宫私下里见你,不过是想求你帮本宫办一件事罢了。”

  “求我?”曹昂嘴角闪过一抹玩味。

  “堂堂的大汉皇后,竟然到了要求助臣下帮忙的地步?”

  伏寿惨笑一声,“是啊,身为皇后,本宫竟然做到了如此地步……当真是前无古人的典范啊。”

  曹昂不以为意,手掌放在腰间青釭剑剑柄上,手指轻轻的摩梭着,不动声色的笑道:“说说看,娘娘想要本世子帮你做什么事?”

  “很简单。”伏寿再次上前一步,抬头直视着面前的曹昂。

  “本宫想要让你帮忙除掉天子身边的董贵人。”

  “董贵人?”

  曹昂眼中闪过一抹思索之色,不明白伏寿是怎么与她结了仇的,还是说……她只是在诈自己?

  见曹昂一言不发,伏寿以为他不知是谁,当下赶忙说道:“就是车骑将军董承之女。”

  曹昂点了点头,微笑着看向伏寿,“不知这董贵人如何得罪了娘娘?竟然能让娘娘怨恨她到如此地步?”

  “恨她?笑话,本宫乃堂堂大汉皇后,正宫之主,凭她一个小小的贵人如何能让本宫动怒?”伏寿目光看向门外,恨恨的说道。

  “本宫怨的,不过是天子的不争气而已。”

  “大汉四百年基业,如今危在旦夕,刘协那家伙不思进取也就罢了,却成日只想着醉倒在温柔乡,真是有愧我汉室列祖列宗。”

  “所以,娘娘就把天子懦弱的原因归咎于董贵人身上?”曹昂笑着摇了摇头。

  “如果是这样,娘娘您大可行使您作为正宫的权利,随意找个借口将董贵人处死或者流放宫外不就行了?何必需要外人的帮助?”

  “哼,你以为本宫没想过吗?”伏寿似是想起了什么,冷声道。

  “只是刘协天天与那女人腻歪在一起,本宫哪来的机会?”

  “既如此,那我也只能说娘娘您也太高看得起本世子了。”曹昂微微一笑。

  “以您大汉皇后的身份都不行,我不过一介臣子,如何敢犯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