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三国之我是小曹贼 > 第四十章:血染许都
 
  荒唐。

  简直太荒唐了。

  为人臣者,岂能如此大逆不道?

  看着站在朝堂上的那名黑衣青年,朝上的大臣们纷纷觉得讽刺无比,可慑于那青年手中长剑,他们偏偏不敢发一言。

  就是刘协也呆在了原地,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曹昂见状,微笑着主动开口:

  “哦,臣知道了,陛下如此为这贼人开脱,一定是不想背上斩杀国丈这样的污名,对吗?”

  “陛下莫怕,臣说了,臣可代陛下执刀。”

  说完,只见曹昂回过头来,对典韦使了个眼色:

  “典将军。”

  典韦咧嘴一笑,手中一双铁戟泛着渗人的寒光被缓缓抬起。

  “不要……不要……”

  刘协目光呆滞的看着典韦的动作,无力阻止。

  眼看着典韦的攻击就要彻底落在那董承的身上时,却只听刘协突然爆发,大吼一声:

  “住手。”

  “嗯!?”

  曹昂淡淡的回过头来,看着刘协说道:

  “臣都已经说了,这污名可由臣来背,陛下还有何事?”

  说着,曹昂将手中青釭剑不轻不重的蹲在了地上,身后满身戾气的典韦更是冷笑一声,两支铁戟摩擦出刺耳的声音。

  刘协呆呆的走下了龙椅,仿佛失了神,一步步的朝着曹昂而来。

  见他如此,典韦眼中闪过一抹精光,正准备上前一步之时,却被曹昂不动声色的拦了下来。

  最终,刘协停在了曹昂的面前,看着这个年龄与他一般大小的年轻人,咬着嘴唇渗出血,久久的说不出话。

  突然,刘协的身子就像软了一般,跪倒在地。

  曹昂见状,皱眉之间赶忙同样跪了下来。

  看着面前的曹昂,刘协潸然泪下:

  “爱卿啊,国丈一家对朕绝对是忠心耿耿,不过是豢养几名死士而已,何必要赶尽杀绝呢?朕跪下来求你……放过他们好不好?”

  曹昂依旧不为所动,目光凌厉的质问道:

  “陛下这是何意?自古君臣,从来只有求君的臣子,何时有过求臣的天子?”

  刘协哑口无言,只是目光颤抖的看着他。

  曹昂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

  “臣斗胆敢问陛下,当年是谁在陛下危难之时起兵讨伐董卓?”

  “是、是你父亲……曹操。”

  “那臣再问陛下,是谁从李傕、郭汜二人手中救出圣驾?”

  “也是司空。”

  “既如此……”

  说着,曹昂骤然抬手,将插在一旁的青釭剑重新拔起。

  “唰”

  剑光冷厉,照耀在刘协的脸上,刘协的身体下意识的颤抖了一下,向后跌去。

  看到刘协竟然如此不堪,曹昂心中的不屑十足,但表面依旧平静的说道:

  “父亲临走前将这柄剑交给我,是为了让我诛杀欺凌陛下,篡夺大汉的逆贼,臣没有推辞,以为天下计,所以孤身犯险在所不惜。”

  “董承几人私下豢养死士,心怀不轨,如今臣将他们擒拿,正是为了我大汉的江山,否则若是再有外戚当道,陛下又该如何?”

  “如今,陛下既然觉得臣行事狠厉,那就请陛下拿起这把剑,杀了臣。”

  说完,曹昂也不再开口,而是将手中青釭剑横置,轻轻的放在了刘协的面前。

  刘协眼中惊恐十足,看着那横在地上的青釭剑喉咙动了动,又看了一眼站在曹昂身后戾气十足的典韦,终究还是没有勇气拿起来那柄剑。

  直到良久,刘协才强颜欢笑道:

  “爱卿误会朕了。”

  “朕相信你和司空对朕的忠心,可、可……”

  看着刘协半天的都不出来话,曹昂轻叹一声,重新拿起了地上的青釭剑,将它缓缓的收回鞘,随后站起身来,搀扶着刘协一步步的走向了那至高的龙椅。

  看着刘协重新坐在龙椅上,曹昂这才重新转过身来,对着下方的典韦点了点头。

  典韦心领神会,当下狞笑一声,手中铁戟高高扬起。

  “唰”

  随着一道寒光闪过,只见鲜血流淌,侵洒在这皇宫大殿上。

  刘协颤抖着,下意识的想要站起身来,却被曹昂死死的按在那尊龙椅之上。

  “陛下安心看着就好,就从董承开始,臣会将这些逆贼尽数横扫,还您一个太平江山。”

  曹昂的声音极其平淡,但却震慑了整个天下。

  ……

  许都城外,五百里处的联营。

  独自一人坐在帅帐中的曹操看着案桌前那封由许都传出来的密信,眼神复杂。

  这时,郭嘉从帐外微笑着走了进来:

  “明公这是怎么了?为何这副表情?”

  曹操这才回过神来,看着郭嘉轻叹一声,将案桌上的密信递给了他:

  “奉孝来的正好,你看看,这是子修连夜命校事府的人传回来的。”

  “哦?”

  郭嘉饶有兴趣的接过曹操递来的密信,一目十行,飞快的扫过信上的内容。

  “这、这……”

  郭嘉震惊的说不出话,猛然抬起头来:

  “世子竟然调查出了董承等人的把柄将他们一网打尽了?我们可是找了那么久都没有头绪的啊?”

  曹操轻叹一声:

  “不错,许都内部中那些讨厌的朝臣,每次都趁我出征之际在后方捣乱,我也不是没想过要将他们一网打尽,可却一直苦于没有借口,没想到到头来子修竟然帮我实现了这一目的。”

  “这是我第一次考验子修,让他独自学会面对天下,本以为他能保好许都便是一张不错的答卷了,可却没想到他竟然帮我平定了我一直以来都颇为头疼的内忧问题,当真是让我十分意外。”

  听着曹操那欣慰的语气,郭嘉却笑着说道:

  “恐怕司空的烦恼才在于此吧?”

  闻言,曹操饶有兴趣的看着郭嘉:

  “哦?奉孝何意?”

  郭嘉笑着开口道:

  “因为世子的出色已经远超出您的预料了。”

  “这天下乱世,即使明公最后无法结束,可它却也一定会在世子的手上再度终结,天下归一。”

  见郭嘉竟然如此直言不讳的说出自己的身后事,曹操却没有一点不悦,反而哈哈大笑:

  “奉孝知我。”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我才不得不开始为子修考虑啊。”

  听着曹操对自己说出了心里话,郭嘉闭眼轻笑一声:

  “我明白,一将功成万骨枯就是这个道理。”

  “如果世子平庸或者有与您相匹的才能,那么留名青史未尝不是一种很好的选择,可如今世子既然出色至极,而这乱世终将被结束,明公也的确要考虑一下比留名青史更重要的事了。”

  曹操缓缓起身,看着帐外迟暮的黄昏,喃喃道:

  “若天命在吾,吾为周文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