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三国之我是小曹贼 > 第四十五章:天下谁人当为峰
 
  “望梅止渴?”

  刘备愣了一下,恍然一笑:

  “略有耳闻,难道这就是曹公所说的趣事?”

  “不错。”

  曹操笑着点了点头:

  “想当年我出兵的时候,曾有一次途经过一片荒漠,士兵们皆是断了水源,成日叫苦,眼看着数万大军就要功亏一篑时,也幸好我灵机一动,指着前方,高声告诉将士们,说前方有一片密密麻麻的青梅林,而那时候也恰好是梅子成熟的季节,所以将士们一听有梅林,便纷纷又有了动力,连忙向前跑去。”

  “而到了最后,虽然前方并没有什么梅林,但将士们却在我的鼓舞下走出了荒漠。玄德你说,我这一计可行否?”

  刘备笑着举起酒杯:

  “曹公妙计,在下自当佩服。”

  曹操哈哈大笑:

  “其实今日叫玄德来,除了饮酒,还是有一事是想问于公的。”

  刘备恍然,笑着说道:

  “曹公有所问,在下必知无不言。”

  曹操笑了笑,将手中酒杯缓缓抬起,看着倒映着自己脸庞的酒液,缓缓说道:

  “玄德久历四方,必知当世英雄,那么我想问,当今天下,谁可为英雄?”

  刘备微微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曹操会问的这么直接,当下并没有立刻做答,而是思虑了一会儿后说道:

  “河北袁绍,四世三公,门生故吏遍及天下,可谓英雄?”

  曹操笑着摇了摇头:

  “袁绍色厉胆薄,好谋无断,干大事而惜身,非英雄也。”

  “那刘景升呢?名称七俊,年少便敢单骑入荆州。”

  “刘表虚名无实,非英雄也。”

  “那江东孙伯符呢?如今势力广布江东,麾下周郎年轻才俊,更是其最得力的助手。”

  “孙策借父之名,难成大器。”

  听着曹操一次又一次的否定刘备的提议,莫说刘备自己焦头烂额了,就连身侧一直专注饮酒的曹昂都忍不住摇了摇头。

  他是生怕刘备被逼急了来一句“徐州陶谦,杀你老父,可谓英雄?”这样的话。

  当下,只见曹昂抬起头来,微笑着打断了刘备准备说的话:

  “既然皇叔对于天下英雄没有一个准确的认知,那么容小侄换一个问法可好?”

  此言一出,莫说刘备了,就是曹操都饶有兴趣的看着曹昂,期待着自己这个长子又能问出什么花来。

  刘备微微一笑:

  “世子客气了,今日我是客,有话但讲就好,还是那句话,备必知无不言。”

  曹昂笑着将杯中的青梅酒一饮而尽,随后目光转向凉亭外的细雨,开口道:

  “皇叔认为,天下谁人当为峰?”

  刘备顿了一下,便笑着说道:

  “当今天下最厉害的,当然要属天子了,呼风唤雨,且在万万人之上。”

  曹昂摇了摇头:

  “非也。”

  “就算陛下身居万万人之上,可终究也有力不从心的时候,如今这乱世不正是最好的证明吗?”

  “那……可是战场勇猛无双,以一挡百的武将?”

  “以一挡百?这话也就说说而已,自古历史上能真正以一挡百的,除了楚汉时期的霸王项羽之外,可还没有第二个人有此记载。”

  “那可是熟读圣贤书的文臣们?毕竟治理天下都需要他们。”

  “切,不过耍耍嘴皮子而已,乱世之中尚不如一手提三尺剑的武夫。”

  见自己的提议又一个接一个的被否决,刘备不禁有些头疼:

  “若不是这些人,那在下见识浅薄,可就真想不出还有其他人能比他们更厉害了。”

  曹昂微微一笑,说出了最终的答案:

  “是商人。”

  “商人!?”

  这个答案,无论是曹操还是刘备显然都十分意外。

  自古士农工商,这商人可是最底层的一批人,为何会成为曹昂口中那最厉害的人呢?

  见二人都由此疑虑,曹昂笑着摇了摇头:

  “不错,自古商人确实在历朝历代的律法中都属于最卑贱的那一类人,可在我看来,商人逐利,却是天底下活的最聪明的一类人。”

  “因为商人的本质,就是以物易物,以利取利而已。”

  “皇权也好,土地也罢,说到底不过就是一种用来交易的筹码而已,因为这个世上没有什么是不能被交换的。”

  “你不贪财,那便用权来换;你不惜权,那就用美色诱之等等,交易之所以无法成立的原因无非就是没有拿出对方的内心真正所需要的东西而已。”

  “当有足够的利益摆在你的面前时,没有人会拒绝,哪怕可能会因此付出代价。”

  曹昂的声音不高,但却深深的震慑了在座的二人,就连曹操自己都没想到,曹昂竟然会有如此奇特的想法。

  当下只见这位枭雄眼中闪过一抹精光,就连语气都激动了起来:

  “好一个以物易物,好一个以利取利,我曹孟德的儿子,果然非常人。”

  不止是曹操,就连他身边的刘备都不禁轻叹一声,神色复杂的看着曹昂:

  “原来这就是天下最厉害的人嘛……在下受教了。世子之眼光,果然非凡。”

  听着二人都在夸着自己,曹昂耸了耸肩,正准备继续说些什么的时候,却只听亭外突然传来一阵嘈杂声。

  三人纷纷回过头来,却只见关羽和张飞各自手持青龙偃月刀和丈八蛇矛一路硬闯了进来,最终被许褚和典韦拦在了亭外,双方这才争执不下。

  瞧着护主的两位兄弟来了,曹昂不禁轻笑一声,扭头看着刘备:

  “看来云长和翼德两位将军以为我们曹家会把皇叔怎么样呢,这才不放心跟了过来吧?”

  刘备微微躬身,笑道:

  “我这二弟一向没有规矩惯了,还望曹公和世子见谅。”

  “云长、翼德,还不快住手。”

  最后一句明显是对亭外的关羽和张飞说的。

  曹操见状,淡笑一声:

  “罢了,今日畅谈许久,这酒也饮得差不多了,既然云长他们担心,玄德也就不妨早些回去休息吧。”

  刘备巴不得能离开这场鸿门宴呢,当下赶忙起身,对着曹操说道:

  “曹公盛情,在下改日必当回谢。”

  曹操笑着摆了摆手,起身亲自送客。

  直到刘关张三人和曹操的身影完全消失在凉亭范围内可见的视线中,曹昂脸上的笑意这才一丝丝的被剥离出来,随后目光平静的饮着面前的青梅酒,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