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三国之我是小曹贼 > 第四十六章:下一步的目标
 
  片刻后。

  当曹操重新回到凉亭时,脸上那待客的假笑同样消失殆尽,与曹昂相对而坐,看上去并没有要散席的意思。

  曹昂看着面前回来后就一直阴沉着脸的曹操,不禁开口问道:

  “父亲这是怎么了?为何回来之后便愁眉苦脸的?”

  曹操捏着手中的酒杯,力度之大似乎想要将其捏碎一般,冷声道:

  “是刘备,刚才那家伙跟我说想回徐州。”

  曹昂似是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味,似笑非笑着说道:

  “回徐州?难道他这个汉室后裔就不想陪伴在他日思夜想的天子身侧,尽一尽那为臣的本分?”

  曹操摇了摇头,冷哼一声:

  “他给我的借口是徐州牧,当初陶谦将徐州交给他,虽然如今徐州已经尽数被吕布占领,但他依旧不能舍弃徐州的子民。”

  曹昂眉毛微挑,轻笑道:

  “这倒是个很符合他平日仁义形象的好借口。”

  曹操冷笑一声:

  “可这家伙自从天子亲自指认他为皇叔之后,我总觉得他俩在背着我暗地捣鬼。”

  暗地捣鬼?莫非还有一次“衣带诏”?

  曹昂愣了一下,想当初衣带诏事件就是以董承为首的几位朝中大臣,其中就包括刘备,但如今董承那几人皆已经被自己光明正大的处死了,只剩一个刘备而已,难不成他还能掀起什么风浪?

  正在曹昂思索之间,只见曹操重新抬起头,看着他说道:

  “对了,我儿对此事怎么看?你觉得这刘备是留在许都好,还是将他外放到徐州好?”

  “如果将他留在许都,我担心让这样他与天子长久来往,来日必生变故;可如果将他放到徐州,龙入大海,日后若是再想召他回来,恐怕并非易事。”

  看着头疼不已的曹操,曹昂却微微一笑,成竹在胸:

  “父亲勿忧,可还记得咱们从宛城回来后同样在凉亭的那次交谈?”

  曹操一愣,点了点头:

  “那日你让我在讨伐袁术前先拉拢两个帮手,一个刘备一个孙策,说是能助我破敌。”

  “如今说起来那刘备倒是真的帮上我的忙了。反倒是孙策,联姻之时耍花招也就罢了,如今讨袁大事竟然还敢跟我耍小心思,当真以为我曹孟德是好欺负的。”

  说到最后,曹操的声音越来越冷漠:

  “等我这几天着手收拾完袁术的残党,就必定先拿那黄口小儿开刀。”

  话音刚落,便只听曹昂着急的说道:

  “不可。”

  曹操疑惑的转过头来:

  “有何不可?”

  曹昂摇了摇头,目光紧紧的看着面前的曹操:

  “孙策暂时动不得。”

  “我从校事府处得到的消息,自父亲讨袁之际,那孙策趁机便再度南下,连下江东数郡,大有势如破竹之势,等到父亲大军去了之后,怕是大势已成。”

  “而一旦让他完全占据江东,那么孙策就算不是诸侯中最厉害的,但占据长江天险,也一定是最棘手的,这样的人,不到最后不能招惹,只能尽量拉拢。”

  曹操眉头微皱,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见曹操听进去自己的话了,曹昂笑着又说道:

  “父亲既然还记得我跟你说的可助你破敌的二人,那不知是否还记得我跟你说过事后处理他们二人的方法?”

  曹操点了点头:

  “对于刘备,以虚名揽之,事后软禁许都;对于孙策,继续以好处拉拢,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能得罪……”

  话还没说完,曹操便愣在了原地,瞬间反应了过来:

  “你的意思是……将刘备继续留在许都?”

  “不错。”

  曹昂缓缓起身,走向栏杆处,双手扶着栏杆眺望庭湖之景,开口道:

  “我知道父亲的疑虑是怕刘备继续留在许都与天子有所勾结,但这无伤大雅,因为许都终究是我们的地界,在我们眼皮子底下他可翻不了身。”

  “而若是将他放出去,怕是后患无穷啊。”

  闻言,曹操不禁有些疑惑的说道:

  “后患无穷?何以见得?我记得自刘备起兵至今,纵使有关张这样的万人敌猛将,可大多时候都是胜少败多……”

  话还没说完,便只听曹昂轻笑一声:

  “父亲既然知道关张是当世难敌的猛将,那可知为何刘备还会败?”

  曹操眼中流露出一抹思索之色:

  “是因为……谋士?”

  曹昂点了点头:

  “不错,正是因为谋士。”

  “刘备手下不缺大将,偏缺谋士,眼下他是不断的失利,可那不过是因为糜芳等人不足以扶起他而已,假若给他一个如奉孝一般的人物,他是一定可以顺势而起的。”

  曹操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这话倒不假,刘备这家伙,有这个潜能。”

  曹昂微微一笑:

  “正因为如此,所以才一定不能将他放出去。”

  曹操疑惑的说道:

  “可……要怎么回那家伙的话?若是寻常借口被察觉了,怕是反而要更加坚定了他离开的决心了。”

  曹昂笑着摇了摇头:

  “这个简单,既然刘备他想回徐州,那我们就放他回去,不过是跟我们一起。”

  “跟我们一起?”

  曹操眼中闪过一抹若有所思:

  “你的意思是……我们下一步便可取徐州了?”

  曹昂笑着点了点头:

  “不错,我知道徐州一直是父亲心中的一根刺,但眼下淮南已定,虽然袁术依然苟活,但也不足为虑。”

  “而北方,袁绍与公孙瓒不日即将开启最终的大战,我们现在能做的也唯有观摩而已,所以这时候通过徐州来强化我们自身的实力是个最佳的选择。”

  “到时候一旦真的攻下徐州,想来那刘备也无话可说,我们只需要以天子封赏的名义继续将他带回许都即可,不怕他不从。”

  听着曹昂的步步分析,曹操眼中的光茫越来越盛,当下心中的喜悦丝毫不加掩饰,哈哈大笑:

  “妙、妙、妙。”

  “好一个一箭双雕,我儿腹有良谋,当真是难得。”

  曹昂笑着摇了摇头:

  “父亲谬赞了,孩儿不过是有样学样罢了。”

  闻言,曹操心中喜悦更甚,笑着将手边的杯中酒一饮而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