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三国之我是小曹贼 > 第五十七章:父女隔阂
 
  说着,曹昂从怀中取出一个蓝色小药瓶。

  这是他从许都出发前潇潇特意送给他的疗伤药,怕就是战场上刀剑无眼,可没想到如今战场上没用到,倒用在别的女人身上了。

  也不知道那丫头要是知道后回去会不会把自己扒皮抽筋……

  想到这,曹昂不禁打了个寒颤。

  但想归想,他手上的动作可不慢。

  只见曹昂低下头,全身心的处理着吕玲绮手臂上的伤口。

  箭入筋骨,虽然吕玲绮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而昏过去了,但当曹昂拔出断箭之时那钻心的疼还是让她无意识的眉头紧蹙。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

  不知过了多久,曹昂这才松了一口气,重新跌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

  “处理伤口竟然这么费神,以前看她处理的时候挺轻松的啊……”

  虽然嘴上抱怨着,但当他看到吕玲绮手臂上自己那个杰作时,还是忍不住咧嘴一笑。

  这时,山洞外突然传出一声沉闷的响声。

  曹昂几乎下意识的从地上跳了起来,紧握住腰间的青釭剑,警惕的看向洞外,一步步的走去。

  直到目光彻底扫过一圈后依旧没有任何人的踪迹,曹昂这才放下了戒备:

  “奇怪,先前哪来的响声?”

  曹昂四处张望着,最终将目光锁定在了骏马绝影身旁。

  只见那里,有两柄大戟掉落在地,深深的插入其中,想来先前的响声正是因为兵器掉落马背而发出的。

  曹昂抬腿走上前去,看着两柄威猛的大戟,嘴角不禁抽了抽:

  “好家伙,吕布用一人份的方天画戟,他女儿就用两个,还真是虎父无犬女啊。”

  曹昂无奈的摇了摇头,拼命的拔起了插在地上的两杆大戟,在掂量着重量之后,不禁对吕玲绮这家伙更钦佩了:

  “这重量还能舞起来……她在力量上怕是跟典韦都有得一比了。”

  “而且就是典韦用的也不过是一臂长短的铁戟制式而已,她竟然用的直接就是画戟制式的。”

  曹昂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将两杆大戟扛在肩上,重新走回了山洞。

  将吕玲绮的武器轻轻的放在她的身旁,曹昂第一次正视着这位“虎女”。

  她的容貌之美并不输潇潇多少,淡淡的柳叶眉,挺翘的鼻梁,三千青丝被银冠束住,身材修长,属于女子的诱人曲线即使身穿铠甲也无法完全遮挡住,反而有一种异样的诱惑,即使昏迷,也依旧有一种冷酷的美感。

  “倒是个美人胚子,只是可惜咯。”

  说着,曹昂摇了摇头,重新起身向身后而去。

  这时,身后突然一道弧光闪过。

  紧接着,曹昂便再次觉得肩头一沉。

  当下,曹昂头也不回的举起手来,语气似是有些无奈:

  “你什么时候醒的?”

  身后,一道女声淡淡的回应着:

  “在你出去的时候。”

  曹昂耸了耸肩,转过身来看着已经醒过来的吕玲绮。

  只见此刻的吕玲绮正一边微微着喘着气,一边手持画戟威胁着面前的曹昂,虽然脸上的惨白已经褪去,但看上去到底还是有些虚弱。

  曹昂见状,笑了笑:

  “看来你的意志远比我想的强啊,才刚上好药,不仅能动,还能发力了。”

  吕玲绮一言不发,只是美眸警惕的看着他,就连手上的画戟都未曾落下。

  曹昂无奈的摇了摇头:

  “行了,我要是真想杀你,你现在早就跟你父亲共赴黄泉了,还有空在这拿兵器指着我?别逞强了,也不看看你举戟的手臂都抖成什么样了?这才刚上好药,要是伤口再血崩一次,有你受的。”

  闻言,吕玲绮贝齿轻咬红唇,犹豫了片刻,直到对上曹昂真挚的眼神,这才缓缓放下了手中大戟:

  “你……知道我是谁?”

  曹昂耸了耸肩,露出一口白牙:

  “虎女吕玲绮呗。”

  吕玲绮冷哼一声,将武器蹲在一旁,重新坐在了地上:

  “既然你知道我的身份,为何还要救我?”

  曹昂反问道:

  “不救你难不成还真把你一个女儿家家的独自扔在这荒山野岭的?”

  “也算你运气好,之前我在许都遇刺客的时候就是被这药瓶治好的,如今我恰好带在身上,想不到你也有这份福气。”

  吕玲绮冷冷的回应着:

  “我不需要任何人的怜悯。”

  闻言,曹昂不禁撇了撇嘴:

  “真是淹死会水的,打死犟嘴的,这份要强怎么跟你那个鬼神父亲一点都不一样呢?”

  吕玲绮别过头去,淡淡的说道:

  “我为什么要跟他一样?就因为继承了他的血脉?”

  吕玲绮的话让曹昂愣住了,心中一阵琢磨。

  怎么听这位虎女的语气,似乎跟吕布的关系好像并不是那么好?

  当下,只见曹昂带着疑问,小心翼翼的试探道:

  “你……好像很怨恨你父亲?”

  吕玲绮并没有答话,只是低垂着眼帘,手中握着画戟更用力了。

  曹昂主动上前一步,坐在吕玲绮的身边,开口道:

  “说起来你用的兵器似乎也很奇特,是跟方天画戟一模一样制式的画戟也就罢了,竟然还同时用两支,打架的时候你真的能舞起来?我怎么感觉更多的好像是你在跟谁较劲一样。”

  听着曹昂唠唠叨叨的半天说不完的话,吕玲绮冷哼一声:

  “我当然能舞起来,他凭一杆方天画戟就能打遍天下无敌手,我就是要用双戟来证明自己能比他更强。”

  “比他更强?他?你是说你父亲吕布?”

  面对着曹昂的追问,吕玲绮却不再开口,只是深吸一口气,起身道:

  “你走吧,按照我们之前的约定,只要我安全了就会放了你,现在你可以离开了。”

  曹昂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那你呢?”

  吕玲绮平静的说道:

  “继续修练,直到变的更强,强到能够……超越他。”

  感受着吕玲绮着这近乎偏执的执念,曹昂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

  “我救你一命可不是让你用来自暴自弃的,你应该要有属于自己的生活。”

  闻言,吕玲绮自嘲的笑了笑:

  “属于我的生活?在哪?以前他在的时候我都不觉得那里是我的生活,更何况如今。”

  话音刚落,便只见曹昂站起来激动的说道:

  “我啊。”

  “你若实在没地方去,可以跟我走啊,你有这武力完全可以在战场上发威啊。”

  吕玲绮回过头来,目光平静的看着他:

  “你是在说笑吗?”

  “还是说,你以为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曹家世子,曹昂?”

  曹昂渐渐的沉默了下来:

  “你都知道了?”

  吕玲绮没有开口,只是重新转过头去,背对着他淡淡的说道:

  “就算我再怎么瞧不上吕布,可他终究还是我的父亲,你是曹操的儿子,我们之间……是杀父之仇。”

  看着吕玲绮的背影,曹昂轻叹一声,扶额道:

  “如果我说我和我父亲曾经都想过放吕布一条生路呢?”

  吕玲绮没有开口,只是自嘲的笑了笑:

  “事已至此,多说又有何意?”

  “可是……”

  “好了,我累了,不想听了。”

  吕玲绮摆了摆手:

  “你走吧,你今天救了我,我不杀你,我们之间的账算是两清了,日后的事日后再说吧。”

  见吕玲绮执意,曹昂无奈,只得轻叹一声,向山洞外走去。

  自始至终,吕玲绮都始终背对着曹昂。

  直到再次听到洞口前那道骏马的嘶鸣声,吕玲绮这才伸手扶住了面前的洞壁,嘴唇被咬的出血。

  片刻后,当一股眩晕袭来,吕玲绮再次虚弱的倒在了地上,左臂上的伤口也渐渐的崩裂,昏迷了过去。

  山洞外,一道身影幽幽一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