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六零吃饭嫁人养娃 > 第81章 摔个屁股蹲
 
陈南觉得他这走的跟没走差不多?

“这样其实也很好, 起码能多回来看看你们。”

沈期是想他二哥的。

“我还是很想我二哥回来的,他在家的时候,我们家一点都不安静, 天天都闹哄哄的, 回来就好了, 我们家里肯定就热闹起来。”

陈南觉得沈期是真的亲弟弟。

沈余就是嘴硬。

陈静拉着安样。

“你们家沈练最近来信了吗?”

安样摇头。

“没, 他那边好像情况比较特殊, 最近都没有什么消息。”

陈静唉了一声。

“丫丫也没有信, 虽然我知道过年不会回来, 但也是一封信都没。”

说起来还真的是心里难受。

安样轻轻拍怕她的肩膀。

“没事, 丫丫是个懂事的孩子,肯定会来信的,这是入冬下雪, 路上也不好走,还有, 你要是啥时候一个月来两封信, 你就知道是什么感觉了?”

陈静听说安样家的事情了, 抿抿嘴。

“说真的, 我还挺羡慕的, 这个沈途真懂事, 没见过能这么写信的。”

安样一时不知道说啥,每封信都好几页。

“里面全部都是沈途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 碎碎念念的, 事情小到今天早上他做的玉米糊糊被别人夸了还要说一遍。”

陈静听着就是羡慕, 这样才是过日子啊,丫丫去到现在也有一年半了,满打满算两封信。

“你不觉得这是很甜蜜的事情吗?”

安样哽住, 也不好说别的,只能点头。

“嗯嗯,甜蜜甜蜜。”

陈静心不在焉的,想自家闺女。

被安样念叨的沈途,这会已经在打包行李了,跟他住在一间屋子里的那个知青就是跟他当天一起来的,叫林方,据说是从大城市来的。

现在跟沈途也关系很好。

“沈途,根叔怎么这么快就给你批了?”

沈途把被子都叠好,板板正正的。

“现在是冬天的,地里也没活,根叔就给我批了,我在这里也没啥事干,除了在这屋子里待着,还不如回家呢。”

林方一直都没问过沈途家是哪里的,因为沈途太奇怪了,他的被子叠的方方正正的,平时又像是家里条件很不错,但又觉得他过的很糙,地里的活干的太地道了。

他坐在屋子里烤火,在这里烧不起碳,弄得是柴火,门口的门帘都是打开了一个空,让烟飘出去,着起来还是噼里啪啦的。

“沈途,我一直都没问过你,你家里是做什么的啊?”

沈途把衣服叠好放到包里,随就坐在一旁的板凳上。

“我家里就是普通的工人家庭啊,咋了?”

林方指了指沈途的被子。

“你家被子都叠成这样啊?”

沈途回头看看。

“这个啊,我大哥是当兵的,所以就习惯了。”

林方还是觉得有些奇怪。

“好吧。”

说完外面根叔在喊林方。

林方赶紧就先出去。

根叔把包裹递给他。

“这是你家里给你寄的,应该是过年的东西,你自己个可收好啊。”

林方笑着谢过根叔。

他还是很高兴地,一开始很是忐忑,以为下乡肯定是要去不好的地方,他们身边下乡的人都没回来,还有的就留在乡下结婚了,不过来到这里他就觉得很开心,一起住的沈途是个好人,根叔也是个很照顾他们的大队长。

“哎,那个沈途走了没呀?”

林方摇头。

“他正在收拾行李。”

根叔只是问一下,得到回答也推着自己的自行车又走了。

林方拿着包裹回来,现在温度太低,在外面站了这么一会就冷的不行,他们的知情点盖得也不差了,就是院墙用土垒的,不是很高。

“沈途,我家里人给我寄过来过年好吃的了,你要吃点不?都是我们那边的特产。”

边说就边实在的给林方拆包裹,他是那种实在的人,让人吃东西都是打心眼里愿意的。

沈途到了这里才知道,家里条件好点的知青还能收到家里寄来的东西,不好的就只能靠着自己的公分填饱肚子,还有这边还下放的一些人。

这半年的生活让他更加对当下的国家有了新的认识,而非是被保护的很好的军区里看到的生活。

“不了,你自己吃吧,我都要回家了。”

林方这也是对沈途很有疑问的一个点,他家里人好像重来不给他寄东西。

“你爹娘好像也没给你寄过来东西啊。”

沈途说起来这个事情就表现得很是伤心。

“我爹他不管家里的事情,我娘也不是我亲娘,大哥又很优秀,三弟,四弟又很乖,所以你知道的,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林方觉得自己下巴都要惊讶掉了。

“沈途,你好惨啊?怪不得是你来下乡,那你每个月写那么多信?”

沈途更是难过。

“我是想唤起我爹的一点父子亲情,希望他能帮帮我,但是结果你也看到了,没有任何用处。”

越说越可怜。

林方都生气了。

“沈途你不要难过,你还有我们这些知青点的好朋友,那你过年还要回家吗?”

沈途点头。

“是要回去的,我奶奶很想我,我弟弟还等着我回去还他们钱呢,不回怎么能行。”

林方已经完全把沈途当成了爹不亲,后娘恶毒的小可怜了。

至于沈途当初一到这里就能掏出来一个大红苹果的事情,已经给忘到脑子后面了。

沈途跟林方说完自家的事情,看看时间,也差不多可以走了。

“那林方祝你在这里过年开心,我得先走,不然就赶不上今天的火车了。”

林方点点头。

“好,那你注意安全。”

握紧拳头把自己的好朋友送出去。

沈途回家是因为想跟沈阁谈谈,他心里有很多疑问,是这半年来自己的感受,需要有人给自己答疑解惑。

他觉得自己的收获应该是巨大的。

安样跟陈静边走边打了个喷嚏,她也是没觉得哪里不舒服,肯定不是感冒。

沈期跟沈余也是在后面打了喷嚏,真是太奇怪了。

一行人又到了陈家里,屋子里瞬间就坐满了人。

赵丽华跟自己爹娘说会话就过来跟安样她们凑在一起。

“这得好几年没见了,安样你是一点都没变,看起来这日子过得真不错。”

陈静听着这话也是这么觉得,安样是真的没啥变化,自己比她年纪大,又生养了两个孩子,就比较老的快一点,再过几年,都得有白头发。

“家里孩子都不在了,你这应该会轻松一些。”

安样倒是没觉得哪里轻松很多,孩子在家里,操心他们的吃穿,现在到外面去,那就是操心他们的安全,看不到,所以会更担心。

“都一样。”

赵丽华听到这话,也觉得对,孩子远行可不就是更操心。

“不过说起来,沈途为啥会下乡啊?这过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安样还没说话呢。

陈婶就在一边给接了过来。

“孩子自己乐意去的,那谁能拦着啊,去就去吧,孩子长大了就得要在外面多待待。”

赵丽华听着也觉的是这个理。

沈期他们几个都是站在旁边,也不说话。

陈永军看到沈余招手让他过去。

沈余笑着走了过去。

“二伯父。”

陈永军上下看了一下沈余,眼睛里是掩饰不住的欣赏。

“你小子的成绩不错,我都看了,很好,我很满意,等你高中毕业,就去我那边,我已经打过招呼了,也把你平时寄过去的信都给他们看过,可以试试带着你,也不用去什么大学学习,现在的大学跟之前的都没有办法比的。”

赵丽华听到自家男人的话,赶紧开口。

“安样,你家沈余真不错,他的报告我也看过,小脑袋瓜就是聪明。”

安样对沈余聪明这事是打小就知道的,但是他的聪明也仅限于这喜欢的什么研究。

“是挺聪明的。”

沈余还没被这么多人,当着面的夸奖过,还挺不习惯的。

陈南跟沈期站在一边。

“我爹天天在家里夸沈余,唉,看那个架势,恨不得沈余是他儿子。”

沈期笑呵呵的。

“那是,我三哥就是很聪明啊,招人喜欢都是应该的。”

陈南哎呦一声。

“我发现了,你的每个哥哥在你心里都是最好的。”

沈期眯着眼睛笑了起来,还使劲点点头,说的就是啊,他的哥哥们都很聪明的,也很厉害。

陈婶还不知道陈永军说的事情呢。

“你说要把沈余带走?”

陈永军点头嗯了一下。

陈婶看他信誓旦旦的样子,撇撇嘴。

“你问过我了吗?”

这儿子是白养,几年不回来,一回来就跟自己抢孙子。

说着还拍他背上一巴掌。

陈永军哎呦一声。

“娘,我跟人家爹说过了,再说这不是好事吗?”

陈婶呸了一声。

“是好事,你带了沈余走,他肯定也不会经常回来了。”

陈永军理解他娘的想法。

他也是为人父的,陈皖去学校几个月不会来,他也会舍不得。

“娘,现在不是情况不一样吗?按道理来说,沈余应该先去读了正儿八经的大学,经过一整个体系的教育,但是现在不允许啊。”

陈婶觉得自己能被这个儿子气死,不跟他说,伸手拉着沈余的手。

“你来跟奶奶说,你愿意去吗?”

沈余心里很愧疚,但是又没有办法。

“奶奶,我现在还不走,要这边毕业之后呢。”

陈婶一听就知道他自己也是愿意的,孩子自己愿意她是肯定不会拦着的。

“唉,去吧。”

当初沈余抱回来的时候才一岁,小小的一个,也不哭不闹,后面她一勺糊糊一勺糊糊喂起来的,这也是一转眼成大人了。

沈余是个感情很内向的人,但心里很难受,低着头。

陈凤瑾坐在旁边也赶紧安慰。

“孩子都是这样的,他们出去才能变得更好,咱们就好好在家里过咱们自己个的日子。”

陈婶知道这些大道理,但该难过还是会难过,也是没办法。

在一块又说了一会话,陈婶情绪恢复的也快,看着时间到点,也赶紧又招呼着做饭,家里好不容易有那么多人了。

外面又开始下起了雪。

沈阁跟陈叔下班是一起回来的。

俩人踩着雪,并排边走边说话。

“陈叔,最近传的消息是不是准确?”

陈叔想了一下。

“差不多,但也不确定,刘司令会退。”

沈阁也不需要他多说,这么一听就能判断出七八分。

“好,我明白的。”

陈叔嗯了一声。

“对了,沈余是毕业之后就被老二给接走是吧。”

沈阁点头。

“他在信里跟我提过,但具体的还没说,正好这次回来坐下来好好谈谈。”

陈叔没想到沈余会有这方面的天赋。

“好,是个有材的,咱们就是要好好的培养,最近一两年局势应该会有变,不过不管怎么变,我们都不能变,要做好自己的事情。”

沈阁皱着眉头答应一下,最近的这些年外面也算是风雨飘摇,看起来轰轰烈烈,但整个形势还是不好说。

俩人边说边到家里。

安样还不知道沈余会跟陈永军走,沈阁并没有跟自己说过。

虽然这对沈余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陈叔跟沈阁到家的时候,厨房里已经冒起来热气,菜都炒好了一个。

陈永军在烧火。

沈阁进到厨房里,他很高,进来厨房里瞬间就觉得空间有些局促。

“你下班了?爹呢?”

陈永军把一个木柴给递到锅底。

沈阁穿着军大衣,还戴着帽子,到厨房里站一会还是很热的。

“在堂屋里呢。”

陈永军也不着急过去说话,他跟他亲爹也是没啥话说,自己又没当兵。

陈婶在择菜。

“你先出去吧,站在这里也不能干活,还耽误事。”

沈阁看了看安样,才转身出去。

“那有什么让我干的,叫我。”

陈婶不耐烦的挥挥手。

“出去吧。”

陈静把粉条给泡上,看了一眼安样,抿嘴笑笑。

“您就没发现沈阁是想过来看看安样,不然怎么就往这厨房里站。”

安样在切菜,她刚刚都没抬头看,没想到他是来看自己的。

“静姐,你就逗我吧。”

陈静哎呦一声。

“我哪里逗你了,这也是二嫂没在这里,不然就轮不到我说出来。”

二嫂的眼睛更尖。

安样笑了笑也没有解释,这种情况下一般都是越解释越乱的。

陈婶瞅着安样跟沈阁一起走过来,这一眨眼都已经十三年了,日子是不经过的,他们夫妻俩好像也没吵过架。

“那是人家感情好,你呢,别一天到晚的跟杨振闹别扭,动不动的就回家来,这也是家距离的近。”

陈静没想到这到最后还能说到自己身上。

“娘,我都这么大了,您还说我。”

陈婶哼了一声。

“你多大在我身边还是个孩子,还能咋的。”

说完像是又找到由头了。

“你也不用觉得不好意思,这也没外人,那是你亲哥,这是你弟妹的。”

陈静无奈的默默听着,她还能反驳不成,刚刚就是反驳的下场,越反驳被说的越多。

安样在旁边开始炒菜,这些年基本都是她来掌勺的。

陈永军就在旁边听着亲娘念叨妹妹,也不吭声,要不战火就会引到自己身上。

做的都是一些家常菜,但也没少折腾。

做好他们几个小的也都能陆陆续续的端到堂屋里去。

陈叔跟陈婶上坐,这一屋子里也算是坐的满满当当的,已经好多年没有这样过了。

陈叔也很是感叹,好像全家人就没聚齐过,以后也许更是聚不齐了。

“先吃饭,别凉了。”

吃起来饭还是热热闹闹的。

一顿饭下来,他们都在说一些现在的情况,有些话不能到外面说,在自己家里还是能说的。

安样在旁边默默听着,陈家的人能坐到现在的位置上,都不是没脑子的人,他们对形势的观察,再加上又是局中人,很多事情更是亲力亲为,反而看的更是清楚明白。

“转机随时都在,就看什么时候能够落实了。”

安样听着这话点点头,确实是对的。

一家人吃过饭,沈阁跟陈叔还是要去上班的,赵丽华去到隔壁跟自家爹娘说说家里的话。

陈永军拉着沈余又在一块说起来个没完。

安样也没回家,围着暖炉打毛衣,她是给沈阁做的。

沈途这会已经坐上回家的火车了,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来,带的行李不多,反而不那么麻烦。

就是身上的吃的不多,两个玉米面饼子,在那边也吃不上什么好的,玉米面饼子就是纯玉米面的,不掺好面,干巴巴的,特别是现在啃一口还会掉渣,又干又拉嗓子。

不过习惯了之后也还好,起码是能吃饱的粮食。

这会也是挺感叹的,不知道家里在吃啥。

沈期跟陈南还是有很多话说的。

陈永军跟沈余说话说到困了之后才去休息。

沈期陈南,还有沈余终于能跑出去玩。

之前他们一回来都是一群人的。

三个人也不怕冷,还到之前的老地方玩,只是对他们来说是老地方的,已经有别的人在玩了,年纪都比他们小,实在做不出来以大欺小的事情,三个人又换了个地方一起待了一会。

陈南这会也开始想念沈途,他在的话确实热闹。

“沈途啥时候能到家?”

沈期不知道。

“他没说,只是说有假条了。”

陈南觉得沈途也是个糊涂蛋,也不说个确切的时间,到时候从县里到军区就得自己一步步的踩着雪回来,还要被风吹的脸疼。

自己是深有其感。

“对了,沈练也没有来信吗?”

沈余也不说话。

沈期说起来大哥就更是叹气。

“我大哥就更不用说了,他从头到尾就来了一封信,我爹也不跟我们说。”

还是很难过的,大哥的工作似乎更忙。

陈南哎了一声,他不想继续上工农兵大学,也不想当兵,更不喜欢爹娘做的实验,就去了工厂里,在没有想到要做什么之前,他只想先这么待着,总好过盲目出发的好。

下午三点多,安样才回家,他们回来的时间长,也不用这么一直陪着。

沈余跟沈期在外面晃到下午四点多,雪越下越大才回家,院子里也已经都盖上了一层不薄的雪,踩上去也是咯吱咯吱的。

安样把厨房炉子里的煤球给换上一个新的,然后打开通风口。

“你们快点把身上的雪打一下,别到时候再感冒了。”

沈期他们俩把衣服都给打了一遍,到家里就暖和了很多。

“娘,我二哥啥时候能到家,咱们去接他吧。”

安样把面给和上,又切了一块肉。

“去接也可以,但咱们不知道他啥时候到家啊,自己个没说。”

沈期闷闷的哦了一声,对啊,他自己下午才说过,就给忘记了。

自己年纪轻轻的怎么记性这么差。

安样准备做个猫耳朵面,和好面先醒一会,然后坐在一边慢慢的按一下,卷起来。

大冷天的,就应该热气腾腾的喝上一碗汤面的。

再配上青椒炒肉,又是带着稍微一些微辣。

沈期过来坐在厨房里,能围着炉子烤火,沈余也凑在一边,托着下巴看安样干活,主要是因为现在也没有什么是能需要他们做的。

安样坐在板凳上,开始捏猫耳朵,扭头看着他们俩笑了笑。

“你们俩要吃烤红薯吗?”

沈期想到是甜的。

“那我去拿?”

说完自己就站起来门后面的袋子里去拿红薯。

“三哥,你吃吗?”

沈余摇头。

安样手下的动作不停,又看了他一眼,总觉得他有事情要说。

沈期挑了两块是红心的那种,这样的烤出来的红薯,香甜味更足,还很软。

“娘,还是要在锅底里烤,那样的好吃。”

安样点了下头,又看向沈余,直接就问了出来,他们是一家人,什么话都可以直接说的。

“沈余,你有什么事情想跟我说吗?”

沈余没想到这样就被看出来了,还是嗯了一声。

“娘,大哥,二哥都离开了家里,我明年也会走,而且走的会很远,会觉得对不起爹娘的养育之恩。”

安样还以为他是怎么了呢?笑了起来,不过手下捏猫耳朵的动作也没停。

沈期本来还在高兴地看自己的烤红薯,听到这话也是觉得难过。

“沈余,你觉得爹娘养你,是需要你回报的吗?”

沈余双手交叉握在一起,没有说话。

安样把刚刚捏好的猫耳朵放到旁边的竹筐里。

“你这么聪明,肯定不需要我来说,父母养你一场,无非有两大希望,一是希望你不要做什么违法的事情,二是希望你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沈余听到安样的话才抬头看向她。

安样继续说道。

“所以我们不图你什么,只要你自己开心,高兴,觉得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跟你爹,你们都不用管,我们也不大想让你们管,而且你这么聪明,我跟你爹只会觉得很荣幸,如果你非要觉得回报我们养育之恩,那你就好好的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沈余听完点点头。

“娘,我知道的,但是距离你们远了,你们如果想我,我怕你们见不到我。”

沈阁在门口就听到这句话,这要是沈途说出来的,他一定会好好的用实际行动告诉他,别自恋了,但这是沈余,他能说出来必然是经过深思熟虑且认真的。

“想你就给你写信,你给我们回信就可以了,这也不是什么难事,再说了,我跟你娘平时在家里估计也会过的很好,能想起来你们的时候应该不多。”

安样听到他这话瞪了他一眼。

沈阁坦然的接受了这一眼,他刚刚在门口换鞋,脱外套,堂屋里也没人,所以也没人知道他回来了。

沈余是个比较执着的人,有时候是优点,有时候也不是优点,不过很多事情都是要一分为二的看待的。

“正好你回来了,去烧火干活。”

沈期本来都在锅底门口坐好准备干活了,结果听到他娘这么说,赶紧就给站起来让出位置。

沈阁也不吭声,好脾气的走过去坐在马扎上。

“现在就烧吗?”

安样把猫耳朵已经都给捏好了,这会正在切肉丝,还有配菜。

这锅里做汤,把干蘑菇给泡软,切好,多几种,就配蘑菇来吃,算是菌菇汤。

先把青椒跟肉丝都切好,然后下锅爆炒,炒熟盛出来放到盆子里,这边再刷一遍锅,炒上一遍蘑菇,填水煮开,再把猫耳朵给下进去。

沈期在旁边看着他爹烧火,还不忘提醒。

“爹,小心,锅底有我的红薯。”

沈阁用烧火棍扒拉了一下,给翻了一个面。

“看到了,给你烤着呢。”

沈期就乐了起来。

安样这边就等着下猫耳朵了。

沈余经过刚刚一场对话,心里也很轻松,他之前其实是觉得自己有些自私的,看到奶奶想念二伯父他们,也会经常念叨大哥,二哥,丫丫姐,所以是有些犹豫的,但是经过爹娘说的,他又觉得自己很好,他家里的人都很好。

安样正在念叨。

“沈阁,你的火怎么老是忘后面跑啊,那火都顺着也烟囱跑走了,锅一直都不会开的。”

沈阁又赶紧扒拉了一下。

“还行,还行,一会就可以。”

等到饭做好,已经是晚上七点。

冬天的天本来就黑的早,这会已经算得上是黑透了。

每人一碗热腾腾的猫耳朵菌菇汤,喝完之后都非常舒服,全身都暖和和的。

还有微微辣的青椒炒肉,沈期跟沈余都不是能吃辣的人,所以这微辣程度,人脑门上都已经冒汗了。

沈期跟沈余站起来把碗筷收拾好,俩人写完功课,就坐在一旁安静的下棋。

安样把沈途家里的这个棉袄给缝好扣,也不知道他回来带的衣服够不够,别感冒了。

被人惦记着的沈途还在火车上,下午吃了一块玉米面饼子,去接了杯热水,算是对付过去了。

他一直都觉得自己对吃要求很高,但其实并不高,吃啥都能活着。

沈阁在旁边给沈期他们做测试的题目,留着明天做。

“对了,沈练最近怎么样?”

安样这么一问,那边俩小的也都抬头看了过来。

沈阁摇头,他是真的不知道,最近也是很久没有消息,据说是去执行任务了。

“一有消息我肯定跟你说。”

安样现在觉得自己的心脏已经练的很强大了。

“你也不用往细了的告诉我,就跟我说他安全不安全就成。”

沈阁把手下的笔放下来,真是不知道安样的要求已经降的这么低了。

“你俩的题目已经出好,自己拿走,明天写好晚上给我。”

沈期跟沈余站起来把题目接了过去。

“谢谢爹。”

异口同声。

安样把沈途的衣服给缝好,又把他们那屋子里的被子给翻出来,明天看看天气咋样给拿出去晒晒一下,他走之后,这屋子里也没人住。

第二天早上,安样煎的煎饼,又切的葱丝,还有自己做的酱豆,这样煎饼卷上葱丝加酱,再配着玉米糊糊喝,也是正好。

今天是正月初十,也不知道是不是沈途运气好,昨天下了一宿的雪,今天就放晴了,也没啥风,被子拿出来晒晒,但是温度低,这就是下雪不冷化雪冷。

沈余跟沈期把院子里的雪扫一下。

安样看看地里过冬的菜,还算是不错,本来就是抗冻的菜。

中午赵丽华提了一大块腊肉送过来。

“今天上午去县里了,你二哥弄来的,给你们送来一块。”

安样就知道每次二哥一进城都能弄到好吃的,有自己的门路。

赵丽华回来还是第一次来到安样这院子里。

“我这应该是秋天回来的,正好看看咱娘那信里写的,说你这每年过中秋节都是大丰收,说这也多,那也多,每次把我馋的都恨不得立刻就插了翅膀给飞过来。”

安样听她这么一说,也想起来。

“正好,你也被馋了,家里那箱子里还有保存好的梨,苹果呢,我去给你拿。”

赵丽华还真是不知道。

“你咋还放着有呢,咋放的。”

安样从箱子里给就捡了一小篮子出来,苹果梨都有。

“我那边还有自家晒的红枣,也是后面那棵树里长出来的,你一会可以拿走一些,还挺甜的,我煮粥的时候都会稍微切点放进去。”

赵丽华听到安样的话,又看看篮子里的新鲜水果,虽然冬天吃会凉,但是这东西也不是冬天谁都能吃到的。

“我觉得你这日子才是过日子,你不知道我把两个孩子刚刚接回去的时候兵荒马乱的,还是俩孩子帮着我,才慢慢地好起来。”

安样理解,毕竟她之前是个搞科研的,这不是她的强项。

“那这不是都过去了,到要是养老的时候,你可以住我隔壁,这我种的东西,你到时候回回能第一个吃。”

赵丽华觉得安样说的对,是真的可以实行的。

“得,你说的我可信了,到时候就赖上你。”

俩人坐着说会话,赵丽华就提着一篮子水果先回去了。

安样到院子里拿着敲打被子的敲一敲,这样被子会更松软,睡起来也舒服。

沈期跟沈余已经自己屋子里关上门开始写昨天的作业。

俩人现在都在学英语,不过沈余开始的比较晚,所以也没有沈期学的早,更何况沈期自己就对这方面有天赋,沈余的进度是沈期的三分之一,不过也算是很快地了。

沈期把自己的写完坐在一旁发呆,他后年就毕业了,到时候也会离开爹娘吗?他从小就不愿意离开爹娘的,但是昨天娘在厨房里说的话,他知道是很对的,可人长大都是要走的,所以是可以的走的,但不要忘记回来。

沈余写完就看到沈期在发呆。

“你想啥呢?”

沈期如实说了,他是个实在的孩子。

沈余笑笑,他昨天就想明白了。

“小期,我跟你说,爹娘可能并不需要我们凑在一起,他们过的估计能更开心。”

沈期抿嘴又皱皱眉头,三哥或许说的是真的。

安样下午两点就把给沈途晒的被子给收了回去,这会也阴天了,再晾着就要潮湿了。

五点多,天都黑透了。

沈阁下班回来的到家门口,冬天冷,也没有人出去,他下班回来就会顺手把门给关上,这样就不用再跑一趟,结果刚刚进来转身把门关上,就有人在外面推着门,他就松开手准备把门打开,以为是谁过来呢?

沈途就这样毫无防备的被闪了一下,摔到了地上。

“爹,您是想摔死我吗?”

他虽然穿的厚,但也不抗摔啊,他又不是大哥。

沈阁皱了皱眉头,伸脚踢了他一下。

“沈途?”

语气中还带着不确定性。

沈途无奈的自己爬了起来,伸手拍拍自己的身上的雪,好吧,也没有摔的很疼。

“爹,您的父亲慈爱之心真的没有啊?看到我摔在地上都不拉我。”

沈阁知道刚刚摔的那下一点事情都没有。

“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

沈途拍拍自己的包袱,咋的啊?他紧赶慢赶特意赶回来的,要不就在县里招待所住一晚上了。

本来回来也是想给他们一个惊喜的,在门口进来的时候,还被盘问身份来着,不过他把脸露出来就没问题。

安样在厨房里做晚饭,热的窝窝头,猪肉炖粉条,醋溜白菜,还有糖蒜,烧的红薯干汤,里面还放了水果干,屋子里暖和和的,还有一丝甜意。

沈期正在端汤放到堂屋桌子上。

“娘,我,我好像听到我二哥的声音了?”

安样在厨房里,并没有听到。

“那你出去看看。”

沈期把碗放下来立刻就出去了。

沈途跟沈阁已经在往堂屋里走,正巧给碰上。

“二哥,真的是你。”

说着就给抱上了。

沈途终于感受到来自家人的温暖了,他爹刚刚不算,因为一点都不暖,还摔了自己一下。

“是我啊,我回来过年呢。”

沈阁从他们这对兄弟身边侧着身体走了进去。

安样这会也听到了,嚎的声音这么大,看到沈阁进来。

“沈途回来了?”

沈阁摘帽子嗯了下。

安样倒是没有着急的赶紧出去见人,到厨房里给新刷出来一个碗,盛上一碗热腾腾的汤,多拿上一双筷子,从厨房里出来,沈途已经进来了。

沈余跟他也刚刚打过招呼。

“二哥,你瘦了好多。”

沈途摘了自己的帽子跟围脖,又把外面的棉袄脱了。

“我瘦了,但是我是不是看起来更有力量。”

沈期上手捏了一下。

“对啊,二哥,你可以啊。”

沈途现在是在地里锻炼过之后的,出去半年变化都不小。

看到安样出来,眼睛里满含热情。

“娘,我回来了。”

安样笑着点头,伸手把他的汤放到桌子上。

“去洗手。”

沈途等着的亲人之间的亲切问候以及痛哭流涕的互相拥抱的感人景象并没有发生,只有干净利落的转身洗手。

作者有话要说:  汤圆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以为自家爸爸是个傻子。

自己要努力学习挣钱才能去养活爸爸,不然爸爸还要靠爷爷奶奶养活,那爷爷奶奶也太可怜了。

于是,沈势哥哥给的零花钱,叔叔们给的零花钱,爷爷奶奶给的,全部都攒着,要给爸爸养老啊。

过了很久之后,沈途知道还是满含泪水,自家闺女真好。

汤圆后来理解了,就把钱都花了,还是养活比较自己好,养活爸爸好累。感谢在2021-09-12 23:25:36~2021-09-14 00:50:1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所念皆星河、企鵝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芯月、wxljm杏 10瓶;lili、jessie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