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魁天传 > 引子 — 可怜人
 
二月间,天气寒冷晴朗,钟已经敲过七下。

寒冬开始封锁大地,地上开始慢慢出现裂缝,从南到北,从西到东,几尺长的,几丈长的,它们毫无方向。

几个穿着很华丽的家奴,一边在开窗的帐篷内哆嗦着身子,一边指着远处的老人在聊些什么。

“唉,没想到群雄征战的年代就如此落幕,少点战乱这样对我们也好,倒是老太爷辞官回乡有些失落。”

“你们瞧我们家老太爷,每日卯时就爱来这山坡上看日出,一看就是几个时辰,你说看就看吧,为何非要把小少爷带在身边呢,孩子经不住寒啊。”

那男子咳嗽了几声,看着窗外的爷俩,忍不住叹了口气。

“嘘!”

另一个男人感觉露出噤声的手势,他的年纪看上去比其他两个人更大一些,而权位也相对更高几分,只见他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咱沈家当年怎么在天叶国立足的,还不是因为当年皇上欣赏咱老太爷,老太爷可是修行者,那身子骨硬朗着,再说有老太爷在,小少爷能不安全吗?”

那说话的男人紧了紧自己的帽子和棉衣,看向远处山坡上慈蔼的老人,眼中露出羡慕和敬畏的神色,然后又看向身旁两人,声音更低沉了几分。

“皇上当年让老太爷辅佐太子,沈家才能富足起来,后来那宫里发生了那翻变故,太..太子爷死了,老太爷也是因为有皇上的面子,才得以平安致仕,衣锦还乡。”

“那事到现在还沸沸扬扬呢,说太子被妖女迷惑,被世外高人一起给杀掉了,你说咱老太爷也是可怜,辅佐了太子这么多年,就等着享福呢。”

其他两个人瞪大了眼睛,记忆中仿佛有某件事情猛地浮出水面,朝着他们挤压过来。

“妖女?老管家,您是说夜魔使者吧。”

“会给人间带来灾难的夜魔,那不是传说而已吗。”

他们哪里想到,两个月前在人世间闹得沸沸扬扬的夜魔事件,竟然与他们的老家主有关联。

“难怪老太爷回来之后仿佛老了好几岁,每日都不闻沈家的事情,就只爱抱着小少爷往山坡上跑。”

“如今多少人眼巴巴地盯着老太爷的位置呢。”

老管家缩了缩脖子,试图让自己变得更暖和一些,但是窗外的寒风却越来越大,好似有什么事情即将发生。

他的目光始终落在远处的那个老人身上,老人的眼睛显得有些浑浊,他微微的眯着眼睛,嘴形在做着古怪状,逗着怀里的孩子,时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

紧接着有个走起路来吊儿郎当的青年人,径直走向老人。

老管家身边的男子皱着眉头说道:“老管家,那人是谁啊,怎一大早来打扰老太爷的清闲。”

老管家仔细地看了一眼,没好气地说道:“两个月前我陪老太爷来这地,遇这年轻人,年轻人夸小少爷有福气,老太爷听了高兴,便赏了些银子。”

“没想到那年轻人好吃懒做,又喜爱赌博,那些银子还没几日便被他糟蹋光,于是他就经常来向老太爷讨钱。”

男子顿时满脸厌恶,起身愤恨道:“老管家,我这就去把那年轻人给赶走,这世上哪有这般不要脸面的人。”

“哎哟!”

老管家失笑道:“老太爷高兴,拦都拦不住,你就不要去管这烂摊的事情了,过些时日我就要告老还乡了。”

“你们俩倒是老实能干,要好好记住老太爷的日常习惯和喜好,其他我也就放心了。”

两个男子急忙连连称是,鞠躬行礼。

只是两人还来不及继续接受老管家的教诲,便瞧见窗外的有异动升起。

几人的脸色刷的一下变得通红。

................

.................

不知道是第八声钟响敲起,还是晴朗天穹的一道震耳欲聋的雷声,在云间之后,竟然有抹极其明亮的光,那好像是第二个太阳一样,在天穹之上,散发着光亮和热量。

帐篷内的三个人,愣愣地抬首看向天际,然后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头上厚厚的帽子摘下来,弓着身子匐倒在地上,面露极其激动的神色。

就连远处山坡上的老人,那双浑浊的眼睛,也出现了光亮,只是他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将目光放回到怀中的孩子身上。

.............

.............

此时那抹光亮雷声更响,压制住了天底下所有的光明,无数的信徒朝着天穹跪拜。

自从人间一直战乱不断,各大修行修行圣地插手世俗纷争,看起来人世间的修行者似乎越来越多,但能修行到长生不死的仙人境界已经许久没有出现了。

连那座被世人供奉万年的神殿,也已经快被人们遗忘在角落。

直到几个月前,从天外而来的夜魔使者被圣地之人斩杀,天地间大放光明,连年不断的战争也慢慢平息,崇天的光辉再次回来人们的胸膛之上。

他们目光虔诚,望着天上那道投入崇天怀抱的,纯粹而炽热的光,无不露出羡慕之色。

天空中的光亮渐渐清晰,一团团燃烧的白云,绽放出灿烂的火苗,笼罩着整片天地的威压也越来越重,越来越恐怖,无数细小的金辉在虚空中闪闪发光。

紧接着,神明降世。

光亮慢慢在高空之上慢慢化作一个男人的样子,他穿着一身黄金锦袍,因为外面笼罩着一层银纱光芒,看不清衣衫的层次结构,头发被高高的白玉冠束好,他神色极为冷漠,但那张面容完美到无可挑剔,却让人心生敬畏。

看不清天边在发生什么,只听见有动人悦耳的鼓声在耳边响起,无数的暖意席卷每个信徒的全身。

仙人飞升,崇天降下祝福。

尘世间的人族都疯了,他们不知道是哪个圣地的高人修炼正果,飞升崇天,但作为虔诚信奉神殿的信徒们,每个人都泪流满面,跪拜在地,不停地朝着仙人叩首。

无尽的光明落下,温暖照耀了所有的人类。

那是崇天对人间界的奖赏。

当然,也并不是所有深渊里的人,都需要光明。

...........

...........

天际的神影慢慢落幕,穹顶的光明也渐渐平息,山坡上那顶帐篷却诡异地开始燃烧起来。

隐隐约约能听到有男人的惨叫声,最后化为灰烬。

那帐篷内的老管家和两个男子,已然没有了声响。

远处老太爷看着帐篷大火焚烧,忽然着急起来,他左顾右盼,想要护住某个身影。

只是他很快便停住了,老太爷这才想起自己护了多少年,那个乖巧懂事的太子,已经离他而去了。

他望着那些上一刻还陶醉在崇天光辉下,而下一刻却灰飞烟灭的家奴们,眼神中流露出几丝不解和决然,然后深深地叹了口气。

“谢谢你,让这孩子陪了我这么多天。”

沈家老太爷扯着嘴角笑了笑,用指腹轻轻揉了揉怀中孩子的脸颊,余光却一直在观察身旁那个身着破旧棉袄,背后带着斗笠,看起来邋里邋遢咬着馒头的青年。

青年轻笑道:“您不必紧张,若是您乐意带着这小子,我也可以多进赌场里玩乐多些日子。”

老太爷摇了摇头,他看向孩子的笑容中,既是悲恋,又是爱惜,最后竟隐隐约约有些释然。

“那是禁术,落在我老沈家的头上,如今借崇天之光辉,点燃而起,也算是宿命一场,我也不过是因修行多年的老骨头,才能多撑一会。”

“但我还是会死去,所以你要带着孩子离开。”

天叶王朝的太子,在那场夜魔之乱中死去,与他一同死去的,还有他刚出生不久的孩子,可或许没有人能猜到,那个孩子,被沈家老太爷用自家的骨肉替换,带出了深宫。

“我最疼我家老三,只是当我这个父亲亲手将他刚降世的孩子送往深渊之后,他便离开这个让他绝望的国度,离开这个让他失望透顶的父亲。”

沈家老太爷不悲反而哈哈大笑几声。

“走了也好...走了也好啊...”

“你瞧瞧,这些武庙的鬼人,不就寻到这个孩子了吗。”

“即便他们寻不到,皇家就真的会完全放过我这个老头子吗,他们早就打定主意在孩子被送走之后,就对我沈家下手,而我那可怜愚蠢的老大老二,此时恐怕还在为家产争得头破血流。”

“或许生命本来就如此荒谬..。”

老太爷用力咳嗽两声,才发觉怀里的孩子在微微蹙眉,他的表情慢慢放松下来,又变得平静而沉默。

老人的沉默,不是因为他已经说够了,也不是因为青年的无动于衷,因为在某个角度,他也是一个冷血而无情的人,就像那片照耀世人的天。

他之所以沉默,不过是因为,想要听到他说话的人,都已然不在他的身边。

老太爷疲倦而慢悠悠地朝着天穹已经消失的神明光影招了招手,然后整个微微弓着的身子在顷刻间放松下来,崇天烈阳下的光斑在他身上开始闪烁起来,紧接着那些金色的光与热,在老人的身上慢慢升起。

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青年轻柔地将浮动在虚空的孩子轻轻地抱到自己的怀里,眼眸中光波闪动,正如老太爷想的,他对发生的一般无动于衷。

他的嘴角有些扬起,手指间轻轻地触动,然后露出可怜可悲的神色慢慢摇头。

“可怜人,真是一个可怜人。”

可是啊,尘世间的命运就如同倒在墙上的影子,再渺小的人也能投射出巨大的身躯。

他忍不住嗅了嗅眼前火花燃烧的味道,确认它的确是那道恐怖的术法,才低下眉帘,细细地看着怀中的婴孩。

“将被送到那家伙手上,你也是一个可怜人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