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魁天传 > 引子 — 离开之前
 
天坑的构造其实非常简单,就是在连绵不绝的大山中央,出现了一个大坑,而这个大坑里面自然也有许多奇怪的草木,和奇怪的建造,都是书生先生亲历亲为做的,只是在外界所看来,根本瞧不见这个凹陷下去的地方,甚至在大山里面迷路的元兽和强者,也都会因为法阵,看不见,摸不着,不知不觉间就绕到另外的地方,这些都是书生先生精心设计的。

所以姬安不禁要发问了。

“如果大家都看不到天坑,那它又为什么会被叫做天坑”

这一问,竟让几位长辈深深地陷入沉思。

“您瞧,如果这个地方,别人都不知道,那又是谁给它取的名字,而且还是天下第一禁地这么响亮的名字,而如果其实大家都知道,那这些花里胡哨的阵法又有啥用”

姬安想到这个问题,便觉得这些前辈这么傻乎乎,是怎么把自己养大的,有一种难以控制的情绪再次油然而生,不由念叨念叨:“月亮很亮,亮也没用,没用也亮。”

“啊”

姬安的脑袋一下子就被一记手刀狠狠地砍了一下。

断臂大叔冷笑道:“再敢这么说先生,小心屁股开花”

龙婆婆也撸起袖子瞪着姬安,连平日里比较疼他的白胡子和龙婆婆也不帮他说话。

姬安嘟着嘴:“我又没有说先生坏话,我就是觉得逻辑不通而已嘛。”

他暗地里画着圈圈,想着自己的小九九,心道自己从小被欺负惯,但过几日后自己将离开天坑,只好不开口胡乱说话,免得把自己的旅途给取消掉,那就得不偿失了。

忽然姬安的脚边发亮,磅礴的风声突如其来地落在身旁的大树身上,叶子们纷纷被吹起那未曾见人的另一面,散发着肉眼可见的光芒,于是有位长袍人从虚空中迎面而来-长袍的主人是位面色苍白的年轻书生,他的手指比龙婆婆还修长好看,一双剑眉微微紧皱,不染纤尘的白色衣衫在风中摇曳,只是那脸色确实太过苍白了些,好像生了什么病似的。

年轻书生便是天坑里的先生,姬安不知道先生的名字,只知道从记事起,大家就这么称呼这位书生,在他的记忆中,先生永远是这副病怏怏的模样,除了饭点很少出现在他们身边,有时好像整个天坑里压根就没有他存在一样,但白胡子爷爷说先生就在他们身边,只是他走进了道阵里。 而道阵是什么,没人解释得上来。

瞧见书生出现,几人纷纷看过来,倒是姬安自己有些不好意思地挠头,前一秒还在说先生的阵法有问题,下一秒他也仙仙地飘出来了,这搁谁顶得住...

书生咳嗽了几声,脸上爬出几丝红润,朝几人点点头笑道:“这里自然无法瞒着所有人,只是那些人不肯进来而已,所以不知晓这块地方也很正常,其实在很久很久的以前,应该有几个纪元了,从那个时候这个大坑就存在了,所以天坑那个名字也是从那时候流传下来的。”

白胡子惊道:“那岂不是连昭武都还没有存在”

书生笑道:“确实,昭武崛起得异常迅速,那是元道在这片大陆最巅峰,最强盛的时代。”

“不对呀”龙婆婆好奇道“天坑如果是因为您才被传为禁地的,难道您已经活了几个纪元?”

先生摇摇头道:“自然不是,没有人能活那么久,魁将不是因为别人才成为魁将的,天坑也一样,它之所以被称为天坑,从来不是因为谁,而是因为它自己。”

小胖子心里揣测,难道天坑指的是被封在地底下的那个大魔头,难怪叔叔们那么尊敬先生,原来先生是监狱头领呀。

几人都沉默下来,不再开口,白胡子瞧了龙婆婆一眼,叹了一口气,转身就回屋子了,其余几位也好像被因为这个话题扰乱了气氛,都显得有些沉闷。

先生那修长的手指在空中转了几个圈,一道道青色的涟漪浮现在眼前,姬安可以清晰地看见一个一个不同形状的阵法在叠加,最后化作一个圆形的洞口。

“姬安,你随我进来。”

先生白净的脸上扬起笑花,朝着姬安招了招手。

姬安一愣,从记事起先生都是神出鬼没,几位长辈偶尔也会消失在那个诡异的圆圈里面,只有姬安每次想跟进去都被一巴掌拍出来,而今日先生居然单独让他进去,忽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他转过脸去,有些期待又有些忐忑地看了一眼龙婆婆,瞧见龙婆婆对他微微点头示意他这才老老实实地往洞里钻。

先生看见他这模样,笑着摇了摇头,眨眼间便消失不见。

断臂大叔叶青轻笑道:“没想到这孩子还是对你比较信任,不过也对,虽然您老人家这么凶猛,却是我们之间唯一的女人。”

龙婆婆的脸上褶皱开始微微上扬,本来就极为惆怅的苍老容颜此时更加的枯燥,她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叶青,转而也深深叹了一口气:“你们都笑我被吓破胆,连躲在这安全的禁地也要把原本还算美丽的容颜装扮成老妖婆子,可你们却没想过,婆婆当初把我扔出来的时候,也是这副模样。”

瘸子吴轶摊开手说道:“那个老女人也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若是传承还尚在,将来我便带小安前去拿了。”

龙婆婆兴奋地说道:“我们要好好培养小安,把我们毕生所学都往他身上塞,然后等到时机成熟,就让他跑去抢那些老家伙手里的东西,我们得不到,就让小安一人全拿了。”

“到时整个元界,谁敢不从我们家小安,我们再一一现身,打他们个措手不及,叫他们把那些东西死死地拽在手里不肯松手。”龙婆婆越想越激动,逼真的污黄色假牙连连喷出口水。

叶青瞥了一眼屋子的方向,见白胡子一点出来的想法也没有,又看了一眼两个在兴高采烈计划未来的瘸子和龙婆婆,忽然觉得好笑又无趣。

好笑是因为这个世界上敢不敬魁将的恐怕只有天坑里的这几位,也只有他们几个人才会把这两个字每天放在嘴边口吐芬芳,不惧亿万狂热神民的信仰将他们吞没,也不惧黑暗中那些蠢蠢欲动的怪物。

而真是因为没有敬畏之心,所以他们沦落到今天这般模样,还在款款而谈复仇计划,着实无趣。

天坑内的几栋木屋都是叶青当时自己一块一块打的,说实在的其实一点都不好看,但是几人实在太懒,也便将就着在这里呆了这么多年,木屋的的分布看不出来又任何将就和逻辑,左一栋,右一栋,零散地分布在天坑之中,但在无数阵法的包围下,却有一丝浑然天成的错觉。

当然这个感觉是大叔叶青自己说的,其他人认不认是另一回事,只是当风从四面刮进来的时候,他忽然有一种恐怖的念头袭上来,让他整个脑子冷颤一下,只感觉头皮发麻,连吐出嘴边的话都变得发颤。

“若是,若是姬安这辈子没办法韵灵,任我们如何搬动,都没办法搬动这座黑暗中的大山,该怎么办“

凶猛热烈的火焰忽然被一个巨大的锅盖给盖住了,连烟雾和熄灭的声音都没有发出来;激烈刺激的角斗场里激情四射的观众们忽然凭空消失,只剩下两眼发呆的角士。

也许只有比这更强烈的比喻才能形容龙婆婆和瘸子僵持在空中的手和表情,这些字眼一个一个的打在他们那些沉默了很多年的伤口上。

事实上,那个孩子被送到这里的时候,擅长医术的龙婆婆早就能看出那孩子天生灵丹背后的凶险,只是有先生在,似乎一切都是得到解决的。

而如今连先生都同意让那孩子离开,只怕是完全没有治愈他的把握才会做出这种选择。

天才永远不会认为自己解决不了这些难题,而这几位绝世天才即使落魄于此,也依然认为自己可以培养一位为自己报仇雪恨的接班人,哪怕这个接班人无法真正地修行,他们也从来没想过自己做不到,甚至根本无力对抗这座沉重的大山,时间慢慢磨灭了他们的棱角,消磨了他们的傲气,甚至继续前行的希望。

屋内噼里啪啦的破碎声响起,打碎了沉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