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旭光 > 第一章 生娃引发惨案
 
未知空间,魔气缭绕,一男子正在盘腿调息,不自觉散发的气势宛若天威,让人看一眼便不寒而栗。这时整个空间出现了一丝极其轻微,常人根本无法察觉的震荡,随后立马归于平静。

男子微微皱眉,缓缓睁开双眼,这双眼睛仿佛不是人类的眼睛,眼神里充满了所有的负面情绪,宛如深渊,仔细凝视,变回沉沦其中,化为没有感情的恶魔。

男子仔细扫视了周围,并没有发现异常,喃喃自语到:怎么回事?在我的“魔天”混沌里,任何事情都不会逃过我的感知,难道是我受伤过重,出现了错觉。都是那该死的女人,下手这么狠,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也罢,在过几十年,我的伤势便能痊愈,到时候,看谁还能阻拦我吞下整个“苍天”混沌,哈哈哈哈!!咳咳咳!!呕~咳咳!!该死,想的太美,过于激动了。男子收回思绪继续闭目疗伤。

--------------------------------------

“苍天”混沌,低等位面,旭光大陆,人族帝皇城,这一天,整个皇宫上下非常忙碌,一处寝宫外,人族帝皇——东煌傲,正在焦急的来回踱步,身后一群文武百官正在陪同,寝宫内,一女子不停的在惨叫,怀胎十月的帝后终于在今天要生了,然而听里面的声音,好像不太顺利的样子。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这时天空出现异象,寝宫上空出现一朵朵金色云彩,金光闪耀,惹得众人纷纷抬头看去,有人说道:这是天降祥瑞,是喜兆啊,恭喜帝君,如此异象,想必帝子的将来一定非同凡响。东煌傲赞同道:“不错,这是受天道眷顾,我儿定是那天选之子,将来成就必定远超于我,成就那传说中的神境。”文武百官也是纷纷道喜。

这是,寝宫内一声惨叫“啊!!!!!!!!!!!”同时一道巨大金色光柱直冲天际,与空着的金色云朵照应,向四周扩散,只一瞬间,整个大陆上空满是金光,数息之后,渐渐归于平静,天空恢复原本的样子。

这时,寝宫内阵阵哭声传出“呜啊呜啊呜啊!!”东煌傲大喜,直接推门而入,来到床边,看到满头大汗的帝后以及身边躺着的正在哇哇大哭的孩子,一颗悬着的心彻底放下,东煌傲抚摸了下帝后的额头,温柔说道:“辛苦了,是男孩还是女孩?”

帝后有些虚弱的说道:“不辛苦,能为帝君生下孩子,是我的荣幸,是个……”话还未说完,只见东煌傲背脊寒毛竖起,大喊道:“是谁!!”接着直接冲出寝宫外,只见一个巨大的魔掌从天而降,拍向寝宫。

东煌傲急忙大喊:“保护寝宫!!”同时冲天而起,一掌推出,一个金色手掌迎向魔掌。一众大臣也在东煌傲的指示下,纷纷出手,一个巨大的能量罩出现在寝宫周围。

空中一大一小两掌相撞,奈何对方蓄力已久,而东煌傲是仓促出手,金色手掌很快落了下风,随后被黑色魔掌湮灭,但是也抵消了魔掌的大部分威力。剩余力量轰击在保护罩上,“轰”的一声巨响,能量扩散,周围一些房屋尽数被毁,一些修为低下的下人直接暴毙。

烟尘散去,保护罩看看抵挡住魔掌,上面布满了裂痕,随后破碎化为能量消散于天地间,寝宫安然无恙,东煌傲松了一口气,扫视周围,双眼赤红,浑身散发着滔天杀意,怒道:“到底是谁!!给本帝滚出来!!”要不是自己反应及时,刚刚那一掌足以毁了整个寝宫,自己那刚出生的孩子必定身死,东煌傲怎能不怒。

前方虚空中出现一个漩涡,从里面走出近百人,为首一人周身魔气缭绕,看着东煌傲,出言嘲讽道:“哈哈哈!!这还是我认识的东煌傲吗?简直像条狗啊。哈哈哈!!”

此时的东煌傲在刚才的冲击下虽然没有受伤,但是披头散发的模样确实很狼狈。

东煌傲死死盯着前方二人,咬牙切齿道:“南暝戾!北狱雄!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想要干什么!!”其实刚问出口,东煌傲心里已经知道答案了。

这里是人族帝皇城的皇宫内,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守卫的监视,能悄无声息的来到这里,还是妖魔两族最高统治者带领的各族顶级战力,必有内鬼,而且出现的时间如此准确,一定是早有预谋,冲着自己的孩子来的。

果然,北狱雄无情嘲讽道:“哈哈哈!!东煌傲啊东煌傲,这么愚蠢的问题你都问的出口啊,来这里干嘛?当然是杀你的仔啊,难不成给你送礼吗?”

南暝戾同样嘲讽道:“亏你还是人族帝君,这脑子,啧啧,也没谁了。”

东煌傲被气的面红耳赤,又找不到反驳的词,硬生生憋出几个字:“你们找死!!”

南暝戾喊道:“话不多说,开打,东煌傲交给我们,你们去杀了那个娃,杀完就跑!!”

妖魔两族高手领命纷纷杀向寝宫,东煌傲急忙大喊:“拦住他们!!”自己同时出手想要杀向那一众高手,可惜南暝戾和北狱雄早有准备,直接杀向东煌傲,东煌傲没有办法只能被迫应战。

三人大战,南暝戾和北狱雄有意的将战场脱离寝宫,而且只是托住东煌傲,并没有与之拼命的意思,东煌傲心里着急却也无法摆脱二人。

东煌傲再次突围失败,便不再出手,看着两人静静的等着,他在等,这边这么大的动静,皇宫里的禁卫军以及隐世长老很快就能赶来,到时事情就能迎刃而解。

北狱雄似乎看穿了东煌傲的想法,说道:“怎么?想等你们人族的高手来救场吗?可是这都过了这么久了啊。”

南暝戾也是阴阳怪气的说道:“是啊,都过了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有人来啊,你说他们是没发现呢?还是不想来啊?要是不想来,那你这帝君当的可太失败了。”

东煌傲:“我看你像个魔教阴阳人……”东煌傲好像发现了什么,猛一抬头,烈日当空却毫无生气,道:“幻阵!”

北狱雄说道:“哎呦,还不算太笨嘛,那你说说,是你的人先破阵,还是我们的人先完成任务呢?”北狱雄指了指另一处战场,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东煌傲看向寝宫方向,情势不太乐观,对方有备而来,而且都是两族顶尖势力,各个不要命似的,自己这边都是些管理人族各项事物的群臣,实力并不是顶尖的,虽然有人数优势,但是不顶用。

唯有一老者,带着一众守卫,勉强抵挡住了大部分敌人。老者名叫陈镇魔,人族老元帅,三朝元老,一生镇守边疆,斩妖屠魔,只为守卫人族。前段时间不知何时从边疆回来,今日前来本是为了道别重回边疆,恰巧遇上了这等事。

陈镇魔带头迎敌,奈何人已年迈,只能勉强抵挡一阵子,时间一长,必定落败。

东煌傲看到老者,心里一喜,因为不知道谁是内鬼,东煌傲一直不敢有所举动,而陈镇魔则是绝对的忠心。东煌傲大声喊道:“陈老!!快带我的孩子离开此地!”

陈镇魔听到东煌傲的喊声,单机立断,击退前方敌人,转身冲击寝宫,抱起孩子,护在胸前,向远处逃离,帝后知道外面发生的一切,并没有阻拦,这也是目前唯一的希望。

没有了陈镇魔的抵挡,局势直接一面倒,妖魔两族高手单方面屠杀,随后追杀向陈镇魔。南暝戾看到这一幕不屑的笑道:“跑得掉吗?这只会加速你们的死亡。”

东煌傲:“帝皇斩!!”东煌傲趁二人松懈之际,直接取出帝皇圣剑,施展武技,斩向二人,二人猝不及防下被击退数十米。

东煌傲击退二人,直接冲向寝宫方向,途中再次斩出两剑,拦住对方的追击,快速来到陈镇魔身边,说道:“陈老,孩子就拜托给你了,你带孩子离开帝皇城,秘密培养。人族的未来希望就交给你了。”

陈镇魔说道:“帝君放心,老臣拼了这条老命也会保护帝子安然无恙的。”

东煌傲说道:“快走,这里交个我。”说完停下身子,转身一人一剑,直面敌军。

此时南暝戾和北狱雄也是来到跟前,身后的近百高手,无一损伤。南暝戾说道:“在这幻阵里,我看他能跑到哪里去。”

话才说完秒打脸,周围的空间出现了道道裂缝,“碰”的一声化为碎玻璃片,消散于空中,幻阵破了。远处传来吼声,“何方宵小!竟敢来我皇宫内撒野!”“帝君!微臣救驾来迟,还望赎罪!”

东煌傲闻言大喜:“父亲!蒙统领!你们来的正是时候,快来助我。”来人其一正是上一任帝君,也是东煌傲的父亲,东煌孤风,身后领着一众供奉长老。另一位则是皇宫禁卫军统领蒙括,带领禁卫军前来。

南暝戾和北狱雄见状,从身后的手下里挑选了十几名实力最强的人说道:“你们去追陈镇魔,一定要杀了那小子,斩草除根。这里交给我们。”十几人:“使命必达!”

东煌傲:“杀!拦住他们。”南暝戾、北狱雄:“杀!”双方大战,昏天暗地,玄力倾泻,大半皇宫被毁。

妖魔两族来得都是顶尖战力,人族这边虽然有人数和主场优势,但是顶尖战力数量差距过大,虽然势均力敌,但是还是让对方溜走十几人追杀向陈镇魔,东煌傲没有办法,只能心里祈祷陈镇魔能安然逃脱。

最终,帝皇城各大家族高手赶来支援,妖魔二族见势不妙,纷纷撤离。这一战三大族高手损失惨重只为一个娃。

--------------------------------------

另一边,陈镇魔带着娃不停的逃窜,疯狂冲刺,逃离帝皇城,逃进深山老林,翻山越岭,不知道跑了多久,终于……还是没有甩掉身后紧紧跟着的六大高手。

陈镇魔被六人逼到一出悬崖边上,再无退,只得被迫迎敌,陈镇魔一手死命护着孩子,独战六大高手。以一敌六还带个娃,很快,陈镇魔被击中,手里的娃脱手飞出悬崖边。

陈镇魔大喊:“不!!!!!!”双眼通红,“你们该死。”陈镇魔转身看着六人:“屠魔战决禁术!神!死!魔!灭!啊!!!!!!!”只见陈镇魔身上出现一道道血红色纹路,很快布满全身。

陈镇魔聚集全部玄力一拳轰出,血红色的巨大冲击波直冲六大高手。周围的土地树木尽数被毁,六大高手全力抵挡,但是无用,首当其冲的四人直接身死,靠后的两人死命抵挡,加上前方四人垫被,身受重伤,勉强还是活了下来。

陈镇魔一拳轰出,不再理会,直接终身一跃跳下悬崖,直追那娃子。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陈镇魔后来居上,半途追上了娃,将其抱在怀里,极其虚弱了说道:“孩子,你一定要平安无事的活下去!”

陈镇魔用尽最后一口气生成一个玄力护罩保护着怀里的孩子,禁术结束,陈镇魔全身血肉还如被吸干一样,整个身体憋了下去,只剩皮包骨,当场殒命,双手依旧死死的抱着孩子。

“碰”的一声,陈镇魔抱着孩子砸在了悬崖底部。

--------------------------------------

(众所周知,悬崖是安全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