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桃李春风一场梦 > 第五章 被逐
 
  从出生到现在,阿荼几乎从来没有在父亲膝下承欢。父亲,对她来说太陌生、太遥远了,阿荼不是没有期待过,她也渴望着父亲像其他人的父亲那样,温和的笑着把自己举起来,搂在怀里,父亲的手一定是温软的,练武的双手,抱起女儿时,肯定连手上的茧子都是柔软的。可这都是阿荼的想象,小时候多少次梦回,一个人躺在偌大的房间里,窗外的月光透过纱帘,女孩儿独自躺着,觉得自己和月亮一样孤单。

  渐渐的,二娘生了妹妹,又生了弟弟,父亲的脸色也随之变暖了。父亲不是不会笑,不是不会抱孩子,父亲只是不会对着自己笑,只是不想抱起自己罢了。六岁的阿荼再也不指望。如果说,这世上真的有一部分人是完全多余的话,阿荼那时就认定自己是属于那部分人。

  此刻,二娘的房间里,弟弟和妹妹哭得快接不上气了。下午还嚣张得不可一世的女人,这时候已经成了一具僵硬的尸体。阿荼心里偷偷觉得一丝痛快,可是身上的疼痛很快掩盖了那一丝愉悦——刚刚被暴怒的父亲一巴掌打得眼冒金星,虽然已经慢慢缓了过来,但此刻母亲坐在父亲旁边哭泣,这挥之不去的哭声令阿荼异常头痛。

  “老爷,大小姐好像醒了……”吴妈小声说,声音比蚊子还小。

  没有人说话。阿荼又开始感觉昏昏沉沉,脸上不知道是血还是什么,已经干了,绷着脸皮,嘴唇也裂开了,这不是什么大问题,血腥味渗到了嘴里,在牙齿之间化开,全是痛苦的味道。

  “不是我……”没有力气为自己辩解,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母亲还在哭,还是没有人说话。

  “不是我……”好恨啊,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这太荒唐了。

  “我养了十二年的女儿,竟然是个魔鬼!十二岁,会下毒杀人了……“是父亲的声音,父亲的声音发着颤。

  “不,不,不是的!一定不是阿荼!师兄,师兄……“是母亲的声音,母亲还在哭。

  “芳芳,你看看你养的好女儿,她多可怕啊!只不过是惩罚了一顿,她就敢下毒杀人!不是她?那还会是谁?“

  “你也知道女儿被打了!你看看她的脸!姓孔的凭什么把女儿打成这样!“

  “犯了错难道不应该被惩戒吗?都是你一味纵容她才犯下今日大错!“父亲气势压人,母亲百般委屈竟一时语塞。

  “回禀老……老爷、夫人,今日中午,奴婢看见了大小姐在厨房晃悠,偷了厨房的东西……二夫人命奴婢把大小姐送回别院,也不知道是不是奴婢哪里冒犯了,大小姐把气都撒到二夫人头上,在后院给二夫人当头浇了一盆凉水,这才被二夫人惩戒的啊!可是……晌午,二夫人用了便饭,立刻就毒发了!除了今日在厨房的下人,只有大小姐去过厨房!“吴妈一通话说完,也不敢看林夫人,跪在地上发抖。

  “既然那么多下人在厨房,怎么只怀疑小姐!”林夫人厉声质问吴妈,吴妈吓得如筛糠。

  “夫……夫人……大小姐,今天亲口说了,要杀了二夫人报仇……只有只有大小姐有理由下毒啊……“

  林雪松听了怒不可遏,一掌击碎了一张黄花梨条案,吴妈吓得魂飞天外。

  “师兄,师兄……“林夫人已经快没力气了,嗓子也哭哑了,”不是这样的……不是的……阿荼她,她不敢……兴许,是有人和咱们结了仇,想趁今天报复,师兄,你想想……会不会……“

  林雪松顿时觉得一盆凉水从头浇到脚。这不是不可能,应该说,这才是最大的可能。阿荼再桀骜顽劣,终究没有这样大的胆子。但他不愿意承认这一点。如今他享誉关中,人人见了他都要尊一声“林大侠”。这么多年来,苦心经营,费劲巴结,从不得罪人,才得来这鲜花着锦、烈火烹油之盛。如果说,有人想害他,这不可能!他林雪松不能接受!只是,这份可怜的虚荣只能藏在心里,谁也不能揭发!

  林雪松听了夫人这番话,怒火转为阴郁。今天,自己倚重的二夫人蹊跷死了,偏偏在自己的生辰这一天,好日子成了噩梦,这辈子都脱不开了。更倒霉的是,大女儿又脱不了干系,家宅不宁,会惹人笑话。但如果一代关中大侠居然差点被人暗害,世人定会说,林家表面上春风得意,实际上都是虚情假意,人人都想看林家的笑话,这更加丢脸。

  林雪松思量了半晌,脸上阴晴不定。林夫人不敢去看女儿,她怕盛怒的丈夫真的会一掌劈死阿荼。躺在地上的阿荼,因为头部受到重击,瘦弱的身子不时抽搐。血洇湿了她的头发,她仿佛缩在阴影里,看不清她的脸,也不忍心看。

  “夫人,孩子犯了大错,做父母的不能纵容了。今天,我必须亲手了结。”林雪松一字一顿说。

  林夫人如遭雷击,话都卡在喉咙里,难以置信地看着林雪松。林雪松阴沉沉的目光盯着倒在地上的阿荼,一步步走近,右掌蓄势待发。林夫人跪倒在地,哀号着,却说不出一个完整的句子。

  阿荼知道自己要完了,但她丝毫没有力气爬起来。父亲的阴影慢慢移过来,压到了她的头上,她睁不开眼睛。

  “女儿,别怪我,是我没有教好你,但是你害死了长辈,我必须,我必须了结你。”林雪松喃喃说道。

  “随便你……呵……呵……”阿荼声音微弱到自己都听不清了。

  林雪松稍微运气,举起右掌便劈下去,只听一声凄厉的惨叫,林夫人摔倒在地上,鲜血从口中涌出——

  林雪松大吃一惊,及时收掌,林夫人面如死灰,定定地看着自己。林雪松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夫人本就羸弱,这千钧一发之际为了护住阿荼,和自己对了一掌!

  “师兄……你,你放了阿荼,好不好……”林夫人喃喃道。

  林雪松头皮发麻,不敢与林夫人对视。

  “可笑啊,我真可笑!“阿荼的眼泪涌了出来,湿热的泪水划过鼻梁,混着脸上的血,流进嘴里。”林雪松,我诅咒你,我诅咒你不得好死,你和你的儿子都不得好死!”阿荼用尽所有力气,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

  林雪松惊呆了,突然一种从未有过的情感涌上了他的内心,那似乎是他一直渴望、却从未得到的感情,有几分惊怒,有几分惭愧,他对照这份感情,照见了自己。这是何等自私丑陋——自己的女儿即将死于自己掌下,自己的亲女儿,第一个孩子,从来没有正眼看过的孩子,从来没有疼过的孩子。

  他没有比这时刻更清楚地确定了,毒死二夫人的不是阿荼。他犹豫了。

  “你最好打死我,否则,你这辈子都会后悔。”阿荼睁开眼睛,看着他,眼神除了怨恨,还有不屑。

  “你闭嘴!”林夫人抱住阿荼的头,恨不得把她揉进自己的胸膛里。

  死掉一定是一种甜美的感觉,阿荼心想。如果人死了,应该就是彻底自由了,再也不用被欺负,被冤枉;也一定不用再被期许,也不会换来失望。死亡一定是甜美的。阿荼真想死,死了身上的伤就不会疼了。

  “师兄……我求求你,你放了她……哪怕把她赶出去……让她自生自灭……”林夫人已经用尽全力,哀求着。

  林雪松动摇了,那一瞬电光火石般的感觉贯穿了他石头般的心,阿荼倔强而讽刺的眼神,和他年轻时是多么想象。林雪松慢慢挪开步子,长长叹了口气。

  “罢了,罢了。你走吧,从此你不是我林雪松的女儿。“

  说罢甩开林夫人而去。当夜,阿荼便被一架马车送出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