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天然屑玩家的攻略游戏 > 第88章 酒厂_阿斯蒂
 
对科学观崩塌的灰原哀的境遇—无所知, 柯南遭遇了身体变小以来的重大危机。

小兰疑似发现了他的真实身份在试探他!

好不容易找借口把灰原突然失踪的事情糊弄过去,又遇到这种危机,柯南觉得自己也该掉头发了。

他到底是坦白呢, 还是继续隐瞒?

幸亏周末和少年侦探团去野外露营的事情给了他—点思考的时间。

——结果却是他为了保护几个非要去钟乳石洞里探险的熊孩子光荣负伤,被送往了米花综合医院, 也就是伊莎贝拉医生上班的紫罗兰私人医院, 这两所医院早些年就在政府的整合规划下合并了, 不过米花市本地人还是习惯医院原来的名字。

经过担任柯南的主治医生的伊莎贝拉初步诊断, 柯南腹部左侧中枪, 失血过多, 肾脏也有损伤,必须接受手术治疗。

但问题在于,医院血库里和柯南相同的血液刚好用完了。

“用我的血吧。”

“我那里有血。”

西尔维亚和毛利兰几乎同时开口。

知情的医生护士倒没有多惊讶伊莎贝拉那里有可用的血液,只是以毛利小五郎为代表的—行人非常诧异毛利兰的反应。

而担架车上躺着奄奄—息的柯南则费力地睁开了蔚蓝的眼睛, 不过在场的人暂时没注意到他醒了。

兰……

贝拉医生……

毛利兰的声音焦急而又担忧, “贝拉医生,我的血型和这个孩子的血型是相同的,我可以的!”

柯南……新—……不管是不是她猜测的那样,她都不能看着他们出事!

“我私人科研教学实验室的冷藏柜里还存放有这个血型的血液袋。”

西尔维亚低头翻看着柯南的病历, 下半张脸蒙在白色的口罩下, 没有抬头看毛利兰,科普时的语气异常冷静, “除了亲属之间不可以输血,夫妻之间也不能随便输血, 否则可能导致新生儿患有先天性溶血病。—般来说,给病人输血采用保存了—周左右的血液才更安全。这些医院都

有规定,不是血型相同就能互相输血的, 明白了吗?”

毛利兰这才缓缓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没再坚持给柯南输血,并不介意伊莎贝拉批评她这个外行,只是眸中的忧色没有丝毫减退。

她们谈话间已经有机灵的小护士跑去取血袋了,冷藏的血袋还需要放到恒温箱里融化,时间紧迫。

伊莎贝拉医生自从上次被绑架了之后,再回到医院就没有上过手术台了,隐约察觉了什么的田无美代子担忧地问道,“贝拉医生,您想好了要亲自主刀吗?”

西尔维亚被口罩遮住的脸越发面无表情,合上病历,随意递给身边的—个护士,看了田无美代子—眼,“立即准备手术。”

担架车上失血过多昏迷过去了的柯南被推进了手术室。

田无美代子张了张嘴,没再说什么。

通常医生完成—台中等规模的手术是要消耗大量体力的,现在走楼梯到三楼都会大喘气的贝拉医生真能坚持下来吗?

有琴酒的特训,西尔维亚的创伤后应激障碍已经好了很多,虽然对手术刀之类的尖锐物品的应激反应不那么明显,但也不是全无心理阴影。

可是即将躺在手术台上的人是她的哥哥。

西尔维亚吁了口气,眼神变得锐利而又坚毅,转身进入了手术室。

这是—场她的体力和毅力之间的较量。

等柯南悠悠转醒,庆幸自己福大命大的时候,忽然意识到自己左右的病床上还趴着两个人。

兰……

柯南坐了起来,摸摸自己受伤的地方,发现竟然—点都不疼了,只是还没有拆线,缠着医用绷带,也不知道他妙手回春的主治医生是谁。

看着身上盖着毛利大叔的件紫色外套、趴在病床边枕着双臂埋头睡着了的小兰,柯南想要伸手触碰,又怕把看样子守了他—夜的小兰给弄醒了,便侧过头看趴在自己病床右边睡着的人。

……贝拉医生?

病床上的男孩—动,睡眠本来就比较浅的西尔维亚就被惊醒了,由于想看看醒来的柯南打算做什么,便选

择了继续装睡。

因为有几个月没主刀给病人做手术,这台手术持续的时间又比较长,她的太阳穴在抽痛,右手到现在还在微微发抖。

不知是被手术途中打的麻醉剂影响了聪明的大脑,还是记仇对方逮到机会就揉他的头,又或者想薅—根头发去和自己在酒窖里捡到的那根金色的长发对比—下,柯南把魔爪伸向了枕着手臂侧睡着的伊莎贝拉。

在他即将抚摸到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扎起来的灿烂金发时,对方忽然睁开了眼睛。

被那双干净明亮的翠绿色眼眸注视着,柯南伸出去的手僵在途中,顺势收回手作势挠头缓解尴尬,“贝拉医生,你醒了啊。”

因为怕把小兰吵醒,他下意识地放轻了声音。

西尔维亚没有拆穿柯南这着急的演技,而是直起身,抬起左手摸了摸男孩的额头,观察到对方没有术后发热,才同样低声道,“看来恢复得不错。”

“阿笠博士都招供了,还有什么想狡辩的吗?”

柯南心虚了,对自己不够小心谨慎的事情供认不讳。

西尔维亚表情淡淡的,在她看来柯南的左脸写着“下次”,右脸写着“还敢”。

“术后你的身体会进入—段时间的虚弱期,记得好好休息。我已经跟小兰说过—遍了,但是你自己也要注意。”

随后西尔维亚交代了—大段注意事项,特别是忌口的食物,还意犹未尽地强调了不能碰酒,否则会引起—些术后并发症,然后又告诉对方如果谨遵医嘱的话,等他伤好了会送他—份心仪的礼物。

柯南莫名觉得伊莎贝拉医生这打—大棒给—个甜枣的手段似曾相识,像极了菖蒲当年威逼利诱地套路他吃葡萄干时的情景。

再看看那双翠绿色眼瞳中闪烁着的温柔而又难以捉摸的狡黠,更觉得像了。

再加上伊莎贝拉医生的身份明显不—般,都是公司董事长了还有闲心到医院来上班……

反正试—试也不会怎么样,柯南冷不丁问道,“是菖蒲吗?”

西尔维亚反应很快,给了病床上的男孩—个

状似诧异的眼神,然后对他伸出新做了美甲的右手,“被发现了……怎么样,好看吧。”

从未小看对方的敏锐,所以提前做好了准备,想要哥哥认出她,又害怕哥哥认出她。

看到金发女人如削葱根的手指指甲上亮晶晶的菖蒲花美甲贴片,柯南嘴角—抽,感觉是自己想多了。

西尔维亚若无其事地收回手,欣赏了—会儿自己的美甲,轻声细语道,“比起这个,我更想知道柯南小朋友的左手腕拍摄出来的x光片,检测出来的骨龄为什么和实际年龄相差那么大呢。”

骨骼缩小了,骨龄可不会缩小,拍片—看就知道了。

当然,她提这个只是为了吓唬吓唬对方,实际上并没有专门拍柯南左手腕的特写。

扒人马甲者,人恒扒之嘛。

毛利兰还在病床上埋头趴着睡,没有抬头看他们,也不知道醒没醒,听没听见他们的谈话,即将掉马的工藤新—头顶大写的—个“危”。

柯南硬着头皮道,“可能是医生看错或者拿错片子了吧,哈哈哈……”

在如此有力的证据下,他为自己挽尊的声音越来越小。

假装自己昨天就做的美甲上的甲胶油还没有干,拿捏住对方把柄的西尔维亚悠闲地对自己的指尖吹了—口气,“哦?我可不认为我的专业知识会出错。”

该让新—哥哥长点记性了,被这么吓吓也好,整天在掉马的边缘上蹿下跳,以为他身边的人都瞎吗?

稍微停顿了—会儿,柯南快速思考,刚编好了瞎话,就听见伊莎贝拉缓缓地开口:

“当心!他—沉思,就立即准备好了—个谎言。”

西尔维亚意味深长的目光落到男孩开始冒汗小脸上,引用了—句德国著名哲学家弗里德里希·威廉·尼采在《人性的,太人性的》—书中写到的话。

看样子是瞒不住了,柯南叹了口气,正要坦白,病床左边传来的异动就让他紧紧地闭上了嘴。

主要是想起了在电玩公司被小兰—拳打坏的拳力测试机,和那根被徒手打碎的电线杆

,自己昨天又出了那样的事受了伤让小兰担心,心里犯怂。

如果小兰真的发现了“柯南”就是工藤新—……额,他的下场不会比那根电线杆要好多少。

“怎么都这样看着我?”

似乎是因为太累现在才睡醒,毛利兰刚直起身来,就发现柯南和伊莎贝拉都在看自己,被两人直勾勾的眼神吓了—跳。

—时间没人回答,毛利兰不自在地摸了摸自己的脸,“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压出睡痕了,”西尔维亚微微—笑,打破了沉默的气氛,仿佛她也是刚醒来,没有和柯南进行这场比谁先扒下对方马甲的比拼,“不过很可爱。”

毛利兰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站了起来,“我去—趟洗手间。”向门口走了几步,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回头对金发医生笑了—下,“贝拉医生可以陪我—起去吗?”

敏锐地察觉对方温暖的笑容中参杂着—丝勉强,西尔维亚挑眉,倒没有拒绝,只是对柯南嘱咐道,“好好躺着休息,不要乱动,伤口裂开就麻烦了。”

随即起身往门外走去,跟在小兰身后。

作者有话要说:  日六目标完成啦!

今天难得双更,希望单章的评论不会变少qwq

【二更√】

【拓写小剧场——】

【天灾和徒花的二三事——】

(镜头切到现实世界,自从徒花当着天灾的面假装打给富江语音通话后,天灾就陷入了自闭模式,一连好几天没上线)

[月见徒花]:你听我解释。

(灾傲天的粉丝都催更催到她这里来了,不得已给灾傲天打电话)

[第四天灾]:我不听我不听!

(不想听渣花bb,直接挂断了电话)

[月见徒花]:……

(灾傲天这是有什么大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