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天然屑玩家的攻略游戏 > 第96章 酒厂_阿斯蒂
 
基尔进了情报部。

阿斯蒂靠着墙, 低头阅读着手机上诺亚收集来的“水无怜奈”的个人资料。

不出意料,“水无怜奈”这个名字是假的。

诺亚方舟总共破译了四层加密,由浅到深是:电视台美女主播水无怜奈→组织的代号成员基尔酒→美国cia情报员本堂瑛海。

阿斯蒂不禁开始猜测琴酒前辈的行动小队里到底隐藏着多少卧底, 该不会伏特加也是卧底吧?

不过想到组织在红方那边也派去了不少“三年又三年”的卧底, 看着像各方正式开战前的常规手段,她也就不多说什么了。

阿斯蒂阅读并销毁了本堂瑛海的个人资料,收起手机, 等着对方从情报部里出来。

现如今她已经不会对卧底坐视不理了, 幸而波本很识趣, 没有在她面前晃悠或者制造什么偶遇, 不然她看着行走的功劳在那里嚣张,很有可能会忍不住。

基尔从房间里出来, 看到有人站在门口, 明显愣了一下。

阿斯蒂笑了笑, 表现得很傻白甜和自来熟, “基尔, 你忙完了吗?能不能麻烦你送我回家呀?我的车坏了。”

基尔仔细观察她的表情和眼神, “为什么找我?”

这个小姑娘不过十七岁,和她的弟弟一般大的年纪, 骨肉匀亭, 纤秾合度。一双清澈的猫眼未语先笑, 仿佛一眼就能看得到底,微微弯曲的金色长发在胸前扎成左右两绺,显得姣好的五官更加青涩稚气,令人不自觉心生好感。

阿斯蒂疑惑道,“你不是琴酒前辈的下属吗?”

基尔显然知道她和琴酒的关系,倒也没再说什么, 看她的肢体语言不像是在说谎,也就同意了。

毕竟组织里人人都清楚作为招财猫阿斯蒂有多么天真无害,算不上什么威胁,做出对并不了解的组织成员随意暴露个人居住地址的事也不是没有可能。

阿斯蒂成功蹭上了基尔的雪铁龙bx19 gt。

“基尔知

道‘土门康辉’这个人吗?”

阿斯蒂坐在副驾驶座上,貌似随意地看手机打发时间,边向基尔搭话。

“听说过,但不怎么了解。”

听她提到这次任务的暗杀目标,基尔警惕了起来,面色如常地回答。

阿斯蒂纤白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滑动,“他是下一任首相的最佳候选人呢,还主张将黑恶势力一网打尽。”看完了土门康辉的维基百科,她侧头看身边的漂亮女主播,“基尔这次的任务和这个有关,应该对他很了解才对。”

基尔沉下了脸,“你无权过问。”

阿斯蒂想了想,给boss发了一封电子邮件,很快得到了回复,拿着手机冲基尔左右摇了摇,语气轻快,“现在我有权了。”

谅对方也不敢在这上面造假,基尔看清手机屏幕上那位大人回复给阿斯蒂那个【可】字,感到匪夷所思,那位大人竟然这么信任和纵容阿斯蒂。

既然那位大人都发话了,基尔也没有坚持保密的必要,告诉了阿斯蒂任务内容。

她现在开始怀疑阿斯蒂找上她的目的了,对方的种种表现实在和大家口中那个单纯无害的少女形象有很大差异。

阿斯蒂安静地听着,冷不丁问道,“你有一个弟弟?”

基尔敏锐地察觉她知道了什么,停下了车,一言不发地注视着她,明媚的蓝色猫眼深沉。

组织里就算是如基安蒂和科恩那般亲密的搭档,也不会如此冒犯的调查对方的家庭状况,还大剌剌地拿到明面上来说。

“随便停车会被交警罚款的。”

阿斯蒂在手机上玩消消乐,“amazing”的游戏音效不断响起,态度平淡地像在聊明天准备吃什么一样,“我调查到了一点有趣的东西,觉得有必要亲自问一问你。”

“四年前死的那个cia谍报员,我记得叫伊森·本堂,是基尔的父亲吧?”

子弹上膛的声音响起。

阿斯蒂手都没有抖一下,又消除了五个冻在冰块里的红色小

狐狸,“一个在组织卧底十年的老间谍,为了保护一个新人卧底付出生命,咬断自己的手腕并开枪自杀。我想不到除了父女,什么关系能为对方做到这种地步。”

诺亚方舟顺着水无怜奈的资金流向查到了其在伊森·本堂死亡后,一直在曲折地把钱打到伊森·本堂的加密账户上,再用伊森·本堂的账户给本堂瑛祐(真名本堂瑛海的水无怜奈的弟弟)打生活费。更证实了她的猜测。

“你的弟弟还坚信着他的父亲在国外工作,如果让他知道自己一直在寻找的姐姐,由于一时疏忽害死了自己的父亲,就算出于骨肉亲情会原谅你,心里也一定很不好受。”

这恰好也是基尔一直担心着的事。

思考着阿斯蒂说这些的目的,基尔冷静的表情变了,“你要做什么?”

从上车起阿斯蒂就一直在看手机,天知道她有没有和组织的其他人联系,如果在这里杀死了阿斯蒂,她的卧底身份一样会暴露。

“只是想让组织的成分干净一点而已。”

阿斯蒂收起手机,微微一笑,“别想太多了,不会用你的弟弟要挟你做什么双面间谍的。我对你们这些心怀正义、意志坚定的卧底很有敬意,不过既然发现了你是卧底,我就不会对此视而不见……”

说到这里,阿斯蒂侧头看了一眼窗外,有一只可爱的伯劳鸟停在树枝上,“这样吧,回去告诉你的上级,你的卧底身份已经暴露了,然后和你的弟弟一起回美国。我在你们撤离之后再对组织汇报,你觉得怎么样?”

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基尔缓缓地点头。

“你就这么把人放了?”

听阿斯蒂说完事情的经过,半夜才回家的琴酒坐在沙发上,眉头一皱。

“当然不止啦。”

阿斯蒂盘腿坐在他旁边,膝上放着一台自己改装过的笔记本电脑,十指灵活地敲打着键盘。

按下回车键,电脑屏幕上令人眼花缭乱的编码转变成了一个视频窗口,里面清晰地出现了穿着居

家服的基尔酒和一个相貌与基尔酒相似的少年的身影。

阿斯蒂把电脑转了一圈给琴酒看,用对方能理解的话兴奋地说道,“我在这只伯劳鸟的脑子里植入了电子芯片,下达指令让它去追踪了基尔,只要基尔和她的上级见面,我们就能顺着鸟儿的视角找到她!”

琴酒立即想到了关键的问题,“这只鸟能活多久?追踪的距离是多少?”

“我实验过了,野外存活时间大概是一周,如果不被猫吃掉或者被人打下来的话。”阿斯蒂对科研的事情是很严谨的,方方面面都测试过了才会把新产品投入使用,“飞行距离在两千公里左右。”

琴酒心算了一下,觉得这东西很有价值,“记你一功。”

阿斯蒂不满道,“我要那么多功劳做什么……”

她的职位已经升无可升了。

“这件事解决了,剩下的明天再说。”在琴酒不赞同的目光中,阿斯蒂合上电脑放在茶几上,过来搂他的腰,“现在该去休息了。”

琴酒揉揉她的头发,“你先去睡,我还有工作要处理。”

“是土门康辉的事?”阿斯蒂歪了歪头,“明明解决这个人对组织潜在的威胁的方法可以更隐蔽轻松一点,为什么要弄得这么复杂?”

琴酒挑眉,“你有什么主意?”

阿斯蒂弯了弯眸,“可以从他个人作风上面找漏洞嘛。”

琴酒认为她想得太简单了,“组织没有找到土门康辉贪污受贿的证据。”不然也不会采用暗杀的方法。

“土门康辉为人清廉正直,难道他的亲朋好友也和他一样?”天然的政治嗅觉让阿斯蒂对土门康辉很不屑,“前辈不觉得土门康辉这个人在政治上太过幼稚和理想主义了吗?就日本国内的政治环境,就算他成为了首相,没过多久也会被人拉下马。”

明明没有过从政经验,却把这方面的事说得头头是道,颇有些纸上谈兵的架势。

琴酒注视着阿斯蒂的眼神略带探究。

“阵要把这件事交给

我吗?”

少女一双水绿色的猫眼亮晶晶地望着他,很期待大展身手的样子。

琴酒也没拒绝,“你可以试试。”反正他这边的暗杀计划不会停下就是了,她失败也没什么。

阿斯蒂摸摸下巴,“组织是想让他死,还是让他失去威胁就够了?”

“死了最好。”

“明白~”

得到琴酒的允许,阿斯蒂便开始调动人手执行自己的计划了。

因为基尔酒叛逃前已经把组织要暗杀土门康辉的事情透露出去了,她的同事fbi们接手了保护土门康辉的任务,组织想要暗杀土门康辉难度剧增,把fbi引开是行动组的首要任务。

阿斯蒂并不吝啬给fbi找麻烦,当下就让爱尔兰出动,匿名向唯恐天下不乱的媒体透露了诸如“日本大选关头,fbi非法入境为哪般?!”之类的消息,还使用了几张偷拍角度的fbi狙击手的照片作为证据(其实是电脑合成的)。

土门康辉这个热门候选人不信任自己国家的警察,反而雇佣外国的fbi来保护,这般崇洋媚外的人,让他成为首相还得了!

在舆论压力下,fbi对土门康辉的秘密保护被迫终止。

日本高层亲美的人不少,但群众还是很抗拒美国干涉日本内政的,再加上有心人煽动,舆论持续发酵,在“土门康辉的父亲在二十年前搞婚外情”的这个违背了社会道德规范的消息被媒体曝光后彻底被点燃。

父亲是这幅德行,儿子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一个对自己的家庭都不负责任的人,怎么可能治理得好这个国家!

土门康辉一下子舆论缠身。

同时阿斯蒂也联合组织的二把手朗姆以及掌握在组织手中的日本各大企业对土门家族的企业进行了“经济封锁”。

土门康辉的性格太过刚直,这些年得罪了不少人,给他在政界提供庇佑的父亲是日本防卫厅的官员,一失势,土门康辉的竞争对手就对他乃至他的家人朋友开展了政治报复。

被他连累的亲朋好友怨声载道,媒体对他口诛笔伐,原本支持他的民众也在集体声讨他,土门康辉听到这些言论痛苦无比。

他百口莫辩。

在一次为自己洗刷冤屈、声明自己是清白的、苍白无力的演讲中,土门康辉心理防线崩塌了,在众目睽睽之下举枪自杀。

阿斯蒂的这一系列操作都有爱尔兰的参与,包括并不限于扩散舆论、给媒体提供土门家族的黑料之类。

爱尔兰毛骨悚然。

琴酒倒是觉得阿斯蒂做得很好,手腕也很圆滑,“有没有考虑过从政?”

阿斯蒂摇摇头,“我去从政的话,就没有办法兼顾研究了。”

琴酒没有坚持。

既然阿斯蒂已经证明了自己的能力,以后这些任务都可以分配给她,在背后出谋划策也行,确实没必要站在台前。

事后爱尔兰悄悄问过阿斯蒂,是怎么想到用这些手段解决土门康辉的。

阿斯蒂回了他一个疑惑的眼神,“这不是很容易就能想到的吗?”

当然不是啊!

爱尔兰哑口无言。

作者有话要说:  【拓写小剧场——】

【徒花的日常(一)——】

(闲来无事回粉丝私信)

1[阿斯蒂鱼塘在逃鱼苗]:求求徒花老师给琴爷一个he吧qwq

[月见徒花]:正篇无可能,后日谈见。

2[异世界的魔法少女]:有生之年能再看到徒花老师和天灾组队下副本吗?

[月见徒花]:不可能。别想了。我拒绝。

3[世纪末彼岸花丛中的死之结界]:希望徒花老师声情并茂地念出我的id~

[月见徒花]:……世纪末彼岸花丛中的死之结界!(语音)

4[萝拉小姐]:徒花老师,为什么从来没有看到过你氪金呢?是坚定的零氪党吗?

[月见徒花]:不上水木大学是因为不想吗?

5[云取香楪]:柯南副本还有多久结束?

[月见徒花]:大概半月之内。

6[山海川]:阿斯蒂会和

琴酒上本垒吗?

[月见徒花]:未成年前不会。

7[只会心疼giegie]:苏格兰什么时候醒?

[月见徒花]:一觉睡到大结局。

8[我只是平平无奇的海王]:可以全都要吗?琴爷香香,贝姐香香,诺亚香香()

[月见徒花]:幻梦官方规定只能1v1

9[呜呼人哉]:百合组什么时候支棱起来?

[月见徒花]:后日谈?

10[一般路过社畜]:催更催更催更!生产队的驴都不敢这么歇!!

[月见徒花]:在肝jpg

修错字,谢谢小天使们的捉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