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天然屑玩家的攻略游戏 > 第100章 酒厂_阿斯蒂
 
对玩家而言, 怀孕只是一种手段,未必是真心想孕育一个生命,除非玩家准备认真地培养打磨子嗣, 载入自已下一代的角色卡继续进行游戏。

阿斯蒂当然没有怀孕,做都没做过怎么怀孕?有丝分裂吗?

月橘之所以表现出怀孕的症状,一是增加游戏的戏剧性, 二是镇定剂成瘾后的戒断反应和怀孕早期症状非常相似, 尤其是在阿斯蒂幻听幻视的情况下, 确实容易误导别人。

食量减少是因为幻视和被迫害妄想,每次看到fbi送来食物的场面都极度掉san。

想象一下一个没有皮肤、肌肉组织和毛细血管裸露在外的人, 空荡荡的眼眶里只有半截钻进人体、尾巴露在外面的肥胖蛆虫在蠕动, 就这么对着你所在的方向直勾勾地“看”着你,示意你过来取餐,低头放餐盘时,他眼睛里的蛆虫甚至掉到了盘子里色彩斑斓的食物上, 你还吃得下他送来的东西吗?

嗜睡是因为可以逃避现实, 闭上眼睛就暂时看不到那些可怕的幻觉。

疲惫是因为每晚的噩梦、耳边喋喋不休的幻听和神经衰弱。

生理期没有来是因为她身体虚弱,激素水平分泌紊乱。

频繁去卫生间,则是因为整个房间只有卫生间不会被监控,fbi还没有那么变态。

这种场面离死局还差得远呢,要知道就算在游戏里被判处无期徒刑坐一辈子牢, 玩家都会选择上演一场肖申克的救赎,而不是坐以待毙。

房间里虽然没有电脑、电视、收音机等电子设备, 但空调洗衣机烘干机智能马桶浴霸之类的家用电器还是有的。

在难得清醒的时间里,阿斯蒂就会鼓捣这些电器。

还记得差点戳瞎心理医生的那支钢笔吗?还在阿斯蒂身上好好藏着。她就是用这支钢笔,拆了空调的遥控器,拆了卫生间的洗衣机和烘干机, 为了不引起fbi的怀疑,她每天只拆一点点,每次进入卫生间的时间都不长,如此坚持了一个星期,终于避开fbi的耳目自制了一个简易的无线电报机。

阿斯蒂是患有精神分裂症,但她既不是傻子,也没有失忆,用一个星期的时间从家电上拆分所需要的零件后组合成一台简陋的电报机,用时还算长的。

由于每次阿斯蒂唯一较为信任的fbi赤井秀一给她送抗精神病药物的时候,都会当着阿斯蒂的面打开没开封的药瓶先自已吃一颗,体现出药物没有被动手脚,再把药递给她。有了药物控制病情,阿斯蒂的精神状态好了很多,每天清醒并且有理智的时间长了一些。

是药三分毒,就算赤井秀一有选择性的服用药物,而且在离开关押阿斯蒂的房间后都会催吐。他一个没有精神病的人经常服用抗精神病药物,终究会出大问题的。

月橘猜测赤井秀一再这样下去,不出两个月,就能和阿斯蒂看到同样掉san的风景了。

言归正传,【诺亚方舟】肯定已经锁定了阿斯蒂的位置,但碍于机器人三大定律,他擅自出手必定造成人类伤亡,而阿斯蒂又下令让他不能暴露自已的存在,所以他在没有接收到来自主人的最高指令之前,什么都不能做。

但只要生命安全受到威胁的阿斯蒂对他发出求救信号,三大定律什么的就没有必要遵守了。

即将重获自由,月橘的心情好多了。蹲了这么久局子,万一错过了主线剧情,岂不是得不偿失。

而以为阿斯蒂真的怀孕并试图隐瞒自已怀孕事实,fbi们无声无息地做出了调整。

比如委婉地劝她就算不为了自已着想,也要为肚子里的孩子着想,给她准备的营养套餐好歹多吃两口。

清醒状态的阿斯蒂还是可以交流的,闻言羞赧又愤怒,“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怀孕!”

她和琴酒前辈做都没做过,难道她还能像部分植物那样自花授粉?

赤井秀一很冷静,“那就去做个身体检查。”

检查报告一出就什么都清楚了。

阿斯蒂立刻拒绝,“不行!”

做身体检查的话,她患有精神分裂症的事情不就暴露了,而且她信不过fbi的人。

赤井秀一沉静地看着她。

阿斯蒂没有避开他的视线,反倒是他先别过了头,“除此之外,你要我怎么证明?”

赤井秀一把餐盘往她那边推了推,“吃了。”

在他眼中很正常的营养餐,落到阿斯蒂眼里就变成了一副群魔乱舞般的掉san景象,虽然意识到这是幻觉,也忍不住露出了难以言喻的表情。

条件反射般的想要呕吐,阿斯蒂拿着筷子的手微微颤抖,但碍于赤井秀一坐在对面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她终是强迫自已夹起了一块看着相对正常的鸡肉。

刚要放进嘴里,煮熟的肉块上突然出现的一只猩红的眼睛吓得她筷子都飞了出去,噌地一下站起来冲进了卫生间。

她的胃在翻腾,胃酸灼烧着她的喉咙。

阿斯蒂漱了口,掬了一捧水洗了把脸,鬓边的金发沾着几颗水珠,打理好自已从卫生间里出来。

餐桌上的食物已经被收走了,但黑发男人还坐在那里。

阿斯蒂胸口闷痛,也知道自已的表现很没有说服力,“我做不到,换一个。”

赤井秀一沉默片刻,“西尔维亚,你不想……我是说,如果你现在怀孕了,你想不想要这个孩子?”

他心里的天平又朝【西尔维亚怀孕了】这边倾斜了一点。

其实最好的解决办法是西尔维亚自已愿意打掉这个孩子,毕竟西尔维亚也才十八岁,自已都还是个孩子,怎么能养育另一个孩子。

但是堕胎对母体的伤害极大,西尔维亚脆弱的身体是不允许堕胎的,甚至撑不住一场人工流产手术,就算手术勉强成功,以后也不可能再有孩子了。

“这不是我想不想要的问题。”阿斯蒂已经懒得解释,干脆顺着他的话说道,“你知道我的情况,你觉得我一个人能养育这个孩子长大?”

后天造成的精神疾病也是可能会遗传给下一代的,如果她以后的孩子生下来就患有先天性精神疾病,她为了满足自已想做母亲的愿望,擅自把一个不健全的孩子带到这个世界上,不是太自私了吗?

她作为母亲,一定会比孩子先离开这个世界,她一死,她的孩子如何生活?还会有人像她一样无条件地疼爱她的孩子吗?

赤井秀一给出了阿斯蒂意想不到的回答。

“如果我愿意成为这个孩子的父亲呢?”

……

见阿斯蒂震撼莫名,赤井秀一也不逼她,耐心地告诉她会给她几天时间考虑,就告辞了。

他甚至表示如果西尔维亚愿意和他结婚,他会对这个孩子视如已出,如果西尔维亚不愿意嫁给他,他则会对外承认这个孩子是他的,帮忙给孩子上户口。

月橘陷入沉思。

没想到秀一竟能大度至此,这可怎么办好?

秀一既然这样说,肯定已经主观上认为这个莫须有的孩子是琴爷的了,并且一点都不觉得组织在各国派遣的特工机构的围剿之下还有活路。

特别是罪大恶极的琴酒。

看来黑方的局势不容乐观。

【诺亚方舟】应该已经收到她用自制的无线电报机发的电报下达的指令了,相信这几天就能引导人来把她从这个不见天日的牢笼里救出去了。

月橘暂时把赤井秀一的事情放到一边,专心和【诺亚方舟】探讨越狱计划。

fbi不可能关押阿斯蒂一辈子,阿斯蒂终究是要出去的,假如黑方覆灭,阿斯蒂“出狱”之后被引渡回美国也顺理成章,这么一来和功德圆满、前途无量的赤井秀一在一起确实是最好的选择,方便打出赤井秀一支线真正意义上的he

可惜[月见徒花]是个be成就收割机,通往he道路的选项都会通通避开。

在阿斯蒂被fbi关押了接近两个月的时间后,她成功被带离了这个囚牢——当然没忘记把自已来时被fbi的人“暂时保存”起来的随身物品一起带走,在fbi的王牌被引走的情况下,这还是很容易的。

和事先商量好的计划里的不一样,来救阿斯蒂的人是公安的人。

【诺亚方舟】还是不懂人心,他不知道即使他把运算出的最优解法摆在人类面前,人类也可能因为各种各样的情况固执已见。

阿斯蒂被带上了日本公安的警车。

开车的公安警察她不认识,本来不想跟对方一起走,再次被“保护”起来的,奈何对方自我介绍说是她前男友的下属。

看样子安室透是彻底破罐子破摔不在她面前维持波本的身份了,也是,组织都快垮台了,那位大人给的代号已经不再有利用价值。

阿斯蒂的声音微微沙哑,“那他人呢?”

现在安室透应该恢复公安的身份了吧,没想到他的在公安的地位还挺高的,有个警部补做下属。

风见裕也有些紧张,“降谷先生他……”

这可是他尊敬的降谷先生嘱咐他一定要做好的事情,足够他慎重了,生怕破坏了降谷先生在西尔维亚小姐心里的印象。

“等等。”阿斯蒂打断他的话,用疑惑的语气重复对方话里的陌生姓氏,“降谷?”

不是安室透吗?

风见裕也冷汗刷的一下子就流出来了。

怎么回事,难道降谷先生没有对西尔维亚小姐表明真实身份?他是不是把事情搞砸了?

作者有话要说:  【拓写小剧场——】

【富江的日常(一)——】

[川上富江]:——

(早上七点起床,坐在床上,有点没睡醒)

[川上富江]:——

(漂亮的小脑袋瓜里总算想起来九点要开始直播,睡眼惺忪地从床上爬起来,赤着脚走到梳妆台前)

[川上富江]:……

(每天起床的日常,看着镜子中颜值爆表的绝色美人发一会儿呆)

[川上富江]:这是我啊。

(十分钟过去,终于从自己魔性的美貌中清醒了过来,陶醉地用双手捧住了脸,语气梦幻)

刚刚忘了放小剧场,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