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天然屑玩家的攻略游戏 > 第110章 酒厂_阿斯蒂
 
时间如白驹过隙, 一晃眼三年过去,黑泽溯小朋友从一个奶团子长成了小豆丁。

养育一个小生命带来的成就感是无可比拟的,但是因为孩子慢慢长大、有自己独立的思想和人格, 可爱的烦恼也随之而来。

比如小溯非常不愿意去读幼儿园。

西尔维亚在怀孕期间就已经为孩子日后的教育问题就做好了准备, 除去自学各种儿童心理学, 还对西雅图里大大小小的幼儿园展开了各项投资, 确保孩子在幼儿园不会发生令人心痛的事。

却没想到幼儿园的事情落实是落实了, 小溯却不愿意去读幼儿园。

要知道黑泽溯小朋友从小就乖巧, 很少有对某一件事这么无理由的抗拒的时候。

没等西尔维亚去找他谈谈,黑泽溯就自己哒哒哒跑来了, 一把抱住了妈妈的腿, 不过没有像往常一样爬到妈妈膝上、母子俩平视着说话, 而是坐到了自己的专属儿童座椅上听妈妈讲话, 圆润的墨绿色猫眼熠熠生辉。

前几天分量不轻的黑泽溯往她西尔维亚膝上爬,坐在她腿上听妈妈给自己讲故事,事后偶然发现妈妈腿上有明显的淤青,就不随意让妈妈这样抱着自己了。

妈妈身体不好。

这个认知让黑泽溯变得细心又谨慎, 生怕自己一不注意妈妈就会消失不见。每天都会跑来监督她吃药, 早起出门遛狗锻炼身体,还禁止她熬夜工作。

西尔维亚对此有些无奈。去年景光送的小金鱼不小心死掉的这件事给了还没有树立生死观的小溯极大的震撼, 还跑来问她什么时候死。

本来想再买一条一模一样的金鱼送给小溯, 景光劝住了她, 不知道对小溯说了什么,高高兴兴和他的小光叔叔一起出去玩的黑泽溯摸着眼泪回来了,任她怎么问也不说,从那以后再也没有问过这种问题,只是变得更像个小管家了。

西尔维亚放下钢笔, 捏了捏儿子水嫩的小脸蛋,“为什么不想去上学呢?”

“去幼儿园才不是上学。”黑泽溯撇嘴,清澈漂亮的猫眼里闪过一丝对幼儿园的嫌弃,“那是浪费时间。”

其实他之前也期待和同龄人一起玩,那次小光叔叔带他一起出去玩,偶遇了抱着三岁的儿子出来逛街的伊达夫妇。他和那个这么大了出门还要大人抱的小孩子有过一段简短的交流,然后失望地发现对方是个小笨蛋。

这也让他第一次意识到了自己和别的小孩子的不同。

和那些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一起玩,还没有独自玩新的益智玩具或者和妈妈一起看书、听妈妈讲故事来得有趣,可惜妈妈一天最多只让他看两本书。

西尔维亚想起了自己读幼稚园的时候,如果没有能跟得上她思路的新一哥哥陪着她,她大概也会不想去读幼稚园,“去读幼儿园虽然不能交给小溯学习上的知识,但是能让小溯交到朋友呀。”

小溯今年已经三岁了,和刚出生那会儿体弱多病的样子完全不同,比同龄人高出了半个头,一年到头连个感冒都没有,身体健康是身体健康,却也让西尔维亚更关心小溯的心理健康。

作为组织下一代的首领,又表现得超乎寻常的天才,即使西尔维亚有意培养孩子的独立能力,黑泽溯小朋友的日常生活有景光牌男妈妈帮忙打理衣食起居,周围又围着一圈生怕他磕着碰着的黑衣人,性子难免被养得骄纵,对普通人隐隐有些看不起的意思。

但是自从首次以继任者(诺亚方舟公司小太子)的身份参加会议,听着大人们言语间不见血的交锋,感受到他人对他的轻视,黑泽溯慢慢就很少对他人表露出傲慢的一面了。

【即使是普通人也有很厉害的地方】【被人轻视的滋味并不好受】,这两点成了黑泽溯最大的收获。

不过这并不代表他愿意整天和一群幼稚的小屁孩待在一起。

“我有朋友,小光叔叔和快斗叔叔就是我的朋友。”黑泽溯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降谷叔叔也勉强算一个吧。”

——虽然偶尔会用令人不舒服的眼神在背后看着他,也不知道在观察些什么。

看在降谷叔叔跟小光叔叔关系好,以及社会地位很高的份上,他就不跟降谷叔叔计较了,用卡慕阿姨的话来说,降谷叔叔是他需要笼络的对象。

西尔维亚有点惊讶小溯和景光的关系之亲密,至于快斗,第一次见面就用他压箱底的本事收获了小天才的好奇心,还成了小溯的半个师父,倒不令人觉得意外,“我是说同龄人朋友,和你差不多大的小孩子。”

“可是他们都是笨蛋。”黑泽溯鼓鼓脸颊,他才不要和一群小屁孩一起玩泥巴,“一眼就能看穿他们在想什么,连最简单的化学题也不会做,笨蛋。”

而那些大人更是愚蠢,能认真听一个小孩子说话、正视他提出的意见、给予他平等对待的大人少得可怜。

“我更喜欢待在妈妈身边。”

看到西尔维亚挑眉,似乎对他说其他小孩子都是“笨蛋”有所不满。黑泽溯歪头卖萌,口齿清晰地说道,一口小奶音别提多讨人喜欢了。

他知道妈妈为什么想让他去幼儿园交一些朋友,无非是觉得他一个人太孤独了,但是他很喜欢在妈妈工作的时候,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坐在旁边看书,虽然还不太理解书里的意思,时常会有个别单词不认识。

魔方、拼图、数独、看妈妈做实验也很有趣,他并不觉得孤单。

听懂小溯话里的意思,西尔维亚微微一怔,却是笑了,“那给小溯请家庭教师好不好?不过小溯要先答应我,如果对家庭教师不满意,来告诉我就行了,可不能再把别人气走了。”

毕竟小溯有过把好几位儿童私人家庭医生气走的前科。

黑泽溯拧眉,“那是她们自己有问题。”总是喜欢在他明确拒绝的前提下对他做一些表示亲昵的举动,比如捏脸摸头,很令人讨厌。

不过到底是答应了妈妈合理的要求。

等西尔维亚加快速度处理完今天的工作,准备带小溯去他最喜欢的中餐厅吃饭,临时到访的布莱斯耽误了他们一点时间。

这让每天的作息饮食都非常规律的黑泽溯小朋友等得肚子咕咕叫,有点不高兴。

西尔维亚轻轻刮了一下小溯的鼻子,“小嘴撅得都可以挂油壶了。”

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黑泽溯眨眨眼,“妈妈,油壶是什么?”

去年西尔维亚用化学实验做了一瓶漂亮的“星星”送给他,小溯都追着问个不停,想知道星星到底是怎么制作的,更别说从她那里听到的新名词了。

西尔维亚觉得描述不清楚,拿出手机递给小溯,这几年更新换代频繁的智能手机屏幕上,诺亚实时调出来的科普界面赫然在目。

早已被告知了人工智能的存在,黑泽溯习以为常,看得津津有味。

等服务员上菜的时候,就乖乖地主动把手机还给了妈妈,眼巴巴地看着桌子上的酸汤鱼。

黑泽溯小朋友有个爱好,喜欢吃鱼,但又嫌弃挑刺麻烦,他最初喜欢和小光叔叔一起吃饭的原因就在于每次和小光叔叔吃饭可以不用自己动手挑刺。

虽然妈妈有时候也会帮他,只不过……

黑泽溯低头默默在纸巾上吐出一根鱼刺。

这方面就没有小光叔叔那么仔细啦。

西尔维亚确实有点心不在焉,在思考怎么处理布莱斯(爱尔兰)的事情。

组织已经不是过去的组织,枡山宪三(皮斯克)还在用过去的方法做事,因为他是心腹爱将视作亲生父亲的老人,偶尔闹出事西尔维亚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水至清则无鱼嘛。可是这一次,枡山宪三着实有些越界了,人一老,尽做些糊涂事。而布莱斯为了枡山宪三,也是屡屡破坏规则,闹得组织人心浮动。

能力不够,忠心来凑,态度也很重要。但是枡山宪三……三样都没有,贸然处置这个“二朝元老”,恐怕会引起组织某部分成员的惶恐。

这里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只要嘴里没含着食物就可以说话。自己动手把刺挑干净的黑泽溯咽下一口鱼,“妈妈在想布莱斯的事情吗?”

刚才跟着西尔维亚听了布莱斯的陈情,和西尔维亚的宽容不同,黑泽溯有自己的想法,他认为跟不上组织前进步伐的人就只有被淘汰。

布莱斯被人拖累不愿意前进?没关系,有的是人愿意替代他。

在妈妈鼓励的眼神中,黑泽溯思忖片刻,慢条斯理地说出了自己的见解。

亏得西尔维亚经常带小溯一起看报纸,分析时事,引导他多思考,让本就思维敏捷的小天才条理更加清晰。

即使某些地方有所不足,手腕略显稚嫩,但对一个小孩子来说已经很了不起了。

等他说完,西尔维亚敛去眸中的震惊,用公筷夹了一朵凉拌西兰花给小溯,很随意地问,“这些是谁教你的?”

小溯这孩子对人心这么敏锐,是随了谁?

黑泽溯戳了一下碗里的西兰花,他讨厌西兰花仅次于葡萄干,奶声奶气地说道,“当然是我自己想的。”

这不是很容易就能想到的吗?

西尔维亚态度依然很温和,“怎么想的?可以告诉我吗?”

黑泽溯歪了歪头,“说了可不可以不吃西兰花?”不等对方回答,就自顾自地解答了起来,“之前妈妈讲的故事里都有说过呀,欲擒故纵,以逸待劳,二桃杀三士……我都记得呢。”

圆润的猫眼弯成月牙,只余一线秾丽的墨绿色,说不出的天真可爱。

作者有话要说:  男孩子就比较像妈妈一点啦。

下章是志保的be,非百合党慎入!

【拓写小剧场——】

【徒花的日常(十)——】

[月橘]:……我想吐。

(面无表情地别开脸,控制不住自己口出恶言)

[江川]:你不觉得这个设定很有趣吗?

(接受了自己游戏里女性公敌、现实中万人迷的属性在徒花这里对调了的事实)

[月橘]:并不觉得。

[江川]:你越对我不理不睬,我就越是想要征服你。

[月橘]:……你这是什么霸道总裁语录?

[江川]:女人,你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

(不能允许大名鼎鼎的[川上富江]有勾引不到的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