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天然屑玩家的攻略游戏 > 第114章 【红子支线NE】
 
小泉红子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按照西尔维亚生前和她的约定, 她拥有了西尔维亚灵魂的归属权,因此她并不为西尔维亚的离世感到伤心难过,倒是让黑羽快斗那个笨蛋愤愤地谴责她冷血。

小泉红子懒得解释, 普通人眼里的结束,对可以操控灵魂的魔女来说只是一开始。

况且赤魔女的家族流传着一个古老而俗套的秘密, 魔女不能流泪, 否则魔力就会消失。

小泉红子从来没想过自己会为谁流泪,虽然日常中自恋了些,她其实是知道自己的性格不讨喜的,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只要她想, 世界上的所有男人都能够成为魔女的俘虏。

在黑羽快斗身上, 小泉红子第一次尝到了挫败的滋味, 这个男人竟然免疫了她的魔法,据他自己说, 可能是因为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高傲自大的魔女当然不能接受这个世界上竟然会有男人吃掉了自己的魔法巧克力还不喜欢自己,用水晶球辛苦占卜,终于发现了黑羽快斗喜欢的人就是他的青梅竹马中森青子, 也是她的同班同学。

小泉红子不相信存在那么深刻的爱,也不觉得黑羽快斗对中森青子的感情能有多坚定。经过漫长的搜索,她果然发现了黑羽快斗身边还有另一个女人——西尔维亚·温亚德。

本来准备找对方的麻烦,却第一眼就被那个金发碧眼的少女深深地吸引了。

作为一个普通人,拥有着无比干净纯粹的金色灵魂的西尔维亚永远不会知道她在魔女眼里有多么闪耀, 就像黑夜里的星辰一样显眼。

那就是灵魂的光芒吗?

在魔女枯燥乏味的生命中,本以为总是和自己做对的黑羽快斗就是自己生活中最大的变故, 西尔维亚的出现, 却强势打破了这平静的一切。

这胸口涌动的陌生情感, 并未让小泉红子逃避,反而跃跃欲试。

没有什么理由,她就是单纯的想要拥有这个珍贵的藏品!

就这样,西尔维亚成为了她唯一的朋友。再后来,很偶然的一次,通过水晶球,小泉红子看到了一个茶发女人在亲吻西尔维亚,这让她操纵水晶球的魔力有那么一刻的混乱。

原来两个女人,也是可以亲吻的。

小泉红子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陷入了沉思。

在那之后,西尔维亚来江古田高中找魔女大人一起玩,得到相当长一段时间的冷待。其实魔女大人只是不知所措罢了。

而令魔女气恼的是,她烦恼的对象不仅没有发现她的心态变化,反而在她面前和别的女孩子说说笑笑。

笨蛋!过分!愚蠢的凡人!

小泉红子从来都不觉得自己作为女孩,对另一个女孩有这么强烈的占有欲有什么不对,俗世的价值观很难约束有些超凡力量的魔女。

她想要的,就一定要得到。

魔法阵散发着绚丽的绯红色光芒,全套魔女装束的小泉红子郑重地念起了咒语。

其实她还搞不清楚自己的感情,但是无论西尔维亚曾经属于谁,最后都只能属于她,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在等待的这些年里,黑羽快斗和中森青子确定了关系,因为怪盗基德的身份,黑羽快斗的岳父——一直执着于抓捕怪盗基德的中森银三警官也得知了女婿的真实身份,更看拐走自己女儿的黑羽快斗不顺眼,不过好在最后的结局皆大欢喜。

大学一毕业,黑羽快斗和中森青子这对青梅竹马就结婚了,越发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西尔维亚当时远在美国,没有到场,只是送上了自己的祝福礼物。

那时中森青子已经怀孕,在视频里打趣让西尔维亚做孩子的仙女教母,西尔维亚只笑着说等孩子出生了再说,然而他们怎么也想不到等不到孩子出世,西尔维亚就病逝了。

冷眼旁观的魔女虽不至于在西尔维亚的葬礼上笑出来,却也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难过。

哭泣?那是愚蠢的凡人才会做的事情。

魔女都是自私的,不会为任何人哭泣。

在西尔维亚生前,魔女每一次看似无私地提供给西尔维亚的帮助,其实都会收取代价。因为即使是魔女,也要遵守等价交换的法则,西尔维亚灵魂的价值和她给予的那么多本来不应该出现在现世的东西勉强等同,她才可以在西尔维亚死后收取对方的灵魂。

魔女从不做亏本买卖。

在宛如实体一般流动的浓郁赤魔法中,一团隐约看得出人形的金色灵魂逐渐出现在魔法阵里。小泉红子还没来得及感到欢喜,面色就因为发现了灵魂上的裂痕而冷却了下去。

她想要的,是一个完整的灵魂,而不是残破不堪的。

西尔维亚承受病痛折磨的那段时间,小泉红子并非全然不知情,她早有预感,随时做好了接引西尔维亚灵魂的准备,但是那个时间却和她预计的延迟了两个月之久。

小泉红子承认自己中途确实等得不耐烦了,有想过用魔法强行拿走西尔维亚的灵魂的打算,但是在用水晶球查看了西尔维亚的状况之后,看到那些与死亡博弈、拼命挽留西尔维亚生命的凡人,她放弃了这个举动。

反正都等这么多年了,也不差这两个月。

却没想到等这一刻终于到来,就因为这两个月的拖延,因为她的一念之差,西尔维亚交付给她的灵魂变得如此残破、黯淡无光,上面布满了裂纹,仿佛稍一触碰就会支离破碎。

已经完全没有收藏的价值了。

小泉红子愣在原地良久,才拿出了事先炼制的魔法玻璃瓶,驱动咒语将魔法阵中的灵魂收集了起来。

事后想起来,小泉红子觉得自己是疯了,才会做出倒贴魔药为死者修补灵魂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

时间慢慢地过去了六年。

这六年里外界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小泉红子不关心,也不在乎。

每天修复一点点西尔维亚的灵魂已经成为了魔女的日常,那股强烈想要占有的执念消散,魔女慢慢的释怀了,做“日常任务”的习惯却还存在。

这些年变得更加成熟稳定的魔女大人心里明白,即使修复好了对方的灵魂,西尔维亚的灵魂可能也会遗忘生前的事,但她依然要这么做。

没有结婚也没有子嗣,已经在为自己物色下一任的魔女候选人的小泉红子在一次日常修复中,不慎将玻璃瓶里缝缝补补的金色灵魂释放了出来,本以为没有修复完整的灵魂不会有什么反应,一时没注意,竟让那个浑浑噩噩的灵魂向魔女城堡的窗外飘了出去。

小泉红子一怔,连忙披上隐身斗篷,骑着扫帚追了上去。

倒不是想把对方抓回来,而是想看看对方到底想去哪里。

小泉红子心里有了某种预感,难得耐心地跟随着那道金色流光去看了日本的很多地方。

有送走又迎来了一批又一批学生的江古田高中,也有放了学教室里空荡荡的米花幼稚园、多罗碧加乐园的云霄飞车、一家已经倒闭的居酒屋,甚至还有一座位置非常隐蔽的别墅……似乎都是西尔维亚记忆里美好的一部分。

在路过毛利侦探事务所的时候,碰巧撞见工藤新一和毛利兰各自牵着一个小孩的手来看望上了年纪却不愿意放弃自己伟大的侦探事业的毛利小五郎。

小泉红子多看了下方的工藤新一一眼,那个有些传奇经历的名侦探和西尔维亚的真正关系瞒不了无所不知的魔女大人。

有了孩子之后,工藤新一的生活重心终于回归了家庭,他似乎接受了“清川菖蒲”在小时候去往美国时就已经死亡的事实,不再追查“清川菖蒲”的下落。只是在天才科学家“西尔维亚·温亚德”病逝的消息等在报纸上后,时常会在深夜蹑手蹑脚地从床上起来,独自来到书房比对“西尔维亚·温亚德”登在报纸上的照片和“清川菖蒲”生前的影像,然后发很久很久的呆。

金色流光最后的目的地,是诺亚方舟设立在日本的分公司的大楼。

小泉红子不太情愿来这个地方,因为她知道宫野志保至今仍保持着单身,最近作为监护人高调护送着西尔维亚的孩子一起从美国回到了日本,暂居在这栋大楼里。

这些年里,宫野志保的每一天都基本和今天一样,将自己的全部精力都投入无尽的工作中。自从完成了挤压fbi在美国的生存空间的事情,她就变成了这么一副工作狂的样子,平时甚至抽不出时间和黑泽溯见一面——或许是在用这种方式逃避吧。

魔女到达金色流光停留的地方,正当看见十二岁的少年站在楼顶上,俯瞰着下面车水马龙的街道,神色莫名。

小泉红子没有见过西尔维亚留下的那个孩子,也对对方不感兴趣,即便一年前似乎在做什么不得了的秘密研究的黑泽溯顺藤摸瓜找上了门,她也是叫老管家把人打发了出去,没有见他。

但是在看到站在天台上的少年的第一眼,魔女就确定这一定是西尔维亚的儿子。

这母子俩的相貌仿佛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实在长得太像了,令人一见到这个孩子的面,就不禁会恍惚地回忆起逝去的那个人。唯独四下无人时、少年墨绿色的眼瞳里流露出的冷漠孤傲的神情,和那人有所差别。

黑泽溯身上萦绕的黑暗气息,小泉红子生平未见,对方一定涉足了禁忌的领域。

看看现在这个世界吧,看看这个国家,被这个小鬼搅和成了什么样子。黑泽溯和他的科技帝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人们的手机里的人工智能,身边随处可见的智能机器人,悄无声息地侵入了人们的日常生活,已然成为了一个庞然大物,却没有引起任何一个部门的警惕。

无他,仅是因为诺亚方舟公司的公关和慈善做得太好了,几乎是在倒贴钱免费给各国的乡村和贫困地区做基础建设,在医药方面的发明也从来不收取任何专利费。使得各国人民对诺亚方舟公司的好感度达到了巅峰。

普通民众都觉得只有诺亚方舟公司想不到的捐款项目,没有诺亚方舟公司没大把大把地送过钞票和物资的捐款项目(除了不能让资本插手的敏感的军事项目),而诺亚方舟公司唯一的要求,只是联合各国政府把人工智能网络覆盖世界各地罢了,不知道图个什么。

如果诺亚方舟公司的小董事长想要去竞选美国总统,哪怕他毫无从政经验,甚至未成年,也有得是受过诺亚方舟公司恩惠的人民群众愿意举双手双脚投票给他。

按理说黑泽溯做的都是好事,但敏锐的魔女仍透过现象看本质发现了其中的违和感,这点违和感在去年诸伏景光下班回家途中偶遇一桩银行抢劫案件、为了避免平民伤亡独自拆解炸弹被炸身亡的事情发生后越演越烈。

作为看得更加清明的旁观者,小泉红子不禁想:这个聪明得过分的孩子,真的只是像民众称呼的那样,是行走于世间的圣子吗?

在魔女看透俗世的目光中,千里迢迢来到这里的金色灵魂似乎已经达成了遗愿,顷刻间破碎了,星屑一般的金色碎片纷纷扬扬地落下,仿佛夜放花千树,吹落星如雨,形成了一幅绝美的景象。

金发碧眼的圣洁少年若有所感地抬头,视线集中在半空中的某一点上,墨绿色的眼瞳里闪过一丝惊讶。

收敛惆怅的心情,小泉红子挑了挑眉,敢肯定对方是看到了自己,这就有趣了,她的隐身斗篷还披着呢。当下就骑着扫帚飞了下去,会会那个小鬼。

黑泽溯也不害怕,一双与他母亲相似极了的猫儿眼弯了弯,甜甜蜜蜜地微笑着,眸光清亮,讨人喜欢极了,“红子阿姨。”

倒是自来熟,对魔女表现得十分亲热,一点儿也不像第一次见面的样子。

自己已经到“阿姨”的年龄了啊。小泉红子撇嘴,不太想接受这个事实,却没有像以前还不成熟的时候那样对此斤斤计较。

她就说这个小鬼自从那一次上门来拜访被她拒绝之后为什么没有再来,原来是从宫野志保那里知道了她和西尔维亚的关系。

“听着,小鬼。”小泉红子清了清嗓子,拿出了长辈的威严,“我不知道你在算计些什么,但是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如果你不从现在开始停止你手上的计划,你肯定活不过二十五岁。”

他身后浓重的黑暗,都快让她这个魔女想要“替天行道”了。

黑泽溯眨了眨眼,“还有十多年啊……”

小泉红子见鬼的从对方的声音里听出了遗憾,不自觉皱起了眉,“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黑泽溯轻快地笑着,仿佛自己说的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我要逆转时间的洪流,让死者复生。”

小泉红子最后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她其实也在暗中研究逆转时间的魔法,“如果代价是你可能不会出生呢?”

黑泽溯沉默片刻,轻声道,“那样的话,就更好了。”

反正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