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天然屑玩家的攻略游戏 > 第26章 酒厂_阿斯蒂
 
有关新一君的话题到此为止, 波本表面上没再追究,实则已经记下了这条关键信息。

而月橘刻意流露出【好险,幸好糊弄过去了】的神情, 继续充实阿斯蒂现阶段的自闭黯然美少女人设, 不过对波本的态度好上了那么一点点,偶尔会露出一个【略带伤感但为了不让身边的人担心而故作坚强】的笑容了。

嘛,毕竟透子哄萌妹开心的样子真的很努力。

两人返程、波本把阿斯蒂送到研究部门经过医务室门口的时候,月橘露出【忽然想起了什么,欲言又止】的表情,发动萌妹随时随地可以脸红的技能,扭捏地小声询问:“波本, 那个……那个……”

波本关切道:“怎么了?”

月橘眼神飘忽, 白皙的双颊浮现出一抹绯红:“我的衣服……是你帮忙换的吗?”

“不是。”波本不假思索道, 继而顿了顿, “是卡慕帮你换的。”

虽然阿斯蒂工作中表现得很成熟,但对他来说还只是个刚上初中的小孩子, 该讲男女大防的时候还是要注意的。

“这这这这样啊,是我误会了, 不好意思!”

发现是自己误会了, 月橘脸红到爆炸, 结结巴巴地道了歉,火速转身、指纹解锁、开门、闪进实验室、关门,一气呵成,逃离这尴尬的境遇。

差点被“砰”的一声关上的门撞到了脸, 门带起的风甚至撩起了他的额发。波本摸了摸鼻子, 看到少女的背影倒映在门上, 似乎正靠着门缓缓地蹲了下去, 将脸埋在膝间,一副羞涩难当的样子。

果然还是个小姑娘啊。

波本不禁想到,随即眼神变得坚毅无比。

让阿斯蒂这样的祖国的花朵继续待在组织里,简直是另一种形式的犯罪!

回行动组复命后,波本立即回去秘密调查阿斯蒂的身世,尤其侧重“菖蒲”和“西尔维亚·温亚德”这两个名字之间的联系。

几天后,一份资料就发送到了他的邮箱里。

【[西尔维亚·温亚德]

原名[清川菖蒲],乌丸集团药物研究员[清川和辉]、[清川丹妮拉]夫妇之女。

……

其父母弃暗投明,与公安部潜伏在组织的卧底接触并达成协议,成为公安的内应,待国际犯罪集团被彻底铲除后作为污点证人出席。

……

公安部在犯罪集团的卧底不慎暴露身份,自杀身亡,清川夫妇恐被牵连,联系公安部后连夜叛逃,与公安派来接应他们的人手汇合,在前往约定地点的路上被犯罪集团的杀手截杀,毁尸灭迹。

三年后的[清川菖蒲]再次出现,疑似被著名好莱坞明星[莎朗·温亚德]暗中收养,接至美国并加入美国国籍。

……

[清川菖蒲]出现的地点为东京米花幼稚园,教育部有其学籍登记信息,登记地址为东京都米花町2丁目21番地[工藤宅],在幼稚园毕业前有出国记录。

……

此后,[清川菖蒲]身份信息高度保密,不可查。】

莎朗·温亚德,基本可以确定就是组织里的千面魔女贝尔摩德明面上的身份了。

波本犹豫了不到一秒钟,就决定坚持原则,把[清川菖蒲]的身世告诉阿斯蒂,动摇阿斯蒂的立场。

经过他的观察,阿斯蒂对组织的感情完全出于组织供她上学读书、保护她平安长大,再加上她的养母莎朗·温亚德(贝尔摩德)在组织里,才选择了加入组织,其实本人对组织的所作所为很不认同,只是没有能力改变。

还是要想办法拉这个和组织里其他穷凶极恶之徒有本质上区别的小姑娘一把。

波本思考着,在电脑前操作了一会儿,搜索到了大明星莎朗·温亚德拍摄电影的一张剧照。

对方在里面饰演的是一名女特工,这一场打戏的战损照和偶尔出现在组织里的贝尔摩德虽然靓丽的容貌有所不同,但神韵极为相似。

联想到阿斯蒂那出神入化的易容术,波本心里有了断定。

不过,即使知道了贝尔摩德的真实身份,他也不好让公安对“莎朗·温亚德”实施抓捕。

首先,“莎朗·温亚德”是美国人,美国fbi非常难缠,其次贝尔摩德明面上的身份太过麻烦,和美国的某些政要和大人物都闹过绯闻,谁知道他们之间有没有不清不楚的关系。

以贝尔摩德的精明,她完全能在那些情色交易中掌握了一些关键的证据和把柄,令那些和她有过关系的人投鼠忌器,在莎朗·温亚德出事的时候不得不费尽心思保住她。

这一点从大明星莎朗·温亚德这些年一点负面新闻都没有被报道就能看出来。

还要静待时机。

波本想。

只是……少不了要利用那个小姑娘了。

月橘对透子的想法一清二楚。

她早就知道波本刻意接近阿斯蒂的目的,不仅仅是因为阿斯蒂救下了苏格兰这么简单。

苏格兰都能收到日本警视厅公安部门【和阿斯蒂打好关系争取把人娶回家转换国籍回日本】的命令,波本自然也会收到。

由于搭档苏格兰出于自身的道德感拒绝了这条看似荒谬的命令,但和阿斯蒂的关系潜移默化中已经达到了【被阿斯蒂主动告白】的程度,再加上对看似天真烂漫的阿斯蒂始终怀抱警惕,波本也就没有主动出击。

现在苏格兰沉睡不醒,公安部再次向波本提出【争取阿斯蒂好感动摇其立场】的建议,也就自然而然的被波本接受了。

尤其是在波本见识到阿斯蒂神一般的医术和科研能力之后,更深刻地认识到了阿斯蒂这种顶级科学家对国家有多么大的作用。

有幸享受到被透子【温柔中参杂着愧疚】的反攻略,月橘感觉还不错,至于透子利用阿斯蒂接触贝姐的事,不在她的考虑范围内。

贝姐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人。

不知不觉,【研究组的首席科学家阿斯蒂和情报组很有潜力的新人波本走得近】的消息,就在组织里传开了。

从自闭中恢复过来的阿斯蒂似乎碍了琴爷的眼,听到风声的当天就把人提溜到了训练场,说是要检查她的身手。

结果到了靶场,琴爷碰都没让阿斯蒂碰一下枪,自顾自地打靶,枪枪命中靶心,手都没抖一下。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他的子弹打中的不是靶子,是她的心】。

月橘原本摆出一副【看似冷漠实则暗藏委屈】的姿态,却逐渐被琴爷帅气打靶时的样子吸引,不自觉看了过去,水绿色的猫眼中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了崇拜的眼神。

琴爷瞥都没瞥阿斯蒂一眼,但月橘就是知道他受用得很。

[黑泽阵(存疑)]好感度↑

呵,老闷骚了。

打完一个弹匣,琴酒把枪拍在桌子上,点了一支烟,绿色的眼瞳深邃幽暗,低沉的嗓音给人带来冰冷的压迫感:“你和波本走的很近。”

似乎对烟味感到不适,金发少女抿唇,抱着手,站墙边不解释也不说话,极大的挑战了他的耐性。

琴酒冷笑一声,掐灭了刚点燃的烟,拿起枪走向在他看来冥顽不灵的阿斯蒂。

月橘随着琴爷的靠近适时换上【惊慌而又倔强】的眼神,不断后退,直到背碰到了冰冷的墙面,退无可退。

以为她进训练场的时候是随便走位的吗?萌妹和攻略对象单独相处时怎么可以少得了“墙”这个关键道具←_←

“想重蹈覆辙?”

阿斯蒂和苏格兰的事可让他够恼火的。

身材高大的银发男人拿枪挑起金发少女的下巴,还残留着灼热温度和火药味的枪口让少女一动不敢动,像一只受到惊吓后不再张牙舞爪的小猫,浑身的毛都仿佛炸了起来,湿润的水绿色眼眸睁得大大的,可怜又可爱。

琴酒略微满意阿斯蒂对他的畏惧,刚放下枪与不听话的招财猫拉开距离,就听阿斯蒂倔强地说道:“我和波本只是朋友而已,前辈身边难道就没有绝对信得过的人吗?”

朋友?

琴酒对阿斯蒂的天真和愚蠢表示不屑,组织里哪里存在什么朋友:“对我而言,从不存在什么绝对信得过的人。”

对伏特加的相对信任,是因为伏特加经过考验过后的忠诚;对贝尔摩德的相对信任,是因为以这个女人脑子清楚知道背叛组织没有什么好下场;对行动组的其他人的相对信任,是他对自己的观察力有十足的自信;对阿斯蒂的相对信任,则是因为阿斯蒂对他而言完全透明的过去。

“那我呢?”月橘放轻了声音,抬眸望着对方,澄澈见底的眸中划过一丝受伤,务必让对方看得清清楚楚,“如果我也是卧底,前辈会怎么对待我?”

琴酒嗤笑:“就你?”

仿佛忘记了他方才的威胁,金发少女握紧了拳,嘴硬道:“前辈可别小瞧我,以我的才能,被警察招安、和卧底里应外合,也不是没有可能吧?”

琴酒收起了嘲讽的笑容,眼神冰冷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杀意:“我会亲手杀了你。”

笼罩着她的令人战栗的杀气撤去,仿佛浑身失去力气,月橘瘫坐在地上,浑身发抖,用畏惧的目光看着银发男人的背影。

琴爷,您吃醋的样子有点苏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