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天然屑玩家的攻略游戏 > 第29章 酒厂_阿斯蒂
 
波本打开了卫生间的门。

出乎意料, 里面空无一人。

月橘松了一口气的表情不要太明显。

“我就说里面没有人吧。”她顿时有了底气,叉着腰说道,“这么晚了,什么人会来找我?”

按照正常的套路, 应该是黑麦故布疑阵预算到了阿斯蒂的反应, 才让阿斯蒂不知情的情况下在波本面前和他隔空打出了一波神配合。

但经历众多副本的月橘有别的想法, 她总觉得自己一抬头就能看到黑麦在天花板上cos蜘蛛侠。

波本确定那个人还在这个屋子里,但是因为他强行搜查卫生间的举动已经引起了阿斯蒂的不满,便只好作罢:“抱歉, 我不该随便怀疑你。”

到是没有拿电话里传来的那声枪响和阿斯蒂白大褂上的血迹继续纠缠。

月橘理不直气也壮,摆了摆手:“大度的原谅你了。”

话说黑麦到底藏在哪里了?

月橘刚送走波本, 一转身就看到黑麦从卫生间里出来了。

月橘没把自己的脑洞说出了,只是道:“我还以为你翻窗户走了。”

作为受美国海豹突击队教官夸奖过的fbi搜查官, 单手翻窗户应该是小意思吧。

黑麦笑了笑,没有解释。

他确实可以翻窗户离开, 但是势必会在卫生间里留下诸多痕迹, 他在波本走后折返回来,就是为了要清理自己在阿斯蒂的房子里遗留下各种信息,包括血迹。

另外,他来的时候拆除了阿斯蒂家里的监控和监听设备, 组织的人应该也有所察觉,明面上来阿斯蒂住宅的人只有波本一个, 一番调查下来也够波本喝一壶的。

反正波本这个犯罪集团代号成员也不是什么好人, 坑到了波本一把他问心无愧。

第二天早上, 熬夜给地下实验室那个cia成员做了手术, 月橘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 可依然要坚持去基地上班。

琴酒虽然不会对阿斯蒂夺命连环call, 但极有可能他打第一个电话过来问阿斯蒂为什么没有来上班的时候,就已经让伏特加开车去阿斯蒂家里把人拎回基地了。

月橘睡眼惺忪,站在路边,等负责她人身安全的波本开车来接她,就快站着睡着了。

一辆摩托车从不远处飞驶而来,车轮和地面摩擦发出的噪音让月橘打了一个激灵,稍微清醒了一些,被那辆摩托车吸引了注意。

塞姐?!

看到那骑摩托车饿人一身黑,浑身包裹得严严实实,还戴着黄色摩托车头盔,月橘愣了愣,差点以为自己走错到了无头骑士片场。

……然后阿斯蒂的小挎包就被抢了。

透子吩咐下属做事要不要这么风驰电掣,她昨天才故意在他面前输手机按键密码啊。

想到透子等会儿还要开车过来接阿斯蒂,月橘装模作样地追了几步,就没再追了,一脸无助地站在原地等人来。

过了一会儿,波本的车准时停在了阿斯蒂面前。

在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后,波本面色凝重,显然知道一个代号成员的重要随身物品被外面的人拿到了可能导致的后果,辞严义正地说一定会帮阿斯蒂把包找回来,让她先在车里等一下他。

月橘就静静地看着透子贼喊捉贼。

会抢一个无辜地站在路边等车、财不外露的萌妹的包,不就只有你们这群想情报想魔怔了的警察吗!

等波本安慰的话说完,月橘忐忑地表示要借用他的手机给琴酒前辈打一个电话解释一下现在的情况,避免琴酒前辈认为他们无故上班迟到。

波本对阿斯蒂像酒厂劳模学习的敬业精神表示肯定。

月橘接过波本递过来的手机,心里想着透子身上到底有多少部手机,拿的时候会不会拿错,表情却很紧张不安。

过了一会儿,电话接通了。只是没有阿斯蒂打电话给他的时候接通得那么迅速,可能波本在琴爷那里的重要程度还没那么高?

“喂,前辈,是我……”

月橘弱弱地说道,她知道以琴爷的谨慎,接到别人的电话时都是不会先开口的,给别人打电话则会先停顿两三秒判断对方那边的情况再开口。

阿斯蒂刚发出了一个音节,电话那边的人就听出了她的声音,沉默了一下,语气冷冽:“你的手机呢?”

月橘羞愧难当:“被抢了……我已经知道错了,前辈你就不要骂我了嘛!”

“……把手机递给波本。”瞬间大致推理出了阿斯蒂那边的情况,琴爷很无语,“蠢!”

代号成员的手机里有组织的多少重要信息,万一透露出去,给组织带来了麻烦还不是要他去收拾。

虽然语气带着不快,但琴爷似乎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生阿斯蒂的气呢。

果不其然被训斥了,月橘垂头丧气地把手机递给在一旁有点惊讶她对琴酒说话时的亲近随意的波本。

一番交流后,琴酒那边挂断了电话,波本收起手机,压下对组织的人草菅人命的态度厌恶的心情,安慰她:“很快就能找回来的,不用担心。”

月橘失落地点头。

琴爷给透子下的命令应该是查清楚抢劫犯的身份,重点在于调查这个人背后有没有人或者势力指使,是否知道阿斯蒂的身份,如果这些都没有,以防万一就直接杀人灭口。难怪透子如此反感。

不知道公安那边如何运转的,反正阿斯蒂被抢的小挎包一个小时内就回到了她手里。

月橘清点了一下物品,确定没有少什么,手机看起来也没有被动过(其实被公安的人备份数据了),才放松了下来。

但这事儿还没完。

琴酒大概从来没有见过阿斯蒂这么废的代号成员,在波本把人送到基地的时候就叫伏特加把阿斯蒂带到了训练场。

琴爷眼神冷厉得令人害怕:“手机。”

月橘乖乖双手奉上失而复得的手机,让并不信任阿斯蒂能发觉外界那些窃取信息的小伎俩的琴爷检查。

没劳烦琴爷开口询问,月橘就主动说道:“密码是0521。”

有公安部全力以赴的技术支持,再加上对方是用密码解锁的手机,并非暴力破解,琴酒一时间也没有发现异样,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他查看了阿斯蒂的手机通讯录。

【前辈】

【坏人】

【深肤色】

【折耳猫】

【小可爱】

什么乱七八糟的。

看到那一串意义不明的联系人备注,琴酒皱眉,把手机扔回给了阿斯蒂。

月橘手忙脚乱地接住。

琴酒简直没眼看。

他原以为射击水平达标对阿斯蒂来说就够用了,没想到还会有这一出。既然有需要,阿斯蒂的格斗训练就要提上日程了。

组织的代号成员被一个小混混抢了包,传出去是想笑死敌人吗?

等阿斯蒂笨拙地穿戴好护具,琴酒冷酷无情地说:“今天什么时候能攻击到我,什么时候结束。”

这是为了观察阿斯蒂的路数给阿斯蒂制定详细的训练计划。

月橘心里明白是一回事,做起来又是一回事,弱弱地问了一句:“如果我攻击不到前辈……?”

琴酒冷笑。

好吧,她明白了。

……

经历过贝姐严格的训练,月橘以为阿斯蒂至少能在琴爷手下撑一回事,事实上她想多了。

从战斗开始到结束,历经了漫长的两秒钟。

月橘眼前一黑就被放倒在了地上,头还晕乎乎的,露出了怀疑人生的表情。

她在思考一个问题,就是自己到底是怎么趴下的。

……连琴爷究竟是怎么出手的都没有看清楚就倒下了呢_(:3」∠)_

琴酒表情不善,对阿斯蒂的战五渣有了新的认识:“起来。继续。”

怎么有人舍得对萌妹这么残暴啊!额头上起了一个大包,月橘泪眼汪汪,赖在地上不肯起来,因为身上穿戴着臃肿的护具,整个人看起来像只耍赖的胖猫:“我不!”

琴酒目光阴冷:“嗯?”

月橘打了一个寒噤,坚决趴在地上不起来。

起来干嘛?继续被单方面殴打?难道她不起来琴爷还会把她拎起来吗……靠!

琴酒单手拎着阿斯蒂的后衣领,像拎只小猫似的那么简单,直接把人提溜了起来,往某个方向走去。

月橘双脚离地,意思意思踢了踢腿挣扎了一下就放弃了,心里的记仇小本本又添了一行字。

“前辈,我可以自己走的……”

“前辈,要不我们回去继续训练?”

“前辈,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儿呀?”

琴酒全程无视越来越不安的阿斯蒂讨饶的声音,继续往目的地走,一直单手拎着人似乎也不觉得累。

等琴爷终于停下脚步,月橘往下一看,才发现这个训练场原来有两层,下面是一个极大的室内游泳池,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阿斯蒂要是有恐水症这周目就提前结束了好吗?!琴爷您到底知不知道阿斯蒂会不会游泳啊?!

其实真的有点怕水,月橘抱紧了琴爷拎着自己的那只手的手臂,水绿色的猫眼里闪烁着后悔的泪花:“……前辈,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她错了,她真的错了,她从一开始就错了。阿斯蒂不应该被贝姐收养,如果不被贝姐收养就不会加入酒厂;如果不加入酒厂就不会认识琴爷;如果不认识琴爷就不会被逼着996;如果不被逼着996阿斯蒂的包就不会被抢;如果包不被抢就不会被琴爷压着训练体术;如果不被琴爷压着训练体术这件事也不会发生……

——可惜为时已晚。

琴酒手一松,就把阿斯蒂扔了下去。

“噗通”一声,水花四溅。

月橘呛了一口水,求生的本能让她下意识地屏住呼吸,戴着沉重的护具在水里扑腾了一会儿,才挣扎着浮了起来。

这个仇她记下了。

月橘咳嗽了几声,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抬头看走到游泳池边上居高临下的银发男人,意外地在对方唇角捕捉到一丝稍纵即逝的笑意。

……虐妹一时爽,追妹火葬场啊琴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