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天然屑玩家的攻略游戏 > 第37章 酒厂_阿斯蒂
 
月橘还是头一次见人这么光明正大地挖墙脚挖到了酒厂头上。

避免柯南剧场版-1, 月橘在托马斯·辛多拉采取行动的当天就联系了组织的狙击手(卡尔瓦多斯),利索地击毙了那两个托马斯·辛多拉派来跟踪她回制药公司的人作为警告。

卡尔瓦多斯不是没有提议直接远程击毙这个胆敢窥伺组织招财猫的男人,但是被月橘明确拒绝了, 托马斯·辛多拉再怎么说也是it行业的大拿, 随随便便杀了容易给组织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和自己派出去的下属失联超过十分钟,托马斯·辛多拉就警惕了起来, 立即撤回了自己派出去深入调查西尔维亚·温亚德的其他人手。

隔天, 辛多拉公司的董事长办公室的桌子上就神不知鬼不觉的多了两个盒子。

托马斯·辛多拉谨慎地让下属用仪器扫描了这两个盒子。

仪器的电子屏幕上出现了两颗人头的轮廓, 托马斯·辛多拉瘫坐在转椅上。

这次是送的人头, 那下次会送来什么?定时炸弹吗?

托马斯·辛多拉彻底歇了拉拢西尔维亚·温亚德的心思, 却不由猜测对方背后是何方神圣。

就算是顶级财阀,也不可能只手遮天到想杀谁就杀谁吧。

出于对西尔维亚·温亚德背后势力的忌惮, 托马斯·辛多拉没再对自己的养子提让西尔维亚·温亚德加入辛多拉公司的事,而是想方设法减少西尔维亚·温亚德和泽田弘树见面的次数,生怕自己的养子反被对方背后的势力挖走, 赔了夫人又折兵。

月橘对此表示遗憾。

其实把辛多拉地里的小甜菜挖到酒厂也是她完成主线任务的一个预备方案, 现在辛多拉反应过来了, 她就不好下手了。

泽田弘树也感觉到了养父对他和他的新朋友态度发生了变化,这一点尤其体现在他身边骤然增多的警界人员身上,可惜作为一个八岁的小孩子,他在这方面是没有发言权的。

好不容易拥有能够在永无止境的工作中得以喘息的港湾, 遽然失去,比从未拥有更令人感到难受。

没有人再会关心他有没有因为沉迷实验忘记吃饭,没有人再会略带责备而又温柔地嘱咐他不要熬夜,没有人再会打电话给他为他解决实验中遇到的疑惑, 没有人再会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头告诉他他已经做得够好了, 没有人再会拥抱他、鼓励他、理解并支持他与众不同的想法……

泽田弘树很不习惯西尔维亚不在身边的生活, 并对此感到焦躁不安。

就连和西尔维亚电话联系的权利也被剥夺,让他更加无法忍受监护人对自己变态的控制。

“姐姐,我们一定还会再见的!”

最后一次见面,泽田弘树送给了西尔维亚一块自己制作的电子手表,稚嫩的小脸上满是坚毅的神色。

先前发明的dna追踪系统让他察觉了自己的养父的一个大秘密,知道秘密暴露的养父之所以还留着他的性命,就是为了他之前提交的“诺亚方舟”项目。

泽田弘树知道,待到“诺亚方舟”完成的那一天,就是他这个研发者的丧命之时。

但是为了和西尔维亚姐姐永远生活在一起,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貌似对这个被自己当做弟弟看待的天才男孩的心事一无所觉,离别之际,西尔维亚微笑着把自己珍藏的一整套《福尔摩斯探案全集》送给了泽田弘树,并嘱咐对方要多锻炼身体,不要一直待在研究所里,才在黑发男孩依依不舍的目光中离开。

这套书还是小时候的西尔维亚和工藤新一君分开时,新一君送给西尔维亚的,新一君当年留在书里的书签都还在,只是略显陈旧了。

“贝克街的亡灵”那时候再见吧,小弘树……或者,诺亚方舟。

月橘惆怅地想。

经过这几个月的相处,她还是很喜欢和这个成熟又懂事的小男孩一起玩的。

泽田弘树的事情告一段落,月橘想起透子在警校上学时候的同学松田阵平差不多是在这个时间段牺牲的,有点犹豫要不要提醒一下透子。

要知道松田阵平牺牲后不久,伊达航也遭遇车祸去世了。

昔日的警校五人组仅剩透子一人存活……等等,景光君还活着,差点忘记当初西尔维亚把苏格兰给救下了。

月橘拍拍自己的小脑袋,刚拿出手机准备给透子打一个电话,就收到了贝姐发来的一条加密短信。

内容大概说的是黑麦是组织的叛徒,约琴酒在仓库见面时联络了fbi搜查官准备活捉琴酒,却被组织的二把手朗姆识破了卧底身份逃往美国,组织秘密转移了设立在日本的据点的事。

末了,还告诫阿斯蒂要离叛逃的黑麦远一点,别被黑麦牵连了。

剧情已经发展到这里了么。

月橘歪头。

难怪组织建立在美国这边的据点气氛那么凝重,原来是全员出动去追杀叛逃到美国的黑麦了。

把黑麦带进组织的宫野明美的情况应该很不好吧,虽然有雪莉这个研究组现任首席科学家的妹妹在罪不至死,但被组织迁怒的滋味可不好受。

现在的雪莉应该很需要来自好朋友的安慰,友情向好感度登顶到【刎颈之交】,再往上刷会不会解锁新的成就?

月橘心思百转,给雪莉打了一个电话。

“喂,志保。”

用的是西尔维亚略带担忧的、轻柔的声音。

“薇娅,我该怎么办!”

收到黑麦叛逃的消息,雪莉关心则乱,生怕自己的姐姐受到牵连,一时间六神无主,接到阿斯蒂打来的电话就迫不及待地询问解决办法。

雪莉在电话里对黑麦这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欺骗自己姐姐的感情的fbi卧底咬牙切齿,表明态度有机会一定要狠狠揍黑麦那家伙一顿。

只是揍一顿,不是直接干掉,看来雪莉对身为红方卧底的黑麦感觉很复杂呀……要不要在这上面做文章呢……

月橘无意识地咬了咬指甲。

刚咬了一下,她就反应过来这个自己深入思考时偶尔会出现的小动作违背了西尔维亚的人设,立即放下了手。

“不要害怕,我也会帮忙求情让组织减轻对明美姐姐的处罚的。”

月橘柔声细语地对手机里惴惴不安的雪莉说道:“说到底明美姐姐只是一个被黑麦欺骗的受害者,组织不会对明美姐姐怎么样的。”

这倒是实话。

组织确实不会在意宫野明美这个小人物。但是视黑麦为心腹大患的琴酒就不一样了,只要宫野明美有一点与fbi勾连的可能性都不会被琴酒放过。

所以,请节哀。

用“善意的谎言”安抚好雪莉,月橘细节做的很到位,等雪莉那边挂了电话才放下了手机。

月橘正回想自己给雪莉打电话之前是想干嘛来着,一阵敲门声就打断了她的思绪。

有门铃为什么不按非要敲门?

这里可是自由民主美利坚。

以防万一,月橘摸出了藏在沙发垫子下的手枪,子弹上膛解除保险才去开门。

这栋公寓是组织新分配给阿斯蒂的,没几个人知道,再加上这里的监控设施还没有安装好,真有暴徒上门抢劫,她只能靠自己。

如果[月见徒花]在这里打出gg简直滑天下之大稽,怕是天灾那牲口一整年的笑料都有了。

从猫眼里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月橘松了一口气,西尔维亚这个脆皮奶妈真不适合正面刚。

“薇娅……等等!”

保持着十二分的警惕打开门,看到来人是身着便装的黑麦,月橘一秒冷下脸,毫不留情地摔上了门,被对方眼疾手快地把住了门。

那力道,正常情况下十个阿斯蒂也挣不开。

恢复了fbi身份的赤井秀一抓着门框不让西尔维亚关门,无奈地说:“我们谈谈。”

竟然被讨厌到这种程度……

想到西尔维亚以前对他亲近的模样,再看看眼前金发碧眼的女孩冷若冰霜的表情,赤井秀一难得感觉有点心酸。

“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

见门关不上,月橘也没有和赤井秀一纠缠,直接抬起持枪的那只手,用黑黝黝的枪口对准了对方的胸口——

但有注意绷紧手腕随时调整射击角度,她这把枪里可是真的有子弹,保险也开了,万一真走火那乐子可就大了。

月橘一脸冷漠:“你再不走,我就开枪了。”

组织的叛徒黑麦差点伤害到了阿斯蒂仰慕的前辈琴酒,于公于私阿斯蒂都应该做出此类反应,而不是和黑麦叙旧,虽然她早就知道黑麦的卧底身份。

赤井秀一举起双手,表示自己并无恶意,缓缓开口:“如果说,我是为了宫野小姐而来的呢?”

他口中的宫野小姐自然是指的宫野明美。

这才刚和对方分手称呼就变得这么生疏了,果然秀一叽老渣男了(bushi)。

月橘冷漠的水绿色眼眸中闪过一丝犹豫,似乎有所动摇。

僵持了一会儿,她解除保险,把枪放在鞋柜上,侧身让对方进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