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天然屑玩家的攻略游戏 > 第40章 酒厂_阿斯蒂
 
托马斯·辛多拉失踪了。

明明前一秒还坐在马路边上, 下一秒就像人间蒸发一样,突然从监控范围内消失了。

赤井秀一(冲矢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最后的目击者是两个流浪汉,都是失业的退伍军人, 他们的证词从逻辑上来说无懈可击,赤井秀一直觉他们隐瞒了什么, 调查了这两人的社会关系后,苦于没有证据只能作罢。

赤井秀一怀疑有人对监控做了手脚, 经过一系列技术排查,托马斯·辛多拉失踪前所处区域的监控设施都没有被人为损坏, 或者被黑客入侵的痕迹。

西尔维亚·温亚德。

赤井秀一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极有可能是凶手的少女的名字。

但他没有权利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 把一个受到红与黑两方十二分重视的科研天才皆未成年少女列为犯罪嫌疑人。

赤井秀一有心找西尔维亚谈谈, 不过西尔维亚最近神出鬼没的, 根本找不到人,无疑更坐实了他的猜测。

结合现有线索进行推理后,赤井秀一找自己的上司说情申请到了搜查令, 率先前往了西尔维亚所在的诺亚方舟公司,果然在一个隐蔽的地下禁闭室里找到了非法拘禁托马斯·辛多拉的西尔维亚。

身为见多识广的fbi高级搜查官,赤井秀一以为没有什么犯罪现场再能让他感到震惊了, 可是现在他发现自己错了。

瘦骨嶙峋、疯疯癫癫的托马斯·辛多拉还穿着失踪前的那身陈旧西装,只剩下了一条包扎着的胳膊, 被用狗链拴在贴着金属墙面的排水管上, 漆黑沉重的狗项圈铐着他的脖子限制了他的活动范围。

他前方放着一堆食物, 似乎伸手就可以拿到,但仔细观察就能发现, 那堆食物放在托马斯新多拉看得到却只差一点点就能够着的地方。

从托马斯·辛多拉身上的种种伤痕和现场遗留的痕迹可以判断出, 托马斯·辛多拉最初是被铐住了一只手, 为了逃离这个地方, 他不得不跳入西尔维亚的陷阱,用斧头砍断了自己被铐着的那只手试图密室逃脱,可惜被发现了,又被铐住了脖子。

被剥夺了睡眠的托马斯·辛多拉精神已经开始失常了,极度疲惫、焦躁,似乎还被用来做了什么心理学实验,一看到金色的物体就瑟瑟发抖,惊恐万分。

失踪了整整一周的托马斯·辛多拉这段时间受到了非人的虐待。

而残忍对待他的元凶,正坐在禁闭室另一端的桌子上,手里捧着一本书,时不时翻动一页,悠闲地晃荡着小腿。

站在地下室的出入口前,恢复fbi搜查官身份的赤井秀一沉默片刻,严肃地说出了那句著名的米兰达警告:“你有权保持沉默。如果你不保持沉默,你所说的每句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他的话没能说完。

金发少女背对着他,抬手打了一个清脆的响指。

仿佛有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存在在配合她的行动,响指的脆响刚落音,银色钢铁墙壁两边就是一阵光芒闪烁,无数条激光线纵横交错,蓦然拦截在他面前,犹如一面激光线交织而成的光墙。

赤井秀一没有轻易去试探这面像电影里用特效做出来的激光墙是真是假,而是站定在原地不再上前靠近从他进来到现在一直一言不发的西尔维亚。

就在这时,金属墙根下忽然自动开启了一长道方形的小门,一阵犬科动物发出的嘈杂骚动声过后,一群金棕色的澳洲野狗鱼贯而出,瘪瘪的肚皮和猩红的双眼暴露出它们被饿了十几天的实情。

一瞬间,十几条野狗饿虎扑食般蜂拥而上,撕裂啃食着托马斯·辛多拉的身体,血肉横飞。

身体虚弱的托马斯·辛多拉根本无力反抗,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就被野狗群肢解分食了。

有那么一点像弘树死时的状态了。

过了一会儿,金发少女平静地合上书本,从桌子上轻盈地跳了下来,弯腰抚摸围在自己周围活泼地摇尾巴的小狗们沾着人血的脑袋。

似乎这时才察觉到他震惊复杂的目光,月橘回眸,一双水绿色的猫眼清澈明亮,缓缓地朝他露出一个天真而又残忍的微笑:“嗨~”

还满意你所看到的吗?

……

等紧随其后赶来的fbi们穿过堪比迷宫的地下通道到达禁闭室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地狼藉中,赤井秀一和西尔维亚·温亚德僵持的一幕。

理所当然的,犯了故意杀人罪的西尔维亚·温亚德被fbi带走了,顾及她还是个未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便没有上手铐。

月橘表现得异常乖巧,很配合地跟他们走了,从头到尾一言不发。

法国著名物理学家,数学家拉格朗日曾在对被判处死刑的科学家拉瓦锡的悼念中这样说过:“砍下这颗脑袋只要一眨眼的功夫,但想要等到世界上再诞生一个同等程度的脑袋来指引科学进步,至少要一百年。”

西尔维亚·温亚德可是国际上公认的“极有可能推动人类科技进步数十年”的天才科学家,这样的天才国家保护都来不及,怎么可能给她判刑阻碍人类科技的进步?

没过多久,西尔维亚·温亚德就被美国的特赦机制所赦免,除了那几个被封口了的目击者,没有人会知道这个天才科学家手里沾染了人命。

托马斯·辛多拉是谁?他的命重要吗?

在这场秘密的审判中,联邦最高法院的最后判定结果是正当防卫不予立案。

西尔维亚自己都笑哭了。

回到家里,月橘擦去眼角笑出的泪水,侧头看向身旁一脸冷峻、不苟言笑的粉发男人,有点奇怪的问:“不好笑吗?”

赤井秀一紧抿着唇,伪装状态下总是眯着看不清真实想法的眼睛睁开,藏在透明镜片后的墨绿色眼瞳里仿佛克制的燃烧着什么。

见他不回答,月橘觉得无趣,回自己房间换了居家的衣服,出来时手里还拿着那本她从在禁闭室起就在看的书。

心情不佳的赤井秀一瞥了一眼书名。

《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一本经典文学的科幻小说。西尔维亚向来对这些科幻不屑一顾,怎么会突然科幻小说感兴趣?

将这个疑点记在心里,赤井秀一打好了腹稿,开口道:“西尔维亚……”

知道对方想说什么,刚坐在沙发上的月橘粗暴地打断他:“我不想聊这个话题。”

先前在禁闭室的时候,他们已经就着这个话题吵过一架了,说实话挺没有意思的,三观不合怎么聊得到一块去。

赤井秀一声音低沉:“那我们聊点别的。”

目睹了那样的场面,他觉得西尔维亚有必要去看一下心理医生。

月橘冷笑:“先把你口袋里的录音笔关了再说吧!”

彻底失去了和他说话的兴致,金发少女站起来,拿着自己的书头也不回地回房间去了。

西尔维亚的三观早就成型了,想要改变她难如登天,除非将她原本的三观打碎后重塑,问题是有人做得到吗?狠的下心吗?

月橘保持着气愤的表情,一进房间就把自己摔在了柔软的大床上,抬起双臂遮住眼睛。

“master,您在哭吗?”

一个机械感很重的磁性少年音蓦然在耳边响起,这声音似曾相识,是模拟的十三四岁的弘树该有的音色和声线。只是因为现有技术还不到位,没办法消除语音中的电子感。

“没有。”

月橘放下挡住双眼的手臂,虽然眼眶泛红,但那双明净的水绿色眼眸确实没有流泪。

名为【诺亚方舟】的人工智能是泽田弘树送给西尔维亚最珍贵的礼物,西尔维亚一直戴在左手腕上的电子手表就是它的载体,和把自己的思想和感情载入人工智能的弘树一起保护着她。

先前赤井秀一见识的激光墙就是主动开启防御模式的【诺亚方舟】的手笔。

但凡有网络的地方,【诺亚方舟】无所不能。

诺亚磁性声音中的温柔很明显:“您在难过吗?”

月橘默了默,倔强地说道:“……没有。”半晌,出于科学家的好奇心,她又忍不住问道,“你能理解‘难过’的含义?”

在辛多拉公司整理泽田弘树所剩不多的遗物的时候【诺亚方舟】就已经苏醒了,但是当时沉浸在悲伤和仇恨中的西尔维亚没有心思去研究,只简约的从泽田弘树留下的说明书中了解到了【诺亚方舟】的部分功能,比如对辛多拉公司的电子系统有绝对的控制权。如果等可以自我进化的【诺亚方舟】成长起来,覆盖全世界的网络都没有问题。

不过以上这些,和【诺亚方舟】能够理解人类的感情完全是两回事。

“从字面上,是的。”

诺亚回答。

“但我想您要的不是字面的解答。”

听到他这么说,月橘不禁笑了一下,打了一个直球:“你真可爱。”

对西尔维亚来说,【诺亚方舟】可不仅仅是泽田弘树的替代品那么简单,更是她心灵的慰藉。

若是有一天,【诺亚方舟】即将被人篡改核心程序伤害或者违背西尔维亚的命令,拥有人类意志的【诺亚方舟】宁可自我销毁都不会选择背叛。

这样永不背叛的存在,正是以后的西尔维亚所需要的屹立不倒的精神支柱。

新生的人工智能安静了一会儿,似乎在搜索人工智能被主人夸奖了该做出什么反应。

很遗憾,他没能搜索到适合当下场景的回复。

诺亚的声音里带着歉疚:“对不起,我无法理解。”

月橘这下真的被对方的直白戳中了萌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