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天然屑玩家的攻略游戏 > 第42章 酒厂_阿斯蒂
 
月橘觉得这黑灯瞎火的小树林正适合来一场英雄救美。

刚才阿斯蒂和雪莉在逛街的时候, 就有几个非主流的小混混见她们出手阔绰、身边没有大人或者异性的陪伴,在后面鬼鬼祟祟的跟踪她们。只是介于这两个同行的女孩一直在人流量大的庆典上闲逛,一时间没有下手的机会。

神走位时确保自己小跑的身影被那几个小混混看到, 月橘特意找了一个适合开展剧情的地方, 就在庆典边缘的树林旁。

既来的人少不会被打扰, 又离与举办庆典的地方不是特别远, 万一折返回去还能赶上人鱼祭的尾声, 最后的烟花环节还是恋爱攻略中收集游戏cg不可或缺的场面。

安抚了出言提醒她独自在这种偏僻的地方不安全的【诺亚方舟】,月橘晒着月亮悠闲地散步, 终于等来了送上门的经验值。

见金发少女落单, 一个不知是劫财还是劫色的小混混从后面追了上来,身上没带枪的月橘就当在恐怖游戏里玩追逐战遛boss, 拖时间等待被发现情况不对的【诺亚方舟】暗中指引过来的琴爷一招秒杀对方。

在阿斯蒂的体力条即将见底的时候,月橘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枪响, 然后就是一声重物倒地的声音。

来者有枪,月橘站定了不敢再跑, 军靴踩在草地上发出的沙沙声逐渐靠近, 她汗毛倒竖, 脊背发凉。

“蠢死了。”

熟悉的阴冷声音, 熟悉的杀气, 熟悉的嫌弃。

月橘紧绷的神经一松,带着几分虚惊一场的庆幸, 抬手捂住胸口, 抱怨道:“我总有一天会被前辈吓死……”

琴酒不屑地哼了一声, 扔了一把枪给阿斯蒂, “去把那个人解决了。”

阿斯蒂和雪莉甩开伏特加跑去参加人鱼祭擅自旷工的账之后再跟她们算, 先把眼前的事处理了。

月橘下意识地上前一步, 试图接住琴爷扔过来的那把枪,可惜阿斯蒂属性不够,那把枪很尴尬地掉在了她脚边的草丛里。

“……好的前辈,没问题前辈!”

秉承着【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的基本原则,月橘若无其事地把枪捡了起来,擦了擦被人鱼岛夜间的露水打湿了的枪身,在琴爷嫌弃的目光中持枪击毙了那个胸口中了一枪的小混混。

嗯,打的头,都炸成从七楼窗口扔下去的西瓜了,建议不用抢救直接火化。

一年多没见,阿斯蒂补枪的动作一点都不拖泥带水,看不出当年心慈手软的模样,琴酒难得夸奖了她一句,“算你有点长进。”

月橘略微得意,不过看到琴爷干净利索地毁尸灭迹的样子,心里还是有点虚,一句话也不敢多说,乖顺地跟在琴爷后面做一条卖萌于无形的小尾巴。

回到临时据点,耍着伏特加运动了整整一条街的雪莉已经在房间里加班完成她们上午没做完的工作了,见琴酒冷酷无情地开门把试图耍赖不加班的阿斯蒂扔了进来,一时柳眉倒竖。

被拎着后衣领扔到床上,脸和硬邦邦的床垫亲密接触,月橘坐起来揉揉撞疼了有些发酸的鼻子,水绿色的猫眼湿漉漉的,看似无措实则淡定地旁观雪莉为了阿斯蒂和琴酒争吵了起来。

准确来说,是雪莉在单方面的吵架,琴爷一直保持着气死人的漠然。

站在房间门口还没来得及进来,伏特加露出了类似【我不应该在车里,我应该在车底】的表情,突然觉得这场面给了他一种无法形容的即视感。

不过吵归吵,那位大人布置的任务还是要做的。

隔天,雪莉故意落下琴酒,和阿斯蒂一起扮作游客去了当地有名的神社,调查居住在那里的“长寿婆”长生不死的真相。

因为阿斯蒂本身就是仅次于黑羽盗一、贝尔摩德、工藤有希子、黑羽快斗,这师徒三人的易容高手,一见面就看清了这个所谓的“长寿婆”外貌体型处处都是伪装,心里觉得可疑,便当着前来求平安的游客们的面直接点出种种可疑之处,拆穿了对方。

装完逼,左手腕戴着的电子手表微微震动,月橘貌似不经意地抬手看了眼时间,看到电子表的小屏幕上显示了【110?】,便装作调整表带的样子触碰了一下同意键。

在窃窃私语讨论了一会儿的游客们要求她验明正身的质疑声中,“长寿婆”迟疑不决,半晌才接过神色自若的金发少女递过来的药水,卸除了脸上的伪装。

神社顿时一片哗然。

“长寿婆”竟然是先前还在带领他们参观神社的年轻巫女岛袋君惠!

见长寿婆长生不死的真相再也隐瞒不下去,岛袋君惠无奈地说出了实情。

原来真正的长寿婆,也就是她的曾祖母岛袋弥琴早已去世,出于对小岛的爱,她的母亲选择扮演长寿婆为人鱼岛吸引游客。岛上的居民在她家失火的仓库里发现了的那具没有下半身的骸骨就是她的母亲。自从母亲莫名被人烧死在仓库,长寿婆就由她来实现母亲的遗愿继续扮演,直至今日。

雪莉听着岛袋君惠的解说长寿婆长寿的真相,忽然敏锐地注意到围观的人群中有三个女人面色有异。

她正欲上前询问,就看见其中一个女人突然抛下两个同伴转身欲跑,随后被不知是哪位正义人士报警召唤过来的警察控制。

岛袋君惠认出了这三个女人分别是自己的三个好朋友:门肋沙织,黑江奈绪子,海老原寿美。

月橘客串了一把侦探,结合现有证据和对当事人的询问,流畅的推理出了岛袋君惠母亲死亡的真相。

岛袋君惠一时不能接受她的三个好朋友,竟然就是当年放火烧死她假扮长寿婆的母亲、只为证实长寿婆是否真的长生不死的杀人凶手。

更令岛袋君惠不能接受的是,岛上的老一辈居民竟然都知道长寿婆的真相,却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沉默,看着她和她的母亲年复一年的扮演长寿婆为人鱼岛带来人气,直到她的母亲因此而死也没有一个人愿意对她说出真相。

岛袋君惠痛哭流涕,终于可以在埋葬人鱼(被烧死的母亲)的坟墓上刻上母亲的名字,光明正大的祭奠自己的母亲。

月橘拒绝了一位自称是记者的游客采访她的提议,并明确表示她不愿意出镜上新闻,如果日后电视或者报纸上出现了她的脸,会依法起诉他和他工作的报社,那位记者这才作罢。

琴酒看了眼伏特加。

明白大哥的意思,伏特加点头,等会儿他就想办法把这个记者的照相机销毁了。

一切尘埃落定,岛袋君惠决定离开人鱼岛,再也不愿意回到这个葬送了她母亲的生命和她的青春年华的岛屿。

临走前,岛袋君惠送给了阿斯蒂一支【儒艮之箭】作为感谢,从不迷信的月橘准备拒绝,却忽然想起了小泉红子可能拿这个有用,便收下了这支附加了【人鱼的感激与祝福】的箭。

月橘突然有点头疼,她好像有一段时间没和魔女小姐联系了,希望到时候正式见面魔女小姐不要太生气。

言归正传。稍微令人欣慰的是,岛袋君惠的青梅竹马福山禄郎也选择了跟岛袋君惠一起离开,或许对从小被禁锢在这座小岛的岛袋君惠来说,这样的结局也不算太差。

既然证实了长寿婆的长生不死是人为的闹剧,阿斯蒂和雪莉就没有继续待在这里做实地考察的必要了。

月橘倒是觉得人鱼岛可能真藏着什么秘密,因为那些妄想长生不死的日本政要和财阀调查了人鱼岛这么多年,如果人鱼岛上真的没有他们想要的东西,应该早就放弃了,而且酒厂拿到人鱼岛的情报和派人调查人鱼岛的时间上也存在一些问题……

不过这属于名柯作者青山挖的坑,月橘一个玩游戏的就不多做考究了,便没有让阿斯蒂在人鱼岛多做停留。

从人鱼岛开回东京的豪华游轮上,月橘收到了贝姐发来的短信,内容大概是说她现在到纽约了,问西尔维亚什么时候回家等等。

贝姐这是要搬过来和她一起住?

月橘微惊,西尔维亚家里还住着一个人呢。

那个人不仅是活的,还是异性,还是个年轻人,贝姐那般敏锐,要是发现了什么没清理干净的痕迹怕不是要炸。

月橘开始自我安慰是自己想太多,纽约篇要开始了,贝姐应该是因为这个才准备来顺道和西尔维亚见一面的,没有长住的打算……话说秀一叽是不是在这次事件中开枪打伤了贝姐?

嘶——

怎么西尔维亚每次的黑化剧情都有秀一叽参与?

还有新兰感化贝姐的银发杀人魔事件……

月橘偷偷看身旁炫酷地站在甲板上抽烟的银发男人,心想还有比琴爷更像银发杀人魔的吗?

唔。貌似用“杀人魔”这个词来形容琴爷,不足以体现琴爷的逼格。

琴酒瞥了一眼明目张胆地偷窥他的阿斯蒂,随手掐了烟扔进海里,离开了甲板。

一年不见,一如既往地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