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天然屑玩家的攻略游戏 > 第43章 酒厂_阿斯蒂
 
到了东京羽田机场, 四人分路而行。

阿斯蒂坐飞机前往美国纽约,琴酒、伏特加、雪莉则回到了组织在日本设立的新基地(因黑麦叛逃旧基地暴露而重新设立的据点)。

许久不见贝姐,月橘还有点小激动, 但这点激动在熟悉的被埋胸后荡然无存。

找了家组织名下的咖啡厅开了个包间, 互相关心了几句, 贝尔摩德提起了正事。

因为她自身始终保持着年轻的秘密不能暴露, “克丽丝·温亚德”这个马甲就需要西尔维亚帮忙巩固了, 等明年“莎朗·温亚德”一死,她就可以接手大女儿“克丽丝·温亚德”的身份, 每次出门不用再化年老妆让其他人打消对“莎朗·温亚德”的怀疑。

因此, 让西尔维亚帮忙扮演的“克丽丝·温亚德”和她扮演的“莎朗·温亚德”同时出现在大众视野里,就成了最好的破局办法。

要知道柯南世界易容术达到出神入化境界的人屈指可数。

月橘若有所思。

为了隐藏秘密, 贝姐未雨绸缪,很早就对外界放出消息说她有两个女儿, 大女儿克丽丝·温亚德是她在小女儿西尔维亚·温亚德不幸夭折后收养的孩子。也因为近些年医学科学家西尔维亚·温亚德的名声鹊起,莎朗·温亚德的小女儿和科学家西尔维亚·温亚德同名的这个巧合就落入了有心人眼中。

除去主要目的, 贝姐还提出让西尔维亚这几天假扮成“克丽丝·温亚德”和来纽约看舞台剧的工藤一家见一面。

这次月橘答应的就没这么爽快了。

工藤夫妇两年前移居美国的事西尔维亚是知道的, 说起来她和工藤优作还见过面, 之前泽田弘树的生父委托工藤优作调查弘树死亡的真相时, 工藤优作就已经顺着线索找到了泽田弘树的好友西尔维亚·温亚德, 不过是以著名推理小说家的身份上门拜访著名天才科学家西尔维亚·温亚德的。

月橘怀疑智力天花板早已察觉【清川菖蒲=西尔维亚】的实情,但对方不知为何没拆穿, 她也乐得装聋作哑。

重重考虑之下, 最后还是想见十六岁的滚筒洗衣机和小兰、现场围观新兰的心思占了上风, 月橘面露犹豫, 答应了和贝姐一起去迎接工藤一家。

贝尔摩德平常伪装成“莎朗·温亚德”的时候是金发蓝眼, 伪装成“克丽丝·温亚德”的时候是银发水绿色眼睛, 两人的形象气质各有千秋,还是需要西尔维亚好好揣摩角色,不要在细节处被观察力非凡的工藤新一找到破绽。

话说这次纽约之行,是不是新一君主动开口让工藤有希子带他和小兰来纽约的?要知道自从上次阿斯蒂状态的西尔维亚和新一君偶遇之后,新一君就一直没放弃调查【清川菖蒲】病逝的真相……

另外名柯原著中,纽约篇贝尔摩德易容成莎朗·温亚德去和工藤母子见面,还因此暴露了自身的不少信息,比如被新一君知道了【易容术出神入化的莎朗·温亚德和工藤有希子都是黑羽盗一的弟子】这条关键线索。

被贝姐拉着去她的安全屋换装打扮,月橘坐在梳妆台前,闭着眼睛任贝姐在自己的脸上折腾,心思百转千回。

下午“克丽丝·温亚德”到达剧院,新一君已经破了案子秀完他的推理了,正要带小兰一起去和警方那里做笔录,很不巧与前来和他们会面的“克丽丝·温亚德”错过了。

工藤有希子倒是见到了“克丽丝·温亚德”,不过她只觉得是因为莎朗太过思念夭折的小女儿,才收养了这么一个给她感觉和西尔维亚这般相似的女孩儿。

因为莎朗与克丽丝相处时的态度略显冷淡,而克丽丝又有一双几乎和西尔维亚一模一样的水绿色眼睛,工藤有希子代入莎朗的心情想了一下,觉得自己发现了莎朗收养了克丽丝却又对克丽丝冷淡的原因。

工藤有希子委婉地劝自己的好友不要一味地沉溺于过往的悲痛当中,要多关注身边的人,既然收养了克丽丝,就要好好对待人家。

又把在她眼里因为母亲的冷淡态度而失落的克丽丝小可怜拉到一边,说悄悄话开导对方。

月橘懵懂地点头,心想有希子还真是既善良又可爱,贝姐这么些年有这么个朋友不容易,如果能的话,她可以阻止导致这两人友情破裂的事件发生。

随后三人一起去高档西餐厅吃了饭,贝姐提前安排的狗仔队“碰巧”拍摄到了国际明星莎朗·温亚德和她的养女克丽丝·温亚德以及已息影著名影星藤峰有希子共进晚餐的画面,一时间慕名而来的粉丝把餐厅围得水泄不通。

或许有粉丝想问贝姐这么明目张胆的出现在大众面前会不会对酒厂产生不好的影响,这里月橘就要多提一句了。

组织里的代号成员通常分为两种,主内的代号成员就是类似琴酒(行动组组长)、阿斯蒂(前研究组组长)这种身份绝对保密的,而主外的代号成员多种多样,基本都拥有可以摆在明面上的身份和一定的社会地位,能接触到一般代号成员接触不到的人物,暗中为组织办事。

而贝姐无疑是主外的代号成员,因此“莎朗·温亚德”再怎么家喻户晓都没有关系,组织正需要她的名气办事。

避免打扰到和孩子来纽约玩的好友的旅行,莎朗带着克丽丝出镜应付记者和粉丝,工藤有希子则变了装混入人群先离开了。

虽然早已息影,但藤峰有希子(工藤有希子出嫁前的名字)在日本演艺界的人气依然不减当年,至今还有不少粉丝呼吁她复出。如果她的纽约之旅暴露,狂热的粉丝确实会给她带来困扰。

事毕,西尔维亚跟着贝尔摩德回到了“莎朗·温亚德”居住的豪华别墅里暂作休整。

月橘正对着镜子用化妆棉卸妆,瞥见贝姐拿出手机看消息时妆容精致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顿时心下有了成算。

多半是收到那位大人下达的杀死叛徒黑麦的任务了。

说起来,这次赤井秀一的行踪暴露得这么快,还有西尔维亚来纽约了的因素在里面,谁叫西尔维亚招呼都没打一声就不辞而别乘坐飞机去人鱼岛了呢。如果不是调取了“西尔维亚·温亚德”的出境记录,赤井秀一现在还不知道她到底去了哪里。

看来人鱼岛大概要进入美方的视线里了。

月橘漫不经心地想,面上还是对有事马上要离开的贝姐表示理解,没有追问对方这么晚了要去做什么,成功获得了贝姐一个感动的面颊吻。

等贝姐的背影彻底消失在自己的视野,月橘才从阳台上回来,擦掉了脸上的口红印。

确定自己身上没有窃听器,月橘淡淡的开口:“诺亚,定位‘莎朗·温亚德’现在所处的位置。”

随时待命的人工智能立即回答:“好的,master”

这个季节纽约晚上温度有点低,月橘简单的换了身便于行动的装扮,听从【诺亚方舟】的建议给自己加了件黑色风衣,就匆忙出门了。

她还得卡时间到达剧情发生的地点,既不能撞见贝尔摩德杀死真正的银发杀人魔的场景,也要想办法让自己不蝴蝶掉贝姐被工藤新一和毛利兰救下的重要剧情。

另一边,赤井秀一虽然被贝尔摩德假扮的银发杀人魔引了出来,但他警惕性很高,身手也比贝尔摩德厉害不少,组织里唯有琴酒可以和他一较高下,贝尔摩德偷袭失败,一时间落入下风。

还是小看了黑麦。

忍着伤口传来的疼痛躲进巷子里的一处民宅,贝尔摩德冷静下来,但她很快发现自己腹部中的是麻醉弹,黑麦那家伙是有备而来。

等卡尔瓦多斯来接应已经来不及了,万一黑麦找到这里,一旦被fbi抓住,她就只有“畏罪自杀”一条路可以走了。

头脑持续混乱,眼前的事物逐渐模糊,慢了一拍的察觉门口的动静,并未完全丧失意识的贝尔摩德条件反射地向来者举枪。

是西尔维亚。

手里的枪掉在地板上,贝尔摩德捂住自己腹部的伤口,额头的冷汗止不住地从脸颊滑落。

她倒了下去。

月橘立即上前查看贝尔摩德的伤势,用仅有的物品给对方做了急救处理。

巷子外面刺耳的警铃声响起,怕是赶来支援黑麦的fbi已经到了。

给昏迷过去的贝姐包扎好伤口,再留下线索把人藏起来,确保对方能被后面来的新兰找到,月橘捡起了地上的枪,检查了一下弹匣,确定里面有子弹,才鬼魅一般潜行进了黑色中去引开敌人。

她冷声道:“诺亚,锁定‘赤井秀一’的位置,开始导航。”

担心贝尔摩德的安危而跟踪其后的西尔维亚,可是正好目睹了赤井秀一开枪打伤贝尔摩德的画面,没有理由放过对方。

诺亚沉静道:“好的,master”

再怎么擅长隐蔽,也无法逃脱人工智能的监控范围,【诺亚方舟】迅速入侵fbi的耳麦式对讲机找到了目标。

月橘藏身在手里枪支的最大射击距离处的墙转角,等待某人的现身。

在看到赤井秀一向毛利兰询问有没有看到银发杀人魔的时候,月橘迅速现身,朝背对着她的赤井秀一连续开枪。

因为担心误伤站位和秀一叽距离很近的小兰,西尔维亚的枪法比较菜,秀一叽又闪得快,月橘也判断不出自己打中了没有。

赤井秀一护住毛利兰,快速寻找掩体进行躲避,开枪回击。

发泄情绪一般地把弹匣打空,月橘丝毫不恋战,把枪扔到绿化带里就闪人折返回去找贝姐。

应当是击中了的。

月橘回想着对方保护小兰的时候身形停滞了那么一秒,心情愉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