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天然屑玩家的攻略游戏 > 第45章 酒厂_阿斯蒂
 
阿斯蒂救下了伊达航, 但又没完全救下,换句话说就是只救了一点点。

严重的颅内出血、颅内淤血压迫视觉神经导致暂时性的失明以及失忆、肝脏脾脏破裂、身体多处骨折……能活下来已经是万幸了,继续担任刑警什么的想都不要想。

应该有人捕捉到上述隐藏的关键词了吧?

是的, 你没看错,伊达航他——

失, 忆, 了。

月橘翻看着刚打印出来还热乎着的ct检查报告,一时间觉得不可思议。

要不是伊达航相貌硬朗, 身材魁梧,不太符合[月见徒花]大多数粉丝的口味,而且已经有女朋友了, 她差点以为这是什么天降系列的攻略对象,还是两女争一男那种狗血言情剧的开展。

月橘神色凝重地把诊断结果递给安室透(波本),闹得对方以为她又要下病危通知书。

说起来透子也不容易,四个好朋友,荻原研二殉职, 诸伏景光沉睡不醒,伊达航车祸失忆,至于松田阵平……

很可惜, 两年前炸弹犯再次作祟的时候,西尔维亚远在美国,手伸不到这么长, 而月橘当时本来打算给波本打一个电话暗中提醒一下对方的, 后来因为一些事情的打岔导致她把打电话这事儿给忘了。

所以, 目前警校五人组就剩透子一个人还在活跃了。

月橘遗憾道:“虽然命保住了, 但伊达先生以后恐怕无法从事重体力工作了。”

阿斯蒂真的已经尽力了, 在手术台上熬了两天两夜, 手术一结束就倒下了,好在有透子帮忙周旋,组织那边算是糊弄过去了,唯独琴爷对阿斯蒂突然请假去外地名为出差实则旅游一周颇有微词。

其实阿斯蒂哪是去旅游啊。

安室透心情沉重,面上也带出来几分,介于阿斯蒂已经笃定他和伊达航以前认识,他如此表现也没有什么差错:“就算是你也没有办法?”

是不是他认为重要的人,都会像被诅咒了一样一个个从他身边消失,殉职的研二、阵平,沉睡不醒的景光,现在他认为在自己看不到的某处好好生活着的航也……

“这里的医疗设备都太差劲了。”月橘无奈,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她能有什么办法,“除非动用治疗舱。”

确实,治疗舱能够做到这一点。

但是阿斯蒂可以动用的原版治疗舱已经给苏格兰用了。

而组织流水线生产出来的治疗舱,因为结构复杂、造价高昂,生产出的零件需要人力组装,不考虑失败率,一个月真正能够投入市场的也就两百台,来自国内外医院的订单和世界各地纷飞来的私人订单数不胜数,可以说是供不应求。

就算伊达航转院到了一家有治疗舱的医院,考虑到下班途中意外被车撞是工伤,警视厅报销医疗费用。这时候就冒出了一个现实到残忍的问题——

需要使用治疗舱早早排队预约的患者那么多,其中不乏达官贵人,只是一个普通刑警的伊达航,什么时候能轮得到他吗?

月橘凝望着那双紫灰色眸子里的悲伤,缓声道:“如果让伊达先生加入组织……”

以伊达航刑警的身份,再加上阿斯蒂和波本两位代号成员的推荐,那位大人多半会同意让伊达航暗中加入组织在警视厅卧底,顺理成章拨下来一台治疗舱给伊达航。

毕竟一个失忆的刑警,更容易被组织洗脑培养成死忠。

站在阿斯蒂的角度,既然波本之前跟她解释和伊达航只是他在居酒屋打工收集情报的时候认识的兴趣相投的朋友,发现伊达航的身份是警察就和伊达航保持了距离,那么把伊达航拉进组织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

安室透神色不变,表情管理满分的回绝了阿斯蒂的提议:“他的社会关系太复杂了,很容易暴露组织的存在,算了吧。”

这种不见阳光的日子,还是只有他一个就够了。

似乎接受了他的解释,月橘没有坚持,“那我先去看看伊达先生的情况,你陪来间小姐聊一会儿吧。”

伊达航的女友娜塔莉·来间也是个混血儿,金色短发,看起来柔弱,其实性格很要强,原著中得知伊达航的死讯就殉情自杀了,有点令人嘘唏。

接到警方打电话来告知她自己的男友伊达航意外遭遇车祸重伤住院的消息,娜塔莉·来间就马不停蹄地从北海道赶到了东京的这家医院,当天晚上就到了,但由于伊达航还在手术室里躺着,一直没能和伊达航见面。

安室透点头。

他上警校那会儿,伊达航就和娜塔莉·来间在交往了,两人感情一直很好,现在出了这样的事,肯定很难接受。

只是……怎么跟对方说明航出车祸失忆了的情况,是个难题。

因为琴爷给阿斯蒂打了电话催阿斯蒂三天之内回去上班,不然骨灰都给你扬了(bushi),月橘紧赶慢赶给伊达航做手术清理了颅内淤血,写了一大堆术后注意事项就溜了。

阿斯蒂要在这家医院担任伊达航的主治医生,用她真正的模样当然不行,为了行事方便就易容成了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女性,和之前跟波本一起出门偶遇工藤新一的那张脸一样。

因为伊莎贝拉是个金发碧眼的混血美人,平时还有不少单身男医生找她要电话号码,不过都被安室透不动声色地挡回去了。

差点忘了说了,【伊莎贝拉(isabella)】就是阿斯蒂易容后化身这家医院最受欢迎的女医生的名字。

先前阿斯蒂飙车意外撞见一场事故,被交通警察追上进了局子,也不知道波本是怎么运作的,总之他们交了罚款,被口头教训一番后就放走了。

因为伊达航的伤势严重,波本明面上的身份还是有些人脉的(对阿斯蒂的说辞),故而很快就联系到了一家能给伊达航做手术的医院,把易了容的阿斯蒂给塞进去成了伊达航的主刀医生。

【西尔维亚·温亚德】这个身份虽然名气大,但太过敏感,直接用这个身份来给伊达航动手术会引起组织的怀疑。遂不做考虑。

在阿斯蒂回组织期间,【伊莎贝拉】这个身份有安室透的人帮忙运作,也不用担心医院的人起疑。

如此,【西尔维亚·温亚德】算是正式在红方那边挂上号了,虽然她本人并不知道。

月橘对这张角色卡红黑通吃的局面很满意。

即使自带【叛徒雷达】的琴爷已经暗地里警告过和在他眼里很可疑的波本搅和在一起的阿斯蒂一次了,但这又如何呢?他又没有证据。

琴爷那边看得紧,阿斯蒂没太有机会和波本见面,不过电话联系倒是可以的。

因为阿斯蒂表现得很在意她主刀的病人的身体恢复状况,月橘便从安室透口中,得知了从恋人失忆的悲伤中振作起来的娜塔莉·来间,避免伊达航卧床期间肌肉萎缩,自告奋勇承担了伊达航的术后护理工作的事。

“伊达先生的记忆已经恢复了吗?”

月橘从一批人体实验幸存者名单中,挑选着有资格进入下一个人体强化实验的合格品,实在腾不出手,便用肩和脸颊夹着手机讲电话。

“嗯,来间小姐把他照顾得很好。也要谢谢你能伸出援手。”

偷闲给阿斯蒂打电话的安室透笑道。

如果不是阿斯蒂,航大概已经和他们永别了吧。果然阿斯蒂本质上还是善良的,只是在组织待久了,难免被带坏。

“这有什么,举手之劳而已。”

月橘轻笑一声,左手拿着名册,右手持笔,毫不留情地在名单上用色彩鲜红的签字笔圈出了一个略显熟悉的实验品编号。

眼前冰冷的实验品编号背后,隐约出现了一个重病在床的女孩的影子。

还以为莫吉托的女儿在第一轮的实验中就已经死了呢,没想到能撑这么久,那就再给她一次机会吧。

没被圈出来的名字,可都是要被处理淘汰品。

“伊达本来打算带他的父母去来间小姐家商量订婚的事情,没想到会发生这种意外……”

安室透放松的和阿斯蒂闲聊,同时注意到了阿斯蒂那边传来的笔尖和纸张摩擦发出的沙沙声,无端有些在意。

这么晚了还在工作?看来琴酒对阿斯蒂出去“旅游”了一周很不满啊……

“来间小姐有说什么吗?”

大概圈了百来个名字,月橘放下笔,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把圈好的名册递给在一边等待的麦卡伦,还朝对方笑了一下。

麦卡伦低着头,眼睛也不敢乱看,接过名册就离开了。

“来间小姐说不用订婚了,等伊达好起来他们就结婚。”

安室透有点苦恼到时候怎么在不主动告知身份的情况下,对恢复记忆后认出了他的伊达航解释他为什么不去参加这场婚礼了。

“啊,那真是恭喜了。”

透子对阿斯蒂真的越来越不设防了呢。

以为阿斯蒂救了个警察,和他拥有了暴露出来绝对会被组织严查的共同秘密,也接连表现出了善良的一面,未来等公安收网铲除组织的时候就会站在公安那一边吗?

别这样,一直吹阿斯蒂演技炸裂她会骄傲的。

月橘双手捧着手机,看着来电备注显示【深肤色(黑皮)】的字样,水绿色的眸子充斥着冷淡,语气却轻快而又活泼。

对无关紧要的人,阿斯蒂向来如此冷漠,却从不在亲近的人面前暴露她的冷漠,希望在他们心里永远是个可爱又善良的女孩子……

她很好奇,这样下去到了真相大白的那一天,会是怎样一副精彩的场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