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天然屑玩家的攻略游戏 > 第48章 酒厂_阿斯蒂
 
自琴爷吃了阿斯蒂的魔法巧克力之后, 月橘很长时间都没有见到他人影。

准确来说,是琴酒在躲着阿斯蒂。

月橘若有所思。

据她对琴爷的了解,早就察觉自己对阿斯蒂的感情没那么简单的琴爷不仅不会因为一时的多巴胺分泌过高而冲动行事, 反而会更加谨慎地权衡自己和阿斯蒂发展亲密关系的利弊。

爱情会冲昏人的头脑, 对莫得感情的杀手来说是一种极其不稳定的东西, 如果琴爷选择对阿斯蒂表明心意, 那他一定认为自己对阿斯蒂的感情是可以控制的, 是不会影响组织的利益的。

其中,阿斯蒂本人的态度也在他的考虑范围内,毕竟阿斯蒂和他以前的那些随时可以舍弃的床伴可不一样,一旦闹掰很难收场。

想清楚了这些,月橘可不会再给琴爷权衡利弊的时间, 趁魔法巧克力的效果还在, 当然是先收割一波好感度再说。

于是她顺势表现出【被仰慕的前辈疏远,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想要找前辈问个清楚】的样子, 明目张胆的在琴爷去行动部上班的必经之路堵人。

阿斯蒂手插在白大褂的衣兜里, 靠着墙,站在行动部门的办公室旁边,微微低着头,漂亮的金色长发垂下, 遮住了精致的侧脸,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样一看就是生活在阳光下的女孩, 他一开始认为她不适合待在组织,就和后来的雪莉一样, 怀抱着脱离组织的掌控那种不自量力的心思, 她却偏偏完美地融入了这里, 就像一颗历经打磨后逐渐绽放出夺目光彩的钻石。

从阿斯蒂十三岁正式加入组织算起他们也已经认识三年了。

琴酒眯着眼,盯着站在那里等他的金发少女,不由得想起刚来组织的阿斯蒂。

除了第一次见面时的拘谨,后来真是一点都不怕人,只是表面上看起来胆怯,总是喜欢跟在他身边“前辈”“前辈”的叫着,用懵懂而又仰慕的眼神注视着他,像只乖巧亲人的小猫,怎么逗弄都不记仇。

“……前辈。”

注意到琴爷的视线,月橘侧头看他,表情讪讪的,对他挥手打招呼,一点都看不出心里在叫救命。

她没想到红子这巧克力还有副作用。

好好的爱情向好感度被转化成了黑化值,直接从【风平浪静】跳到了【杯弓蛇影】阶段,一和琴爷见面就收到了系统的提醒吓死她了好吗。

这岂不是证明琴爷之前积累的黑化值绝对不止【风平浪静】。

其实月橘早有心理准备,就琴爷这占有欲和控制欲,不给她加点黑化值都不正常,但是这速度也太快了吧?!

草率了。

琴酒对上那双明媚而又忧伤的水绿色猫眼,突然有种想弄哭她的心思,但这个念头冒出来的下一刻他就皱起了眉,墨绿色的眼瞳冷淡地看着阿斯蒂,“有事?”

大着胆子来行动部堵人的勇气仿佛被他冰冷的语气戳破,阿斯蒂顿时泄了气,抿着唇,摇了摇头。

说到底她不过是前辈带过的那么多后辈中的一个罢了,或许因为她的能力一时对她另眼相看,但前辈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觉得一直跟在他身边跑前跑后的她很烦人,不想和她见面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心里的委屈和失落都写在了脸上,阿斯蒂什么也不想说了,就准备离开这个伤心地。

“过来。”

阿斯蒂的脚步顿住。

到底是不敢违背他冰冷的命令,阿斯蒂鼓了鼓脸颊,转过身,慢吞吞地走到对方面前,也不抬头看他,始终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前辈还有什么事吗?先说好我只是……”路过而已。

下巴突然被捏住,打断了她狡辩的话。

琴酒微微俯身,低头吻了下来。

阿斯蒂僵在原地,傻傻地抬眼看着面前的那双倒映着自己面容的墨绿色眼瞳。

不知不觉背靠在了墙上,浓烈的烟草味包围着她,让她一向聪明的大脑也变得晕乎乎、飘飘然,忘了该如何反应,任由他攻城略地,对她的唇舌肆意妄为。

像一只咬住猎物咽喉的狼狗。

吻完,琴酒眸中压抑的欲望稍缓,自然地把人往自己怀里带了带,裹在他的大衣里。

“……前辈……”

阿斯蒂微一喘息,手抵在他的胸膛上,似乎发现了什么,她脸红得几乎要滴血,抬眸羞愤地看着他。

“……你顶到我了。”

两个人的距离这么近,怎么可能感觉不到。

“嗯。”

琴酒哼笑一声,懒洋洋地应道。

大惊小怪。

阿斯蒂和琴酒间不同寻常的气氛也落到了雪莉眼里。

或许旁人还没察觉什么问题,时刻关注着阿斯蒂情绪变化的雪莉已经敏锐地发现了不对劲。

她已经见过了黑麦叛逃后姐姐伤心难过的样子,不像让阿斯蒂和姐姐一样,自以为找到了黑暗中属于自己的一缕光,其实只是在被对方利用和欺骗感情。

尤其这个人还是老谋深算心狠手辣的琴酒。

是的,雪莉对琴酒的意见很大,从来到组织的第一天,带着伏特加来接她的琴酒当着她的面一枪崩了一个路人开始,她对琴酒的印象就跌落谷底,又畏惧又厌恶,因此她实在想象不出阿斯蒂为什么会喜欢上琴酒这种冷血残忍的人。

自从发现阿斯蒂似乎喜欢上了琴酒,雪莉心情微妙之下,也更加暗中关注琴酒的一举一动,想要知道这个人凭什么被阿斯蒂喜欢。

如此过了一周,越看越觉得琴酒就是在玩弄阿斯蒂的感情,雪莉决定找阿斯蒂谈谈。

晚上加班即将结束的时候,雪莉在阿斯蒂私人实验室里找到了人。

雪莉详细地向阿斯蒂阐述了自己对她和琴酒在一起的看法,并竭力劝告阿斯蒂把眼睛擦亮一点。

早就察觉雪莉最近在暗中观察琴酒,多半是发现了阿斯蒂这还处于暧昧阶段的恋情,月橘仔细听了一会儿,发现雪莉的主要观点在于【琴酒不是什么好人】上面。

哎,阿斯蒂现在可容不得别人说琴酒一点不好,即便善意提醒她的人是雪莉,也会被表明对这场恋情信心十足,实则全无安全感的阿斯蒂身上的尖刺弄得遍体鳞伤。

“我发现雪莉你似乎一直对我有误解。”看着雪莉眼中的担忧,月橘手指轻绕着自己胸前的一缕金发,一副没把对方的话放在心上的样子,“本来以前觉得这样下去也不错,但是现在,稍微让我感到困扰了呢。”

稍微暴露一下阿斯蒂天真烂漫外表下的真面目,会不会吓得对方从阿斯蒂身边逃跑呢?

雪莉疑惑而又不安,不知道阿斯蒂为什么突然这样说。

同时,阿斯蒂有异于往常的冷漠表情也让她内心浮起了不祥的预感,这种感觉又和以前被对方用杀气捉摸的时候不一样。

金发少女冰冷的眼神,也让她浑身发冷。

在她不知道的地方,阿斯蒂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难道雪莉要和我争吗?”

没有解释自己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月橘凑近了她,端详着那张高冷漂亮的小脸上的神色变化,用轻快的语气问道。

这段时间,研究组阿斯蒂和雪莉的争斗确实很严重,但雪莉觉得这些举动都不是为了各自在组织的权利和地位,而是为了彼此的手上少染上一点鲜血。

她原以为这是她和阿斯蒂之间的默契,却没想到只是她单方面这么想,阿斯蒂竟然一直觉得她是在针对她。

抓错了重点的雪莉张了张嘴,想要解释:“其实……”

我并没有想要和你争抢什么,我是为了保护你。

“你一直说,你想过平静的生活,不在乎功名利禄,我也相信了你。因为雪莉你一直知道,我有多在乎那位大人的宠爱,和我在组织中的地位。”

私欲越来越高的阿斯蒂和雪莉可不一样,追名逐利已经变成了她的本能,阿斯蒂就是喜欢享受,就是喜欢万众瞩目的感觉,而这一切都是组织带给她的。

月橘笑了一下,自顾自地说道,语气变得很无所谓。

而且,如果阿斯蒂不在雪莉变小叛逃之前和雪莉决裂,那等雪莉再度出现在组织的视野中,阿斯蒂面临的则会是无尽的怀疑。

说到底月橘只是借题发挥和雪莉闹翻而已,所用的理由也很牵强,到时候被阿斯蒂突然转变的恶劣态度弄懵了的雪莉反应过来,宫野明美的事也差不多彻底暴露,那才是两人真正分道扬镳的时候……

在雪莉说绝交之前,先和雪莉绝交,就是越来越意识到雪莉和自己不是一路人的阿斯蒂的处理方式。

“我也知道雪莉你不是有意的,正因如此,我才努力说服自己,雪莉是我的好朋友,很多东西都可以让给你,我们不分彼此。”

“嘛,从小到大都是这样,我喜欢的东西你也喜欢,你喜欢的东西,我也不会讨厌。那位大人的宠爱也好,研究组的新项目也好,在组织的地位也好,什么都好……”

月橘凝望着雪莉震惊和受伤的眼神,说着绝情的话,忽然放轻了声音,“其实这些都可以给雪莉。”

因为认为从小玩到大的好姐妹和自己喜欢上了同一个人,所以被恋爱冲昏了头脑的阿斯蒂才被点燃了一直压抑在心里的负面情绪,愤然和雪莉断交,算是一个合格的理由吧?

“但是这次不行。”金发少女抬手,温柔地抚摸浑身颤抖的茶发少女柔软的发丝,用只有她们两个人能听到的音量说道,“只有琴酒前辈,是我绝对不会放弃的。”

与沉溺在恋爱中的普通女孩一般无二的、甜蜜而又任性。

退后一步拉开两人的距离,阿斯蒂又笑了笑,阴晴不定的模样无端令人心里发寒。

“我只是随便说说,请不要放在心上,毕竟我们还是好朋友嘛。”

金发少女灵动地眨了一下眼睛,仿佛刚才什么事也没发生,客套而又生疏地和她告别:

“再见了,雪莉。”

她们擦肩而过。

寂静明亮的实验室内,雪莉站在灯光下,看着阿斯蒂头也不回地走向黑暗的走廊,想要伸手挽留,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