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天然屑玩家的攻略游戏 > 第49章 酒厂_阿斯蒂
 
虽然略显突兀, 但阿斯蒂和雪莉注定是要分道扬镳的。

如果雪莉一直保持【宫野志保】的黑方身份,不变成【灰原哀】的话,还有可能和阿斯蒂达成友情向的he, 但偏偏雪莉注定是红方的人, 而阿斯蒂又锁死了黑方阵营。

受宫野明美的影响, 雪莉的黑方立场非常不坚定,而日常生活中,阿斯蒂也发现了雪莉是真的善良,而不是像她一样习惯于用天真烂漫的伪装混淆视听。

原本,逐渐被染黑的阿斯蒂还在雪莉面前维持着她的伪装, 只为了不失去这个朋友, 可现在, 阿斯蒂找到了一个能接受她冷漠残忍的一面的人。

因此产生错觉的阿斯蒂忍不住也对雪莉摘下了面具。

雪莉和阿斯蒂养的那群狗一起玩耍的时候,从未想过那些看起来格外温顺的狗,平时是吃的什么。

暴露真面目的结果也很明显。

雪莉害怕她,那样惊恐的眼神, 仿佛从来都没有真正认识过阿斯蒂。

其实自从和雪莉一起在研究部工作,阿斯蒂的性子就收敛了很多。

比如,人体实验是将原研药正式投入市场前的必备程序, 因为雪莉的劝说,阿斯蒂停止了手里的所有药物研发项目,甚至她格外擅长的生物基因工程(人体改造与强化)也暂时搁置, 为了不被那位大人责备, 又转身投入it行业,装作不务正业的样子。

雪莉因为继承父母的研究, 继续开发aptx4869, 得到了那位大人的青睐, 和研究组成员的追捧,阿斯蒂刚开始也没多想别的,只单纯的雪莉受重视而高兴。

可是后来,研究组的一系列动态,充分让阿斯蒂体验到了什么叫做人情冷暖。

她试图重新赢得那位大人的青睐,取回自己在研究组举足轻重的地位,却发现自己在组织发挥的作用已经差不多被雪莉取代了,就连她主动接手研究部门的科研任务,也时常被雪莉截胡。

或许吧,雪莉的本意并非是要和她争取,只是想让她的手少染一点鲜血,可结果总是事与愿违。

在雪莉到来之后,组织里原本最受瞩目的天才科学家阿斯蒂,竟慢慢被研究组的成员边缘化了。

可笑吗?

要知道她们刚开始共事的时候,彼此的权利都是平等的,没有谁能指示谁一说,而现在雪莉一句似是而非的话就能让行动组去把在外休假的阿斯蒂带回基地配合她的研究。

算了吧,这些都没什么好计较的,雪莉想要的拿去就是了。

阿斯蒂这样想。

可是她没料到,雪莉竟然会如此关注她一直仰慕着的琴酒前辈。

不是说不适应被人追捧的感觉吗?不是说不喜欢研究组冰冷死寂的气氛吗?不是说很讨厌琴酒前辈的冷血和残忍吗?

……为什么?

为什么那些雪莉不想要的、她如履薄冰战战栗栗日慎一日才得到的东西,都被轻易地捧到了雪莉面前,什么也没给她留下?

她小心翼翼地维持和雪莉的友情,到头来又得到了什么?

现在,就连琴酒前辈,雪莉也要跟她抢,也要劝她离开她喜欢的人,是不是太过分了?

阿斯蒂终于忍不住对雪莉发泄了内心的怨气。

但看到雪莉震惊而又悲伤的眼神,她还是觉得自己的内心被深深地刺痛了。

用微笑的表情和无所谓的语气掩盖真正的心情,在雪莉收到相依为命的姐姐因为她的袖手旁观而死去的消息之前,先用绝情的话语斩断两人之间的友情。阿斯蒂觉得,雪莉被她用语言那样残忍的伤害了,应该再也不会来找她。

但是阿斯蒂又错了。

她从未想过,雪莉也有这样勇敢而坚韧的一面,会对她这样的坦率。

“我不喜欢琴酒!我不喜欢任何男人!我那么关注琴酒只是因为你喜欢他而已!我从来没有想要和你争、想要和你抢,那些东西我从来就不稀罕!”

“当初我们约定要做一辈子好朋友,你都忘记了吗?”

“……我不相信你之前说的话,我一个字也不信……你是在小瞧我对你的了解,还是在质疑我们之前的感情?”

“薇娅,你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你到底怎么了?”

隔天夜里,一个喝阿斯蒂酒喝醉了的雪莉就出现在了阿斯蒂家里,她们早就不住在一起了,也不知道雪莉一个人是怎么过来的。

雪莉都醉成这样了,阿斯蒂还能把人赶出去不成,自然是扶着她进门去客房休息。

期间,醉得身体发软的雪莉一个平地摔了就把阿斯蒂带倒在地。

……这套路怎么感觉有点熟悉?

阿斯蒂仔细打量压在自己身上的茶发少女,见她面色酡红,一时间也分辨不出对方是真醉假醉。

“既然你这样讨厌我,那就更讨厌一点吧。”

……什么意思?

阿斯蒂眨眼,然而下一刻她就不再疑惑了。

雪莉低头吻住了她。

茶发少女的发梢拂过她的脸颊,嘴唇很温热,水蜜桃和葡萄酒的芬芳扑面而来,仿佛只是轻轻地贴着她的唇,时不时轻啄一下,小猫似的舔舔她的唇瓣,就认为这是亲吻了。

阿斯蒂被雪莉此刻的青涩和笨拙蛊惑,不由抬手摁住雪莉的后脑,用行动告诉对方什么是真正的法式湿吻,即使自己也刚学会不久。

她的舌好软,像条温暖灵活的小蛇。

雪莉几乎要在阿斯蒂的吻里融化了。

她并不排斥这个吻,身体发软,本应被酒精麻痹的头脑却很清醒。

雪莉微喘着,有些迷离地半睁开眼,眼前的少女闭着眼,浓密的睫毛上仿佛跃动着金光,她看不到阿斯蒂的眼神,但少女那脸颊泛着红晕的样子,让她知道她也沉溺在这个软绵绵的吻中。

时间都仿佛在此刻静止,只听得见彼此缠绵的呼吸声。

阿斯蒂终究没有答应和琴酒在一起。

琴酒拧着眉看过来,阿斯蒂也只是说自己还没准备好,需要时间再考虑考虑。

听了阿斯蒂明显是借口的理由,琴酒没有逼得太紧,贝尔摩德听到风声要从美国回来了,他也需要时间准备应对那个女人。

毕竟他和贝尔摩德……有那么一段过去。

阿斯蒂倒不知道贝尔摩德要杀回日本的事,目前让她犹豫的,除了她不能宣之于口的、那晚和雪莉把持不住互相亲吻之后蓦然变得复杂的关系,还有一个重要原因——

苏格兰。

那个始终温柔地注视着她的、送给她水晶发夹的、偶尔也会在她面前露出孩子气的一面的大哥哥。

阿斯蒂从来没有忘记自己无疾而终的初恋,但是苏格兰实在是沉睡太久了。

她一直在往前走,他却一直停留在原地,距离她的生活越来越远。

阿斯蒂坐在治疗舱旁,视线穿过透明的玻璃罩,凝视着里面依然没有要苏醒过来的迹象的人——这是她这段时间经常做的事。

西尔维亚已经到了在这个国家可以结婚的年龄,出落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赤井秀一剪短了头发,回归fbi的身份狙击组织;波本越来越沉稳,从当年那个新人变成了情报组的重要成员,经常令人捉摸不透他温和的笑容下藏了什么;就连那枚水晶蝴蝶发夹都因为戴了太多次而损坏了翅膀……只有诸伏景光还保持着二十五岁时候的样子,一点都没有变化。

“小光哥哥……”

金发少女的手放在玻璃罩上,似乎想要隔着玻璃触碰躺在里面的人。

阿斯蒂微微露出了一个纯白无瑕的笑容,这样的笑容,已经许久不在她脸上出现了。

“对不起,长大后的我喜欢上别人了。”

害怕惊扰了什么,阿斯蒂道歉的声音放得很轻。

承认自己移情别恋的事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艰难。

“我其实知道那封信是波本写的,只是我心里不愿意承认。”

波本仿写来安慰她的那封信里,尤其是以苏格兰的口吻说要给她带她最喜欢吃的巧克力糖的这一点露了馅,她随身携带巧克力糖只是习惯,对巧克力糖并没有什么偏好的事很少有人知道。

阿斯蒂短暂地笑了一下,美好得像一朵开在黑暗中的花,“我一直记得,我小时候对小光哥哥的告白,被小光哥哥义正言辞地拒绝了……”

“‘等我长大后还没有改变心意就在一起’的约定什么的,也都是假的……”

阿斯蒂声音低低的,贴在玻璃上的手也不知不觉地收紧了,微微握拳的动作像极了试图抓住什么无形之物。

这才是她对波本的态度好转的真正原因。

而她和苏格兰唯一算得上约定的,就是苏格兰有机会的话要弹贝斯给她听。

可惜再也没有机会了。

躺在治疗舱里的人和往常的每一次一样,对外界的一切毫无反应,冰冷的实验室,只回荡着金发少女一个人轻浅的声音。

“我并不否认是我不够坚定……但我偶尔也会想,为什么小光哥哥就是不肯醒过来,总是让别人有机可乘……”

明明当初决定了,永远喜欢你一个人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