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天然屑玩家的攻略游戏 > 第51章 酒厂_阿斯蒂
 
为了以后的福利着想, 琴酒到底没把阿斯蒂欺负得狠了,稍稍吓一吓她,就把人放开了。

黑色的大衣衣摆一扬, 银发男人转回身坐在办公桌后的椅子上,一副高冷禁欲、气场十足的模样。

“这个月的工作报告呢。”

见他似乎要谈正事,阿斯蒂总算松了一口气, 穿着有一点紧的小红裙去资料柜那边取文件夹。

好巧不巧, 这个月的工作报告放在资料柜的从下往上数的第二层柜子最左边, 以阿斯蒂一米六四的身高, 想要取到那份文件肯定要弯腰, 但是她这身裙子本来就小一号,短了一些的裙摆只勉强遮住了大腿, 一弯腰难免会露出什么。

阿斯蒂显然也想到了这个问题, 脸色一红,余光看到不知道是不是故意使坏、正气定神闲地看着她的琴酒前辈,羞赧地咬了咬唇,拿起挂在衣帽架上的白大褂穿在裙子外面, 才弯腰把那份文件从柜子里抽了出来。

“喏。”

自以为成功化了解危机,阿斯蒂神色舒缓了几分,走到办公桌前把文件双手递给对方。

琴酒淡定地瞥了还很天真的金发少女一眼,“念。”

这是她的办公室好不好。

阿斯蒂脸上营业的微笑都快维持不住了,但又没办法反抗前辈的压榨, 只好站在办公桌前捧着文件夹读工作报告,拉长了声音表达不满。

念着念着,阿斯蒂慢慢地投入了进去, 专注地看着文件, 读文件的声音也渐渐小了。

室内的灯光明亮, 琴酒坦然地欣赏阿斯蒂的美貌和身段,从穿着黑色高跟凉鞋更显曲线优美的足弓和纤细雪白的脚踝往上,到匀称修长的小腿,再到那被鲜艳的红裙衬托得仿佛散发着柔光的莹润大腿……

他的眼神太过具有侵略性,阿斯蒂怎么可能感觉不到,也不再读了,拿着展开的文件夹遮住了自己再度浮上红晕的脸颊,“前辈……”

小的像奶猫似的、求饶的声音。

琴酒喉头一滚,别开视线,“过来坐着,继续。”

见他不再那样盯着自己看了,阿斯蒂脸上的温度散了些,也没想太多,只当他终于良心发现不让她一直站着了,走过去准备在办公桌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去哪儿呢?”琴酒伸手把金发少女捞过来,这人并不是很瘦,抱在怀里软软的很舒服,“就这么念。”

没料到他这般举动,阿斯蒂坐在他腿上,被禁锢在他的臂弯与桌子之间,紧张地不敢动弹,后背贴着他宽大的胸膛,绷得紧紧的。

阿斯蒂定了定神,努力让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在手里展开的工作报告上,不去想别的,余光却始终能看到银发男人轮廓分明的下颌,不由看得走了神。

“专心。”

琴酒听阿斯蒂念了一会儿,偶尔点出阿斯蒂的工作报告中存在的问题,半晌没有得到回应,低头一看,见阿斯蒂不知神游到哪去了,唇若即若离地贴着她的耳畔,沉声提醒。

“前辈,你的枪硌到我了。”阿斯蒂打了一个激灵,顿时回过神来,还有些发懵,抬手捂住自己被对方的声音撩得发酥的耳朵,不由扭了扭身子,“不舒服。”

“还动。”琴酒低头闷笑,“枪在衣袋里。”

听到这句言简意赅的话,阿斯蒂呆了呆,随后像炸了毛的猫似的睁圆了眼睛,想要从这个烫人的地方逃走,又被对方扣住了腰,低头吻住。

阿斯蒂落荒而逃。

琴爷太过老练,青涩的萌妹招架不住,为了不被大灰狼吃掉或者崩坏阿斯蒂的人设,她只能装害羞逃跑了。

在这里月橘要重点表扬一下琴爷丰富的经验和技巧,和对方kiss确实是一件令人享受的事情。

事隔两天,月橘不由自主地抚上自己的颈侧,不用看就知道那里还留着印子,思绪一转,遂准备好了一个套路,掩耳盗铃般用创可贴遮住了脖颈的吻痕。

姜太公钓鱼x

阿斯蒂钓假酒√

关于放了透子鸽子的这件事,月橘还要跟大概率目睹了琴酒强吻阿斯蒂的透子解(狡)释(辩)一下。

因为琴酒穷追不舍,阿斯蒂也有段时间没变装成【伊莎贝拉】去医院上班了,波本(安室透)的出场本来就不多,难得她给透子准备了一回主场还被琴爷截了胡。

不过也并不是没有收获。

透子被鸽当晚到第二天早晨一直在给阿斯蒂加好感度,直接从【恋人未满】飙升到了【同甘共苦】,然后好感度才随着理智的回笼才慢慢的降了下去(但是比原来依然上升了不少),让月橘不禁猜测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又从来没有交过女朋友至今还保持着童贞的透子是不是梦到了什么不可描述的场面。

比如和阿斯蒂大战三百回合什么的……

可惜她现在是个正经主播。

来到了透子新人时期经常出现的训练场,月橘游刃有余的热身练习了一会儿体术,略有遗憾地想。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训练场终于有人来了。

此时,刚刚结束训练的阿斯蒂拿着毛巾擦汗,她一身被汗水浸湿的白色运动背心和黑色运动短裤,在脑后扎成高马尾的发丝凌乱,汗珠不断顺着红扑扑的脸颊滑落,充满了少女的朝气与活力。

波本的目光隐晦地扫过金发少女全身,最后落在她贴了创可贴的白皙脖颈处,脑海中闪过某些画面,紫灰色的眼瞳变得深邃。

月橘放下毛巾,侧头看向来人,发现是自己在组织里唯一的异性朋友,便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容:“波本也来训练啦。”

波本摇了摇头,“我是来找你的。”遂直接问道,“阿斯蒂和琴酒,是在交往吗?”

月橘闻言脸刷一下就红了,连忙否认,“没有!谁跟你说的?”

咦,明知这个问题会让脸皮薄的阿斯蒂感到尴尬,还这么直白的问了出来,不像透子平时的作风呀,难道是吃醋了?

表面看不出什么,其实心里一定对阿斯蒂和琴酒之间的关系在意的不得了吧?

“那天我看到了阿斯蒂和琴酒在巷子里做的事……”

波本缓缓地开口,眼睛一眨不眨地观察着金发少女脸上的表情,不肯放过一点细节,“不是恋人关系的话,应该不会做那么亲密的事吧?”

只要一想到那副画面,就莫名令人火大。

“波本你不要这么说啦……”

月橘用毛巾盖住自己发烫的脸颊,似乎不想让对方看到她害臊的样子,语气中却带着一丝纠结,“我真的没有和琴酒前辈交往,只是琴酒前辈在追求我而已,我还没有答应呢……”

虽然该做的已经做得差不多了←_←

但是琴爷突然把阿斯蒂拽进巷子里强吻,阿斯蒂也没有想到啊,难道自身魅力太大讨人喜欢也是一种过错吗?阿斯蒂是无辜的啊!

再说了,阿斯蒂还能反抗她在组织里唯一算得上是依靠的琴爷不成,至少琴爷在阿斯蒂失去价值前不会放弃阿斯蒂……

她不费心谋划着紧紧抓住琴酒这根未来的救命稻草,难道还能靠你们这几瓶怀抱着目的接近阿斯蒂的假酒吗=_=

波本注视着对面的金发少女,“那你和苏格兰的约定怎么办?”

月橘把脸上毛巾拿下来的动作一顿。

夭寿了,透子竟然主动提起了苏格兰,看来竹马在治疗舱里睡着睡着就被别人偷家了的事情给了透子很大的刺激。

……但是透子,你敢说你仅仅是在为景光君打抱不平、心里没有一点私心吗?

金发少女攥着毛巾的手指紧了紧,脸上并未露出他所想的羞愧,而是一点怅然和失落。

静默片刻,阿斯蒂垂下眼睑,轻声问道:“波本,小光哥哥真的会醒过来吗?”

波本一怔。

“其实我呢,最初那几年,确实和波本一样,一直坚信着小光哥哥会醒过来,”金发少女笑了一下,逐渐被泪水濡湿的水绿色眸子随之一弯,晶莹泪珠便挂在了微红的眼角,内心无法忽视的悲伤显露无疑,“但是慢慢的,我不那么坚定了……”

“说我长大了也好,移情别恋也好……这些年发生了很多事,我偶尔也会想,要是有一个人一直在我身边就好了,不能保护我也没有关系,只要一直陪在我身边就好……”

金发少女抬眸凝视着他,那滴眼泪始终未曾落下,“我很抱歉,不能遵守当初的约定。”

就算苏格兰现在醒来,逐渐认清现实的阿斯蒂也不可能和真实身份为警方卧底的苏格兰在一起了。

波本心中一颤。

原来阿斯蒂早就察觉了,当年那封“苏格兰拜托搭档”转交给她的信,其实是他写的。

这几天始终环绕在他心里的阴霾仿佛消散了许多,波本叹了口气,“为什么是琴酒?”

琴酒可不是什么好人,阿斯蒂想要寻求琴酒的庇佑,可能到最后都不知道自己被卖了还在帮人家数钱。

而且看样子阿斯蒂对琴酒并不是完全没有感觉……也对,感情方面,阿斯蒂这么单纯的女孩子,哪能玩得过身经百战的琴酒。

似乎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金发少女愣了愣,低下了头,咬着唇,“琴酒前辈人很好的,自从琴酒前辈开始追求我,研究组的那些人都对我客气了很多……”

研究组的前任首席和现任首席之间的明争暗斗,在组织的代号成员里不是秘密,没想到最后的结果是为组织工作多年的阿斯蒂落败,难怪琴酒会分配行动组的暗杀任务给阿斯蒂。

波本眼神复杂,“所以,并不是非得是琴酒不可,只是觉得他能保护你?”

阿斯蒂犹豫地点了点头。

从进训练场开始一直眉头紧锁,波本沉默片刻,忽然笑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