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天然屑玩家的攻略游戏 > 第52章 酒厂_阿斯蒂
 
波本和琴酒同时追求阿斯蒂的事情在组织里传开了, 甚至还有人开赌局押注猜测他们俩谁能抱得美人归。

现如今波本在组织情报部门的地位不同往日,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可以随便拿捏的新人了,琴酒虽然因为波本横插一杠而恼火,却也没直接拿枪抵着波本的头问他几个意思。

想收拾波本, 迟早有机会的, 只等他自己露出破绽。

“所以说, 波本和琴酒大人, 首席、阿斯蒂到底喜欢哪一个?”

小心翼翼地绕过堆放在地上的那些白玫瑰花束, 卡慕端着一盘水果走进组织新设的科研部部长办公室,放在趴在桌子上的阿斯蒂左手边的桌面, 八卦兮兮地问。

即使现在研究组的首席科学家已经不是阿斯蒂了, 她还是习惯这么称呼她, 总是纠正不过来。

月橘枕着手臂,歪着头,慵懒十足地斜眼看过去, 用眼神问对方无不无聊。

她听到透子笑着说“为什么不考虑一下我呢”的时候并不意外,只是没料到透子那么果敢地在组织里放话要追求阿斯蒂, 把一切摆在明面上。

有好处, 也有坏处。

“我觉得琴酒大人更好诶,阴狠毒辣的杀手,对外冷酷无情, 只对你一人温柔什么的……”卡慕捧住脸颊, 陷入幻想, 露出了磕cp上头的表情, “还很浪漫。”

月橘一言难尽地看了一眼堆满阿斯蒂办公室的白玫瑰, 她有时候真的搞不懂, 卡慕这种年轻女孩对浪漫的定义到底是什么。

琴爷这种喜欢就一定要搞到手, 对喜欢的人阴鸷理性而又强势、占有欲控制欲爆棚的人,她在现实世界里一向敬而远之。

因为跟这种类型的男人交往,是没办法好聚好散的。

月橘微微直起身来,手肘下压着一张报纸,她用手拨开自己掩住脖颈的侧扎鱼骨辫,揭开了创可贴的一角,“这浪漫给你你要不要?”

映入眼帘的是阿斯蒂白皙侧颈上触目惊心的吻痕,坐在旁边椅子上的卡慕一哆嗦,连忙摇头,“算了算了。”

她和麦卡伦正式交往之前,麦卡伦可从来不敢对她做这么大胆的事,更别提明知她要出去上班还给她留印子了。

月橘轻笑一声,把创可贴贴回去,放下了发辫,顺手从果盘里拎起了一颗樱桃,放进嘴里。

金发灿烂的少女娇艳欲滴的红唇微微张起,含住了那颗鲜红饱满的樱桃,自带眼线的水绿色猫眼斜睨着看过来,漫不经心的眼神撩人于无形。

卡慕默默捂住鼻子。

这就是传说中的纯欲系女子吗,她一个女孩子也差点没把持得住。

月橘冷不丁问道:“在想什么?”

“想看首席用舌头给樱桃梗打结……”卡慕话一出口,就想当场咬舌自尽,不过看到阿斯蒂无语的表情,她又理直气壮了起来,“怎么了嘛!有了未婚夫就不能欣赏美色了吗!”

月橘卷起报纸,轻轻敲了敲卡慕的头,“正常点。”

刚开始看着像个容易害羞的普通女孩,现在怎么越来越痴女了,还主动送上来让阿斯蒂ntr。

天知道卡慕一个颜性恋是怎么喜欢上麦卡伦那个相貌平平无奇的男人的,或许是逃脱不了柯南世界的青梅竹马定律吧。

互相逗趣了几句,卡慕就带着空掉的果盘离开了,她还要回研究部继续做事。

“雪莉你也来找阿斯蒂呀。”

听到门外传来的卡慕略显浮夸的声音,月橘挑眉,心想按照乙女游戏的套路,雪莉多半该听到的都听到了。

这还是雪莉第一次知道阿斯蒂和卡慕平常是这样相处的。

身穿白大褂的茶发少女面上平静极了,似乎并不在意自己唯一的好朋友还有别的女性朋友。

殊不知在月橘眼中,她不说话,抿着唇,一脸孤傲,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可爱极了。

被堆满办公室的白玫瑰晃了眼,雪莉走进来,有注意不踩到随意放地上的花。

“刚刚在聊什么?”

虽然她们默契的不再提那个意乱情迷的吻,但两人之间的气氛还是缓和了很多,恢复到以前可以闲聊的阶段了。

月橘随意地展开报纸,只看报纸不看雪莉,用敷衍的态度撩拨对方的妒火,“在聊怎么用舌头给樱桃梗打结。”

只要掌握了技巧,就算没有接吻经验的人也可以用舌头给长一点的樱桃梗打结,用这个衡量吻技未免太过草率。

雪莉拿走阿斯蒂手里那张拿倒了的报纸。

即使她一句话也没有说,那双充满了悲伤的冰蓝色眼瞳,已经足以让被她这莫名其妙的举动惊了一下的阿斯蒂动弹不得了。

月橘望着那双眼睛,莫名回想起了阿斯蒂和雪莉还在美国上学时候的一件事。

那天晚上,西尔维亚接到组织的命令,要求她回日本为组织工作。她坐在床边,折衣服收拾行李,宫野志保忽然抱住她的腰,依偎在她怀里,一言不发。

窗外的月色溶溶,茶发少女哀伤的神情,深深地刻进了她的心里。

“薇娅,我有一点生气。”

雪莉闭了闭眼。

“一点点。”

当时的画面,与此刻重叠了。

关系越来越混乱了。

披着【伊莎贝拉】马甲的月橘独自一人坐在位于紫罗兰医院旁边的一家咖啡店里,用勺子搅动着已经凉透了的花式咖啡,破坏了上面的天鹅拉花。

鸽人者,人恒鸽之。

明明是波本约阿斯蒂一起出来玩,却临时有任务当天放了阿斯蒂鸽子。

月橘托着腮,看着街对面。

距离紫罗兰医院不远处就是一所小学,因此下午放学这个时间点,有很多小学生去咖啡店对面的冷饮店买饮料喝,大多都是女孩子,成群结队的,笑着聊着天,还没有柜台高的小孩子的天真善良和童言童语逗得冷饮店老板哈哈大笑……

真是吵闹啊。

月橘眯着眼,对冷饮店发现了她在看她们的女孩子露出了一个亲和力十足的笑容。

她上小学的时候可没有闲钱买冷饮,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别人喝,柯南世界的小孩子真幸福。

说起来,比起疲于应对的现实世界,就算只是在游戏里喝一杯咖啡,坐在咖啡店里活动大脑、思考着下一步攻略计划,月橘都觉得很放松了。

不过,在柯南世界副本里走日常确实很惬意,但作为资深玩家,沉浸在这些虚拟的事物中,和那位观棋烂柯的王质又有什么区别呢?

结了账,月橘拎着一大袋打包好的咖啡走人,去紫罗兰医院看看有没有治病救人刷倾向的日常任务做。

阿斯蒂的倾向天平【罪恶】比【正义】沉太多,红方这边的感情线很容易因为阿斯蒂的【正义值】不够,刷着刷着就中断了。

另外,阿斯蒂有看报纸的习惯,最近看到了很多“沉睡的毛利小五郎”的报道,偶尔也会在照片上表情夸张的毛利小五郎身边看到一个穿蓝色小西装短裤、戴红色蝴蝶结和眼镜的小男孩的身影。

而以往新闻界的宠儿、著名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就此从报纸上销声匿迹。

太大意了。

月橘微笑着把买来的咖啡分给医院的同事,顺利从几位欢迎她出差回来的八卦女同事那里得知了医院的近况,其中【医院最近有很多年老的病人扎堆去世】的消息引起了她的注意。

莫不是出现了“死亡天使”?

月橘摸了摸下巴。

不过这位“死亡天使”也太笨了点吧,哪儿有只逮着一家医院的病人杀的,羊毛也不是这么薅的。

“这几个月经常上报纸的名侦探毛利小五郎先生就在我们医院住院,伊莎贝拉医生平时不是很喜欢看推理小说吗,想不想去认识一下毛利小五郎先生?”

意外也分到了一杯热咖啡,在伊莎贝拉出差后才到紫罗兰医院实习的金发棕瞳小护士提议道。

毛利小五郎在,那小兰和柯南也很有可能在这家医院了……原著中好像没有这一集啊,不愧是死神小学生,走哪儿哪儿死人。

月橘看了一眼小护士的名牌。

【田无美代子】

……是不是有什么东西乱入了。

这个名字可能粉丝们不太熟悉,那换成【鹰野三四】,大家是不是dna就开始动了?

蝉在叫,人坏掉。

寒蝉世界里的大boss鹰野三四和柯南世界“米花之狼杀人事件”里出场的犯人西谷美帆是同一个声优。

幻梦游戏策划就喜欢在这些细枝末节处埋彩蛋误导玩家。

委婉的拒绝了小护士的提议,月橘从伊莎贝拉的一位舔狗男医生那里顺利接手了巡视病房的工作,普通地路过了死去的那十几位老人生前的病房。

“碰巧”偶遇一只正在偷偷寻找线索的柯南。

“小朋友,你在这里做什么?”

柯南被悄无声息地走到自己身后的人突然发出的声音吓了一跳,转身一看,见是一个穿着白大褂的金发女医生,连忙装傻充愣试图蒙混过关。

无意间看到对方胸前的名牌,【伊莎贝拉】,柯南一惊,立马回想起了阿笠博士告诉他的那个帮忙把昏迷不醒的自己送到他家的好心人留下的名字就是【伊莎贝拉】。

“大姐姐,是你啊。”

听着柯南用小孩子特有的天真无邪的声音为那天晚上的事情道了谢,月橘先是露出了回忆的表情,然后才恍然,似乎想起了面前这个小男孩是谁。

“下次可不能再离家出走了哦。”

月橘温柔地抚摸着正太状态的新一君的犬首,无视对方因为在心里吐槽而露出的半月眼。

难为新一君一大把年纪还要装嫩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