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天然屑玩家的攻略游戏 > 第57章 酒厂_阿斯蒂
 
观察到透子微变的眼神, 月橘就知道这瓶假酒在往她希望的方向脑补西尔维亚对琴酒的复杂感情了。

大概描述一下就是【天真烂漫的天才少女被冷酷杀手危险而又迷人的反派魅力所吸引,却又因本性善良而难以赞同对方行事的残忍, 在理智与情感之间挣扎】之类的……

为了给透子的脑洞松土,月橘可是铺垫了很久才达到了今天的效果。

西尔维亚崴了脚,于情于理透子都不会对她置之不理,既然奉命获取西尔维亚的好感,自然不会把人送回家就够了。

发现右脚轻度扭伤的西尔维亚虽然能用另一只脚单脚站立,但是要走路还是太过勉强了,即便身上有人们赋予的各种光环, 西尔维亚在忍耐疼痛方面也不过只是个普通女孩儿罢了。

听到透子顺理成章地提议留下来照顾她,月橘面露犹豫,最后还是在透子真诚的眼神下妥协了。

反正天还没黑,透子的道德水平也比较高, 西尔维亚的人身安全还是有保障的,更别说控制着整栋房子电子设备的【诺亚方舟】还在暗处看着。

咦,怎么有一种微妙的ntr感?

月橘平躺在沙发上,目光随着去拿家庭医药箱的金发男人的身影的移动而移动——透子那么敏锐的人,肯定是能感觉到西尔维亚带着淡淡疑惑的视线一直注视着他的。

作为幻梦资深乙女游戏主播, 即使攻略对象不在身边细节也要做到位。

等透子拿着医药箱回来,月橘又若无其事地移开了视线, 假装自己刚才一直在盯着天花板发呆。

安室透不禁露出了被暗中观察人类的小猫萌到的表情。

他坐在沙发的一边,轻轻托着西尔维亚脱了鞋的小脚放在自己的腿上, 垫高伤处(平躺时略高于心脏位置)促进静脉回流, 一副很专业的模样。

医药箱里有西尔维亚以前研发的治疗局部扭伤的外用药物, 只不过是药膏状的, 需要推拿按摩让伤处更好的吸收药物。

安室透将药膏挤在掌心, 刚要触碰到少女肿得像个馒头的伤脚, 对方就紧张地缩了缩小腿,害怕的问,“会很疼吗?”

安室透心中莞尔,面上装作认真地思考了一下,才回答,“应该会有一点点。”

似乎有些懊恼自己为什么要把药弄成膏体而不是喷雾,月橘咬着唇,盯着自己的伤脚看,“等我脚伤好了就回去改良这款药!”

其实嘛,她最初在研究这款治疗扭伤的药膏的时候,就已经设计好了类似的情节,萌妹的裸足可是刷好感度的大杀器哦。

壮士断腕一般,月橘扭过头去不再看自己的伤处,“我准备好了,你开始吧。”察觉他要动手,又忍不住补充了一句,“轻一点。”

安室透好脾气地应了,可涂药按摩的时候却毫不手软。

月橘“嘶”了一声,抽了抽被对方握在手里的右脚,没能抽出来,颤颤巍巍地喊疼,脚趾都蜷缩了起来。

“轻点,我疼……”

这娇气喊疼的嗓音……着实有点令人遐想了。

本来没多想什么,安室透按摩少女裸足动作微顿,下意识地捉住西尔维亚耐不住疼要抽回去的小脚,不免觉得脸颊一热,幸好生来肤色比较深,看不太出来。

掩饰自己的失态一般,他沉声道,“忍一忍。”

被这么凶了一下,再加上“要害”拿捏在别人手里,月橘委委屈屈地闭上了嘴,含着泪光的水眸怯怯地望着对方。

安室透莫名心虚,低头不看可怜兮兮的西尔维亚,继续给少女扭伤的部位推拿,手上的动作还是放轻了许多。

伴随着少女因疼痛而时不时发出的抽气声,周围一时安静了下来,暧昧的气氛不降反升。

带着女孩子喜欢的水果甜香气味的药膏逐渐挥发,西尔维亚扭伤的脚踝肉眼可见的消肿,恢复了原来玉雪可爱的模样。

少女不盈一握的裸足有着近乎完美的足弓曲线,脚背白白净净的,边缘泛着可爱的粉色,十指指甲晶莹剔透,樱花瓣一样漂亮。

安室透捏了捏西尔维亚触感很好的小脚,下一秒他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身体一僵,不动声色地放开了手。

金发少女不说话,抽回刚好的右脚,窝在沙发的一角,眸光水润地望着他,似乎在无声谴责他刚刚的狠心。

安室透轻咳一声,“这段时间注意休息。”

遂礼貌告别,极力镇定地离开了西尔维亚的住所。

月橘从透子僵硬的背影中看出几分落荒而逃,不由勾唇一笑。

纯情小处男,真是可爱呢。

【辉夜大小姐同款腹黑表情jpg】

终于正视了自己的心意,透子会做些什么呢?

月橘非常期待。

肯定不会像之前那样,明明对西尔维亚的好感度只有【恋人未满】,却偏偏要表现出【至死不渝】的样子吧?

透子之前真的表现得很完美。

他温柔体贴,想西尔维亚所想,爱屋及乌(除了琴酒),无论西尔维亚提及哪个话题都能接上话,偶尔西尔维亚提到科研方面外行人听不懂的专业名词滔滔不绝时,就用赞美认同的眼神微笑着注视着她,还有各种注重细节的小动作……就连站【阿斯蒂x琴酒】的卡慕也爬到了【阿斯蒂x波本】的墙头。

但是呢,在月橘看来透子完美得很不真实。

不动心的人总是要比动心的人高明得多,因为不动心,所以才能冷静分析对方的心情和想法,毫无偏差的投其所好。

寻根究底,只是因为透子没有真正动心。

被西尔维亚的一举一动牵动心神,才是月橘想看到的,无论是肉体还是情绪。

出于个人的恶趣味,她就是喜欢看别人为她控制的角色卡迷乱而真实的她却心如止水冷眼旁观的样子。

月橘猜测透子事后是用【我不是在景光头上种草,而是在挖琴酒的墙角,拯救国家未来的栋梁】的心理建设说服自己的。

放开手脚主动出击的透子也比她想象的要生猛。

比如用亲手做的甜食引诱窝在实验室搞研究的西尔维亚出门、翘班带西尔维亚去游乐园坐想玩很久了但一直没有机会玩的云霄飞车、晚上拿下属当工具人使唤准备一院子的烟花放给西尔维亚看、开车带西尔维亚出去兜风……虽然套路但又心意满满。

听到透子卡了很久没动静的好感度增加的系统提示音,月橘难得有点感动。

不过透子有时候会当着琴爷的面,偷偷用手指勾一下西尔维亚的掌心,再对着又急又羞的西尔维亚俏皮眨眼之类的行为必须制止,很容易翻车的。

打破[月见徒花]从不翻船的记录了怎么收场。

“波本,别这样。”

连续躲了对方两天后,请假外出采风实则躲人的月橘就被透子堵在了小巷子里单手壁咚。

似乎因为自身所处的环境想起了什么,月橘羞红了脸,有些难以启齿,叫对方在组织里的代号提醒他,“这让我有种背着琴酒前辈,在……偷情的感觉。”

“偷情”这个词艰难地说出口,月橘又抬眼认真地看着对方,“再这样下去,很危险的。”

琴爷可不是那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圈养的猎物从他的控制范围里逃跑出去的人,就琴爷那种一上来就是【杯弓蛇影】的黑化值,万一发现了阿斯蒂跟波本存在不正当关系……

呵呵,狗笼play结局欢迎你。

显然也想到了他那天在和这差不多的巷子外看到的那一幕,安室透眯眼,“你和琴酒正式交往了?”

那他就得采用其他计划了呀。

因为和异性隔得太近而有些不自在,月橘抿唇,摇了摇头,“没有。”

听诺亚的话,西尔维亚十八岁之前是不会和任何男人交往的,玩玩暧昧倒是可以,毕竟西尔维亚还需要这群男人的庇护。

“所以不存在什么偷情。”看出西尔维亚的不适,安室透主动拉开了距离,那双紫灰色的眸子仍一眨不眨地注视着她,“我呀,可是很认真地在追求你。”

无论是出于自己的心意,还是上级的指令。

“追求?”月橘忍不住笑了一下,随着两人关系的拉进,西尔维亚在透子面前会表现得更加活泼坦率,和她以前在苏格兰面前的时候一样,“我觉得用‘勾引’这个词更合适。”

西尔维亚很难拒绝透子的勾引。

像个普通女孩一样被自身很有魅力的男性用正常的方式追求,对内里被染黑了的西尔维亚来说是一种奢望。

况且,有一种东西是西尔维亚和琴酒在一起的时候感受不到,而和波本(安室透)在一起的时候经常能感受到的——

“被尊重”。

或许琴酒确实比波本更喜欢阿斯蒂,可那种像对待可有可无的玩物、宠物一般的喜欢,对西尔维亚而言又有什么用呢?

“没错,我就是在勾引你,不想上当吗?”

安室透挑眉,执起她的右手腕,作势要在她的手背上亲一下,却在自己微闭的唇即将触碰到她的肌肤的时候,微微侧手,让这个未经同意的吻落到了自己的手上。

他的嗓音低沉,笑吟吟地注视着面前的金发少女,紫灰色的眼眸明亮且深邃。

“还没有被勾引到哦——”

月橘拉长了尾音,倒是表现得一点都不害怕对方,抬起另一只手,捏了捏金发男人还笑着的脸颊,忽而又压低了声音。

“再加把劲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