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天然屑玩家的攻略游戏 > 第60章 酒厂_阿斯蒂
 
当琴爷推倒阿斯蒂的时候, 月橘很淡定,怕什么,又不是没被壁咚过。

当琴爷强吻阿斯蒂的时候, 月橘依然淡定,慌什么, 又不是没亲过。

当琴爷的手从阿斯蒂后背的衬衫下摆探进来、开始解阿斯蒂的内衣扣的时候,月橘不淡定了。

喂喂,未成年上高速是要被幻梦锁视频的!

“…前辈…不要……!”

被死死地压制着,阿斯蒂挣扎不开, 喉咙泄出一声呜咽,只能拼命摇头躲避他的吻。

这是她第一次这么明确地对他说“不要”。

琴酒的动作停住了。

那她想要谁?波本?雪莉?还是躺在治疗舱里半死不活的苏格兰?

琴酒低头凝视着被他按着双手压在桌子上的金发少女——她泪流满面的样子楚楚可怜极了, 那双溢满泪水的猫眼里充斥着对他的恐惧和抗拒。

在他身边待了这么久, 现在才知道害怕, 已经晚了。

阿斯蒂趁机推开了他,惊慌失措地逃离了这个令人战栗的怀抱,夺门而出。

琴酒没有去追, 放任猎物叛逃。

他不紧不慢地点燃一支烟, 深吸一口, 徐徐吐出一团迷蒙的烟雾,神情莫测。

跑,跑得掉吗?

跑不掉也要跑, 未成年禁止上本垒!

月橘拢紧身上的白大褂, 梨花带雨地跑出了实验室, 看似六神无主地乱跑, 实则准确地避开了可能会有路人npc出现的地带。

还有就琴爷您这把阿斯蒂当自己圈养的金丝雀的霸总态度, 就算您对阿斯蒂的好(黑)感(化)度(值)是所有攻略对象中最高的, 每次出场也是最受粉丝欢迎的, 仍在不可避免地向be的深渊滑落呢←_←

只能说阿斯蒂虽然喜欢琴酒,却也没有在琴酒面前表现出来的那么喜欢琴酒,至少没有喜欢到真的把自己的身体交出去……

月橘心思百转,面上还流着泪埋头逃跑,结果“一不小心”就在楼梯的拐角撞到了人。

喜闻乐见jpg

连对方是谁都没有看清,月橘匆忙地说了声“对不起”,就要马上离开,却被对方一下子抓住了手腕。

月橘在心里为及时发短信给透子求救的诺亚点了个赞。

急着逃跑的金发少女突然被抓住,脸色苍白得可怕,反应强烈地挥开他的手,色厉内荏般地尖声呵斥,“放开我!”

匆忙赶来的路上波本看到阿斯蒂现在的状况,表情肉眼可见地变得难看。

以往很注重形象的金发少女此刻异样狼狈,披头散发,衣衫不整,脖颈一侧被咬出了血,白得刺眼的大腿上还有在桌子的边缘磕出的红印,一看就知道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

“阿斯蒂!是我!”

手背被少女的指甲抓伤的疼痛可以忽略不计,波本眉头紧锁,双手用力按在阿斯蒂颤抖的肩膀上,让她冷静下来,“我来了,没事了,不会再有危险了,没事了……”

他不断地重复那几句话安抚她。

阿斯蒂惊魂未定,神色恍惚地看着眼前一脸担忧的金发男人,好一会儿才确认了对方是可以信任和依靠的人,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伸手紧紧抓住他胸前的衣服,放声大哭。

在组织里再怎么表现得内心强大、冷淡漠然,本质上也只不过是一个普通女孩罢了。

会恐惧,会害怕,会胆怯。

清晰地感受到了阿斯蒂打湿他衣衫的泪水的温度,波本强压着心头的怒火,轻轻拍了拍少女颤抖不止的后背,“我送你回家。”

琴酒这个人渣!

败类!

社会的毒瘤!!

波本沉着脸开车把阿斯蒂送回了家,但没有立即走,而是驾轻就熟地找出了阿斯蒂家里的医药箱,给阿斯蒂处理伤口。

好在刚才阿斯蒂换下原来那身衣服的时候,他简单的帮忙收拾了一下,没在白大褂和衬衫短裤上发现令人心痛的痕迹。

波本暗中松了口气。

阿斯蒂在自愿的情况下和琴酒发生关系,与在非自愿的情况下和琴酒发生关系,是有很大区别的。

前者会让他失落神伤,后者会让他心碎。

追求阿斯蒂到现在,波本自己也分不清楚他对阿斯蒂的执着到底是因为上级的任务,还是因为被阿斯蒂这个人所吸引。

善良而又冷漠,天真而又残忍,坚强而又脆弱,说的就是在他眼中矛盾无比的阿斯蒂了。

波本拿着医药箱回到金发少女身边。

阿斯蒂情绪已经平复了下来,抱着个枕头,蜷缩在沙发的一角,眼角还着泛红,见他坐过来,下意识地靠着沙发缩了缩腿。

波本坐在阿斯蒂旁边,一言不发,拿棉签蘸了药膏,轻轻涂抹在少女白皙脖颈侧边那道分外碍眼的齿痕上。

穿着居家服的阿斯蒂呆呆地望着他,样子有些呆萌,似乎还没有从之前发生的事里回过神来。

药膏很快发挥作用,看到少女脖子上琴酒留下的痕迹消失,波本心中的郁气稍解。

想了想,还是应该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波本斟酌着用词,正要开口,就听见了“咕噜”一声响。

金发少女也愣了一秒,继而羞耻地抬高了画着卡通图案的枕头,挡住自己的脸,几乎想找个地缝钻下去。

很可爱。

波本忍了一会儿,还是憋不住笑了。

“饿了?”

波本伸手按下阿斯蒂手里的枕头,紫灰色的眼眸含笑,看着少女羞红着脸点头,又抬手温柔地摸了摸对方凌乱的金发,“煮面给你吃,等着。”

他上次来的时候发现冰箱里还有不少食材,应该够煮一碗面。

波本去厨房忙碌。

金发少女抱着枕头,整个人窝在沙发里,盯着避免散出油烟味而关上的厨房门看,仿佛能透过那扇门,看到那个能带给她安全感身影。

直到这时,阿斯蒂才真正开始考虑换个人依靠的可能性和成功率。

她在琴酒前辈身上投入了太多,不是轻易能割舍的。

波本端着放面碗的托盘回来,就看到了像只正等着做猫饭的主人端着盘子过来投喂的小猫一样乖巧的阿斯蒂,不禁笑了笑。

“吃面了。”

他把碗筷放在阿斯蒂面前的茶几上,语气轻快地招呼。

一碗色香味俱全的乌冬面,放了蔬菜和葱花,上面还摊着两个卖相极佳的鸡蛋。

从来没有在琴酒前辈那里享受过这种待遇,阿斯蒂安静地吃着面,视线却逐渐开始模糊,眼泪不知不觉地掉了下来。

没等被人发现,阿斯蒂就抬手擦去了眼泪,继续大口吃面。

波本搬了个小凳子回来,坐在茶几对面看着阿斯蒂吃。

少女的教养很好,吃相文雅,虽然吃得快,但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看得出是她从美国带来的习惯。

阿斯蒂嘴巴塞得满满的,一碗面吃得干干净净,看得出是真的饿了。

波本适时递过去几张纸巾,又服务周到的去饮水机边接了一杯水。

阿斯蒂放下筷子,脸颊微红,接过纸巾擦了擦沾了汤汁的嘴,小声地说了句谢谢。

因为今天哭的时间太久,她的声音听起来还有些沙哑。

想到阿斯蒂之前的状态,波本拧眉,“现在方便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吗?”

仿佛也回想起了之前的事,金发少女捧着水杯的手指紧了紧,指关节微微泛白,显而易见的抗拒这个话题。

波本并未催促,温和注视着她的紫灰色眼眸充满了耐心与包容。

沉默半晌,阿斯蒂垂下眼帘,缓缓开口。

……

波本消化了一下对方话里的信息,试探着问,“所以雪莉……”到底是怎么从禁闭室逃出去的?

阿斯蒂蓦地抬眸,“我不知道!”

察觉自己反应太大了,阿斯蒂故作镇定地拿着杯子喝了一口水,掩饰自己的表情变化,“……组织里那么多代号成员都没能查到雪莉的下落,我又怎么知道雪莉去了哪里。”

雪莉失踪的那天,根据监控录像,她全天都待在实验室里,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但就是因为她的不在场证明太完美了,反而惹人怀疑。

波本觉得自己推理出了琴酒猜疑阿斯蒂知道雪莉失踪内情的原因。

在感慨“琴酒的疑心病真的没救了”并鄙视其用这种下流的手段逼供之余,波本也不由开始怀疑阿斯蒂是否真的知情。

在他看来,阿斯蒂在他提起雪莉时的反应的确惹人怀疑。

“你的伤……要不要也处理一下?”

金发少女抿了抿唇,放下杯子,不好意思地指了指他手背上的抓伤。

思绪被打断,波本闻言挑眉,语气带着一点不怀好意,“你来帮我?”

一边说着,一边把受伤的左手递了过去。

见阿斯蒂握住他的手,似乎真的打算帮他擦药,波本反而有些不自在,抽了抽手,没抽得出来,便玩笑道,“这点小伤再晚点处理,自己就愈合了。”

阿斯蒂不满地睨他一眼。

这个人嘴上说着要勾引她,其实为人正派得不行,每次和她单独相处的时候都很有分寸。

阿斯蒂低下头,纤细白皙的右手轻托着男人相比她的手要宽大得多的左手,垂眸看着那道在深色的皮肤上不甚明显的抓伤,认真地用棉签蘸了药膏,为对方处理伤口。

……就像当年,第一次为苏格兰处理伤口一样。

少女浓密的睫毛偶尔颤动一下,像翕张着翅膀的蝴蝶,眼波流转时,温柔如水。

就令人很想吻她。

此刻的气氛太好,时间也仿佛变慢了,波本忽然开口,“西尔维亚……”

冷不丁被喊了真名,阿斯蒂有点没反应过来,不解地抬眸看他。

“我可以吻你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