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天然屑玩家的攻略游戏 > 第62章 酒厂_阿斯蒂
 
贝姐的提议正中下怀, 月橘却支吾其词,没有立即答应,只说自己要好好考虑考虑。

是该好好考虑一下的, 毕竟贝姐这一回日本, 把远在美国紧盯着身份可疑的大明星“莎朗·温亚德”的fbi们也招惹过来了。

夜幕降临,被贝姐骑摩托车送回家时, 透子已经离开了,还贴心的帮忙收拾了碗筷, 打扫了客厅,至于有没有留下窃听器之类的东西……就仁者见仁了。

和贝姐互道晚安, 经过一天的劳累, 月橘把自己摔在床上,抱着毛绒玩具熊抓紧时间养精蓄锐, 做好即将迎接一场恶战的准备。

问她为什么这么肯定秀一叽会主动来找阿斯蒂……这还用想?对方在阿斯蒂这里受了那么多次伤,一点黑化值都没涨,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西尔维亚这朵纯洁小百合,可是在红方痛心的注视下一步一步走向深渊的。

贝姐到访后没几天,月橘就收到了诺亚“有一小股fbi队伍非法入境”的消息提示, 不过她当时只是吩咐诺亚提高阿斯蒂住宅周围的警戒, 出于某种顾虑没有把这个消息汇报给组织。

又是一天请假摸鱼的清晨, 月橘早早地起床洗漱, 换了身运动少女的打扮, 扎了个高马尾就素颜出门遛狗。

准确来说,是陪很久没挪窝的【诺亚方舟】出去散步, 顺便给秀一叽提供偶遇阿斯蒂的机会。

平时阿斯蒂可没这么勤快, 养的十几条狗子都寄养在家附近专业的宠物店里, 偶尔想带【诺亚方舟】出去玩才会去店里把狗子领回来。

现在的时间还比较早, 社畜们都没有去上班,在街上遛狗的人却不少,月橘刚开始还没发现什么异样,直到她家的狗子和一只没拴狗绳的黑白小边牧擦肩而过。

她低头看眼手机的功夫,小边牧就很戏精地倒在地上嘤嘤嘤,仿佛是被她家的大黄扒拉倒下的一样。

刚看到手机上人工智能发来的示警,月橘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这是什么新型的碰瓷吗?

无论如何,基于阿斯蒂的人设是不可能对似乎受伤了的小动物视而不理的。

月橘连忙蹲下查看这只边牧到底是什么情况,仿佛感受到了她的担忧,装死的小边牧亲人地蹭了蹭她的手,黑亮的狗狗眼满是无辜。

身前传来脚步声,猜测是不是狗主人到了,月橘拍拍边牧的小脑袋,抬起了头。

空气仿佛在这一刻凝固了。

简单做了伪装的赤井秀一站在距离她一米远的地方,没戴标志性的针织帽,还是一头黑色短发,正静静地看着她。

——很明显,他就是故意来偶遇阿斯蒂的。

似乎一眼就认出了来人,月橘“噌”的一下站起来,攥紧了手里的狗绳。

这么近的距离,秀一叽一个箭步就能抓住阿斯蒂,她好像跑不掉的样子。

贝尔摩德这次就是单纯来看女儿的,所以不会跟阿斯蒂过多的谈论工作上的事,故而阿斯蒂也不会想到赤井秀一会突然从美国回日本,还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她面前。

但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身为fbi搜查官的赤井秀一,和乌丸集团的阿斯蒂已经不再是朋友。

从赤井秀一的枪口指向贝尔摩德并将其打伤的那一刻起,他们就已经是陌生人了,甚至还可能是敌人。借着贝尔摩德受伤的那次事件,阿斯蒂也对赤井秀一开枪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就是不知道赤井秀一对阿斯蒂当时的偷袭作何想法……应该是心情复杂的吧,毕竟好感度不仅没掉,还往上窜了一截。

月橘看向对方的眼神里充满了警惕,不自觉地做出了随时准备转身逃跑的姿态。

但是看看周围,长椅上装模作样地看报纸的男人、在自动贩卖机旁边买东西若有若无的留意着这边的男人、喷泉那边还停着一辆不起眼的白色面包车……

阿斯蒂这次清晨出门遛狗,身上就只带了一部手机,武力值基本等于零。

唯一有点杀伤力的,就是牵着的这条狗子。

当然,阿斯蒂可以让受【诺亚方舟】操控的狗子战术拖住赤井秀一,不过她无法确定这附近还有没有其他fbi,而且明显,赤井秀一身上带着枪。

真想把阿斯蒂强行带走,从她嘴里问出些什么,直接开枪打伤她的腿让她暂时失去行动能力就行了。

况且,阿斯蒂还担心万一她真让诺亚帮忙拖时间,赤井秀一这个冷血无情的fbi会把她的狗子给杀了。

连同为卧底的苏格兰都可以成为他获取组织信任的工具,一条狗又算得了什么。

虽然阿斯蒂不止养了这一条狗,【诺亚方舟】也随时可以再换一个身体,但是“真·诺亚”作为宠物和家庭的一员陪伴了她很长时间,换条狗她舍不得。

阿斯蒂不吝以最大的恶意揣测赤井秀一,她对赤井秀一的好感度已经跌至负数了。

短短一秒,月橘已经考虑到了方方面面。

阿斯蒂现在对赤井秀一的感官很微妙,此时最好的做法不是冒险让人工智能给组织的人通风报信,而是和赤井秀一井水不犯河水,只当没看见对方直接离开。

赤井秀一自然能感觉到阿斯蒂复杂的眼神里对他的警惕和忌惮,见阿斯蒂不想理他牵着狗子准备走人,在两人即将擦肩而过的一刹那,出于无奈,他低沉着嗓音开口:

“如果你不想自己暗中帮助fbi的事情暴露的话,就先和我走一趟。”

月橘停下脚步,一脸不可置信地侧头看他。

秀一叽是什么品种的狗男人啊,居然拿阿斯蒂曾经帮助黑麦隐瞒行踪和救助fbi成员的事情反过来威胁阿斯蒂!

不过也确实精准地抓住了看似油盐不进的阿斯蒂的软肋就是了。

避免引起旁人的注意,赤井秀一顺势搂住了僵在原地的金发少女的肩膀,表现得和阿斯蒂像一对久别重逢的兄妹或者恋人。

月橘被迫跟着秀一叽往fbi事先布控好的场所走,两人带来的狗子也被装作路人甲的fbi带上了面包车。

车门打开时,隐约可以看到驾驶座上的是一个戴眼镜的金色短发的女人。

——哇,朱蒂老师。

带前前女友来旁观自己和别的女孩互动,秀一叽这渣男味儿有点浓度超标(bushi)。

不过说起来,秀一叽是不是还不知道他的前女友宫野明美被卧底身份暴露而仓促叛逃的他牵连,惨死在琴酒手里的事……

月橘貌似担心地回头看和自己分开的狗子,就见一道敏捷无比的黄色身影从还没来得及关完的车门蹿了出来,拖着狗绳疾速跑进小树林不见了——还顺便诱拐了fbi不知从哪儿借来的这么听话的小边牧。

诺亚干得漂亮!

“诺亚!”

月橘着急地想要去追狗子,偏偏又被赤井秀一控制住,不由恼火,“赤、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见阿斯蒂还知道改口没说出他的真名,可见理智尚存,赤井秀一紧扣着少女手腕的手松了一些,“冷静,已经有人帮你去找了。”

确实看到朱蒂随后就下了车带着几个fbi去小树林找狗,月橘停止挣扎,安静了下来。

说实话,她挺想知道秀一叽非要和阿斯蒂谈话到底是因为什么事,但是阿斯蒂对赤井秀一的负好感度不允许她表现出迫切和亲近,只能满脸写着抗拒和不情愿,仿佛和对方多待一秒都是煎熬。

看到路边有在执勤的交通警察,月橘眼睛一亮,尝试挣脱秀一叽扣住她手腕的手,准备去向警察求助。

发现阿斯蒂一副随时想找机会逃跑的样子,赤井秀一略微思索,也不是拿阿斯蒂没有办法。

“咔嚓”一声,冰凉的手铐铐在了少女纤细中自带几分脆弱感的手腕上。

作为一个素质过硬的fbi,随身携带手铐是正常的……个鬼!

月橘震惊,“你这是什么意思?!”

秀一叽这手铐play玩得有点利索呀。

就是不知道阿斯蒂和叛逃的黑麦铐在一起的场面如果被琴酒撞到了,得涨多少黑化值←_←

赤井秀一抬起没被铐住的那只手摸了摸阿斯蒂的头,“怕你跑了。”

他的神情没有什么变化,依然是冷峻且锋利的。

——可是那双往日总是因沉重和压抑而显得深邃的墨绿色眼瞳此刻却柔和了下来,语气冷酷中不经意间流露出一抹温柔。

说没对阿斯蒂由怜生爱,怀抱着那么一点男女之情,也没人信呐。

看样子对秀一叽的放置play很管用……

可惜这时的阿斯蒂是不会去注意赤井秀一的表情变化的,况且红方这些一个比一个会隐藏情绪的卧底,基本都是“大业未成,何以为家”的类型。

月橘心下惆怅,要和红方人员达成he,前提是酒厂倒闭啊,这个周目是不可能了。

那边的交通警察似乎发现了他们这边情况有点不对劲,拿着小本本走了过来,警惕地看了金发女孩身边的黑发男人一眼,立即关切地询问,“女士,请问需要帮助吗?”

将两人连接在一起的手铐藏在他的风衣下,赤井秀一没有插话,侧头看向阿斯蒂,观察着对方的表情,想听她怎么回答。

似乎这时回忆起了他之前半真半假的威胁,金发少女憋屈了一会儿,半晌才开口,“……谢谢,不用了。”

颇有些咬牙切齿、忍辱负重的意味在里面。

赤井秀一低声笑了,“抱歉,我女朋友在跟我闹别扭。”

月橘毫不留情地踩了他一脚。

要点脸好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