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天然屑玩家的攻略游戏 > 第63章 酒厂_阿斯蒂
 
“宫野明美死了。”

咖啡厅里, 阿斯蒂一坐下来就开门见山地把这条她认为对方会关心的情报抖了出来。

既然并不关心对方的心情,那这个消息就没有隐瞒的必要了。

“……我知道。”

赤井秀一一来日本就打探到了这个消息,因此没有表现得太过惊讶。

却不曾想, 他这幅过分平静的表情,落在阿斯蒂眼里, 就成了冷血和不在乎的表现。

“那你还有什么想问的?”

阿斯蒂面无表情,抱着手往后一靠,倚在椅子的靠背上, 不算多有礼貌的坐姿, 很好的表达了她的敷衍态度。

至于桌子上的咖啡和甜品,她看都没看一眼, 谁知道有没有下毒。

赤井秀一刚把手铐给她解开, 就听见这句话语气很不耐烦的话,心下微叹, 面上却正色道, “西尔维亚,你愿不愿意回美国?”

“去美国?”阿斯蒂有些诧异, “你在开什么玩笑。”

心里却警惕起来,猜测最近fbi是不想要对组织展开什么行动, 上次对方给组织造成的损失可不小, 她有必要给组织通风报信。

“西尔维亚, 听着, 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

见西尔维亚并不把他的话放在心上,赤井秀一沉声道, “先听我的安排, 回美国待一段时间, 等事情解决了, 你想什么时候回日本都行。”

阿斯蒂一副叛逆期少女的样子,语气很冲,“听你的安排?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安排?你已经不是组织里那个受boss青睐的黑麦威士忌了,你有什么资格让我听你的安排?”

这个男人根本就不是来征求她的意见的,好像她遇到的男人都是这样,总是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根本不在乎她的想法。

她最讨厌别人对她这个态度。

对西尔维亚的心情一无所觉,赤井秀一加重了语气,“这是为了你的安全。”

谨慎的没有跟心向组织的西尔维亚透露情报。

阿斯蒂冷笑,“我不需要!”

他这幅假惺惺的样子令人作呕,以为她不知道自己一回美国就会被fbi秘密关押起来吗。

赤井秀一拧眉,“西尔维亚,你对我有偏见。”

或者说,对fbi整个群体都有偏见。

阿斯蒂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我只知道你开枪打伤了我母亲。”

贝尔摩德是杀人无数,可那又如何?她没有一点对不起她的地方,从她记事起,身边就只有这么一个对她疼爱有加的母亲。

“……这是我的职责,况且你之后开枪回击了。”

提到这事儿,赤井秀一就觉得自己的左侧腹部隐隐作痛。

他费力获取西尔维亚的好感,和对方的关系才稍微缓和,就因为突然出来搞事的贝尔摩德,加剧了他们之间的阻隔。

赤井秀一声音低沉,“fbi也折损了很多人手。”

当时他下的命令是活捉,但贝尔摩德和卡尔瓦多斯撤退时可一点都没手下留情。

阿斯蒂神色冷凝,“那与我无关。如果不是你们fbi派人来组织卧底,如果不是你不择手段上位,苏格兰不会直到现在还躺在治疗舱里醒不来。组织和fbi井水不犯河水,这些事都不会发生。”

苏格兰的事一直是她心里的一根刺,稍微碰一下就疼,她知道那时身为不同机构卧底的黑麦别无选择,可她就是迁怒,就是怨恨黑麦把她的生活弄得一团糟。

听到苏格兰这个代号,赤井秀一捏了捏眉心,“我已经解释过了,苏格兰当时自杀的。”

非要追究起来也是一笔糊涂账。

他现在不明白的是西尔维亚为什么非要待在这个国际犯罪集团,明知道有危险,也不认可组织的某些违法行为,为什么不同意回美国避风头。

真就只是为了和他对着干?

赤井秀一不觉得他有这么大面子。

“你难道不知道组织到底是干什么的吗?敲诈勒索、绑架抢劫、走私军火、进行人体实验草菅人命……你知道有多少无辜的人因为组织的罪恶死去吗?你也经历过失去身边的人的痛苦,为什么还要为组织做事?”

听他这么说,阿斯蒂握紧了拳,水绿色的眼眸满是坚毅,“我说了,其他人与我无关。”

她个人的能力有限,管不了那么多人的死活,也影响不到组织的灰色业务。

“我只知道组织供我读书,培养我长大成才,给我一个安身之处,让我衣食无忧,名利双收,还为我扫除阻碍,帮助我给弘树报仇……”

而赤井秀一这个fbi只会劝她把仇人交给警方,让法律去处置凶手,美国的法律要是有用,她何必自己动手?

阿斯蒂深吸一口气,闭了闭眼,不让自己去回想那些实验品看向自己的哀求眼神,“至于草菅人命……为了获得科研成果,进行人体实验是必要的,我和你说不清楚。”

弊在当代,利在千秋。

西尔维亚是这样说服自己的吗?

赤井秀一神色复杂,“别人的生命,在你眼里就是可以随便牺牲的东西?”

阿斯蒂怒从心起,抬眸狠狠地瞪视他,“这句话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你!”

她的冷漠和果决,从来不会针对自己身边的人,而赤井秀一却不一样,为了能铲除组织,他什么都可以做。

可以说他是个有信念的人,也可以说他是个冷酷的人。

阿斯蒂情绪激动地站了起来,双手撑在桌子上,“你以为你代表着正义?这样站在道德制高点指责我!其实你我都是一路货色!”

宫野明美也好,诸伏景光也好,他们的生命在对方眼里,都是可以为了让自己能够达成最终目的、权衡利弊后牺牲掉的东西吗?!

赤井秀一叹了口气,“我从未标榜正义,我只是在做我认为正确的事。”

人生真的很奇妙,原本温柔善良而又天真的西尔维亚被命运推向了黑暗的阵营。而他,最初只不过是想调查清楚父亲的死因罢了。

“我不该跟你谈论这些。”

说到底只是因为他和西尔维亚如今的立场不同,对正义与邪恶也有不同的看法。

无论如何,他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西尔维亚一错再错下去,不得善终。

回美国,是他给西尔维亚规划好的一条出路,避开风口浪尖,安心在美国做她的科研,不要再瞎掺合组织和国家的事。据他的观察,随着贝尔摩德离开美国,组织的主要力量目前就全都集中在了日本,美国又是fbi的大本营,相对比较安全。

至于作为各国争着要的天才科学家的西尔维亚的人身自由……暂时不是他现在的职位能够决定的。

阿斯蒂冷嘲热讽,“说得像是我来找你谈话的一样。”

在她看来,这场谈话根本就没有意义,只是给了他们一个争吵的理由而已。

自从托马斯·辛多拉那个男人被她放狗撕碎了之后,他们就时常会争吵对错。

无非是对方指责她所作所为太过残忍,她掀桌反驳被托马斯·辛多拉逼死的人不是他的弟弟,他站着说话不腰疼。

“西尔维亚,不管怎么样,我都是为了你好。”被这么怼,赤井秀一又不是没有脾气,声音也出现了一丝火气,“你根本不适合待在组织。”

看看万恶的组织都把这个女孩变成什么样了!

阿斯蒂有点想笑,略带讽刺地说道,“那谁适合?你?黑麦威士忌?射穿组织心脏的银色子弹?最后还不是被组织发现身份逃走了。”

说完,似乎想起了什么,阿斯蒂又故作懊恼,“差点忘了,叛徒不配使用那位大人给的代号。你说是吧,赤井君?”

不知为何,西尔维亚说这句话的时候,眉宇间的神韵,给他感觉有那么一刻的像琴酒。

赤井秀一默了默,出言试探,“西尔维亚,你知不知道,你不是贝尔摩德的亲生女儿?”

他想到了西尔维亚刚开始加入组织的理由,只是因为她唯一的亲人贝尔摩德是组织的成员,但根据他调查到的情况,西尔维亚和贝尔摩德根本没有血缘关系。

西尔维亚的亲生父母是被组织派人杀害的,这条消息,能不能动摇西尔维亚的立场?

阿斯蒂露出了像是被匕首捅了一刀的表情。

是了,别人能调查到的东西,fbi自然也能调查到,那封匿名的邮件,其实她也猜测过是谁发送给她的,但是时间过去了这么久,她都快忘了还有这么一回事。

“那又怎么样?”

阿斯蒂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不在赤井秀一面前露怯,可心中不断涌上来的酸涩却依然令她声音开始发抖。

突然发现自己不是母亲的亲生女儿,再也没有理由撒娇任性,她的不知所措,她的伤心和迷茫,她的恐惧和怀疑……那感觉就像是在做梦。

心里埋藏的最大秘密、那个已经结痂的伤口被对方用语言轻描淡写地撕扯开,面目狰狞,血淋淋的一片。

阿斯蒂一拳捶在了桌子上,气愤而又伤心,“有血缘关系又怎么样?没有血缘关系又怎么样?你继续说啊!”

桌面上的咖啡撒了出来,包厢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一看西尔维亚激动的反应就知道她对自己的身世是知情的,赤井秀一感到了一丝不安,意识到自己好像踩雷了,“抱歉,我……”

“我不想听你说话!你滚!”

“西尔维亚……”

“滚——!!”

……

赤井秀一沉默着离开了。

阿斯蒂抬手捂住脸,泪水从指缝间溢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