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天然屑玩家的攻略游戏 > 第66章 酒厂_阿斯蒂
 
“伊莎贝拉医生是那个组织的成员?”

听到灰原哀这么说, 柯南的第一反应是这绝对不可能。

按照那天晚上伊莎贝拉医生把他送到阿笠博士家的时间推算,伊莎贝拉是在那两个黑衣人离开之后发现他的。如果对方是黑衣组织的成员,那天晚上出现在他被灌下毒药灭口的地方, 极大可能也参与了那场的非法交易, 怎么可能在同伴离开后还折回犯罪现场。

柯南把自己变小的那天晚上是被下班路过那里的伊莎贝拉医生送回家的事情告诉了灰原哀。

组织里的人怎么可能这么好心送一个陌生小孩回家……除了阿斯蒂。

灰原哀眉头紧锁。

柯南说的话不是没有道理,但是她对周围是否有组织成员存在的感应十分敏锐, 刚才那股危险而黑暗的气息不可能是她的错觉。

听柯南对伊莎贝拉体貌的形容,虽然组织的代号成员里没有一个对得上,不过她也不敢确保自己认识所有的代号成员。

她又不像阿斯蒂那样善于交际。

柯南追问道, “所以, 你为什么会觉得伊莎贝拉医生是那个组织的成员?”

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灰原哀迟疑道, “就是一种……感觉。”看到柯南无语的表情,她也懒得解释, “不相信就算了。”

“你连伊莎贝拉医生的面都没有见到,就说伊莎贝拉医生是坏人,本来就很难让人相信嘛。”

见灰原哀煞有其事的样子,柯南想出了一个折中的办法, “这样吧, 毛利大叔前几天收到了一家电玩公司的邀请函, 邀请他明天去参加公司的新品游戏机展览会, 还多给了几张入场券。我可以让小兰姐姐多给我们一张送给伊莎贝拉医生,到那时你躲着偷偷看伊莎贝拉医生一眼,再确定一下。”

如果那个伊莎贝拉真是组织成员, 万一认出了她小时候的样子, 两个人都得完蛋。

柯南不是没有没有考虑到这一点, 他只是根本就不相信伊莎贝拉会是组织的成员, 想要借此打消她对伊莎贝拉的怀疑和警惕。

想通了这些,灰原哀反而有点好奇,伊莎贝拉和变小了的工藤新一认识的时间也没有多久,却这么被怀揣着大秘密的工藤新一信任。

假若不是工藤新一太容易相信别人,就是这个伊莎贝拉很容易取得他人的信任。

这种本事,她目前只在阿斯蒂身上看到过。

又想到了昔日好友,灰原哀心中一痛,面色如常地点了点头,“就照你说的办。”

她也想看看这个伊莎贝拉到底是什么人。

月橘刚到毛利侦探事务所对面的街道,准备去找小兰一起出去做指甲,顺便帮柯南圆一下谎,就接到了柯南用阿笠博士家的座机打来的电话。

电玩公司杀人事件√

听柯南在电话里说要送给伊莎贝拉电玩公司的入场券感谢她对他的帮助,月橘答应了明天会准时到场,挂断电话时却露出了古怪的表情。

无他,只是因为阿斯蒂包里已经有一封给著名美女医生伊莎贝拉的邀请函了,还附带着数张入场券。

主办方大概给米花市颇有名望的人都发去了邀请函,还送了格外的入场券给一些电玩爱好者,让会场保持热闹,毕竟那些名人不一定都会到场。

这剧情似乎和原著中“名侦探毛利小五郎推理公馆”主题相差甚远。

才放回包里的手机振动了一下,月橘正面对着毛利侦探事务所楼下的波洛咖啡厅,又拿出了手机。

【明日行程安排表】

有被诺亚贴心到,月橘大致看了下,就在记事本里打字,[“伊莎贝拉”只是一个有点名气的普通医生,让这么多人出来迎接,排场是不是太大了?]

诺亚秒回,[您前段时间委托我帮您理财,根据您的银行账户余额,我进行了多项投资,目前“伊莎贝拉”此人是该电玩公司的董事会会长。]

言下之意就是公司迎接自己的董事长排面再大也不过分。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成了董事长,月橘被诺亚的轻描淡写震慑住了,半晌才打字询问,[你没去炒股或者博彩吧?]

诺亚回复,[您有这方面的需求吗?]

感觉人工智能似乎已经在备案了,月橘立即拒绝,[没有。千万别。]

把手机放回包里,月橘还惊魂未定。

天知道阿斯蒂只是这段时间没空出去遛狗,想给诺亚找点事做罢了。

抬头看了一下积了雪的红灯,刚刚好变绿不用等待,这也太巧了,月橘的心情一言难尽,走斑马线过了清扫得很干净的马路,不去深究越来越贴心的【诺亚方舟】自我进化到了什么地步。

来到毛利侦探事务所楼下,月橘灵光一闪,走进了透子经常来打工的名场所波洛咖啡厅。

见有客人进来,榎本梓微笑着迎了上去,“欢迎光临,请问您要点点什么?”

室内温暖多了,月橘坐在靠窗的位置上点餐,“一杯摩卡。”

其实本人更喜欢卡布奇诺,但自从现实世界“给阿姨倒一杯卡布奇诺”这个梗流传开了之后,她就再也没有点过卡布奇诺了←_←

安室透挂着营业的微笑,刚给一位客人送完店里推出的新品三明治,就看到伪装成伊莎贝拉的西尔维亚坐在窗边等着上咖啡,心里有些意外。

不过想到西尔维亚和楼上侦探事务所的毛利兰关系不错,又觉得这只是巧合。

碰巧榎本梓端着咖啡托盘走过来,安室透主动过去帮忙,接过了对方手里的托盘,“我来吧。”

榎本梓看了坐在窗边气质优雅的金发美女一眼,觉得自己懂了,“认识?”

自己的这位同事平时刻意避开那些热情的女高中生,原来是因为喜欢这一款。

安室透笑着点头,端着咖啡托盘走向了看着窗外发呆的西尔维亚。

“您的咖啡。”

“谢谢。”

月橘回过神来,道了声谢,忽然觉得服务生的声音有点耳熟,抬头一看,用惊讶的语气技巧性改变称呼,“透君……?”

快打烊了,咖啡厅里的客人只有两三位,安室透顺势坐在了西尔维亚对面,自然地问道,“怎么想起来波洛喝咖啡?”

波洛咖啡厅无论是离西尔维亚家,还是离组织基地,或者紫罗兰医院,都太远了。对咖啡没有偏好的人很少大老远跑来专门喝这家的咖啡。

似乎想到波本习惯到处打工收集情报,月橘没有多问对方为什么会在这里,只是笑着说,“一会儿去毛利侦探事务所找朋友一起去逛街,先来咖啡厅里暖和一下。”

西尔维亚化着成熟女人的妆容,金色的发丝上挂着融化的雪花,一不留神就滑落下来,正拿着小勺子把摩卡咖啡上面漂亮的奶油搅拌均匀,笑吟吟地看着他,目光清澈,似乎想明白了什么。

难道要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安室透挑眉,正要调侃西尔维亚这么没戒心就告诉了别人她的私人活动,就见对方低头从包里拿出了一个东西递给他。

安室透接过一看,是一张展览会的入场券。

似乎为了掩饰自己忐忑的心情,月橘端起咖啡杯遮住了半张脸,小声地问,“明天上午九点,这家电玩公司要举办一个游戏机展览会,有空吗?”

西尔维亚能这么主动,多亏了贝尔摩德的神助攻,只是贝尔摩德这个时候还不知道她眼里很好甩的波本其实是瓶假酒。

安室透一愣,显然没想到能从容易害羞的西尔维亚嘴里听到类似约会邀请的话,不过他很快把西尔维亚送的入场券郑重地收了起来,直勾勾地看着她,确认道,“这是约会?”

月橘“嗯”了一声,捧着热咖啡暖手,微微侧头闪躲对方炽热的眼神,脸颊适时染上一抹红晕。

“那你和……?”

毕竟是在咖啡厅里,安室透隐去了某瓶酒的代号,不过他的意思很明显。

“我会明确拒绝前辈的。”提到那个人,月橘眸中闪过一丝慌乱,放下咖啡杯,紧张地看着对方,“透君会保护我的吧?”

在贝尔摩德的支持下,西尔维亚终于下定决心挥剑斩情丝和琴酒划清界限。

西尔维亚要的是爱,而琴酒的强势和霸道给西尔维亚的感觉,却是把她当成想的时候就抓过来逗一逗,不想的时候就丢在一边不管不顾的玩物,看着她患得患失、担惊受怕的模样,甚至会发自内心地感到愉悦。

西尔维亚觉得贝尔摩德说的没错,琴酒前辈是不会爱上任何人的,那些都是她的错觉。

况且,琴酒前辈虽然在追求她,但至始至终,连一句喜欢都没有对她说过。

月橘鼓起勇气,认真地说道,“如果你保护不了我,那就当我今天没有来过这里。”

成功挖了琴酒的墙脚,安室透心里暗爽,装模作样地摸摸下巴,“这个有点难度……”

在组织里,被琴酒盯上的成员,坟头草都两丈高了。

只是他很好奇,对西尔维亚势在必得的琴酒,被西尔维亚严词拒绝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

看到西尔维亚清澈明亮的眼眸一黯,似乎对他表现出来的犹豫很失望,安室透又补充道,“但是,男人保护自己心爱的人是理所应当的事,我也不例外。”

见西尔维亚因为他说话大喘气而不高兴地瞪了他一眼,又恢复了活力的样子,安室透不禁笑了笑。

他伸手温柔地抚摸西尔维亚凝结着水珠的灿烂金发,修长的手指也染上了湿意。

“别害怕,我会保护你的。”

——连同景光的那一份一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