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天然屑玩家的攻略游戏 > 第67章 酒厂_阿斯蒂
 
西尔维亚说到做到, 跟安室透说了会明确拒绝琴酒前辈的追求,当晚就给琴酒打了电话。

但是没人接。

琴酒向来谨慎,带着伏特加在外执行暗杀任务的时候, 要么手机静音,要么就是关机, 打他的电话被接听的几率几乎为零, 还不如打伏特加的电话碰碰运气。

终究没那个胆子给琴酒前辈打第二个电话打扰他的工作,西尔维亚熬到半夜,反复斟酌用词, 才怂怂地用手机发了一封邮件过去。

【琴酒前辈:

对不起, 我不喜欢你,希望你能遇到更好的人。

祝君安好,勿念。

西尔维亚·温亚德】

邮件显示发送成功。

西尔维亚看着“我不喜欢你”这句话出神,其实这句话后面应该还有一个“了”,但是她犹豫再三, 还是把这个“了”删除了。

以琴酒前辈的高傲,看到这封邮件后, 应该只会把她当成一个工作能力出众的同事了吧。

西尔维亚松了口气,即使心里有一点点失落。

琴酒前辈很好,不过不是她想要的。

次日早上八点半,早早起床梳妆打扮的西尔维亚开车前往了约好的那家电玩公司。

毕竟是和波本的第一次正式约会,虽然披着伊莎贝拉医生的马甲, 西尔维亚依然打理得一丝不苟, 衣着上选择的百搭白西装+赫本风短款小黑裙+黑色中筒靴+黑色链条包,走优雅知性又不失俏皮可爱的都市丽人路线。

而妆容, 因为要和柯南一行人见面, 西尔维亚脸上还有伊莎贝拉的易容, 眼睛则自带妆感,便没再画蛇添足,只戴了个装饰用的墨镜耍帅。

踩点到达展览会,西尔维亚一下车就更深刻地体会到了米花市气温的怪异。

昨天还在下雪,今天却又晴空万里,只是像初春那样稍微有点吹风,路上的行人多半都加了件外套或者风衣。

显然展览会的主办方已经做好了功课,恭候多时,一看到伊莎贝拉出示邀请函,就带着一群穿同款黑色西装的员工迎了上来。

觉得自己似乎忘了什么,西尔维亚眨了下眼睛,有点不明所以。

被邀请来参加展览会的人们交头接耳,小声议论着这是要干什么。

躲在盆栽后面、戴着帽子的灰原哀看到会场一下子出现这么多穿黑衣服的人,条件反射地打了个哆嗦,然后就见这群黑衣人左右排列,在中间留了条铺了红毯的道出来,随即肃穆鞠躬。

“恭迎会长归位!”xn

如雷灌耳,经久不息。

被迫社会性死亡,西尔维亚整个人已经石化在了原地,仿佛这时只要有人轻轻碰她一下,她就会化为齑粉。

她终于想起自己忘了什么,昨晚上忙着写邮件,忘记让诺亚取消这个注重排场的欢迎仪式了。

同样蹲在盆栽后面的柯南抽了抽嘴角,“灰原,你现在还觉得伊莎贝拉医生是那个组织的人吗?”

灰原哀:……

组织的人不可能这么中二。

被尬住了的西尔维亚强装镇定,说了句“谢谢,回到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去吧”,就在周围人异样的目光中,若无其事地向自己的约会对象走去。

提前到达会场的安室透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

中二病含量过高引起不适。

西尔维亚幽幽地说道,“你退后的动作是认真的吗?”

安室透轻咳一声,“我只是太过惊讶了。”

无论是刚才的场面,还是对方用“伊莎贝拉”这个身份成了这家电玩公司的董事长的事情,都令他大受震撼。

仿佛又被带回了尴尬的境遇,西尔维亚很不高兴,“我要炒了给我安排这个的创意鬼才的鱿鱼!”

包里的手机屏幕闪了闪,冒出一条委屈巴巴的消息:[master,对不起……]

明明他去各大论坛向网友提问,获赞最多的就是这个欢迎方案,为什么主人不喜欢?

“贝拉姐姐!”

既然队友略显犹豫地鉴定伊莎贝拉没问题了,柯南和灰原哀回到小兰身边,但不知为何,他打从心底看那个站在伊莎贝拉医生旁边的那个男人不爽,便偷偷跑过去,拉住了伊莎贝拉西装外套下摆的一角。

发觉腿边多了个人,西尔维亚一有机会就摸柯南的头,“是柯南啊,这里人太多了小孩子不要乱跑,小兰呢?”

“小兰姐姐在那边玩拳力测试游戏机。”柯南貌似乖巧地回答,又歪头用天真无邪地眼神看着伊莎贝拉身边这个金发黑皮的男人,“贝拉姐姐,这位叔叔是你的朋友吗?”

安室透笑容微僵。

他还很年轻,这个小朋友叫他叔叔是不是不太合适?

西尔维亚莞尔而笑,“要叫哥哥哦,这位是我的朋友安室透先生。”

朋友?

只是朋友吗?起码也得加个“好”字吧。

安室透不满地看着西尔维亚,用眼神传达自己的小情绪。

西尔维亚则目光温柔,回了他一个安抚的眼神。

柯南看着两人的眼神互动,既觉得被塞了一口狗粮噎得难受,又觉得莫名心酸。

三个人一起在会场闲逛,都没把心思放在陈列着各个年代或经典或小众的游戏机展览柜上。

安室透本想借着这次约会对西尔维亚告白,奈何柯南小朋友走哪儿跟哪儿,根本不给他和西尔维亚单独相处的机会。

试图装作不经意的样子牵住西尔维亚的手,这个聪明过了头的小男孩镜片一反光,似乎看穿了他的意图,以“人太多害怕走丢”为理由先一步牵住了西尔维亚的手。

柯南防火防盗防渣男(bushi),没注意安室透看他的眼神越来越奇怪。

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早熟吗?

隐约察觉了柯南的想法,避免对方不像个小孩子的表现被波本注意到,西尔维亚忍不住笑了,弯腰摸摸柯南的头,从包里拿了一些零钱给他,“柯南去帮姐姐买一瓶波子汽水好不好呀?”

伊莎贝拉摆明了想支开他和安室透单独相处,柯南也不好继续捣乱,乖乖地应了一声,就去找会场周边的自动贩卖机买饮料了。

灰原哀被小兰牵着逛展览会,余光还关注着柯南那边的情况,表情古怪了一瞬,工藤新一这表现真的很像是吃醋啊。

嘴上说对小兰一心一意,实际上还对伊莎贝拉有意思?

灰原哀压了压帽檐,忍不住冷笑。

果然男人没一个好东西,黑麦是,工藤新一也是!

“真是的,柯南又跑到哪里去了。”

毛利兰都快习惯柯南时不时从她身边消失一会儿了,环顾一圈没发现那个蓝色的身影,低头问乖巧跟着自己不乱跑的灰原哀,心想还是女孩子可爱,“小哀知道柯南去哪里了吗?”

灰原哀语气一如既往的冷淡,“我看到他往自动贩卖机那边去了。”

毛利兰苦恼地说道,“要是柯南能顺便带一罐番茄汁给爸爸解酒就好了……知道今天要出门,爸爸还喝得醉醺醺的……”

灰原哀没有接话。

虽然小兰分居多年的父母看起来不怎么靠谱,但至少她还有父母。

“透君,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支开了柯南小朋友,西尔维亚放松了许多,掌心朝上对金发男人伸手,眸中闪烁着狡黠的笑意,“把手给我。”

安室透神色茫然,不过依然顺从地把右手搭在对方向他伸出的手上。

西尔维亚摇摇头,“不对,是左手。”

一时没反应过来对方想做什么,安室透不解地换了左手递过去。

西尔维亚握住他的手,端详了一会儿,突然得逞地笑了起来,“太好玩了,看来那款药膏的美白效果不错……”

深肤色的金发男人左手手背上使用她以前研制的、能快速愈合伤口并消除疤膏的药膏的痕迹赫然在目,图案好巧不巧地像个低配版的令咒。

终于明白西尔维亚是要看什么,安室透无奈,他哪里知道那款药膏附带美白效果,这么些天了他手上的一道道白印还没有消失,明明他的肤色是天生的养不白。

安室透抬手用指腹温柔地拭去西尔维亚笑出来的泪花,捧住她的脸,紫灰色的眸子危险地注视着她,低声道,“这么好笑吗?”

“我不笑就是了……”

因为两人靠得很近,西尔维亚脸颊慢慢地变红,不好意思地别过头,又强忍着羞涩转过来回望着他的眼睛,眸光潋滟,踌躇着开口。

“透君,如果……”

安室透耐心地等待她的下文。

轰——!!

突如其来的爆炸声却打断了此时暧昧的气氛,耳膜被这声巨响刺痛,安室透立即捂住了西尔维亚的耳朵,将震耳欲聋的爆炸声隔绝在外。

原本热热闹闹的展览会上的声音戛然而止。

吓得一下子抱住身前的人的西尔维亚脸都白了一个度,懵了好久,才声音发抖地询问,“发、发生什么事了?”

怎么就突然炸了?

看着急切地跑去卫生间查看状况的主办方,安室透轻轻拍了拍西尔维亚颤抖的背脊,眼神凌厉,“卫生间那边发生了爆炸。”

现在的罪犯居然这么明目张胆,竟然光天化日之下使用爆炸物危害公共安全!

倒是没注意他此刻在西尔维亚面前的表现,和他在组织里立的“波本”人设截然不同。

敏锐地察觉安室透语气流露出的一丝愤怒,西尔维亚把想让对方留下陪她的话咽了回去,知道这场约会多半是半途而废了。

她沉默片刻,从金发男人怀里退了出来,懂事地说道,“透君去那边看看吧,我没事的。”

心已经不在这里了,人留下来又有什么用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