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天然屑玩家的攻略游戏 > 第68章 酒厂_阿斯蒂
 
听西尔维亚这么说, 因为知道对方随身携带着的包里有枪,用来自保绰绰有余,再加上警方很快就会赶到这里, 安室透揉了揉西尔维亚的头,说了句“我很快回来”,就先一步离开了。

在人流量这么大的地方发生爆炸事件可不是小事,目前已经造成了人员伤亡, 谁都不知道这里会不会发生第二次爆炸, 必须紧急疏散人群。

而且据他的经验判断, 这种威力的炸弹不是一般人能自己动手制作或者从黑市搞到的,恐怕与组织有关,于公于私他都应该去查看情况。

西尔维亚能理解再好不过了,不然他还得找理由暂时离开。

月橘看着透子的身影从视野中消失,耳边仿佛回荡起了【西尔维亚对安室透好感度持续下滑】的提示音。

西尔维亚这次冒着被琴爷抓回去酱酱酿酿的风险出来和透子约会,不仅是给透子一个机会,也是给自己一个机会。

西尔维亚并非没有察觉安室透的异样,她只是潜意识里不愿意去深想。

当年苏格兰的卧底身份暴露, 波本表现出来的冷漠, 和随后他代替苏格兰照顾她的一些行为, 尤其是那封假借苏格兰之名递给她的信,以及时常去治疗舱看望苏格兰的举动,相比之下是那么不同寻常。

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波本与苏格兰的关系不仅仅是加入组织后才分配到一起执行任务的搭档那么简单。

况且, 安室透在她面前显露的优秀品质,和组织里冷酷神秘、满手鲜血的代号成员波本, 是截然相反的。

但假设波本和苏格兰一样是卧底, 那么这些疑点就都说得通了。

知道透子不会再回来了, 月橘收回视线, 离开了这个展览会。

因为早已有所察觉,想明白这些事情的时候,西尔维亚反倒没有多惊讶和意外。

只不过,就算安室透直白地告诉西尔维亚他是卧底,都比他选择对西尔维亚隐瞒身份要好。

西尔维亚隐藏在美丽无害外表之下、超乎常人的果决,是她周围的大多数人没有察觉的,目前有幸体会过的人只有琴酒和雪莉。

如果波本对西尔维亚坦白了身份,潜移默化中摸清楚了贝尔摩德自“银发杀人魔”事件后开始日益动摇的立场,西尔维亚还真能在权衡利弊后当机立断,和波本谈妥了条件把贝尔摩德捎过来,母女俩一起洗白转换阵营,再商量以后的事。

可惜,一步错步步错。

没过多长时间,距离电玩公司不远的大黑大楼最顶楼的鸡尾酒酒吧又发生了一场爆炸,彻底绊住了紧急联系下属的安室透的手脚,让他没能像之前对西尔维亚说的那样“很快回来”。

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暗沉了下来,阴雨绵绵,仿佛梅雨季节来临的前奏。

听完透子满含歉意的解释,月橘对对方临时有任务表示理解,面色如常地挂断了电话。

因为苏格兰也是卧底的缘故,西尔维亚对波本的真实身份容忍度挺高的,只要不像黑麦那样就行。

然而西尔维亚是那般敏感,波本只让她失望这一次,她就知道自己以后会因为类似的事失望无数次了。

但是她还是想试一试,如果波本再喜欢她一点,是不是就不会为别的人或者事丢下她一个人了。

月橘习惯性地给这张角色卡做着心理评估,对现阶段的[西尔维亚·温亚德]做出了“还是太天真”的评价。

透子的真爱,可是这个国家啊。

或许是出于组织代号成员们和谐相处考虑,琴酒高冷到没有朋友的给阿斯蒂的那封拒绝邮件回复了一个“好”字。

阿斯蒂悬着的心放了下来,水到渠成的和波本私下确定了恋爱关系。

事后,阿斯蒂知道了龙舌兰之所以会去那家电玩公司,是为了和公司的一个职员交易一份装在皮箱里的公司商业机密文件。

刚开始一切顺风顺水,但问题在于那个职员刚好和公司的另一个职员有仇,另一个职员在和仇家的同款皮箱里准备了炸弹,调换了被组织收买的那个职员的皮箱,然后和该职员交易成功的龙舌兰就倒霉的被炸死了,尸体被炸碎成渣的那种。

阿斯蒂不关心龙舌兰死得有多冤,她在意的是组织为什么要绕这么大一个圈子专门派代号成员去伊莎贝拉名下的那家电玩公司交易机密文件,直接问她要,她难道会拒绝不成?

阿斯蒂没有私下调查这是怎么一回事,而是在给那位大人打的恋爱报告(自从黑麦叛逃的事情发生后组织代号成员恋爱就需要打这玩意儿给直属上司)里恭敬有加而又委屈地提出了疑问。

随后她的问题就得到了解答。

因为远程接手了阿斯蒂在组织的帮助下建立的美国诺亚方舟公司的朗姆仍在继续进军it界,看中了近段时间异军突起、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投资界天才“伊莎贝拉”最近收购的那家电玩公司,觉得大有可为,所以才指使组织成员去获得那家公司的商业机密。

由于阿斯蒂的一切活动全权琴酒负责,朗姆这边根本不知道“伊莎贝拉”和组织里的招财猫“阿斯蒂”是同一个人,于是就闹了这么一个无伤大雅的小误会。

可以说除了在电玩公司不幸被炸死的龙舌兰,没有人受到伤害。

阿斯蒂:……

本来对龙舌兰的死无所谓,但现在有点觉得对方可怜了呢。

当然,对阿斯蒂发过来的恋爱报告,那位大人特别强调了组织一般不干涉成员的恋爱自由,只要对方身份清白经得住调查就可以。

但是。

那位大人在回复给阿斯蒂的电子邮件里附带了一份看起来就很正式不过却模糊了内容的表格。

【申请结婚报告表

……(内容模糊)……

报告人:琴酒】

阿斯蒂震惊地睁大眼睛。

从报告提交的时间上看,大概是去年她刚满十六岁的时候提交的。

然后重点来了,那位大人当时不知作何考虑压下了这份申请结婚报告,只回复琴酒要等阿斯蒂年满十八岁再来提交申请。

而现在,阿斯蒂明年就到法定结婚年龄了,却突然提交了和波本的恋爱报告,让他很为难。

总之就是劝她多考虑考虑。

恋爱报告没有被领导批准,又想到了被她拒绝的琴酒前辈高冷回复的那个“好”字,阿斯蒂心情复杂地收起了手机。

不过好在波本那边也受到了阻碍,那位大人给他的回复就简洁多了,直说阿斯蒂还没有成年,恋爱报告不予批准。

波本:……

组织的道德水平这么高吗?

没办法违背那位大人的意思,阿斯蒂只好把恋情进行得更加隐晦,然而自从恋爱报告风波后,组织驻留在基地里的代号成员似乎从上面得到了什么指示,若有若无地在监视他们,不给她和波本一点独处的机会。

阿斯蒂待在实验室做研究,波本来找她一起吃饭,卡慕怂怂地插在中间;阿斯蒂下班后偷偷和波本一起逛街,数十名伪装成路人的外围成员明目张胆地跟在他们身后;阿斯蒂不管不顾一定要和波本去约会,最近压在身上的任务骤然变多的波本当天就被调离东京,两个人机场送别想要来个告别吻,刚下飞机对阿斯蒂和波本恋爱在组织里引起的风波一无所知的贝尔摩德刚好路过……

波本有一种自己被整个组织针对的错觉。

或许不是错觉,只能说阿斯蒂这只招财猫在组织里的人缘太好了,谁会讨厌给组织送钱的猫猫呢?

因此对把招财猫叼走了的波本十分不爽。

他们这样做到底有没有用……就要问当事人了。

在众人看热闹不嫌事大齐心协力的搅局下,阿斯蒂毫无恋爱体验。

她和波本的恋情也确实存在问题。

阿斯蒂没有安全感、过于黏人、爱撒娇、有时候表现得很冷血、多疑敏感、心思细腻之类的问题都是客观存在的。

而真实身份是卧底的波本,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时间陪伴阿斯蒂。

有时候面对阿斯蒂若无其事的询问,他甚至没办法回答自己刚才是到哪里去了,见了什么人。

毕竟他和阿斯蒂谈恋爱,一方面是出于自己的心意,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样能让自己更快接触到第四实验基地的核心,和更好地为自己与公安派来的联络人秘密接头的行为打掩护。

阿斯蒂理智上可以理解,感情上却无法接受波本掺杂在甜言蜜语中的利用。

套取情报和利用她营救被组织揪出来的红方卧底都不算什么,最让她难以释怀的,就是在她需要的时候,他往往没有办法及时出现。

阿斯蒂清晰地记得那天下了很大的雨。

她下班很晚,几乎是研究部门最后一个走的,早上又没有开车来上班,只好站在基地的出口处等着刚好在外面出任务的男友来接她回家。

波本回复得很快,“我马上到。”

他好像很爱她,又好像没那么爱她。

他们在一起很开心,又好像没那么开心。

下雨天风很大,阿斯蒂失神地望着连成线的雨幕,站在屋檐下等了很久,对方还是没有到,不知道被什么事情绊住了手脚。

可这次,却连发信息或者打电话过来解释都没有。

又过了半个小时,阿斯蒂抬头看了眼压抑的黑沉天幕,彻底失去了耐心,冲进了大雨里。

这天的雨很冷,很刺骨,令浑身湿透的阿斯蒂忍不住发抖,也使她的大脑更加清醒。

这种被独自留在原地、孤身一人的情景已经不知道上演过多少次了。

她这么害怕被伤害、不敢轻易付出和寄托自己真正的感情,可每每她满怀期待的时候,这个男人总是这样让她失望。

真的很多次都是这样。

撕开甜蜜恋爱的表象,每次发生矛盾时,除了用谎言欺骗她、拼命道歉哄她高兴,他还会做什么?

阿斯蒂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还能忍受多久,才会攒够失望离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