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天然屑玩家的攻略游戏 > 第75章 酒厂_阿斯蒂
 
当阿斯蒂再次醒来的时候, 发现自己被绑住了。

眼睛被柔软的布料蒙住,一片不见光的黑暗,只能通过空气的湿度和霉变的气味粗略判断自己所处的地方是一个地下储物间。

两只手被绳索牢牢绑在一起,吊在了头顶, 因为长时间的捆绑, 双手血液不畅, 手指有些充血, 手腕也被粗糙的麻绳勒得火辣辣的疼。

光着脚踩在冰冷的地上,双足被冻得麻木,脚踝坠坠的, 被脚铐铐住, 限制了活动范围。

不确定绑匪在不在附近,阿斯蒂没有轻举妄动, 吸入乙醚后她的头脑还昏昏沉沉的, 身上也没什么力气。

虽然阿斯蒂已经努力放轻了呼吸, 但还是被绑匪发现了她已经醒来的事实。

“醒了。”

是一个年轻女孩的声音, 妩媚悦耳,带着些独特的微沙,听起来比她的年龄大不了多少, 十八九岁的样子。

阿斯蒂心里一松。

这次绑架无疑是有预谋的,不过绑匪是女性而非男性这件事让她微妙的松了一口气,继而提高了警惕。

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清脆声响逐渐靠近。

视觉暂时被隔绝, 其他感官反而变得更加灵敏,阿斯蒂甚至能听到对方走动时衣物间细微的摩擦声。

很快,脚步声停止了, 只剩下那人陌生的呼吸声。

“你是谁?”

尽管戴着眼罩, 阿斯蒂依然能感觉到对方的视线紧盯着自己的脸。

那种既厌恶又热烈的注视, 让她有种微妙的熟悉感。

“我吗?”年轻女孩似乎有些意外她没能听出她的声音,不过也没有太惊讶,“真正的名字我已经忘记了,或许你可以叫我‘97396’。”

【97396】

这无疑是一个编号。

阿斯蒂逐渐清明的脑海中浮现出了这个实验品编号的所有者的资料。

原来是莫吉托的女儿,她记得当年莫吉托的实验数据隔三差五的出错,这在研究组是不可原谅的事,一旦被上面的人发觉,她这个总负责人也讨不了好,于是当时奉行明哲保身原则的她就把出错的文件挑出来上报了。

莫吉托自然也就被组织处决。

而他那个重病在床的女儿,在父亲死后主动申请参加了研究组的人体实验,似乎是想要赌一把研究部门能治疗好自己的疾病。

她后续筛选合格的实验品的时候看到了这个熟悉的编号,抱着想要看看对方到底能凭借着一腔仇恨走到哪一步的心态,给了对方进入第四号实验基地的机会。

没想到【97396】竟然熬过了那些残酷的人体实验和杀手训练,还以这种形式出现在了她面前。

阿斯蒂心下微沉。

“想起我了吗?”

【97396】单手扶在她的肩头,带着香水芬芳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耳廓,语气暧昧,是在组织专门为培养女性杀手设置的训练基地里学来的诱惑目标的技巧。

知道了对方的身份,阿斯蒂自然不会把这误会成调情,抗拒地别过了头,显然不习惯与陌生人靠这么近。

【97396】的手在她的后背摸了摸,不急不快地将她身上穿的黑色长裙的隐形拉链拉了下来。

飘逸的裙子松垮地挂在髋部,甚至露出了黑色吊带袜的蕾丝花边,阿斯蒂挣扎了一下,奈何肌肉松弛剂的效力让她的反抗微乎其微,“你要做什么?”

即使都是女性,她心里也觉得对方这种行为很怪异。

“怎么,任人鱼肉的滋味让你很不安吗?”

锋利的手术刀挑开了她的内衣,危险的刀尖划过皮肤的感觉令人战栗。

“在解剖台上,你不是曾经也这样对待过我?令人畏惧的‘白衣死神’。”

胸前的束缚感一松,阿斯蒂羞耻地红了脸,不知道同为女性的【97396】到底要对她做什么。

当时她在手术室里解剖那些赤裸的实验品,可是严格按照规定来的,都给他们做了麻醉,从来不会这样动手动脚。

“所以你要对我复仇?”

虽然孤立无援,阿斯蒂倒也沉得住气。

其实她并未感受到对方身上的杀意,反而直觉对方是怀抱着善意绑架她的。

这很奇怪。

“我的父亲只不过犯了一点点错误,就被组织处死,而我的母亲,随后也选择了自杀……”

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97396】捏住了她的脸,让她被迫抬起头来转向自己所在的方向,似乎能透过那层眼罩看到她眸中浮现的情绪,试图在她脸上找到一点点愧疚。

阿斯蒂神色茫然,不知道这些事跟她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她觉得【97396】说到底就是迁怒,无法反抗或者脱离组织,只能把责任怪到当时没有包庇莫吉托错误的研究部总负责人身上。

“那时我重病在床,最大的愿望就是有朝一日能拥有健康的身体。”【97396】的语气听起来很复杂,“是你,治好了我的疾病,实现了我的梦想。”

“不仅如此,你还让我拥有了更出众美貌和身体素质。在接受人体改造实验、注射强化药剂之前,我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能够在毫无防护的情况下跳下五楼还毫发无损。要知道我原来只是一个普通人,被组织秘密训练了一年,现在已经拥有堪比未接受强化的中级杀手的能力……”

同时,【97396】的手上也沾满了无辜人士的鲜血,身上也染上了黑暗的气息。

“也是你,用手术刀划开我的皮肤和肌肉,观察我的身体吸收药剂后的每一处细微的变化,把我变成了现在这个只有穿上衣服的时候才像个人类的样子,甚至在组织的洗脑中遗忘了自己真正的名字……”

被眼罩遮挡了视线无法看到对方现在的模样,阿斯蒂神色微动,但依然没有愧疚。

她自然知道那些接受非常规人体改造的实验品手术后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不过这都是推进医学研究的进步必须要执行的。

“即使这样,大家却还认为你是坠入地狱的天使,称呼你为‘白衣死神’。”

【97396】娇媚的声音里充满了讽刺。

和实验室里的其他研究人员比起来,阿斯蒂确实称得上是天使。

她不会以折磨实验品为乐,经过她手的实验品存活率高达90,每次手术都会尽量减少实验品的痛苦,甚至还会在职权范围内将那些年龄较小的实验品调整到名单序列的最后面去。

更重要的是阿斯蒂的眼神。

被那双隐藏在冷漠外表下、充满了悲悯的水绿色眸子,用温柔忧伤的眼神注视着,总是能让人再次萌发一种强烈的、一定要活下去的勇气。

那是他们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地狱里,唯一可见的萤火。

感觉到【97396】布满粗茧的修长手指在她裸背上划过,隐约勾勒出了一对天使翅膀的形状,阿斯蒂身体不自觉地颤了颤。

到底是难以释怀的仇恨?还是极端偏执的爱?

“你在害怕?以为我会直接杀了你?你怎么能这么想?”

也不在意她有没有回答,【97396】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自言自语道,“我不会这么做,我只是想让你变成真正的天使。”

狂热的教徒?

保持沉默的阿斯蒂心里浮现出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在她看来对方已经精神不太正常了,极大可能会对她做出很恐怖的事。

和疯子是没有道理可讲的,【97396】根本不在意如果她真的死在这里会怎么样,也不在意自己的事后是否会被组织追杀。

而且【97396】口中无意间透露出的“大家”两个字,让阿斯蒂觉察到了“伊莎贝拉”能被绑架到这里,绑匪肯定不止【97396】一个人。

想到组织近年来放出去的接受人体实验成功的杀手的数量,她一时竟不知道该露出什么表情。

阿斯蒂到现在还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人会盯上她,明明四号实验基地里执行人体实验的科研人员比比皆是,怎么偏偏就她被盯上了。

虽然站在这群可以称得上是受害者的人的角度,确实可以理解他们的愤恨和怨毒,以及想要报复的心情。

“你知道维京人发明的血鹰刑吗?”

【97396】娇笑了一声。

“就是在你的背部刻上一对鹰的翅膀,剥开皮肤,剔除背阔肌,只剩下肋骨,然后将你的肋骨折断,向后展开,再沿着后背的脊椎两侧入刀,从胸腔里拉出你的肺叶,垂挂在肋骨上……”

“如果行刑人手艺好,那时你还没有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你的肺叶暴露在体外快速收缩时,就会像一对鹰的翅膀在翕动。”

听着对方洋溢着向往的描述,阿斯蒂表情还算镇定,完全是靠魔女“不会死”的占卜给她的安全感了。

红子说了“会发生不可挽回的事”,也说了她不会因此而死。

她认为只要能活着,稍微受点伤也是可以忍受的。

……但也别太疼就行。

【97396】还在继续说话,语气含着病态的笑意。

“众所周知,天使没有性别……”

阿斯蒂感觉腹部传来一点尖锐的刺痛,几乎打断了她的思考。

被手术刀的刀尖抵住,应该是流血了。

“所以在让你变成天使之前,我会先取出你的子宫。”

腹部的疼痛扩大,手术刀精准地刺进肌肉的缝隙,柔软的血肉贴着冰冷的刀身,仿佛在还抽搐着跳动。

“别害怕,没事的,很快就过去了。”

这是她以前经常用来安慰那些手术台上的实验品的话。

“——我的天使。”

染血的手术刀抽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