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天然屑玩家的攻略游戏 > 酒厂_阿斯蒂
 
在月橘的卖萌攻势下,贝姐的好感度upup,平缓而稳定地增长到了【无微不至】。

在双方没有血缘关系的前提下,亲情向好感度增长到【舐犊情深】需要机遇,她不急。

这个机遇来得比月橘想象中要快。

作为一个资深玩家,没有事件就要创造事件。于是在贝姐难得有空陪着她玩耍的这一天,月橘持续散发幼儿天真无邪的治愈光波终于有了成效,贝姐闲着没事教她说话。

在贝姐不知道对她叫了多少次“mom”后,月橘吐字不清地学舌叫了一声“mom”。

贝尔摩德一时间竟愣在原地。

【“什么?”

听到从那小小的孩子嘴里发出的一声呼唤,毫无心理准备的贝尔摩德愣住了,有点不敢相信,怀疑这是自己的臆想。

半晌,这个手染鲜血、残忍狠毒的千面魔女故作镇定地凑到摇篮前,看着里面打着哈欠的小宝宝,用发颤的指尖轻轻触碰那比云朵还要柔软的脸颊。

然后深深地、深深地凝望她:“你叫我什么?”

“妈妈。”

清晰而甜美的,带着一股子奶味儿。

小宝宝水绿色的眼睛清澈见底,一眨不眨地看着她,神色懵懂,却本能的朝她伸手要抱。

仿佛一束充满希望的阳光照进了黑暗的生命里,贝尔摩德心揪着疼了一下,连忙将摇篮里的宝宝抱出来,揽在怀里贴贴她稚嫩温暖的小脸,眼泪就不自觉地流了下来。

我的女儿,我的天使……

我的至亲至爱。】

以上源自游戏自动收录的cg故事。

女人温热的眼泪滴落在脸上,月橘眨了下眼。

她现实中是个孤儿,能理解、但体会不到贝姐这种感情。

【[贝尔摩德]好感度:舐犊情深】

一如既往的高效率。

长大到两岁左右,月橘可以触发更高级的亲子温馨互动事件了。

比如偷偷给贝姐准备礼物、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贝姐做事、偶尔无伤大雅的赖一下床,收获贝姐“真拿你没办法”温柔额吻一枚、绝美cg一张。

每次贝姐下班回家都会提前清理干净自己身上的血腥味,在外面受刺激的时候偶尔会抱着她问【如果妈妈是个坏人,你会离开妈妈吗?】

这时候要注意,一定要态度坚决地说不,这个阶段的贝姐对自己是否能成为一个合格的母亲缺少自信,稍不注意就会掉好感度。

在好感度日益增长的同时,贝尔摩德对孩子的占有欲和掌控欲也在上升。

她觉得孩子是自己的私有物,怕她离开,怕她遇到危险,怕她受到外界的伤害,所以一直到孩子三岁了,都没有让孩子去上幼儿园的打算。

这样的话青梅竹马支线不就没办法开启了?

对此月橘自有办法。

首先,对贝姐表现出十二分的依赖,抱着贝姐的腿仰头撒娇,【最喜欢妈妈了】之类的甜言蜜语请不要钱的挥洒。

然后,在贝姐下班回家一起看电视的时候,对动画片里小朋友们一起玩的画面表示羡慕,装备天真烂漫光环,【薇娅可以有朋友吗?】、【薇娅也想出去玩】、【外面看起来好有趣】……最后用一双圆润可爱的猫眼期待地看着贝姐。

忘记说了,贝姐给清川菖蒲起的英文名字是西尔维亚(sylvia),有森林少女、森之精灵的意思。薇娅是她的昵称。

每当月橘表现出想要出门的意愿,贝姐就会温柔地抚摸她的犬首,【薇娅不想和妈妈在一起吗?】、【外面很危险,薇娅还太小了不能出门】、【薇娅有妈妈就够了】……完美打消她想出门的念头。

……贝姐您是要母爱变质上演“砂糖的幸福生活”?

避免鬼畜走向,月橘改变了策略。

清晨,照常和贝姐互道早安,两人亲亲热热地吃完早餐,然后日常不舍地目送贝姐出门,看着家门“嘭”一声关得紧紧的——因为她之前表露了想出门的意愿,之后贝姐每次出门都记得把家门反锁了←_←

一个人在家,月橘照例乖乖的去完成贝姐布置的英文和日文的读写作业,然后看一会儿动画片奖励自己。

讲真,她觉得难度最高的是,写幼儿水平的作业时,怎么懂装不懂还要展露出自己的天资聪颖。

做完作业,月橘和贝姐送的超大毛绒熊玩了一会儿,尽情释放萌妹的纯真可爱。

玩累了,就抱着小熊坐在沙发上发呆。不是双目无神的那种发呆哦,而是【半垂着眸,柔顺的金发散落在稚嫩的肩头,小小的身体若有若无地散发着一种孤独和落寞】,那种随时可以拉去拍写真的发呆。

确保无死角地美腻。

贝姐绝对在家里安装了监控。

随着贝姐这几天出门的时间越来越长,有时还深夜回家坐在床边充满眷恋地抚摸她的脸,月橘心里有了底。

幼儿园get√

贝姐终于想通放孩子出门了吗,有点感动。

清脆的门铃声响起。

月橘抱着小熊,上演着【等妈妈回家却不小心在沙发上睡着了】的戏份,揉了揉眼睛,才放下小熊,在门铃声中跳下沙发,开心地跑去开门。

踮着脚费力的把门打开,还没看清楚是谁就亲昵地抱住来人的腰。

“妈妈!”

……这腰的尺寸好像不对。

犬首被摸了摸,月橘抬头,水绿色的眼瞳渐渐浮现出疑惑。

两个贝姐?

她面前出现了两个的一模一样的女人,一样的金色长发,一样的五官,一样的穿着打扮,一左一右站在门口,像极了镜像。

【[工藤有希子]好感度:目知眼见】

果然。

想了想还是配合贝姐逗小孩儿,月橘不知不觉松开了手,往后退了一步,左看右看,觉得自己刚才抱住的人就是妈妈,但是看旁边的人,觉得也是妈妈。

“妈妈?”

月橘试探着喊了一声。

对面的两个贝姐都只是笑,没有回应她。

逗小孩儿上瘾了是吧。

月橘流露出着急而又委屈,有点想哭的表情。

贝尔摩德顿时绷不住了,有点心疼,赶紧弯腰把女儿抱在怀里,柔声安慰:“妈妈在呢,刚刚只是和薇娅开个玩笑。”

金发碧眼的小天使似乎不太相信,抬手捧住她的脸,仔细地瞧她的样貌,又看了眼她旁边的女人,这才慢慢地搂住她的脖子回抱了她一下。

“妈妈刚才不理我。”金发女孩小声的在她耳旁控诉。

“下次不会了。”心里也有点懊恼,贝尔摩德轻轻拍了拍女儿的后背,抱着女儿进屋,“这是妈妈的朋友,工藤有希子阿姨。”

“阿姨好。”月橘奶声奶气。

工藤有希子好感度↑

话说贝姐过几年似乎会有一个假身份“克丽丝·温亚德”,作为著名演员莎朗的女儿出场,那她这个真·养女的身份,贝姐会怎么处理呢?

……按照贝姐目前的想法,她猜测贝姐大概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和酒厂再有什么纠缠吧。

虽然她已经注定是黑方阵营的了。

这么想着,月橘有一丢丢不影响大局的愧疚。

变装成好友样子的工藤有希子笑了笑,抬手往自己脸上一抹,又摘下了假发。一个与贝尔摩德风格截然不同的棕发蓝瞳的大美人就出现在了她面前。

被放在沙发上的月橘晃了晃小短腿,配合地呆了呆。

“薇娅真可爱~”

工藤有希子觉得这孩子比自己家那小子可爱多了,拿出自己准备好的见面礼送给对方。

看来对方刚才在假扮贝姐的时候不说话的原因是她的嗓音模仿得不像,还有看对方这亲昵熟悉的态度,贝姐肯定没少跟自己唯一的好朋友晒娃。

淡定地想着,月橘抬头看向自己的监护人,用期待的眼神询问可不可以打开,得到温柔的点头回应。

拆开包装精美可爱的礼物盒子,发现里面装着乐高的积木玩具,顿时表现出惊喜,然后软萌地道谢,把礼物装回去,拿到自己房间里故意装作犹豫该放哪里的样子,磨磨蹭蹭的放好。

……隔音效果太好,在房间里根本听不到外面的两个大美人在谈论什么。

等她从房间里出来,贝尔摩德和工藤有希子默契地停止谈话。

贝尔摩德微笑道:“薇娅去拿果汁过来招待有希子阿姨好不好?就放在柜子里。”

听到甜甜的果汁,金发女孩眼睛一亮,连连点头,蹦蹦跳跳地去了厨房。

贝姐明面上的身份是个著名演员,对自己的身材管理严格到恐怖,家里基本上看不到什么甜食,连带着她也很少吃到糖,平时把奖励她听话的糖果藏得可严实了。

虽然月橘知道东西藏在哪里,但西尔维亚一个小孩子是不可能知道的,只能慢慢翻柜子找。

一个柜子一个柜子的开,终于在最后一格柜子里找到了,月橘抱着三玻璃瓶的橘子汁去客厅,成功得到了两位大美人不走心的夸赞。

作为帮大人的忙的奖励,月橘也分得了一瓶果汁,捧着瓶子,很珍惜地用吸管小口小口喝着,脸颊鼓鼓的像小仓鼠,让人不禁想要伸手戳一戳。

犬首又被抚摸了一下,月橘茫然地抬头,贝姐复杂的神情映入眼帘。

啊嘞,貌似要和贝姐分开了……

贝尔摩德笑了笑:“薇娅喜欢有希子阿姨吗?”

月橘还含着吸管,小胖手却本能地抓住了贝姐的袖子,水绿色的眼眸释放着懵懂无知光波:“喜欢啊……但是,薇娅最喜欢妈妈!”

作为一个三岁的小孩,是听不懂贝姐话里的深意的,但肯定会因为敏锐地感受到了母亲隐藏在平静下的悲伤情绪而不安。

贝尔摩德忽然抱住了自己还什么都不懂的女儿,微微沙哑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不舍:“有希子……薇娅,就拜托你了。”

被胸埋脸的月橘表示有点难以呼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