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天然屑玩家的攻略游戏 > 酒厂_阿斯蒂
 
“唉。”

周末难得休假,月橘拿着小镜子,张大嘴看自己下颌那颗迟迟不肯长出来的恒牙,开始发愁。

缺颗牙的美少女怎么好意思出门逛街啊。

“过几天就长出来了,别担心。”

宫野志保的注意力不知不觉从时尚杂志移动到了西尔维亚身上,倒是觉得拿着镜子左照右照的小姑娘很可爱,安慰道。

月橘对着小镜子练习抿唇微笑,确保不会露出缺牙,闻言对茶发少女投去羡慕的眼神:“志保,你牙齿都长出来了?”

“嗯。”

宫野志保看似淡然,微微上扬的唇角却流露出一丝小得意。

她去年换牙的时候说话都漏风,薇娅可没少捉弄她,现在轮到薇娅了。

月橘鼓了鼓脸颊,“对了,志保,今天我不能和你一起出去逛街了,我妈妈约我到咖啡馆见面。”

许久不见的贝姐突然打电话过来通知西尔维亚说要见面,她也没料到。

知道薇娅不是故意放鸽子的,宫野志保点头,问:“你现在就要出门?”

薇娅的妈妈好像是个大明星,挺神秘的,一年也就薇娅生日的时候来学校看一次女儿,她觉得不是什么负责任的母亲……虽然薇娅很维护自己的妈妈就是了。

今天也不是薇娅的生日,薇娅妈妈应该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告诉薇娅吧。

月橘放下镜子,起身整理了一下制服的裙摆,离开志保的房间去玄关换鞋:“嗯,妈妈在等我。”

和薇娅同居这么六年,宫野志保早已习惯了身边有一个围着她转的女孩子,本能地跟着西尔维亚到了客厅,见对方真的要出门,却装作不在意的样子,目光回到杂志上,又翻了一页:“多久回来?”

金发少女正背对着她,修长白皙的左手扶着门框,翘着右小腿,用右手带起鞋子的后跟:“不出意外的话两个小时,如果要陪妈妈玩一会儿,就更久了……志保等会儿要出门吗?”

一个人出去逛街有什么意思,宫野志保摇头,想到薇娅看不到她的动作,又开口:“我就在家里看书。”

“那我就不带钥匙了,志保要记得给我开门哦?”

毕竟宫野志保有突然想起完成家庭教师布置的作业需要做亲手做实验、连张便利贴都没给西尔维亚留就匆忙出门去了学校实验室,留西尔维亚一个人傻傻地蹲在门口等人回来的前科。

“知道啦——”

宫野志保拉长了声音。

“咔嚓”一声,门关上了。

周围一片寂静。

宫野志保回到自己的房间,盯着杂志发了一会儿呆。

薇娅有亲人需要联系,她自然也是有亲人可以联系的,只不过和薇娅不太一样,她给远在日本的亲人打一次电话都会被组织的情报员记录在册。

“不想给姐姐添麻烦”和“想听到姐姐的声音”,两个念头在脑海中僵持不下。

宫野志保拿起了床边小柜子上的固定电话的听筒,拨打了那个熟记于心的号码。

“喂,姐姐。我是志保。”

……

月橘在去咖啡馆的路上假设了很多贝姐从日本远道而来找西尔维亚的理由,却没想到贝姐只是单纯的想女儿了

一点也不生疏地撒娇表示自己依然是妈妈的乖女儿,【在妈妈面前永远都是小孩子】务必百分百表现出来,貌似傲娇的【我才不想妈妈】之类的话虽然也很可爱但会让敏感多思的贝姐多想,所以绝对不可以说。

察觉贝姐的心情多云转晴,月橘这才自然地对对方的来意提出疑问:【妈妈以前来看薇娅的时间都很固定,怎么这次这么突然?】

贝尔摩德严肃地告诉她,今后不可以往日本打电话了,尤其是联系过去认识的人。见西尔维亚乖乖点头,才又怜爱地问她,准备怎么和工藤家断绝联系。

月橘当时是怎么回复的呢。

“——就说清川菖蒲死了。”

虽然会让亲近的人伤心,但为了他们的人身安全得到保障,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就是不知道新一君会不会相信了,毕竟他那么敏锐,难免会从贝姐的安排里窥见破绽。

和贝姐见了面又去游乐场玩了一圈,月橘回来已经是晚上了。

准备按门铃时发现公寓门没有关,月橘推门进来,看到鞋架上志保的鞋子还在,轻轻带上了门。

去志保的房间一看,茶发少女还在专注地听电话,并未察觉她的到来,月橘蹑手蹑脚地把门掩上,去浴室洗了个澡。

宫野姐妹难得通一次电话,她就不打扰了。

二十分钟左右,月橘围着浴巾从浴室出来,金色的长发湿哒哒的披在身后,整个人还冒着水汽,露出的奶白色皮肤泛着粉色,说不出的清纯可爱。

自己手洗了衣服,去阳台使用烘干机的时候,才想起自己昨天晚上烘干的衣服忘了取出来,月橘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把里面的衣服取出来叠好。

现实荒漠游戏更新后的细节方面做得越来越到位了。

察觉上次放在一起烘干的胖次少了一件,月橘环顾一周,在阳台左边靠墙扶手的根部发现了半个鞋印。

月橘若有所思。

解锁志保好感度到达下一个阶段的新事件貌似已经触发了。

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现,月橘把湿衣服放进烘干机,把叠好的干衣服抱回自己的房间,路过隔壁的房间时,抬手敲了敲门。

“志保,你看到我上次穿的那件蓝白色条纹的胖次了吗?”

宫野志保等姐姐那边挂了电话,刚放下听筒就听到了门外少女清脆的询问声,不禁满脸黑线。

胖次?

应该是パンツ(内裤)的意思吧,薇娅总喜欢用一些奇奇怪怪的汉语谐音。

宫野志保站起来过去给西尔维亚开了门,看到浑身上下只裹着一条浴巾的金发少女穿着毛绒猫咪拖鞋站在自己房间门口,不由移开视线:“没有。怎么了吗?”

金发少女露出困惑的表情:“我昨天烘干的衣服忘记收了,刚才去收的时候发现胖次少了一件……”

宫野志保皱眉:“我去看看。”

两人来到阳台,宫野志保一看就知道不对劲,经过一番逻辑严密地推理后,得出了有人非法入侵这间公寓的结论。

总之,就是一个不敢向西尔维亚表白的恋物癖犯人,趁着夜色从一楼的排水管爬到了女生公寓四楼的阳台,因为胆小怕事或者第一次作案,只拿走了烘干机里的胖次就离开了女生公寓。

月橘旁观着宫野志保炫酷的推理,换上了小迷妹崇拜的眼神,果然柯南世界是个推理番,偷个胖次的作案手法都花里胡哨的。

极大的满足了那该死的虚荣心,宫野志保抱着手:“报警吧。”

基本上这种恋物癖都没有什么攻击性,不过已经发展到入室盗窃了,还是有报警的必要。而且她根本不想去推理那个人偷了薇娅的贴身衣物到底用来做什么恶心的事。

月橘轻咬下唇,睁着水灵灵的猫眼,湿漉的金发披在削肩上,有那么些楚楚可怜的味道:“这种事警察会管吗?”

宫野志保一脸高冷:“整天闲着救猫,给他们找点事做。”

不难听出她对美国警察的意见很大,这很好理解,谁叫美国的亚裔混血或多或少都会被歧视。

她们从小学到现在,哪个学期没被周围的男生欺负过。

月橘欲言又止,提醒道:“但是让警察来这里……”

因为她们两个智力型人才需要保护,这个学校潜伏着很多组织外围成员啊。

“是我欠考虑了。”宫野志保也想到了这一点,思考片刻道,“那不如找私家侦探?”

只要把犯人揪出来就行,她有一万种方法让对方要么老实道歉并承诺永不再犯,要么在这个学校待不下去退学走人。

月橘点头,觉得可行。

再不济西尔维亚身上还有贝姐送的枪,根据住宅防卫法,她完全可以开枪,对方要么残废要么死。

当晚。

月橘抱着枕头过来敲了宫野志保房间的门,可怜兮兮地说自己睡不着可不可以和志保一起睡。

在穿着睡裙的茶发少女开门时,她心里想的却是志保是不是因为昨晚有人入侵住宅盗窃的事有些后怕,所以这个时候还没有睡着。

宫野志保侧身让西尔维亚进来。

她预料薇娅应该会因为白天的事害怕得睡不着,所以故意晚了半个小时睡觉,果然等到了对方来爬床。

洗完澡后香喷喷的金发少女一点也不见外,扑倒在她的床上打滚,像一只玩毛线团的小奶猫。

宫野志保习惯了西尔维亚如此活泼,也不觉得讨厌,向来冷淡的冰蓝色眼瞳中流露出几分纵容。

在她看来,薇娅数年如一日的单纯热烈,倒有些令人羡慕。

“猜猜今天是什么味道?”

月橘躺在床上,笑吟吟地张开双臂。

西尔维亚年龄虽然已经可以称为少女,但性格却仍是一团孩子气,身体也没有怎么发育,这几年只长了一点身高,完全还是只小萝莉。

宫野志保发育就比较好了,穿着宽松的睡衣也看得出身体漂亮的曲线。

茶色短发的少女闻言,把头埋在她的脖颈那儿闻了闻,呼出的温热气息让人觉得有点痒。

宫野志保分辨出了沐浴露的香味,却神差鬼遣地不想和香香软软的西尔维亚拉开距离,继续靠着她,轻声回答:“是桃子。”

月橘隔着被子抱住躺在自己身边的茶发少女,弯了弯眸:“冰果~答对啦!”

周围充满了香甜的桃子味,无端令人心安。

宫野志保垂眸看着金发少女白皙的脖颈,莫名想咬一口,在上面留个牙印,随即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一时无言。

见她不说话了,西尔维亚双臂收回到了被子里,一阵窸窸窣窣后,摸索到了她放在身侧的手,轻轻握住。

“志保,你还害怕吗?”

“不了。”

宫野志保突然有点脸红,忙往被子里缩了缩,遮住了下半张脸,只露出一双注视着对方面庞的眼睛。

“志保的手好冷啊……”

月橘笑了一下,拿着宫野志保的手放在自己温暖的胸口,帮她捂手。

好一会儿,两人都没有说话。

“薇娅。”

见金发少女慢慢闭上了眼睛,以为薇娅睡着了,宫野志保轻声唤道。

“……嗯?”

半晌,女孩子带着困意的慵懒声音响起,比平时更温柔了几分,也不知道到底醒了没有。

宫野志保低声道:“我们好像忘记关灯了。”

开着灯睡觉,薇娅会觉得不习惯吧。

“因为志保……怕黑呀……”

似乎还在梦中,金发少女含含糊糊的说完,虚握着她的手,不再回应了。

宫野志保默了默,回握住对方的手,静静听了一会儿西尔维亚轻浅的呼吸声,也闭上了眼睛。

笨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