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天然屑玩家的攻略游戏 > 酒厂_阿斯蒂
 
为什么听到他说没有女朋友要叹气?

赤井秀一一时摸不着头脑,只能把这归功于现在的小女孩思维比较跳跃。

本来就是感慨秀一叽的谨慎(?),月橘也没有解释,脸上挂着甜美的笑容糊弄了过去。

主动触发小互动活跃了气氛,月橘开始不遗余力的卖萌,【歪头杀】、【抬眼杀】、【迎光笑】之类的通通不要钱的上吧,记住要可爱自然不要扭捏做作哦。

途径一个人流量比较大的路段,快要到街边时,月橘避让行人落后了赤井秀一几步,连忙快走着跟上,然后一米四四的西尔维亚就很不小心的撞到了一米八八的秀一叽的后腰。

月橘很套路的捂着撞疼了的鼻子,没有喊疼,一声不吭的,只是那双漂亮的水绿色猫眼里泛起了莹润的水光。

感觉自己后背被轻轻撞了一下,赤井秀一低头看身旁的金发女孩,见她鼻尖红红的,眼里还噙着泪,就知道她刚才撞得疼了。

“没事吧?”

月橘摇摇头,正巧街道对面的绿灯亮起,她顺势抬手牵住了秀一叽的袖子,仰头看着他笑,声音还有些发闷:“没事的,赤井哥哥我们走吧。”

赤井秀一这次注意到了西尔维亚称呼上的改变,看她一脸自然的表情,便没有刻意纠正,任她牵着自己的衣袖过了马路。

街头站着不少穿着破旧的流浪汉,手里拿着废纸壳,上面用马克笔写着“我无家可归,饿着肚子”的英文,沉默地注视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路人。

美国的流浪汉形成的原因大多不是因为懒惰、酗酒,或者吸毒,而是因为失业找不到工作才流落街头,美国的法则对穷人一向残酷。

过了马路,月橘拉了拉秀一叽的袖子:“赤井哥哥,等一等我好吗?”

赤井秀一闻言停了下来,看见金发女孩朝流浪汉们那边小跑过去,皱了皱眉,跟在了西尔维亚后面。

一个站在最前面、头发杂乱几乎遮住了眼睛的中年流浪汉一见行人走近就条件反射般的伸出了手,看清来人只是个小女孩,又慢吞吞地收回了手。

月橘在跑来的路上就把小包包里的所有现金都拿了出来,到了流浪汉面前,她站定喘了口气,用双手把钱递给对方。

不多,也就十几美元的零钱,用来打车的。

月橘脸颊微红,似乎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小声地说:“对不起,我只有这么多了。”

中年流浪汉警告般看了身边那些见他讨到了钱有些骚动的同伴们一眼,同样用双手接过衣着干净的金发女孩递来的美元,道了声谢,声音低沉醇厚:“上帝保佑你。”

流浪汉伸出的手上满是污垢和琐碎的伤口,指甲也黑黑的,很久没有修剪,但仍能观察到他虎口、食指、掌心处留下的厚茧。

退役老兵么……

月橘自然地收回目光,对面前的流浪汉善意的笑了笑:“谢谢。”

自觉做了好事后欢快地小跑回到秀一叽身边~

黑发绿曈的男人严肃地看着她,语气严厉:“如果被抢劫了怎么办?”

月橘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表现出心里有点委屈的样子,嘴上却乖乖认错:“对不起……”下次还敢。

像只乖巧无知的小猫,傻乎乎的。

赤井秀一心下微动,抬手抚摸金发女孩低头时露出可爱发旋的小脑袋。

月橘侧头躲了一下,不让对方得逞。

没摸到萌妹犬首,秀一叽的手停在那里不上不下,顿了顿,就准备若无其事的收回手。

这时,金发女孩主动把头凑到了他朝下的掌心上,撒娇的小猫一般,轻轻的地蹭了蹭。

那双透彻的水绿色眸子望着他,温暖而信赖的眼神看得人心里柔软了一大片,没了要继续说教的心思。

赤井秀一把手放在嘴边,轻咳一声:“下次注意就好。”

再度萌混过关,月橘弯眸点头。

西尔维亚当然不傻,不过在秀一叽心里西尔维亚最好傻一点。

……

在秀一叽的陪同下,西尔维亚顺利找到了内衣小偷的所在地,发现对方竟然是医学院的一位学长,虽然不在同一个班,但平时上实验课的教室有重叠,两人见过几次面。

因为这位学长是从日本来的留学生,还是姓诸星的,月橘对他有点印象,以前看着很内向腼腆,没想到会做出这种事。

西尔维亚现在可只有十二岁。

无视墙上那些贴着的动漫萝莉海报,月橘叉着腰:“诸星学长,下次不要再做这种事了。真的喜欢女孩子的内衣的话,为什么不自己去买,非要偷别人的呢?”

听到“偷”这个单词,诸星英树涨红了脸,到底是害怕被当成恋童癖社死,不敢把自己对西尔维亚的暗恋说出口,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说:“……如果我自己去买的话会被当成变态的。”

月橘无奈:“可是你这样偷女孩子的内衣也很变态诶……”

诸星英树羞愧难当,立即九十度鞠躬:“对不起!”

一本正经地教训了诸星英树一顿,得到了对方真心或假意的【再也不会有下次】的承诺,月橘和在一旁等着的赤井秀一一起离开了这位痴汉学长在校外租住的房子。

在秀一叽主动提出送西尔维亚回普林斯顿大学学生公寓的路上,月橘捕捉到了秀一叽时不时瞥过来的视线。

天真烂漫的萌妹怎么看得懂秀一叽【没想到这是个小小年纪就在常青藤上学的天才】、【原来才十二岁吗看着不像……】、【这么容易相信别人真的没问题?】、【果然天才都很单纯】的复杂眼神呢。

月橘歪头,疑惑道:“赤井哥哥为什么这样看着我呀?”

赤井秀一笑了笑:“突然发现你挺厉害的。”

月橘貌似不确定的问:“这是夸奖?”

又被笑而不语的秀一叽轻轻拍了拍犬首。

【[赤井秀一]好感度:泛泛之交】

——对戒心很重的秀一叽来说,好感度上升的算快了吧?

用尽套路也没让赤井秀一的好感度达到下一个阶段,暂时受挫的月橘决定在志保这里找回自信。

虽然宫野志保的好感度也卡在【亲如手足】很久了。

月橘打算适当的制造一些矛盾,增进西尔维亚和宫野志保之间的感情。

比如吵架又和好。

但按照志保的性格,很难和西尔维亚吵起来。

月橘提前一个星期开始准备了起来。

到了宫野志保【唯一的亲人】宫野明美生日的前一天,早就准备好礼物的月橘装作没听懂想要把西尔维亚这个【唯一的好朋友】介绍给姐姐的宫野志保话里的暗示,随意找了个理由说明天有课要赶论文,就回自己的房间了。

真以为薇娅不想见她最重要的姐姐,宫野志保心情持续低落到了第二天。

下午做生物实验的时候,药学院和医学院的学生好巧不巧被分配到了相隔不到两米的实验室。

薇娅不在身边,宫野志保心不在焉地独自做着实验,她嫌弃和她随机分到一组的一个男同学笨手笨脚,毒舌两句把人气走了。

酒精灯里的酒精用完了,宫野志保去加了酒精回来,忽然发现自己的桌子上多了一个包装简约大方的礼物盒,盖子都还没盖好。

以为是薇娅送给姐姐的礼物,想要给自己一个惊喜,宫野志保唇角微扬,打开礼物盒偷看了一眼。

一只模样恶心无比的癞□□血淋淋地躺在盒子里。

被吓到了的宫野志保心脏狂跳,面上却还是很冷静。

“无聊。”

在其他同学的窃窃私语中,茶发少女面无表情,丢下两字评语,关上盒子直接丢到垃圾桶,回到座位上继续做自己的实验。

薇娅现在在做什么?

宫野志保抿唇。

学术氛围浓重的普林斯顿大学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好,同学之间也有很多不可避免的龌龊。更有些比她们年龄大许多的同学每次看到她和西尔维亚两个小孩子压在他们头上,就觉得自己书都读到了狗肚子里,嫉妒之类的负面情绪也随之而来。

硕大的学校,总有组织看顾不到的地方,总是向组织的人求助,未免会被当成废物。

以前的这些过分的恶作剧,都是薇娅帮她挡住了的。

宫野志保忽然一阵心烦意燥。

而被她惦记着的西尔维亚,则偷偷溜到了她下节课要去的教室,把送给她姐姐的生日礼物放在了她的编号的座位上,然后若无其事的回到自己的实验室。

别误会,月橘可没有故意放动物尸体吓唬志保,她只不过在一个讨厌亚裔的学生团体面前晃了晃,碍了别人的眼,就引发了这个小团体对亚裔学生的针对行动。

帮助其他亚裔同学规避了校园霸凌,西尔维亚自己也收到了好几次的青蛙老鼠麻雀尸体和死亡威胁,但是都被她偷偷处理了,没让志保知道。

不过这一次,为了突破志保的好感度栅栏,月橘只能让西尔维亚疏忽大意了。

于是就有了志保实验室的桌子上被放了动物尸体那一幕。

实验课下课,宫野志保提前去了下节课的教室,熟练地找到自己的座位。

看到自己座位上的精美礼物盒,以为又是那群无聊的学生的恶作剧,宫野志保冷笑一声,打都没打开就拿起礼物盒直接扔进了教室角落的垃圾桶。

瓷器被摔碎的声音隔着礼物盒传出。

宫野志保后知后觉这个礼物盒的重量不对。

不顾旁人异样的眼光,宫野志保正要不管不顾地把礼物盒从还算干净的垃圾桶里捡出来,就听见了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

“……志保?”

宫野志保身体一僵,下意识地看向教室门口。

西尔维亚站在那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