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天然屑玩家的攻略游戏 > 酒厂_阿斯蒂
 
【亲爱的阿笠博士,

很抱歉这么久没有给您写信。多亏了您帮忙制作的治疗舱,使我和我的团队的研究工作能够继续进行。

这段时间,我对治疗舱进行了测试,发现还存在一些问题(下附新版设计图),希望您能继续帮忙改良(科研经费已打到您的私人账户,七个工作日内到达,请及时查收),如果我们的实验能够成功,绝对是人类医学的一大进步。

此外,我最近从一只成年雄性壁虎的基因组里提取到了一种未知元素,我想您会对它感兴趣的……】

月橘左手托着腮,神色慵懒,伏案写信给她的财富密码。

新一君和阿笠博士是邻居,清川菖蒲(西尔维亚)不可能不认识阿笠博士。

只是为了不被组织顺藤摸瓜发现西尔维亚和工藤新一是义兄妹关系,月橘当年没有让幼年的西尔维亚去结交阿笠博士,造成了【和对方互相知道彼此的存在却因为种种原因没能见面】的情况。

而现在,西尔维亚用世界医学界的启明星(组织首席科学家)的身份和同为科学家、发明家的阿笠博士做笔友,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外国同名同姓的人那么多,阿笠博士也没有察觉他的小笔友就是工藤夫妇多慧早夭的干女儿。

或许刚开始有怀疑,但随着两人通信的增多慢慢就打消了。

ps:[清川菖蒲]这个身份在工藤一家那里处于已死亡的状态,去年莎朗·温亚德(贝尔摩德)写信告知了居住在日本的好友工藤有希子。

柯南世界的科技树大部分都长在阿笠博士身上,似乎是这个世界的一种法则,现实世界不可能存在的黑科技在阿笠博士手里都能实现,所以月橘就很不客气利用阿笠博士来完成她断肢重生技术中最艰难也是在所有人眼中都不可能实现的部分。

时人笑西尔维亚太疯癫,月橘笑世人不懂柯学。

因为那位大人似乎有想要捧起一个科学界的新星的态度,琴爷还特意来问阿斯蒂需不需要把阿笠博士绑回组织,做阿斯蒂幕后提供技术支持的人,让专利权和署名权全归阿斯蒂明面上的身份西尔维亚·温亚德。

月橘十动然拒。

幸而,在琴爷了解阿笠博士因实验失败引发爆炸毁坏研究设备的高频率之后就放弃了把阿笠博士拉到组织这条黑船上的想法。

都是钱闹的,惨琴爷惨。

在研究组大把大把的烧科研经费的时候,琴爷还在带着司机伏特加干敲诈勒索抢银行这种很没档次的事,就为了给组织弄钱。

现在阿斯蒂来了还好,研究组的项目不再是入不敷出了,琴爷得以有更多的时间护理他的那头银色秀发。(笑)

[降谷零]好感度↓

【[降谷零]好感度:心生嫌隙】

正脑补琴爷护理头发的场景,忽然收到系统提示,月橘若无其事地继续写信。

透子还真给了她一个惊喜,还没见面就隔空扣了对西尔维亚的好感度。

多半是研究组拿外围成员做人体实验的事被心怀正义的透子知道了,不过这口锅月橘觉得背得有点冤,西尔维亚用来试药的那些身有残疾的外围成员,可是不到一周就恢复了健康、能继续为酒厂发光发热了呢。

按目前的研究进度,断肢重生的过程还能再缩短。之所以透子没能再见到那些作为实验品的外围成员,仅仅是因为他们从养老小组被调到别的行动小组去了而已。

时间久了,透子可能会对研究组改观,也没准会对研究组的成员更加厌恶。

毕竟拿人实验的行为在透子眼里是极其不负责任且草菅人命的,就算阿斯蒂把零死亡率的试药记录拍在透子脸上,透子在初始好感度极低的情况下也不会相信阿斯蒂进行这么多场人体实验竟然没有死人。

那时很可能出现这种场面——

阿斯蒂:有关研究组进行人体实验blahblahblah

透子:真的吗?我不信。

阿斯蒂:……(血压上来了jpg)

月橘放下笔,自己先浏览了一遍,确定没有忌讳,才把信件交给在一旁等候的琴爷。

琴酒接过信,扫了一眼信的内容,确定阿斯蒂没有在信中透露组织的情报,才把信收了起来,等会儿做任务顺便帮她寄了。

不是怀疑阿斯蒂的忠诚,而是不信任阿斯蒂对人性的天真和理想化。

在做完人体实验的阿斯蒂问他实验品该怎么处理,他说让组织养着的清道夫来收尸,而阿斯蒂却以为他在开玩笑,笑着告诉他那些残疾的实验品非但没死还个个恢复了健康和身体完整的时候,琴酒就知道自己之前对阿斯蒂的判断出现了问题。

不过,阿斯蒂这样的人竟然会与组织的气氛融洽,看来组织培养二代成员的方式是可行的。

见阿斯蒂打了个哈欠站起来似乎是准备下班,站在旁边的琴酒皱眉,伸手在桌面空白的实验报告上一点。

这段时间阿斯蒂取得的科研成就已经证明了她的能力,在琴酒看来,能者多劳是理所当然的事。

月橘伸懒腰的动作一顿,大而圆润的水绿色猫眼眨了眨,看了眼墙上的挂钟,语气疑惑而又无辜:“前辈,已经下班了。”

成功收获【琴酒不赞同的目光jpg】

“前辈,我已经连续加班一个月了……”月橘面对一脸莫得感情的琴爷,双手合十举过头顶,可怜兮兮地央求,“今天真的很想出去玩,拜托拜托~”

随着阿斯蒂在酒厂地位的提高,组织为了招财猫的人身安全着想,是禁止阿斯蒂独自外出的,每次出门必有代号成员跟着,而且每次申请出门并不是次次都能成功,还得看琴爷的心情。

阿斯蒂想休假,琴爷知道,琴爷不在乎,琴爷眼里只有酒厂的业绩。

怎一个惨字了得。

琴酒表情古怪了一瞬。

他倒是很少听到有人对他张口求饶,往往那些人在求饶之前就已经被他干掉了。

据他判断,比起求饶,阿斯蒂更像是在……对他撒娇?

琴酒看着坐在转椅上向他请求休假的阿斯蒂。

金色少女穿着一身白大褂,长发扎成了两条松散的麻花辫,发梢用白色发带扎了蝴蝶结,充满了朝气和活力。

仿佛是初生牛犊不怕虎,阿斯蒂一点都不知道害怕,白皙素净的小脸青涩如花骨朵,猫一般灵动澄澈的双眸就这么一眨不眨地注视着他,仿佛只要被拒绝,就会因此凋零。

无疑只是个贪玩好耍的十三岁小鬼。

如果向他要求休假的人是其他代号成员,琴酒早就冷笑着让对方去接几个极有可能有去无回的高难度任务醒醒脑子了。

但是对他这样说话的人是组织里根正苗黑的阿斯蒂,工作不仅认真努力、难得不是废物,还是组织的招财猫皆顶级研究型人才……

这么一想,阿斯蒂平均一个月请一次假出门也不是不能忍受,毕竟大多数时候,这个组织的二代成员还是很敬业的。

一味地压制孩童玩耍的天性,激起阿斯蒂的逆反心就不好了。

[黑泽阵(存疑)]好感度↑

【[黑泽阵(存疑)]好感度:一面之缘】

月橘屏息等待。

自觉考虑周全,琴酒缓缓点头,算是同意让阿斯蒂休假。

不过独自外出依然是不可以的,必须安排一位可靠的行动组成员当招财猫的临时保镖,随时向他汇报阿斯蒂的位置和动向才行。

但行动组的代号成员就那么几个,基本上近期都有各自的要紧任务,不能随叫随到。

琴酒思忖片刻,想到了三个还算合适的人员。

诸星大,黑麦威士忌。平时秉承着少说话多做事的原则,独来独往,与其他代号成员关系一般,射击和格斗天赋极佳,出任务很果决,天生吃组织这碗饭的,正被当做组织的狙击手培养。

作为阿斯蒂的保镖绝对绰绰有余,甚至有点大材小用,可惜长得太凶了,阿斯蒂见到人可能会要求换一个保镖。

安室透,波本威士忌。刚划到他手下的新成员,刚取得代号不久,身份背景暂时没查出什么问题,身手和射击水平也很优秀,善于交际,在组织里混得如鱼得水。

就是肤色有点黑,一看就是混血儿,容易取得同为混血儿的阿斯蒂的信任,这也不是什么好事。

萩原光,苏格兰威士忌。前半段资料同上,各方面能力都不错,和安室透差不多时间加入组织,在外围成员中人缘很好。

本来苏格兰是要分配到情报组的,但由于是没有背景的新人,不比组织的二代成员受信任,还处于情报组的考察期,就暂时调到了行动组来多做任务刷资历。

说起来,波本和苏格兰也有些交际,两人还是外围成员的时候偶尔会被分配到同一个任务一起行动,但关系只能说一般……

决定了人选,琴酒冷淡的开口:“让苏格兰和你一起去。”

月橘自无不可,甚至还有点期待。

自西尔维亚从来到酒厂就随身携带的巧克力糖终于要派上用场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