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天然屑玩家的攻略游戏 > 酒厂_阿斯蒂
 
刚满二十五岁的诸伏景光,为了给他人留下成熟可靠的印象,特意留了又短又硬的胡茬,出任务时还喜欢戴墨镜遮住那双过分干净明亮的猫眼,严重削弱了他原本的少年感。

还入乡随俗穿着一身黑,先从着装上融入酒厂。

可到底不一样。

他的站姿和警戒方式还留着接受警校训练过的痕迹。

月橘光明正大地打量不远处褐发戴墨镜的黑衣青年,很快就引起了对方的注意。

她这次又换了一副打扮,墨绿色发带将灿烂的金色卷发束在脑后,扎成一个元气满满的蓬松高马尾。

青葱少女白色水手服上衣衣襟系着可爱的红色领巾,及膝的藏青色百褶裙遮住白腻的大腿,充分满足青少年对异性的幻想,白色小腿袜和黑色圆头皮鞋更是充满了清纯与活力,完美的初中生打扮。

方便在景光君面前走活泼开朗乐观的元气少女路线。

发现盯着自己看的只是一个没有威胁的金发少女,苏格兰(诸伏景光)收回视线,继续等待这次护送任务的目标出现。

他被告知了要给一个重要成员当保镖,但到现在还不知道对方是谁,长什么样子,可见组织对新人的谨慎和防备。

月橘弯眸,朝气蓬勃地向景光君小跑过去。

这是没认出清川菖蒲(西尔维亚)啊,毕竟这么多过去了,也可以理解。

“抱歉,我来迟了。”

简单的对了接头暗号,月橘先眉眼低垂道了歉,又抬眸看着眼前的人,双手紧张地攥着裙摆。她薄薄的刘海垂在额前,脸颊两边留着的碎发间,泛红的耳尖一览无余。

“能摘下你的墨镜吗?”

苏格兰一时惊讶,组织派他来保护的重要文职成员居然是一个这么小的女孩子,身高还不到他的胸口。

听到少女忐忑的话,以为是想进一步确认他的身份,苏格兰抬手准备摘下墨镜。

“我来摘可以吗?”月橘及时拉了拉景光君的衣摆,抬眸望着他,微笑时水绿色的眼眸轻轻弯起,流露出少女清纯可爱的真诚,“我喜欢做有仪式感的事。”

看见那双很有特色的绿色猫眼,苏格兰莫名觉得面前的少女有点熟悉,似乎以前在哪儿见过。

下意识就用上了对小孩子的态度,他笑着:“好啊。”

遂微微弯腰,双手撑在膝盖上,黑色镜片下的眼眸与这个年纪小的代号成员平视。

【诸伏景光]好感度:一面之缘】

月橘向前一步,凑近抬手摘下这瓶假酒的墨镜。

和眉眼锐利的赤井秀一不同,诸伏景光是和西尔维亚相似的吊眼,大而圆润,像杏核一样,眼角上挑,很是漂亮。

一个湛蓝偏紫,一个水色偏绿,两个人的视线不经意间交织在一起,都看清了对方眼中的自己。

两人靠得极近时,月橘忽然侧头,唇几乎贴着对方的耳朵,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见的音量,小声的说:“果然是你,诸伏景光哥哥。”

琴爷在阿斯蒂身上放了窃听器,对苏格兰起疑,一番调查之后,苏格兰身份暴露,波本冲冠一怒开枪杀死阿斯蒂,本周目完。

——以上当然是不可能发生的,月橘出门怎么可能不检查自己身上有没有被放窃听器。

猝不及防被戳破真实姓名的苏格兰大脑当机了一秒。

好歹是得到代号前在目光如炬的琴酒手下走过十几个回合的假酒,苏格兰露出疑惑的表情:“什么?”

此时的表现和正常人听到别人用陌生名字叫自己时的反应一般无二。

月橘看景光君这幅表面平静实则通过调整呼吸频率努力平复加速的心跳的样子,噗嗤一笑:“小光哥哥,我们以前见过,你忘了吗?那时候你还给了我一块巧克力糖。”

巧克力糖……?

提到关键词,记忆力很好的苏格兰回想片刻,从自己少年时期的记忆里挖掘出一个金发碧眼的小女孩的身影。

“薇娅?”

苏格兰仔细打量对方的五官,不确定的说出一个名字,当年那个迷路的小萝莉给他留下的印象还是有的。

月橘微笑点头:“不过现在小光哥哥要叫我‘阿斯蒂’,我也是有代号的成员哦。”

“没想到小光哥哥会来做我的保镖,以后我们就是同伴了呢。”

苏格兰脸上挂着柔和的笑容,心情却很复杂,他也没想到时隔多年再见到对方会以这种形式,一个是卧底,一个是组织保密度极高的研究组成员。

“虽然不知道小光哥哥为什么换了名字……但现在我是小光哥哥的上司,你要听我的。”

月橘用轻快的语气说着命令的话,把玩了一下墨镜,给景光君戴了回去,笑吟吟:“乖乖陪我去逛街吧。”

然后小大人似的又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块巧克力糖递给对方:“喏,给你的雇佣费。”

苏格兰接过巧克力糖收了起来,笑了笑:“好的,阿斯蒂女士。”

就算知道薇娅是组织的代号成员,他也讨厌和警惕不起来。但若是零在这里,一定会委婉地阻止他接组织的人给的东西。

[诸伏景光]好感度↑

两个人走走停停的逛街,在苏格兰的刻意迎合和阿斯蒂的天然萌下,气氛也不沉闷。

双手都拎满了西尔维亚买的东西,苏格兰貌似不经意地问:“薇娅是怎么加入组织的?”

仿佛这些年的距离感都不存在,月橘手里拿着一盒蓝莓冰淇淋,正一本满足地用小勺子挖着吃。

闻言,她吃了一口冰淇淋,眯着眼笑,对小时候帮过自己的大哥哥毫无戒心地把情报透露了出来,“小光哥哥没有听说吗?我妈妈是组织的成员,我当然也要在这里工作啦。”

原来是这样,不过……

“在组织工作,学业不要紧吗?”

其实苏格兰真正想知道的,还是西尔维亚到底知不知道黑衣组织是个国际犯罪集团。

“我是普林斯顿大学和东京大学的国际交换生,平时只要参加并通过学校重要的考试就可以了。过了今年我就要回美国返校学习了……”

无意间又透露一条情报,月橘低头戳着盒子里快要融化的冰淇淋,貌似失落的说道。

要趁柯南元年还没有到来,提前织一张大网,居住在美国的某个天才儿童是西尔维亚必须要笼络的。

万恶的黑衣组织,这些人才都应该是属于全日本的!

在看似普通的闲聊中慢慢脑补了【西尔维亚怀着治病救人的光辉理想来到日本交流学习医术,却被组织欺骗着做不人道的研究】的事情,苏格兰脑子里莫名浮现出来好友自从来了酒厂卧底接触到了研究组的成员就经常会跟他抱怨的这句话。

隐去那些考量,月橘没话找话:“小光哥哥用‘萩原’这个姓氏,有什么由来吗?”

苏格兰显然不愿意继续这个话题,眸色微黯,却笑着解释:“随我母亲姓的。”

此乃谎言。

月橘眨眼,没有追问。

果然,萩原研二小天使已经牺牲了……

从冰淇淋盒子里挖了一勺,月橘抬手把满满刚好一小口的冰淇淋递到伤感的景光君嘴边,像哄小孩子一样温柔地哄他:“吃一勺冰淇淋心情会变好哦。”

苏格兰回过神来,无奈地低头看着她:“薇娅。”

犹豫片刻,在西尔维亚的坚持下,景光君还是吃掉了那勺冰淇淋。

间接接吻√

[诸伏景光]好感度↑

有了童年相识的铺垫,景光君的好感度一路飘红,可惜西尔维亚现在才十三岁,妨碍了她的发挥。

月橘半咬着勺子,思考要不要平地摔一个主动制造点互动事件,就看到街对面有一个很眼熟的男人。

松田一郎,他的断指已经长出来了。

月橘对松田一郎印象深刻的原因不仅因为这个人是断肢重生技术的一号实验品,更是因为在首例人体实验成功的时候,琴爷作为见证者也在旁边看着。

当时为了避免这是个偶例,琴爷提议把一号实验品的手指砍断了再进行一次实验,吓得刚从麻醉中苏醒过来的松田一郎又晕了过去。

发觉西尔维亚在盯着什么看,苏格兰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见只是一个曾经见过的普通外围成员,不由询问:“那个人有什么问题吗?”

月橘笑了笑,把松田一郎的事掐头去尾,省略了影响西尔维亚在对方心目中被组织蒙蔽的善良形象的部分,当个笑话讲给了景光君听。

景光君回去和透子交流情报的时候能顺便帮阿斯蒂洗白一下就更好了。

关注重点错误的苏格兰露出了有点微妙的表情。

真正意义上的断肢重生……这是什么科学,这是科幻吧?无论怎么想,按照现在的科学技术也不可能实现在人类身上……

月橘信心满满:“别人做不到,不代表我做不到。”

这还只是让西尔维亚得到酒厂重视的第一步呢。

觉得就读于常青藤大学的西尔维亚比自己这个外行更懂科学,苏格兰勉强说服了自己,然后对勇于挑战的西尔维亚表示鼓励。

知道了西尔维亚加入组织情有可原,手上也没有沾染人命,苏格兰不由隐晦地询问西尔维亚想不想去正规的企业或者研究院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

他还不清楚,事实上除了部分被欺骗、威逼利诱、绑架来酒厂工作的科学家,其实研究组的大部分科研人员都是接到酒厂抛出的橄榄枝后再三斟酌,自愿隐姓埋名加入酒厂的,毕竟酒厂的福利是真的好,经费也批得利索。

月橘眯眼,反问:“你觉得那些机构会放手让一个十三岁的孩子率领团队进行实验吗?”

琴爷快来!这里有假酒挖酒厂的墙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