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天然屑玩家的攻略游戏 > 酒厂_阿斯蒂
 
拯救苏格兰计划一:阿斯蒂隐藏身份提前对警视厅公安部示警,加密数据库卧底身份信息,防止苏格兰卧底身份暴露。

弊端:匿名示警很大可能得不到公安部重视。再者,警视厅公安部数据库防火墙安全等级堪忧,公安部内部也有组织的卧底,苏格兰卧底身份可能二次暴露。

拯救苏格兰计划二:阿斯蒂直接通知苏格兰,让苏格兰提前撤离。

弊端:阿斯蒂无法在不崩萌妹人设的前提下向苏格兰解释自己是怎么知道他真实身份的,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只凭借语言就能说服对方相信自己。苏格兰也有极大可能顾及尚在敌营的波本不愿独自撤离。

另外,就算苏格兰真的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撤离,代号成员在组织排查内部卧底前夕突然失踪,在卧底雷达琴酒眼中必然坐实卧底身份,和苏格兰关系亲近的阿斯蒂一定会受到牵连,那位大人对阿斯蒂的信任也会随之大打折扣。

拯救苏格兰计划三:让苏格兰假死,利用阿斯蒂研究组首席科学家的身份回收苏格兰的“尸体”,然后再徐徐图之。

弊端:苏格兰假死脱身难度系数过大。真实的心脏近距离中枪,心脏直接就被撕裂爆炸了,可不像影视剧里演的那样只是在身上开一个小洞。

至于在黑麦不知情的情况下偷偷换走他的枪……这难度不比让苏格兰假死脱身小。

为了拔掉景光君立下的flag,月橘策划了【拯救苏格兰】的多种方法,不断有或可行或异想天开的拯救计划在她脑海中浮起又沉没,最后确定了方案。

心脏再生技术是月橘本次计划的重点,她因此需要一大批具备心脏自我修复功能的成年斑马鱼——就是水族箱里最常见的那种长菱形、体态娇小灵活、全身条纹似斑马的观赏鱼。

没错,黑衣组织的基层成员大概又要很没有排面的去帮研究组抓鱼了,上次抓壁虎的事情还历历在目。

在这里要强调一下,心脏再生技术≠心脏重生技术≠心脏移植技术,相当于让受伤的心脏自然再生。目前这种技术还未能应用在灵长类动物身上。

避免苏格兰心脏中枪后当场死亡,月橘还需要研发一种延迟细胞死亡速度的药物让苏格兰提前吃下去,至少能让苏格兰坚持到阿斯蒂来“收尸”。

虽然游戏商城里可以买到作弊用的道具,但这么做了肯定会降低她的游戏账号[月见徒花]在柯南世界游戏副本成就评分,得不偿失。

面上不舍地目送着苏格兰离开,月橘心里却在冷酷的权衡得失。

【拯救苏格兰】计划需要进行人体实验才能证明其可行性,在此期间,阿斯蒂需要用一个合适的理由向组织提交更多的研究项目,以此隐藏自己真正想要研究的东西。

想到这里,月橘给琴爷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那头少女的嗓音轻柔稚嫩,说出的话却仿佛一条正吐着信子的美艳毒蛇。

只有在这种时候,琴酒才会觉得阿斯蒂确实是贝尔摩德养出来的孩子。

即使会有人因为阿斯蒂的人体实验而死,为了组织的利益都是值得的。

实验品的命,算命吗?

琴酒掐灭了手里抽到一半的烟,冷淡道:“去训练基地。”

伏特加一向知道该问什么不该问什么,利索地打转方向盘拐了弯来往组织新建的杀手训练基地。

在构成组织核心力量的各个小组中,行动组向来是人手折损最多的,往往需要十几个隐蔽的训练基地源源不断地向行动组输送新鲜血液,才勉强经得住损耗。

这些接受杀手训练的人员中,有被组织抓住把柄送过来测试天赋的普通罪犯,也有被组织看中某方面天赋送过来的外围成员,也有从小被组织收养的孤儿,对组织的忠诚度参差不齐。

而他们当中杀手天赋有限、无法承受高强度的训练、对组织的忠诚度又很低的人员,一般都会被送到组织的研究部门废物利用。

琴酒从撑住了第一轮训练没被淘汰,但整体训练积极性不高的废物中,挑选了部□□体健康、攻击性不强的人给阿斯蒂送过去当实验品。

沼渊己一郎就是其中一个。

月橘知道他,原著中沼渊己一郎的故事还是挺令人唏嘘的。

因为曾经的杀人案底,沼渊己一郎被组织拿捏住,成为了组织的一名底层成员。后来组织看中了沼渊己一郎的身手,试图将其培养成一名杀手,但沼渊己一郎在训练中被发现潜力不够,遂被组织放弃,送到雪莉那里成为药物试验品。

沼渊己一郎在被送往研究部门的途中逃走,从此一直被组织追杀,因对组织的恐惧,沼渊己一郎时常精神恍惚,杀死了多位穿黑衣服的无辜路人。后来,警方逮捕了沼渊己一郎,沼渊己一郎有急智,略施小计成功逃脱警方追捕,却只为了看一眼群马县的萤火虫再次被捕,判处死刑。

不过在阿斯蒂的参与下,沼渊己一郎原本需要经历的事可能都不会发生了,毕竟时间线都发生了改动。

“你的话很多。”月橘冷冷道,“你再说一句话,我就把你的嘴缝起来。”

被铐在手术台上没办法动弹,只有一张嘴能动的沼渊己一郎忍不住说些污言秽语,开口调戏给他动手术的冰山小美女。

在组织的杀手训练基地,都是些血气方刚、精力无处释放的小伙子,不免一见到个女的就心生杂念,尽管这个小美女看起来才十二三岁。

不过一发觉金发少女没有被口罩遮住的绿眼睛里浮现出一丝不耐烦,沼渊己一郎就瞬间安静如鸡。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沼渊己一郎已经充分认识到了这位给他动手术的小美女在研究部门的地位,也对小美女刀子嘴豆腐心的性格有了些了解。

虽然并不相信对方会因为几句话就真的对自己做什么,沼渊己一郎仍然识趣的闭上了嘴巴,毕竟小美女也是能在他麻醉昏睡后把他的手臂神不知鬼不觉地切下来又接回去的狠人。

一向吊儿郎当的人突然安静下来,月橘多看了沼渊己一郎一眼。

讲道理,沼渊己一郎在组织里已经算是难得的正常人了,可惜他长得不仅不英俊,甚至还有点丑陋,尖嘴猴腮,贼眉鼠眼,体型是正常的成年男子。

训练基地高强度的训练让他拥有了一身并不夸张的肌肉,和他那原本就抱歉的长相配合在一起更加抱歉。如果他稍微英俊一点,起码也是个男n号。

只不过现在的沼渊己一郎还没有被组织彻底洗脑成一个杀人机器,比起豺狼,更像鬣狗。

阿斯蒂对实验品的态度一直是【看似冷漠,实则怜悯】、【语言尖锐,心地柔软】,与在苏格兰等熟人面前的人设截然不同,却意外增加了琴酒的好感度。

果然琴酒就是吃雪莉酒这一款。

工作模式中时常模仿雪莉酒的月橘心里已经在替琴爷【啊~雪莉】了,面前却依然冷淡,下刀的手很稳。

沼渊己一郎觉得自己像一块砧板上任人宰割的鱼肉,不过却难得不反感。

“如果你还想要你的腿,三十分钟内就不要乱动。”

男人的汗臭味和实验室的消毒水味混合在一起令人作呕。

身穿白大褂的金发少女脱下了医用手套,却没有摘下口罩,双手插在兜里,背靠着墙面简单的休息一会儿再对实验品进行人体改造的下个步骤。

见精力旺盛的实验品好奇地活动他明明在训练中被教官打断,此刻却又恢复如初的右腿,她冷淡地提醒。

沼渊己一郎立刻停止动弹,老老实实地躺在手术台上。

他不知道那些穿白大褂的都对他的身体做了什么,但有一点他能肯定,就是每次手术后他的身体素质都有不同程度的提高,与之相对的则是教官给他安排的训练计划难度也逐步上升,组织对他的态度也越来越重视。

比如现在,沼渊己一郎已经可以在一定范围内指定给自己动手术的研究组成员了。

这些穿白大褂的里面唯一的女性就是面前的金发少女,故而沼渊己一郎每次都用这个理由专门找代号“阿斯蒂”的医生给自己动手术。

一方面,沼渊己一郎觉得阿斯蒂跟那些在他身上动手术的研究员没什么区别,另一方面,他又觉得阿斯蒂跟那些人是不同的。

没有哪个研究员会在乎实验品的感受,即使是在手术途中留心他的清醒状态,或者动完手术后的一句冷淡话语,提醒他术后的注意事项……只有阿斯蒂会。

沼渊己一郎知道自己长得不怎么样,从小到大没少因此被别人嘲笑和歧视,但在总是冷着一张俏脸的阿斯蒂眼中,他从来没有发觉一丝嫌恶,反而经常看到柔软的怜悯。

被阿斯蒂的那双绿眼睛看着,他说不上来自己心里是什么感受,只能胡乱地把这当做是因为阿斯蒂是个小美女。

沼渊己一郎盯着上方暂时熄灭了不怎么刺眼的手术灯看,用闲聊的语气说道:“喂,我还不知道小美女你叫什么呢。”

月橘看他一眼,漂亮的绿眼睛故意浮现出一点疑惑,反问:“你不知道?”

沼渊己一郎已经习惯了阿斯蒂的外冷内热,也不觉得尴尬,依然嬉皮笑脸,像街上飙车泡妞的小流氓似的:“我知道,我问的是你的名字。”

金发少女抿了抿唇,似乎不太想告诉他:“西尔维亚·温亚德。”

沼渊己一郎没有办法重复阿斯蒂口中的英文单词,想要挠头,才想起自己还被铐在手术台上,厚着脸皮说道:“西……西什么?你这名字太长了,我还是叫你阿斯蒂吧。”

冰山小美女面上流露出一丝无语。

沼渊己一郎心里油然而生一种成就感,并为看到了对方只展现在自己面前的不一样的表情而暗中得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