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天然屑玩家的攻略游戏 > 第79章 酒厂_阿斯蒂
 
第二天早上五点, 强大的生物钟和异常精神的某处成功唤醒了琴酒。

瞬间警觉自己怀里躺着一个人,手即将扣住对方脖颈的刹那,鼻端闻到了熟悉的香气和药味, 让他生生止住了动作。

睁开眼, 背靠着他胸膛的少女掩盖住白腻后颈的金色发丝映入眼帘。

阿斯蒂微微蜷缩着身子,侧躺在床上, 呼吸声轻浅均匀, 睡得很安稳的模样。

有她以前发明的神药兜底, 后背上的伤大概是不会疼了, 只是疤痕还要过段时间才能彻底痊愈。

搂着少女柔软腰身的手紧了紧,将人往自己这边带了一下, 让她靠得更近一点,他轻轻拨开她垂散在颈侧的发丝, 亲吻那曲线优美的脖颈。

颈间传来一阵痒意,阿斯蒂敏感地缩了缩脖子, 逐渐蹙起了秀气的眉,倔强的不愿意醒。

琴酒动作一顿, 低头不轻不重地在熟睡的少女脖颈上咬了一口,便不再眷恋这温柔乡,抽身去了浴室。

等他把自己打理好回来, 少女还在乖顺的睡着, 蹙起的眉舒展开, 金发铺散在雪白的枕头上,半张小脸陷进那份柔软, 松松握拳的手搭在枕边, 并未察觉身边少了一个人。

琴酒挑眉, 走过去坐在床边, 挑起少女一缕发丝缠在指间,用她的发梢轻搔她的脸颊。

不一会儿,阿斯蒂蹙着眉,抬起胳膊遮住了眼睛,孩子气地把自己往被子里藏了藏。

琴酒低笑一声。

听到熟悉的声音,阿斯蒂勉强睁开了一只眼睛,睡眼朦胧地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人。

“……前辈?”

少女的嗓音里带着浓浓的困意,似乎含着一块糖,甜呼呼的像是在撒娇。

琴酒伸手捏了捏她的脸,“不去上班?”

虽然说了能养她,但是她心里应该不愿意被他养在家里吧。

听到“上班”这两个字,阿斯蒂精神一振,从床上爬了起来,鞋都没穿就下床去了卫生间。

看那虚浮的脚步,多半还没有睡醒。

琴酒倚着门,抱着手,饶有兴趣地看着阿斯蒂站在洗手池前闭着眼睛完成扎头发、洗脸、刷牙的全过程。

洗漱后,阿斯蒂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发了一会儿呆,解了扎起来的头发,想要爬回温暖舒适的大床上睡个回笼觉,刚一侧身就被站在卫生间门口的银发男人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脚下就是一个打滑。

眼疾手快地把人接住,琴酒自然地抱着人往床上走去。

精神状态恢复得不错,阿斯蒂搂着他的脖子,惊魂未定,半晌才道,“……前辈,你怎么在这儿?”

什么蠢问题。

琴酒嗤笑,“睡傻了?”

突然反应过来这里是前辈家,阿斯蒂默默地红了脸。

被放在了床上,她拿起叠好放在床头柜子上的新衣服,正纠结要不要拿到卫生间去换,就见对方自觉地转过了身。

阿斯蒂有些愣神。

“想吃什么?等会儿让伏特加带过来。”

银发男人背对着她,低着头,似乎在拿手机发信息。

“……蓝莓三明治吧。”

阿斯蒂回过神来,垂下眼帘,神色莫名复杂。

旷工了一个月,阿斯蒂再来基地上班的时候,是坐着琴酒的黑色保时捷来的。

与往日的顺风车不一样,琴酒明显还有外勤工作,这次就是专门送阿斯蒂上班给她撑场面的,把人送到就开车离开了。

正值组织研究部成员们集中打卡上班的时间,不少人都看到了阿斯蒂从琴酒的车上下来,两人举止亲密,想必过不了多久这事儿就要在当事人的默许下传开了。

阿斯蒂走在回研究部的路上,心里权衡着和琴酒前辈公开恋情的利弊,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自己的私人实验室门口。

不知道她这么久没回来,这间实验室是不是已经积灰了,等一下还得叫人过来打扫才行。

【指纹识别失败】

机器出错了?

阿斯蒂一愣。

不可能,如果是机器的问题,诺亚应该已经直接控制中央系统把门打开或者出声提醒她了。

【指纹识别失败】

阿斯蒂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眉宇间流露出一丝焦躁。

【指纹识别失败】

【指纹识别失败】

……

【指纹识别失败】

【您的出入权限不足,请于研究组总负责人处重新认证再进行识别,切勿重复尝试】

那位大人……不再信任她了吗……

阿斯蒂遍体生寒,表情看不出什么,垂在身侧的手指却无法抑制地颤抖着,站在原地移动不了半步。

实验室半透明的门上隐约浮现出一只巨型乌鸦的身影,瞬间牵扯住了她的视线。

“你对组织已经没有价值了。”

黑色的乌鸦用它那不祥的血红色眼睛冷冷地看着她,像是在看一堆不可回收的废弃品。

支离破碎的阴影中,护卫在乌鸦身边的银发男人对她举起了枪。

“所以……死吧。”

眼泪茫然地落下,阿斯蒂用力地闭了闭眼,倏忽抬手捂住了耳朵。

萦绕在周围的声音消失了。

咬紧牙关方不至浑身发抖,阿斯蒂再次睁开双眼,眼前只有一道冰冷的大门阻隔在对面。

是幻觉。

……还是现实?

仿佛有一把锯子在她的头脑中拉扯,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她的脆弱的神经。

阿斯蒂放下手,像背后有什么猛兽追赶,逃离了这里。

走廊上脚步匆匆的研究员对她视而不见,完全不同于往日那般殷勤或者敬畏。

阿斯蒂已经很久没有体验过这种被人忽视的感受了,从她回到日本,再到雪莉叛逃,她在组织的地位一直很超然。

但是她现在又体会到了这种人情冷暖。

一切都是因为她不再有价值了,至少,变得对组织没有过去那么有用了。

站在阳台上,阿斯蒂手扶着栏杆,风迎面一吹,被冷汗浸湿的衣衫生出透骨的寒意,大脑思考时的抽痛都仿佛被冻住了。

她十三岁起正式加入组织,到今天已经四年多了,如果从上小学开始算,她整整在组织里生活了十一年。

就这么薄情寡义吗?

她对组织做出的贡献,她在研究部做出的功绩,就这么容易被遗忘、被抹去吗?

哈,她早该知道的,她早就知道了,组织就是这么残酷而黑暗的一个地方。

……只是、只是她以前从来不敢想,自己有一天也会沦落到被抛弃的地步。

“卡萝拉,我不准你去找阿斯蒂。”

“你干什么?放开我!!”

耳边传来一男一女争吵的声音。

阿斯蒂几乎又要以为这是自己的幻听了。

靠近阳台右边的房间就是卡慕的办公室,阿斯蒂连忙抬手擦了擦眼泪,摆出一贯的冷漠姿态。

——却不禁稍微留意了一下办公室里的动静。

“我把阿斯蒂受伤不能再为组织效力的事情告诉你,是想让你离她远一点,不是叫你去找她!”

卡慕挥开麦卡伦拉住自己的手,听他这么说话,顿时就怒了:

“野村久!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当初你还是个新人的时候,首席是怎么帮你的?我们能有今天全靠首席的提携。你还记不记得,当年你犯了错是怎么从审讯室里出来的?你真的以为我有那么大面子?是首席跟拷问你的代号成员打了招呼,你才能活着出来。这些你都给忘了?!”

麦卡伦看着声泪俱下的卡慕,脸上火辣辣的,又试着去拉她的手,“卡萝拉,你先冷静一下……”

卡慕大力甩开他的手,情绪激动地指着围观他们吵架的研究员们说道:

“还有你们!首席以前是怎么照顾你们的?你们实验出了错,首席都会给你们第二次机会,你们家里有急事首席也会给你们批假批经费,如果研究组的负责人还是上上任首席,你们早就被处死或者开除了!现在首席失势,你们一个个的就过来落井下石!真令我恶心!”

愤愤不平的卡慕摔门而出,办公室里的气氛陷入尴尬。

阿斯蒂想不到这个姑娘还有这么刚强的一面。

这让她的心里那片柔软的地方被戳中了,能暂时从那种令人窒息的绝望脱离。

“首席?”

一出门就看到站在阳台上沉默不语的金发少女,卡慕眼睛一亮,过去拉住了她的手。

“首席,你跟我来。”

阿斯蒂顺从地跟着卡慕来到了她方才逃离的那间实验室。

卡慕的指纹识别成功了,恐怕这个姑娘就是组织找来接替她的人。

……太大胆了。

虽然卡慕跟着她学习了很久,但是很多关键的实验步骤的内核卡慕都没有掌握,只是让表面看起来像是会了而已,以前就经常这样糊弄她,想要逃过她格外布置的课后作业,没想到竟然敢用这种方式糊弄那位大人。

一旦被知情人检举,等待卡慕的就是万劫不复。

“这里还是首席的,我一点都没让他们动,首席想弄什么项目尽管说,我还是你的副手。”

卡慕牵着阿斯蒂在一尘不染的实验室里转了一圈,表情有点小自豪,仿佛觉得给她打下手是一件光荣无比的事。

无论她是得志是落魄,卡慕对她的态度似乎都一如既往。

“其实他们说得对……”

阿斯蒂停住了脚步,见卡慕疑惑地转过身来,沉默片刻,伸手摸了摸她的脸,眉眼尽是淡漠。

“拿不起手术刀的我,对组织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

卡慕急得跳脚,“你别听他们胡说!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就是一群白眼狼……!”

她义愤填膺的脏话卡住了。

阿斯蒂上前一步,轻轻搂着她的腰,头搁在她的肩上,语气前所未有的温柔。

“谢谢。”

我很高兴,能有你这样一个朋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