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我收房租养你啊 > 第4章 第四章
 
“需要我帮忙吗?”

莫听云话音刚落,还在商量对策的年轻情侣立刻扭头看过来,俱是满脸错愕。

她终于看清要做手术的女孩的样貌,瓜子脸柳叶眉,说不上很美,但也挺清秀的,但眼角一颗红色的小痣平添了三分妩媚。

莫听云觉得记忆里见过什么人,也是那个位置有一颗一模一样的红痣。

但她没有细想,又问了一遍,“你们缺多少钱?我可以帮你们的,我是这里的医生,不是坏人。”

她说着,翻了一下挂在身前的胸牌,低头指了指上面的个人信息。

“喏,你们看,这是我的工作证。”

她低着头,没有发现在看清她工牌上的名字时,男生突然变得怔愣发直的目光,和眼睛里复杂变幻的神采。

他没有说话,不知道是在犹豫要不要接受帮助,还是在思考怎么委婉地拒绝。

倒是女生情绪变得激动起来,“是、是么……谢、谢谢……真的谢谢您……我、我……”

她脸孔都红了起来,胳膊轻轻抖着,看得出来她很激动,莫听云怕她出什么事,忙安抚了几句。

又问:“还缺多少呢?”

她一面说,一面急忙跑到几米开外的西药房,将单子递进去,催道:“快点给我拿药,很着急,我门诊要迟到了1

眼看八点半就要到了。

她转身回到这对小情侣身边,他们似乎已经商量好了,男生出示了手机二维码,莫听云扫了一下,一边添加好友一边问:“还缺多少?”

“……具体其实不清楚。”男生应了一句,语气有些许忐忑。

莫听云愣了愣,“刚才缴费处的工作人员不是报过金额么?”

“那是检查费用,后面还有手术费。”

莫听云眨了一下眼,“冒昧问一句,手术是……妇产科的?”

男生点点头,嗯了声。不知道是不是莫听云的错觉,她总觉得这一声嗯里好像只有些赧然和尴尬。

一点都没有该有的心疼和愧疚。

男朋友做到这份上,也太什么了吧,莫听云腹诽几句,立刻就在心里泛起对女生的心疼来。

她抿抿唇,点了一下头,又问:“孩子多少天了?”

“45天。”女生小声地应了一句。

莫听云没有错过在自己问这个问题时,男生投向女生的眼神,充满了疑惑和好奇,似乎他根本不知道女友怀孕多久了一样。

莫医生:“……”果然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45天埃”她重复着说了一遍这个数字,然后道,“我给你们转三千块吧,做无痛的,好受点。”

45天的胚胎,已经不能用药物流产了,只能做手术。

她说完飞快地转了一笔钱到刚添加好友的那个账号里,转完了才发现这个人的昵称叫“苹果糖”,惹,一个大男人的昵称糖来糖去,女里女气的。

转完钱她就跑了,远远听见一句:“我回去就还您钱1

她也没应,急忙从楼梯就冲了上去,再不赶紧门诊护长的夺命连环call就要来了!

莫听云赶到诊室时,距离八点半还有五分钟,分院区人手少,门诊暂时没有将妇科和产科分开,因此走廊上坐满了等待就诊的患者。

她的学生云莉站在诊室门口张望着,看见她来了,立刻转身进了诊室,“听云姐,开始叫号吗?”

莫听云点点头,把手里的药往诊室角落的柜子里一放,回身拉开椅子坐下,呼出一口气。

走廊上叫号的电子女声从门外飘进来,很快就走进来一个年轻的患者。

24岁,比她年纪还轻,坐下后第一句话就是:“医生,我一个月前胎停流产了,为什么好好的会流掉啊?”

莫听云问了一下具体情况,原来她是四个月前结婚,过后一个月就怀孕,怀到差不多两个月的时候就自然流产了。

“我和我老公都没来得及高兴1她有些沮丧地叹口气,“我来就是想查查能不能再要孩子了,还有,会不会下一个又这样流掉啊?”

“我很难告诉你为什么你会流产。”莫听云实话实说,“你这是属于偶发的一次流产,一般我会建议你找找生活上的原因,除非你下次怀孕之后还是这样,才会建议考虑医学上的原因。”

“有可能和你们夫妻俩的生活习惯有关系,喜欢运动么?熬夜么?”

女患者摇摇头,“我们都挺宅的,不喜欢出门,工作也很忙,经常要加班。”

“不喜欢运动,体质不太好,那可能精子和卵子的质量也会受到影响哦,有问题的胚胎可能在三个月之内发生自然流产。”

莫听云的笔在翻开的门诊病历本上戳了一下,按下了笔帽,开始写字,“结婚之前有婚检吗?”

患者说做过婚检,莫听云便点点头,又问了一下月经周期,道:“你下次来月经的第三天过来,做一个性/激/素的检查,然后让你老公抽空过来去隔壁男科做个精/液分析,一次排/精后的三到七天都可以。”

女患者一愣,“……我老公也要做?我不是能怀孕吗,他应该没事吧?”

莫听云抬头看她一眼,笑眯眯的,“那只能证明他当时没事,过了几个月了,谁都不敢保证现在没事啊,对不对?”

女患者顿时讷讷,这话听起来很对。

在莫听云写好门诊病历本的时候,对方又问了一个问题,“医生,我什么时候才能开始继续备孕啊?”

“早期自然流产的,确认过流干净了,来过一次月经之后就可以备孕了,不过你要等检查性/激/素的话,就等下次月经过后吧。”

也不用开什么检查什么药,莫听云交代她下个月记得过来做检查,把病历本还回去,就可以叫下一个病人进来了。

然而下一个病人还没进来,外头却响起了一阵动静,有人说:“哎,不是男士止步吗,你怎么跟进来了?”

接着就有人应:“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她实在太害怕了,一直在发抖,我陪陪她,请多包涵,打扰了……”

然后又是门诊护士的声音:“你们要去哪个诊室?”

云莉起身走到门口往外看了一眼,见一个男青年扶着个女生往这边走,越走越近,就问了句:“是曾菲么?”

莫听云坐在椅子上,好奇地看着,见云莉问完之后没一会儿就伸手去把诊室门都拉开了。

然后看见进来的,正是刚才在一楼大厅时她转过钱的那对小情侣,不由得一愣,“……是你们?”

“快进来,坐。”说着她看一眼云莉,云莉立即就关上了诊室门。

走廊上的说话声立刻就被门阻隔开,诊室里安静下来,只有莫听云的说话声:“检查……是昨天开的?”

“是,朱医生开的。”

同事首诊的病人,用莫听云的工号看不到信息,翻了一下门诊登记本,找到了曾菲的名字,然后问:“昨天怎么没有去做检查?”

曾菲垂着眼,莫听云看不清她的情绪,只听见她平静地应道:“昨天有点舍不得,想挽留一下,结果还是无用功。”

听起来是男方执意不要这个孩子?

莫听云下意识就抬眼看向站在一旁陪着她的男青年,目光十分不豫,“孩子来了就是缘分,看看之前的b超结果,胚胎没问题啊,为什么不要呢?”

“既然不要孩子,为什么事先不做好避孕措施?”

这句话她是看着男人问的,语气有些不善,给人的感觉就是……她想骂人。

对方一愣,望着她眼睛都睁大了,使劲地摇摇头,似乎刚要解释什么。

莫听云却不想听,理由无非那几个,什么还年轻不稳定没条件,时机不成熟,诸如此类,总之,受伤害的又不是狗男人。

她直接就转脸面向曾菲,问道:“你怎么想的,做手术?”

“嗯。”曾菲点点头,咬着嘴唇,“最好今天能做,我怕明天……”

看来是怕夜长梦多,自己又改了主意。

莫听云叹了口气,告诉她:“我帮你问问手术室的医生今天能不能给你做,一般都是要预约的,如果不行,就要约时间过来了。”

看曾菲点头了,莫听云就给人流室的同事打电话,一面问今天做手术的多不多,一面拿目光去盯站在那儿的男人,眼神非常不善。

男人和她对视着,数次翕动嘴唇似有话要说,但被她这么看着,又终究没有吭声。

莫听云从同事那里得知今天有几个原本预约好的患者没有来,现在就可以加台,便将曾菲安排过去了。

男人送她到人/流室门口,将人交给护士之后又回来,莫听云递给他一张处方,“去缴费拿药,这是她手术之后要吃的消炎药,注意事项我写在病历本里了,注意保暖,清淡饮食,补充营养,不要干重活,按时回来复诊。”

她说一句,对方就低着脖子点一下头,眼尾低垂着,十足老实人模样。

莫听云莫名其妙地又看他顺眼一点了,忍不住多劝了一句:“那是你女朋友哎,对她好一点啊,人家的青春都给了你,你还要人家伤身体吗?”

“要是不想要孩子,就做好措施,回去多照顾陪伴宽解她,知道没有?”

“不是,莫医生,我……”他抬起头来,试图解释。

“不是什么?”莫听云脸往下一拉,脸色再度不豫,“你不会想说孩子不是你的吧?1

“本来就……”

“好了1莫听云却懒得听了,手一挥就赶人,“去拿药吧,小云,叫下一个病人。”

被赶走的某人:“……”

出来的时候气得翻了个白眼。

等到晚上,莫听云正在看前一天刚更新的韩剧,忽然收到了一条微信转账信息,打开一看,愣了一下。

说真的,早上给钱的时候,她没想过对方会还的,抱着的是做善事的心态,虽然后来她很不满男方的态度,一度想暴打他狗头。

她点了确认收款后,又回了一句“照顾好你女朋友”,然后看了眼对方的昵称,发现昵称换了。

“莫小云是个小傻子”是什么意思?

莫听云:“?”

怎么突然觉得有被内涵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