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我收房租养你啊 > 第9章 第九章
 
宋唐回来之后,莫听云又多了一个去处,并且这个去处暂且还很让她感到新鲜。

晚上下班已经七点,回到住处后换了辆小电动,临出发前还给宋唐打电话问他在不在店里。

“在啊,你要过来?”

他的声音有些懒散,漫不经心地穿过话筒传来,有着明显的磁性,莫听云耳尖动了动,嗯了声。

接着他又问:“那你来吧,吃饭没有,要不要先帮你点个外卖?”

莫听云忙道:“不用你操心这个,等我过去1

自己都没钱吃饭了,还管别人呢——她笃定宋唐已经穷到吃不上饭了。

已经是六月底了,天气越来越闷热,夜风吹在脸上,黏腻又潮湿,跟凉快毫无关系。

但城市的夜景还是美的,她开着车,看向前面的灯光,朦朦胧胧的,有几分温柔。

穿过牌坊的门楼,眼前的景象顿时热闹起来,夜晚的食肆开张,到处都是烟火镬气的味道,饭店前面的空地上摆的桌子坐满了人,奶茶店门前也排着队,是比白天还要热闹的。

但莫听云无暇多看,直奔丹青阁。

车刚停下来,就看见宋唐坐在门口,面前是画架,手里端着颜料盘拿着笔,不停地在画着。

她好奇地凑过去看看,分辨出他画的是什么,“……这条街的夜景?”

宋唐点点头。

她又问:“上周我过来,你画的不就是这条街么?”

“那是日景。”宋唐淡淡地应道,用笔在一处补了点颜色。

莫听云好奇地问道:“你这些画,画完了放哪儿?放在家里自己观赏,还是拿去哪儿展览?”

宋唐笑了一下,回她两个字:“卖钱。”

卖、卖钱???

莫听云一愣,“啊这……你们搞艺术的不是都很清高的吗,你怎么……”

“搞艺术的也是要吃饭的。”宋唐耸耸肩,换了一支笔,又蘸了些颜料,“这两幅画,是一位在海外的华侨向我求购的,准备送给他父亲,老人小时候就住在这边,年纪大了思念故土,想看看现在的家乡风景。”

莫听云听了有点不解,“想看的话,回来看不就好了,还有拍照拍视频多方便,等画多麻烦。”

“所以说你……”宋唐恨铁不成钢似的看她一眼,想说什么,又憋了回去,“画跟照片是不一样的,这里面有作者的感情……”

顿了顿,又摇摇头,“算了,说了你也看不出来,觉得好看就行了。”

莫听云立即嘻嘻笑了一声,“是啊,好看就行了,反正我也不懂鉴赏,从小我就不喜欢美术课。”

“可不么,美术作业我帮你写的。”宋唐想起小时候还一起念书的事,忍不住一乐。

老师让大家回去画“我们的一家”,她不会,要宋唐帮她画,宋唐憋着坏水,给她画了一幅没有她的,美术老师问你们家你去哪儿了,她一愣,回了句,我不知道啊宋唐画的,可能我去他家玩了吧。

后果就是两个都被老师教育了一顿,还写了检讨,哪有作业让别人帮自己写的。可是下次,她又继续让他帮忙,根本不怕再被他坑一次。

小时候就傻乎乎的,宋唐心想,别了一下头,看她兴致勃勃地看着货架上的东西,忍不住失笑。

“你饿了没有,再等等,我带你出去吃饭。”

莫听云哦了声,拿起一个猫形的手机支架,在眼前仔细地打量着。

过了十来分钟,宋唐手里的事告一段落,他站起身,莫听云看见他的围裙上颜色斑驳,已经被颜料弄得很脏了。

他也不介意,往旁边一放,再把画架收回来,去洗干净手之后出来,甩着手上的水珠,喊她:“走吧,带你去吃饭。”

“我请你1莫听云还记得他没钱这事,忙抢着道,“你回来了我还没请你吃过饭呢1

宋唐看她一眼,撞见她坚持中又带着点小心的眼神,忍不住叹了口气,“行吧,我今天蹭个饭。”

得像个办法跟她解释清楚,他不穷好吗,还不需要吃软饭好吗!

莫听云见他答应了,笑眯眯地指了指来的方向,“我看前面那家饭店生意挺好的,味道应该不错,我们去那儿吃吧。”

那家店宋唐没光顾过,但他对吃什么去哪儿吃也没特别的要求,闻言点点头,和她一起走过去。

就两百米的路,走两三分钟就到了,店里已经没有位置,只能坐在外头,而且是靠着马路的地方。

坐下之后莫听云找纸巾擦桌子,宋唐开始看菜单,“一个火爆鱿鱼,一个椒盐虾,一个蒜蓉菜心,再来个冬瓜海白汤,两碗米饭,谢谢。”

服务员记下,又问:“酒水饮料有需要的么?”

“不用了,谢谢。”说完他合上菜单,又递回去给人家。

等莫听云擦完桌子,发现他把菜点完了,愣了愣,“……这么快,你都点了什么?”

宋唐报了一遍菜名,笑道:“放心吧,都是你爱吃的。”

莫听云爱吃还小,打小就爱,莫家的餐桌上永远不缺鱼虾,宋唐还记得小的时候周文秀隔三差五都煮虾蟹粥,让莫听云来喊他去吃。

一次两次的还好,次数一多,不用母亲提醒,他自己都不好意思去了,周文秀后来就打发莫听云送来。

养得白胖圆滚的小丫头,端着个挺大的盖碗,颤巍巍地进来,“这个是给爷爷奶奶哒,妈妈讲老人需要营养。”

说的是他的太爷爷和太奶奶,那时候他们还在世,只是常年瘫痪,身体已经不好。

送完粥,小丫头就要拉他出去玩,塞给他一根棒棒糖,大声宣布:“今天你就是我的啦!我们去玩!你当蛾子1

然后等他玩完回来,总还剩一碗虾蟹粥是给他的。

小时候以为是巧合,以为是家人剩给他的,长大后才知道那是长辈省给他的,也才知道周文秀的妥帖。

“哎,你怎么光点我喜欢的呀……”莫听云听了他点的菜,嘀咕了一句,抬眼见他有些出神,忍不住喂了声,“你在想什么啊,漂亮妹妹吗?”

宋唐回过神来,看她一眼,有点惊讶,“……你现在这么自恋了吗,自己说自己是漂亮妹妹?”

莫听云:“???”

“想起来小时候陪你玩过家家的事。”宋唐见她一脸懵,笑着又解释了一句。

莫听云这下明白了,摸着鼻子嘿嘿笑了两声,“你每次都扮我儿子哈哈哈1

一边笑还一边拍一下桌子,样子十分得意且猖狂,宋唐一脸无语地看着她,这有什么可骄傲的?!

莫听云好容易笑停下来了,用手撑着腮,看他用滚水烫碗碟,路灯光照在他的头顶,顺着发丝一层一层地落在他脸上,在他脸上投射出低垂的眉眼的阴影。

已经完全没有小时候熟悉的模样了,莫听云有点遗憾,以前那个圆圆脸大眼睛的小男生多好看啊,怎么长大了脸也不圆眼也变小了。

她忍不住叹出口气,宋唐立刻抬头看过来,“怎么了,有蚊子咬你?”

坐在外面吃饭就是有这点不好,大夏天的,蚊子多,一顿饭还没开始吃,就先喂了蚊子。

莫听云眨眨眼睛,还没来得及应,就见他站起来了,“我去问问有没有蚊香。”

过了一会儿,他果然端着一盘蚊香回来了,菜已经上齐,莫听云正招呼服务员上米饭。

“吃饭吃饭,肚子饿了。”她冲宋唐招招手,然后开始往各自的碗里打汤。

火爆鱿鱼炒得鲜嫩又弹牙,椒盐虾十分入味,连蒜蓉菜心都有一股淡淡的蔬菜的甜,莫听云吃一口饭,又喝一口汤,宋唐看她一眼,忍不住笑出声来。

“莫小云,你都这么大了,还是没喉咙啊?”

莫听云喝汤的手顿了顿,脸上闪过一抹赧然,“……喂1

这是要准备恼羞成怒了,宋唐毫不客气地又笑了声,“你都快三十了,居然还跟小时候一样。”

莫听云小时候吃饭很难搞的,要她妈妈和奶奶端着饭碗在背后追着喂饭,吃一碗饭得转完一条村,村里人都说,没见过这么宠孩子的,还是个女儿。

她一直到五六岁了,都还习惯吃宝宝的饭,煮得软烂的那种,吃肉呢,嚼半天都咽不下去,没味道了就把肉渣吐出来,吃米饭呢就得嚼半天才咽得下去,不是得喝汤就是得喝水,不然就喊噎得慌。

“你是不是觉得我是公主病?”莫听云撇撇嘴,也有点苦恼,“我有什么办法,就是很干碍…而且我已经好很多了,平时上班吃饭不这样的1

“没有,这算什么公主玻”宋唐失笑,用勺子给她的汤碗添了点汤,“吃得开心就好了,怎么不是吃。”

顿了顿,他又看看她,笑着眨了一下眼,“刚才逗你的嘛。”

莫听云白他一眼,“……幼稚1

宋唐一哂,“那我给买份礼物,补偿一下?”

“哇,你都要吃不上饭了,还买礼物?”莫听云这下真的有点恼了,用一种看熊孩子的眼神盯着他,“你怎么这么不懂事?1

宋唐:“……”

他沉默了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阿云……你为什么会觉得我没钱花?等我把画画完了,寄出去,就可以……”

“你那幅画人家给多少钱啊?”莫听云想起这件事,好奇起来,她还不知道卖画能卖多少钱呢。

印象里,电视剧里那些摆摊卖画的,都是穷酸书生。

宋唐冲她比划了一个“6”的手势。

她猜测道:“六万?”

宋唐摇摇头,“翻十倍,而且是一幅,日景夜景加起来是两幅。”

莫听云一愣,“……真的假的?你的画能买这么多钱啊?”

“这叫润笔费。”宋唐笑着解释道,“换一个人来画,可能比这个价高,也可能比这个价低,但宋唐就是这个价。”

这个莫听云懂,“就像我们主任去外地做飞刀一样,一次起码上万,有的专家比她还贵。”

名气,级别,技术,种种因素加在一起,才形成这个价格。

宋唐点点头,听莫听云继续又问:“那你岂不是攒了很多钱,怎么上次连手术费都没有?”

他呃了声,“花完了嘛,我用的那些颜料啊画笔啊很费钱的。”

接着他给莫听云科普了一番他平时画画用的东西。

一盒荷尔拜因15ml的24色水彩轻松上千;

一支达芬奇貂毛水彩笔将近两千;

一套史明克大师36色木盒要两万多……

除了油画用具,还有国画用具,什么用金箔和青金石,莫听云听下来只觉得瑟瑟发抖。

“你们这个专业……都是吞钱的吧?”

宋唐摸摸鼻子,“……是比较烧钱。”

“所以你还是很穷啊,哪里吃得上饭了?”莫听云听完,只觉得自己的猜测果然没错,钱全部花去买这些东西了,他不穷谁穷!!!

宋唐:“……”好累,我的本意并非如此:)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