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我收房租养你啊 > 第16章 第十六章
 
听到宋唐说请她吃饭,莫听云拿着刚挖出来的武则天金简模型,愣了愣。

“干嘛请我吃饭,不是说了……”

“是朋友的餐厅新开业,给了我免单名额,不花钱。”宋唐忙打断她没说完的话,又拉一下她的袖子,“快去洗手。”

莫听云哦哦地应了两声,举着满手的泥污去洗手,宋唐在后边收拾垃圾,费了一会儿功夫才清理完那些泥沙。

又将她挖出来的模型用水洗干净了,擦干净,让她带回去,“呐,可以拿回去当小摆设,你的劳动所得。”

莫听云把这个小模型拿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然后用一种有些向往的语气对宋唐道:“我觉得考古好有意思啊,有机会我想要去现场看真的。”

宋唐听了一愣,半晌苦笑着摇摇头。

他伸手拍了一下莫听云的头,叹口气,“傻的,野外考古很辛苦的,日晒雨淋,可以从天蒙蒙亮忙到晚上□□点,又累又苦,没什么好玩的。”

莫听云眨了眨眼。

他又接着说:“这个就像……我看医疗剧,觉得医生穿白大褂好帅,好潇洒,做手术也是,太激动人心了,想去看看,你会怎么回答我?”

“那有什么可看的。”莫听云脱口应道,“白大褂很脏很多细菌的,也不是人人都能穿得那么合身的,做手术也就那样吧,看多就没意思了,累得要死。”

说到这里她忽然一顿,有点不好意思地看向宋唐,又眨眨眼。

宋唐笑出声来,不再说这件事,催她道:“走了,去吃饭,要跟我表姐汇合。”

“咦,你表姐也一起去吗?她身体好了吗?”

“应该没事了。”宋唐应着,将东西都收好,她带来又没吃完的水果和吐司放进了冰箱。

莫听云现在门外,看他拉下卷帘门,“那我们要去接她吗?”

“不用,我们去饭店等她。”

“我们去哪里吃,那家店就什么名字?”

“悦云轩,在恒泰广常”

说着话,俩人已经到了车前,莫听云坐进驾驶位,在车载导航里输入目的地的名字。

去悦云轩的路上,莫听云一边开车,一边和宋唐闲聊,问了个她一直想知道的问题:“宋唐,你们是干考古的,去古董街捡漏是不是特别容易啊?”

宋唐摇摇头,告诉她:“考古人不买卖和收藏古董,这是行内不成文的规定,大家都会遵守。”

莫听云好奇了,“为什么?凭自己本事淘来的东西,又不偷不抢,为什么不能收藏?”

“避免瓜田李下。”宋唐解释道,“你说你是从地摊上买的,但谁能保证你没说假话,万一是你从考古工地那里偷摸来的呢?”

莫听云听了,啧啧两声,说了句可惜。

接着又问:“悦云轩是你哪个朋友开的啊?我认识不?”

“你不认识。”宋唐一面应,一面低头看手机,“但你应该听说过她的名字。”

“是吗,是谁啊?”

他的话激起了莫听云的好奇心,她趁着等红灯的间隙扭头去看他,满眼的好奇都快化为实质跑出来了。

宋唐摇摇头,“一会儿到了再告诉你,现在……你好好开车,注意安全。”

莫听云没得到答案,但心里的好奇有增无减,因为一般这种情况,就说明答案比较出人意料,会让她很惊讶,甚至会惊讶到……

她转了一下方向盘,避开前面突然停下的车辆,啧了声,嫌弃之意溢于言表。

宋唐见状笑了一下,清清嗓子,问她:“你平时工作会不会很忙?”

“忙到飞起。”莫听云哼了声,“我们妇科,住的全都是手术病人,我们简直是外科的排头兵。”

“我明天,上午要出门诊,下午排满了手术,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四台,肯定要到□□点才能下班了。”

吐槽完手术多以后,她惯例感慨一句:“我实在太难了1

宋唐闻言不禁咋舌,“你当初……怎么就选了妇产科呢,没有别的科能轻松一点的么?”

“嗐,谁年轻的时候没高估过自己呢,就像小时候你觉得自己是超人迪加一样啊1

“……喂1

好好的这人怎么开始揭人老底,太过分了?!

宋唐白她一眼,又实在是对她的工作太好奇,顾不上跟她互怼,接着问:“有没有什么病例是你印象很深刻的?”

莫听云飞快地看他一眼,先是问了句:“你想听这个啊?”

接着又说:“有啊,说个近一点的吧。”

“几年前,我刚刚研究生毕业,进了我们学校一附院妇产科,有一天神外科请会诊,说有个十七岁的颅脑肿瘤患者,因为术后一直有阴/道出血,所以请妇产科会诊,看看怎么回事。”

“我师姐就带着我去会诊啦,到那儿一看病程记录,才知道患者住院这段时间推迟过一次手术,因为来月经,一般来月经是不做手术的,我们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就跟着管床医生去看病人。”

“到了病房,帘子拉起来,我跟师姐先后给她做体格检查,哪儿有问题看哪儿呗,一看,宫/颈糜/烂,宫/颈口见赘生物,当然啦,宫/颈/糜/烂不是病啊,现在教科书已经不把它当病了,就是个症状。”

“查完之后我们取了活检,出来告诉管床医生和家属,患者有过性/生/活/史,不除外不全流产。管床医生当时就懵了,家属也是,然后家属就开始生气,直接质问医生,你们是不是手术的时候欺负我闺女了1

“我当场就傻了,这叫什么意思,谁会手术的时候欺负患者啊我的天,手术室好多人的,除了主刀和一助二助,还有麻醉医生巡台护士器械护士和实习生规培生啊,一群人,怎么欺负嘛1

她说到这里,宋唐从好奇和八卦中回过神来,没忍住,噗嗤笑出声来。

“然后呢,病人自己怎么说?”

“她能怎么说,她术后出现了一过性的混合性失语,既听不懂也说不出来,还没恢复正常呢,解释也好狡辩也罢,都说不出来埃”

如果只是这样,莫听云倒也未必就记得这么清楚,“关键是,这件事之后吧,我们医院神外科多了一项规定,育龄期患者必须查hcg,就是为了防止再出这种乌龙。”

万一那次真的被家属闹成功了,可不是开玩笑的。

宋唐也点点头,“是要谨慎点,治病救人很好,但因此把自己搭进去就不划算了。”

说着看她一眼,“所以你要保重好自己,不要太累了。”

莫听云听了就嘻嘻笑两声,心里却在叹气,啊呀,她也不想累的,但很多时候都身不由己嘛。

话说到这里,目的地已经到了,车载导航传出结束导航的提示音,莫听云熟练地倒车,在车位上听得不偏不倚,中正得很,她还挺得意地晃晃脑袋。

宋唐差点就伸手去揉她的头,幸好最后关头想起她已经长大了,这才忍下来。

曾菲在广场一楼的肯德基门口等他们,“宋唐,莫医生,这边1

宋唐带着莫听云越过人群走到她面前,叫了声姐,又指指莫听云,“这是阿云。”

曾菲看向她,莫听云立马就反应过来,“曾菲姐叫我阿云就好。”

宋唐比她还大几个月,曾菲又比宋唐大,那她叫曾菲姐也没毛玻

倒是宋唐笑着调侃了她一句:“小学以后就不肯叫我哥了,现在叫姐你倒很利索。”

莫听云哼了声。

曾菲笑着拍了拍自家表弟的肩膀,柔声帮腔道:“宋唐,你不要欺负阿云。”

“冤枉死了,我哪里敢欺负她,她是我姑奶奶。”宋唐一面喊冤,一面接住莫听云扔过来的白眼。

三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闲话,往楼上走去,直接到商场的五楼,出了电梯就看见大大的指示牌,指着悦云轩的方向。

莫听云一边往那边走着,一边和曾菲低声说话,问她家和宋唐家的关系。

曾菲解释给她听:“我妈妈和宋唐的妈妈是姐妹,我妈是他的小姨,以前我们家条件也不好,帮不了他们什么,就没怎么来往,后来宋唐妈妈走了,他又被姨丈接走,来往就更少了。”

“直到五六年前我哥去安市那边做生意,才又和他联络上。”

莫听云点点头,明白了,交情嘛,总要交往才有情分,亲戚之间也是一样的。

“以前都不知道宋唐和你关系这么好,不然我们早就认识了。”曾菲笑着说了句。

莫听云忙应道:“没关系,现在认识也不晚。”

顿了顿,又低声问她:“你现在身体感觉怎么样,要是需要调理的话,我可以给你介绍医生,西医中医都有的。”

她是知道自己去医院做什么的,曾菲闻言虽然有点尴尬,但更多的是感激,握了握她的手,点头道:“谢谢,有需要我一定会叨扰你。”

话刚说到这里,莫听云就发现悦云轩已经到了,她点点头,停下了这个话题,抬头去看宋唐和服务员的交涉。

只见他出示了一张黑色的卡片,说了句什么,立刻就有服务员过来,将他们带到了尽头的小包厢。

莫听云跟在宋唐身边,凑过去小声好奇地问道:“你那张是会员卡吗?”

宋唐点点头,她又问:“不是说这家店是新开的吗,你这就有会员卡啦,来过?”

“容城这家是新开的没错,但总店在京市已经好几年了,我去过几回。”宋唐解释道,在包厢门前停了一下,让她和曾菲先进去。

然后服务生道:“麻烦上一壶小青柑普洱。”

长方形的餐桌靠窗,足以容纳八个人在一起就餐,三人落座,宋唐和莫听云坐在一边,曾菲在他们对面。

莫听云一抬头,就可以看见窗外的景色,这里占据了恒泰广场北区最好的景观位之一,电视塔就在对面,容江从脚下穿流而过。

“哎,这边好像离我们家租出去的房子都不远呢。”莫听云突然想到这一点,有点惊讶。

在座的宋唐跟曾菲跟她一样,本质上都有个拆二代的身份,对她说的话一点都没觉得意外。

曾菲还好奇地跟她打听,“你们家在这边的房子租出去多少钱一个月?我们家也有一套在这边,之前租出去是五千一个月,现在想涨一点,结果租客嫌贵,说不租了。”

莫听云眨眨眼,“我们家都是六到八千一个月,同小区的都这个价啊,而且我家的租户基本都是长租,有的人住了好多年了,自己有房,租出去了,来租我的房子,小孩在这边上学。”

她们聊起了当房东的事来,宋唐是个穷人,参与不进去,干脆叫服务员进来点菜。

悦云轩的菜品有很多创新融合菜,宋唐按着两位女士的喜好,点了金沙银鳕鱼、酸汤墨鱼片、油爆虾和糖醋小排这样一类的菜式。

服务生下好单准备要走了,他又把人叫住:“还是来一份这个花雕虾吧。”

“好的,现在帮您下单。”

因为待会儿还要开车,宋唐没有要酒,只是要了杨梅汁,等菜上来,大家的注意力就从外面的风景上转移了过来。

莫听云吃着宋唐剥壳的虾,又问了之前问过的问题:“你朋友是谁啊,能开这么大的餐厅,肯定很厉害吧?”

这里的厉害等于有钱。

宋唐还没回答,曾菲就道:“可是我听说这里是某个明星的副业啊?”

肯定有一边的消息是错的,莫听云下意识地这样认为,立刻扭头看向宋唐,向他寻求答案。

宋唐点了点头,“这家店的老板叫洛栖,栖息的栖。”

曾菲一愣,刚要说什么,莫听云就已经抢着问:“一二三四五六七的七?”

“……木字边一个东西的西那个栖。”宋唐不由得失笑,干脆用手指在桌上写了一下这个字。

莫听云哇哦一声,“这好像是个明星的名字?”

“这就是明星呀1曾菲急忙插话道,问宋唐,“你怎么会认识她的?”

洛栖,圈内一位以唱跳和原创闻名的歌手、音乐人,最近一档很热门的唱跳类选秀就请了她去做导师,曾菲特别喜欢她。

但莫听云不怎么关注娱乐圈,对洛栖只是知道名字和她的几首代表作而已,倒没有曾菲这么激动。

“合作过,她出专辑和写真集,有两次的封面是我帮她画的。”宋唐一句话说完他和洛栖的渊源,又对曾菲道,“你要是想要她的签名,我下次帮你问问。”

简直是意外之喜,曾菲顿时笑起来。

倒是莫听云有些愣愣的,原来宋唐还跟大明星合作过,也许,他真的不像她以为的这么穷?

“你呢?要签名照么?”宋唐扭头看了眼莫听云,见她有些出神,便主动问道。

莫听云摇摇头,“不用了,就是……你好厉害啊,认识大明星。”

像小孩子一样的羡慕语气,宋唐听了直笑,“有机会介绍你跟她认识。”

莫听云没放在心上,当他随口一说,但却没想到,后来她真的见到了洛栖,而且还是在一个她怎么都想不到的情况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