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我收房租养你啊 > 第18章 第十八章
 
面对三个都说自己是女患者男朋友的男孩子,莫听云觉得有点眼晕。

她怔了怔,问道:“你们都多大了?十七?十八?还在读高中吧?”

“还有几个月我就十八岁了。”

“我跟他一样。”

“我也是1

她继续问道:“为什么说你们都是她男朋友?”

“因为……”三个人互相看看彼此,其中一个说话了,“我们、都喜欢她,而且……”

他还没说完,其他两位同伴也抢着回答道:“我觉得她的孩子是我的。”

“明明就是我的,那天我跟她……”

三个男生你一句我一句的回答着,莫听云听得头都大了,嗡嗡直响,妈呀,现在的小年轻怎么这么开放?

而且这是四个未成年的孩子来妇产科门诊,其中一个还要做人流手术!

莫听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好又问了一遍:“你们家长知道这件事吗?”

她刚问完,女生就冷哼一声,冲她露出一个有些嘲讽的笑来,“医生,我们都满十六岁了,犯罪都可以负刑事责任了,这件事我可以自己做主。”

莫听云最怕也最烦遇到这样的患者,年纪小,什么都不懂,不知道爱惜自己,偏偏装大人。

她有些生气了,问道:“你是不是觉得这件事是件小事,觉得就是个小手术,觉得这个孩子要不要都无所谓,你的身体是自己的想怎么样都可以?”

说实话,她的语气并不好,和刚才问他们年龄时的温和不一样,有点冲,她隔着口罩露出的眼神也有点凶。

几个男孩子顿时就被她吓住了,倒是女孩子很倔,梗着脖子反问她:“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这怎么可能是小事1莫听云立刻接了一句,声音斩钉截铁。

“你的身体从来就不是小事,大病都是由小病小问题堆积而成的,你知道在这门诊,每天有多少个曾经和你一样想法、现在又后悔莫及的人吗?”

她不吝于告诉面前这个年轻的孩子,那些因为流产而产生的种种并发症,以及有过多次流产史的患者想要孩子却一直怀不上的难过。

“要不要生孩子是你以后的选择,但是这个前提是,你有得选择,如果你连选择都没有,你依旧是不自由的,而且这份不自由,是因为你年少时太过自由所致。”

“你们还年轻,如果没有要孩子的准备,如果你们真的相爱,就应该做好措施,我不评价你们……阿四人行的行为是对是错,只是希望你们能够high的同时,注意一下健康……”

她觉得自己真是焦头烂额,面对这几个胆子天大的年轻人有些东西还是要教,莫听云要跟他们把话说清楚,连怎么用避/孕/套都教了,就是希望他们能听得进去。

外头等的病人见这么久没人出来,有些着急,敲门来问还要多久轮到自己。

莫听云忙应了一声:“麻烦再等一下,这边情况稍微有点复杂。”

应完了回头看着垂头不吭声的女孩儿,忍不住叹了口气,“我不知道你到底为什么说自己没家长,也管不着,但我得劝你一句,身体是你自己的,如果没有人珍惜你,你就更应该珍惜你自己。”

说完了低头写一张单子,递过去,“去吧,去缴费,然后到尽头的手术室等着就行。”

又把一些注意事项写在病历本上,等他们走了,才又摇头叹了口气。

这时候了,才扭头跟龙珍妮嘀咕一句:“以后我小孩要是敢胆大包天到连这种事都瞒着家里,腿都给他打断。”

龙珍妮笑了声,没接话,下一个病人进来了,莫听云的注意力立马转移。

一早上也不知道看了多少个病人,总之等莫听云结束门诊的时候,已经中午一点了。

下午两点还有手术,她忙收拾着东西,“走走走,回去吃饭,不然来不及了。”

倒也不至于来不及,只是时间很赶,匆忙吃了半碗饭,莫听云就吃不下去了,抬头看看时间,一点半,她要去手术室了。

“小云,我先去手术室,你待会儿过来埃”

“哎,知道了。”

手术中心终年恒温,莫听云换了洗手服,从更衣室的另一扇门走进手术室,迎面就看见人来人往,大中午的也没停。

刚走了几步,就见病人通道的门哗啦一下开了,医生和护士推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伤员进来。

“车祸的,要急诊手术,快给我调一个台出来。”

手术室护士赶紧打电话问哪间手术室空的,很快就找到一间,得亏还是中午。

莫听云用刷子仔细刷着自己的指甲缝,刷完之后握着手,弯腰把胳膊凑到水龙头底下,让水流冲走泡沫,然后浸泡消毒,这一套动作,她日复一日,不知道做了多少遍。

洗好手之后,举着手,走到其中一间手术室门口,脚碰了碰感应器,门开了,她走进去,在护士的帮忙下穿好手术衣。

这是一台处/女/膜切开术,尽管手术很小,但送手术单的时候,莫听云还是填了一助是云莉,二助是龙珍妮,三助是组里一个实习生,穿着参观衣在一边观摩,有名额不要浪费。

手术正式开始,莫听云用穿刺针在患者处/女/膜中央穿刺后,抽出暗红色积血,然后在突出部位做一个“x”形的切口,接着用小号扩/张/器扩/张/宫/颈,把里面的积血都排干净后,再修剪处/女/膜的切缘成一个圆形的处/女/膜口,手术到此基本结束。

“等她恢复好之后,就可以每个月都正常来月经了。”

顿了顿,又对几个学生道:“一会儿还有一台子宫肌瘤的手术,你们也可以留下来看看。”

整个下午,莫听云都泡在手术室里了,一台接一台的手术,累的时候就坐在地上休息一会儿,嘟囔着自己太难了。

徐秋白比她更累,“我做了一天手术了,不比你难?”

“我上午也看了一上午门诊啊1莫听云盘着腿坐在麻醉医生的脚边,靠着墙,一边辩解还一边打了个哈欠。

打完哈欠之后,她又说起上午在门诊遇到的那个女孩子,语气有些郁闷,“怎么搞的,这些孩子小小年纪,玩得这么疯就算了,也不知道爱惜自己。”

“呐,这些呢,以后多半是要来我们门诊报到的。”徐秋白接了一句。

说了几句,又拐到其他同事身上,麻醉医生问道:“产科的文丽是不是离婚了?”

“是啊,你们都知道啦?”莫听云点点头,啧了声,医院这个小圈子,就数这种事传播得最快。

麻醉医生觉得奇怪,“干嘛离婚,不是说她跟她老公谈了很多年才结婚,感情一直很稳定的吗?”

莫听云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不过徐秋白知道一些内情,“她太忙了,忽略了老公让有心人士趁虚而入了呗。”

莫听云一愣:“……”艹!果然还是这种原因!

麻醉医生接着又问:“那她女儿怎么办?”

“她带埃”徐秋白应道,又叹了口气,“她就是太要强了,太拼,每天这么多手术,还要带学生,主持学科会议,做研究课题,现在还要管孩子,我想想都替她累。”

莫听云听到这里,也跟着叹了句:“这学科带头人也太难做了,还是我好,躺平就行了。”

徐秋白听了呸她一声,“她是太拼太累,你是太不求上进,好个屁1

莫听云:“……”怎么还骂人啊?!

两台手术之间因为要消毒手术室,可以休息半个小时左右,莫听云和徐秋白去麻醉科的办公室找水喝。

待在手术中心其实很容易不知道外面天色到底怎么样了,莫听云看看电脑右下角显示的时间,已经是傍晚七点。

她们还有最后一台子宫富细胞性平滑肌瘤患者的手术就可以结束一天的工作,于是莫听云已经开始在想:“今晚吃什么好啊?”

徐秋白胃口不太好,耸耸肩,“随便吧,我已经累到什么都不想吃了。”

“但我想吃面哎,拌面。”莫听云咽了一下唾液,“我看网上有营养师的文章说,我们平常吃的猪肉里除了五花肉,脂肪含量最高的是猪小排,比猪蹄和猪大肠都高,要不然今晚我们就吃小排面吧,我要额外加个荷包蛋和一点油渣1

徐秋白一听就无语了,“……你非得这么叛逆?”

“好吃嘛。”莫听云坐在椅子上不停地前后摇摆椅子,“健康谁不想,但健康的代价是放弃美食,又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吃炸鸡不好,又油腻又容易上火,多不健康,可是吃它的人谁不说一句真香?”

她刚说完,就被徐秋白拍了一下,这人歪理一堆堆,偏偏你又不能说她说的是错的。

所以最后等手术做完,莫听云和徐秋白还是一起去医院对面的面馆吃了小排面,同去的还有也是下班的几个麻醉科同事和学生。

老板娘热情,见到是对面医院的医生来吃面,还特地每人送了一碗猪大骨熬的骨头汤,汤色奶白,面上飘着翠绿的葱花。

莫听云的那碗面真的加了猪油渣,炸得金黄,一看就酥香美味,她还特地拍了张照片,发给宋唐看。

宋唐这会儿还在画室里,身上的围裙沾满了颜料,手上也是,但他的精神极度兴奋,沉浸在自己对于笔下场景的瑰丽想象里。

他甚至打算待会儿出去一趟,去看看容城的夜景,这是他这幅画的重要组成部分。

“叮咚——”

手机信息提示音在安静的室内突然响起,多少将他的甚至拉回现实,他将画笔塞进另一边手,然后伸手划开放在一旁凳子上的手机的屏幕。

是莫听云发来的信息,就为了告诉他,她吃的这家面店超好吃。

他原本觉得好笑,可是笑完之后又后知后觉地发现,她竟然这么晚了才吃晚饭。

苹果糖:【这么晚才下班?】

莫听云:【我刚下手术啊,今天超级忙:)】

苹果糖:【多吃点补充体力,早点休息。】

莫听云:【嗯嗯,你在做什么?[让我康康jpg]】

苹果糖:【在画室。】

莫听云:【哦哦,那你忙,我明天晚上去找你,给你拿东西呀![不等我你就死定了jpg]】

宋唐看到这一句,心里一顿,竟然有些期待,想知道包租婆又准备送什么好东西来给他了。

真是莫名其妙就活成了一个小白脸的样子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