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我收房租养你啊 > 第23章 第二十三章
 
莫听云收到收到宋唐的信息, 起身准备去更衣室换衣服下班了。

时间是早上八点三十五分,徐秋白和今天的值班医生去病区查房床头交班了,云莉和龙珍妮她们已经下班走了, 办公室里只有莫听云一个人。

她也该走了, 不能让宋唐一个人在外面等着。

但她刚走到门口,身后就响起一阵电话铃声。

莫听云转身回去接电话, “你好, 这边妇产科妇科组。”

“莫医生吗,这边是急诊。”电话那头的急诊医生听出了她的声音, 似乎松了口气, “你还没下班真是太好了,现在有个病人,胎停育难□□产的, 一直出血不止, 门诊的张医生说要送到病房去刮宫。”

莫听云光听到那一句你没下班真是太好了,忍不住喉咙一哽:“……哦,送上来吧。”

“好的, 我现在马上让他们上去。”急诊医生欢快地应着,挂了电话。

莫听云的心情一点都不欢快, 妈的这还要接病人, 虽然手术是留给值班医生做啦, 但她不得等人回来交接一下么!

她一边在心里暗自吐槽, 一边给宋唐发信息:“有点突发情况,等等, 可能十几二十分钟就好。”

宋唐也没问是什么事儿, 直接回了个“好”字, 继续安安心心地在车里等人。

莫听云给宋唐发了信息没多大会儿功夫, 病人就来了。

急诊科的一位规培医生帮忙推着轮椅送上来的,陪同患者的家属是她丈夫。

“师姐,这是患者的病历。”规培医生将手里的本子递给莫听云,介绍着患者的病情,“患者32岁,做过两次人流,育有一女六岁,剖宫产,平素月经规律,停经5周的时候尿妊娠试验阳性,现在已经停经8周,今天凌晨五点左右无诱因突然剧烈腹痛,并伴有阴/道出血,于是家属就把她送过来急诊了,这是她前天在外院做的b超。”

说着指了指病历本里夹着的那张报告单。

规培医生的病史汇报得还算清楚,省了莫听云问基本信息的时间,她低头去看b超报告上的结果,发现只描述了在子宫里看到一个不规则的胎囊,没有见到胎芽和胎心。

这就很能说明问题了。患者已经停经8周,按照胚胎正常发育顺序,这会儿至少应该有一厘米以上的胎芽,并且胎芽上应该有原始的心管搏动。

b超看不到,就说明没有,没有就说明这个胚胎停育了。

人体器官是很聪明的,一旦检测到这个东西是不该存在了的,就会启动自净功能,以维护人体内环境的健康,子宫也一样,胚胎停育了,它就会发动宫缩,将停育的胚胎排出体外,让身体重新再来。

流产肯定是会痛的,一开始是宫缩,一阵一阵间歇性地疼,到了后期,子宫会发生强制性的无间歇收缩,直到子宫内的组织物彻底排除体外,人体感受到的就是持续加剧的腹痛。

这位患者来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了严重腹痛,还有大量阴/道出血,流产已经是不可避免,所以急诊医生才会看到这张b超报告之后也没给她做什么检查,就让人把患者送上来了。

莫听云看过报告单,对规培医生道了声谢,然后让她在转运单上签个字,自己也签个字,表示这个病人已经送到妇产科并且被接收了。

“先送去人流室吧,我给徐主任和沐桐打个电话说说。”莫听云一边给徐秋白打电话,一边对护士道。

杨沐桐是今天的值班医生,莫听云觉得这个手术还是她来做比较好,毕竟……谁做的手术谁写病历,这是规矩!

莫听云打过电话之后没过多久,杨沐桐就回来了,“听云,病人呢?”

“人流室。”莫听云应道,又问,“徐主任呢?”

“查房呢,陈主任家里有事儿耽搁了,得十点左右才能到。”

杨沐桐一边回答莫听云的话,一边转身往人流室走,莫听云哦了声,干脆也跟上去,想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住院部是有人流室的,里面配有全套的抢救设备,比起门诊手术室来说,更加安全。

杨沐桐进去之后,患者在护士的搀扶下上了检查床。

莫听云拿了血压计过来,套上患者的胳膊,测了个血压和心率,心率很快,123次/分,血压还算正常。因为疼痛本身就会引起心率增快,她和杨沐桐谁也没太当回事。

但是接下来杨沐桐检查患者的肚子时,情况突然有了意料之外的变化。

几乎是杨沐桐的手刚搭上患者的肚子,对方就立刻惨叫了起来:“啊——”

杨沐桐顿时被吓了一跳,手立刻离开患者肚子,抬得老高,问道:“您真的这么疼吗?”

“嗷——真的真的,真的疼,特别是这里,你别碰了医生……”患者在检查床上难耐地转转头,声音非常痛苦,“你给我打麻醉吧,求求你了,让我昏过去就好了。”

杨沐桐又问:“是一直疼,还是一阵阵的疼?”

患者十分不耐烦,“一直疼一直疼,你别问了,我快要疼死了!”

虽然都知道流产疼痛的过程是从间歇性阵痛到持续性疼痛,但像这位患者这样持续剧烈疼痛并且伴有腹部压痛的情况,仍然让杨沐桐和莫听云觉得不太好。

她们交换了一下视线,杨沐桐立刻对患者道:“您的疼痛可能不太对劲,我得再检查一下,可能会比较痛,但希望您能配合我。”

说着又往患者的小腹上压了一下,尖叫声顿起。

这次杨沐桐没有再被吓到了,经过检查,她发现患者疼痛的部位主要集中在耻骨联合上方的一块地方,扭头对莫听云说了句:“她这里有局限性压痛。”

莫听云点点头,表示自己记下了。

接着杨沐桐在按压腹部之后,有意识地突然把手抬高,检查床上的病人差点就跟着跳起来,脸孔瞬间扭曲。

“耻骨联合上方也有反跳痛。”莫听云道,“看看有没有移动性浊音,肠鸣音怎么样?”

杨沐桐检查了一下,摇摇头,“没有移动性浊音,肠鸣音减弱。”

莫听云点点头,“她来的时候没有做b超,我现在请个床旁b超的会诊。”

杨沐桐也点了一下头,“我跟徐主任汇报一下,让她过来看看。”

俩人分头去打电话,莫听云叫完b超医生之后,给宋唐发了个信息,让他上来办公室:“我这边有个急诊的病人,情况不是很明朗,不确定什么时候才能走,你上来办公室等我吧。”

宋唐回了她六个点点,似乎没料到她居然还会有这样的突发情况,不过来都来了,就再等等吧。

于是他回了句好,就收起手机,锁好车后穿过马路进了医院大门。

他来过一次莫听云这边,记得她是在三楼,于是直接坐电梯上去了,去了之后先到护士站问:“你好,请问我要找莫听云医生,她……”

值班的办公护士应该是被莫听云交代过了,闻言立刻道:“你就是莫医生的朋友吧,莫医生现在在手术室,你可以在这里等等她。”

护士站对过就是等候区,宋唐点头道了声谢,转身找椅子坐了下来,有点无聊地看着墙上张贴的宣传画。

b超医生推着床旁b超来的时候,护士刚给病人建立好静脉通道,莫听云正在跟徐秋白说着病人的情况,“腹肌很紧张,整个子宫都有压痛,会不会是宫外孕破裂内出血啊?”

徐秋白没说是还是不是,只道:“有急腹症,不是单纯流产这么简单,先做个阴超看看,幸好你们没上来就给她刮宫。”

阴超就是经阴/道b超,探头伸进去之后,盆腔里的情况就大致清楚了:首先,确实有一个胎囊,位于子宫前部和膀胱之间,像个馒头一样,其次,病人腹内有游离液体。

徐秋白这时说了句:“她剖宫产生过一个女儿,六岁了。”

b超医生脸上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这就对了,胎囊应该是种植在了上次剖宫产的部位,高度怀疑是疤痕妊娠,先兆子宫破裂。”

这个大家之前已经有所猜测,不算很吃惊,但患者要进行开腹手术,还需要有手术指征的支持,于是徐秋白指挥莫听云道:“小莫,准备器械,做个后穹窿穿刺。”

子宫和直肠之间有一个凹陷,是人体直立时腹腔的最低部位,如果肚子里有液体,积水也好积血也罢,都会聚集在这个位置,阴/道后穹窿跟这个凹陷紧挨着,就隔了一层阴/道壁,所以在这个位置穿刺抽吸的话,腹腔里是水还是血,可以一目了然。

莫听云手持针头果断刺入暴露出来的部位,深入腹腔,注射器的活塞缓缓退出,众人的视线里出现血色的液体。

血液注入玻璃瓶,静置一段时间后,拿起来晃了晃,没有发生凝固。

徐秋白立刻法号司令:“马上送手术室,进行手术,沐桐,去跟家属做术前谈话,签好字,小莫,你来做一助。”

徐秋白和莫听云配合惯了,有她在的时候,还真舍不得换人。

莫听云点点头,应了声好,准备去手术室准备了。

经过护士站的时候,她一眼就看见坐在椅子上玩手机等她的宋唐,顿时心虚起来,“宋唐……”

宋唐听见她的声音,立即抬头,见她抱歉地看着自己,顿时知道自己不用问她是不是可以走了。

他点点头:“还要忙?”

“……要去手术。”

“大概什么时候能回来?”

“没意外的话不会很久,要不然……你先回去吧,我们下次再去喝早茶好了。”莫听云有点不好意思地蹭了蹭鼻子。

宋唐失笑,看了眼护士站那儿挂着的电子屏上显示的时间,“来都来了,我等你吃午饭吧。”

他不肯走,莫听云也没有时间跟他继续说下去,只好胡乱点点头,小跑着下楼去手术中心。

她赶到手术中心,刷好手,进去手术间之后,发现徐秋白还没有来,杨沐桐倒是已经在里面了。

接过器械护士递过来的擦手巾擦干双手,穿上无菌手术衣,戴好手套,莫听云上了手术台。

按照徐秋白的交代,莫听云先开腹,肚子一打开,里面的景象和在b超镜头下看到的完全一致:胎囊突出子宫表面,馒头一样的血肿趴在子宫下段的疤痕部位,局部的小血管正在往外渗血,出血很慢,但不停。

莫听云刚用纱布压迫住出血部位,徐秋白就来了。

穿手术衣,带手套,上台,这个过程一气呵成,她拿开纱布,观察了一下,对莫听云她们道:“确实是疤痕妊娠,子宫都快破了,不过我们还是能保就保吧,先试试切除病灶。”

要保的,当然是子宫,对于女性来讲,子宫的含义在任何年龄段都是不一样的。

更何况,“她跟他老公是二婚,女儿是跟前夫生的,现在这个老公还没孩子,她还想生一个,不过她老公表示要是实在不行也没关系,他跟她女儿挺亲的,都养了三四年了。”

这话是杨沐桐说的,莫听云拉着钩,听完接了一句:“那她下次怀孕,说不定还会种在疤痕部位呢。”

“那又不是百分百的,留着子宫,就有希望,毕竟世事难料。”徐秋白说了一句,用电刀将发育不良的胎囊和陈旧疤痕一起切掉,所过之处,血液像泉水一样涌出来,电刀都止不住。

莫听云跟徐秋白配合惯了,熟知她的操作风格,立刻就往旁边一躲,躲开了滋出来的鲜血,倒是杨沐桐躲闪不及,口罩上都被滋了血。

用干纱布使劲压住伤口,无菌止血带紧紧勒住子宫和宫颈的交界处,扎住了两侧子宫动脉的上行支,血流戛然而止,接着是飞速缝合,整个过程,莫听云和徐秋白配合无间。

杨沐桐都说她们是:“果然不愧是好搭档!”

患者的子宫保住了,莫听云很高兴,从手术中心回来之后,见到宋唐时满脸都是灿烂的笑容:

“走啊,我请你吃饭去!”

宋唐抬头看看她,见她眼睛闪闪发亮,问道:“看你这样子,手术很顺利?”

“顺利极了,是我们想要的结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