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我收房租养你啊 > 第24章 第二十四章
 
莫听云告诉宋唐手术结果就是她们想要的时候, 满脸都是笑容,眉飞色舞,眼睛都弯成月牙。

宋唐想起她小时候考试终于考过他时的模样, 也是这样, 笑得见牙不见眼的,特别兴奋。

他的嘴角一动, 笑了起来, “你们想要的结果是什么?”

莫听云带他去办公室,一边走一边应:“保住她的子宫啊, 她还有生育需求的。”

“哎, 说得也是,现在好好的夫妻,谁知道几年后会怎么样呢?子宫有时候真的会决定一个女人的命运, 能保住, 当然就是最好啦。”

宋唐一愣,刚想问什么,就听她继续道:“这个病人是流产不全, 本来是要来做清宫手术的,结果我们检查的时候发现她有宫外孕, 差点就子宫破裂了。”

“幸好我们没有贸然刮宫, 那些个探针、吸管和刮匙都是铁的, 本来子宫都快要破了, 这些东西一捅进去,那不得哗啦啦地大厦倾覆啦。”

“那样的话先兆子宫破裂就会变成真正的子宫破裂, 然后我就会因为医疗事故被吊销执照, 失去我的工作和社保, 哇!那也太惨了吧!”

她这会儿说得语气相当轻松, 可宋唐却听得一阵害怕,他没见过也没怎么关注过这些事,但只要想想,就觉得那场面可怕。

他终于意识到,他的小青梅现在是一个妇产科医生,能上手术台拿起瘆人的手术刀的那种。

他们俩走到医生办公室门口,跟从洗手间回来的徐秋白迎面碰上。

徐秋白没见过宋唐,只觉得这年轻人生得脸孔清俊,浑身气质是那种文化人的儒雅温润,跟莫听云走在一起时,看起来特别和谐,顿时便觉得有点稀奇。

“小莫,这是你朋友?”她笑着问了句。

莫听云点点头,“是啊,我朋友,宋唐,唐宋元明清的宋唐。”

徐秋白本来想调侃她是不是男朋友,可是看着她坦荡干净的眼神,又说不出来了。

看着也不像男女朋友,应该就是好朋友吧,她想。

“宋唐,这是我们治疗组的带组主任,徐秋白徐主任。”莫听云扭头向宋唐介绍道。

宋唐忙跟徐秋白打了声招呼,客客气气的。

打完招呼,他就跟着莫听云进了办公室,看莫听云在一个座位上坐下了,就挑了离她不远的一张椅子坐着。

莫听云开抽屉拿出一本疾病证明,刷刷写了一张,然后递给刚进来的杨沐桐,“我以前那个16床的小姑娘,下午她家属要来拿疾病证明,你帮我给她。”

杨沐桐接过来看了一眼,哦了声,“做□□切开术的那个小姑娘?”

莫听云嗯了声,起身往外走,走到门口还回头跟宋唐说了句:“你等等我昂,我去换个衣服。”

“好,你去。”宋唐含笑点头应道。

杨沐桐这时候才发现办公室里还有个没见过的生面孔,还是个男人,顿时有点好奇。

“小莫她朋友。”徐秋白帮忙介绍道,又问宋唐,“宋先生是做什么工作的?”

“绘画方面的工作,开了个卖文房用品的小店。”宋唐应道。

徐秋白觉得有点奇怪,“那你应该是学艺术专业吧,怎么会和小莫认识的?”

有一说一,容医大没有艺术系,唯一跟艺术沾边,是学校的管弦乐团,但从没听莫听云说过她参加过这个社团。

听她问起怎么认识的莫听云,宋唐温声解释道:“我跟阿云从小就是邻居,是一起长大的,不过后来我家搬去了外地,最近才回容城。”

杨沐桐在一旁听了,做恍然大悟状,“哦,原来也是青梅竹马。”

不知道是不是被青梅竹马这个词取悦到,宋唐忍不住翘起嘴角,“……嗯,是。”

莫听云换了白大褂和鞋子之后,揣着几包小零食回来,进门就听见宋唐应的这声是,顿时一愣。

有点好奇的问道:“是什么,你们在聊什么呀?”

杨沐桐有心调侃她,便笑着道:“聊你们青梅竹马的事儿咯。”

她原本以为会看到莫听云脸红害羞的模样,结果却只见她稍稍惊讶一下,立刻就恢复了平时的模样,“啧啧,连这个你都打听出来了,厉害厉害。”

说完还冲她竖竖大拇指,满脸都是赞赏的表情。

什么羞涩和不好意思啦,全都没有!

杨沐桐一阵无语,看来不是这俩人清清白白,就是还没开窍。

莫听云不知道她想什么,把怀里抱着的零食放下,然后分给大家,连宋唐都有份,“离吃午饭还早,先吃点零食垫垫肚子。”

别看她们刚才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手术,其实时间并没有过去很久,现在还十点不到。

莫听云开了一包软糖,一边拈了一颗放进嘴里,一边听杨沐桐和徐秋白说话。

“我前天回总院去拿东西,碰见心电图室的高主任,听说她女儿准备留在京市的大厂工作了,原来她女儿没读医吗?”

“没有吧,好像说是读的信息技术那方面的专业。”

“真没想到,其实她女儿读医也挺好的,毕竟除了高主任,还有卓院长这边的人脉呢。”

“子承父业,女承父业,得看人家孩子愿不愿意,不过是实话,咱们这一行医二代甚至世代行医的还真挺不少。”

莫听云听到这里,忍不住插嘴道:“年轻人嘛,有自己的想法不是很好吗,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要是我得继承父母衣钵,现在我就不会在这里了。”

杨沐桐听见她这话,忍不住笑了声,“那你就回去继承小卖部?”

莫听云点点头,“嗯呐,还有个茶叶店。”

说着她又一指宋唐,“那宋唐也不该画画,而是该在考古工地继续挖土。”

杨沐桐和徐秋白闻言一愣,“……考古?”

“……工地?”

莫听云点点头,“宋唐他爷爷和爸爸都是考古专家。”

杨沐桐和徐秋白顿时肃然起敬,“原来是这样,真不简单。”

“没有,都是普通人。”宋唐摇摇头,解释了一句,很自然的伸手接过莫听云递过来的软糖。

然后有点无奈地说了句:“你吃不完这么多,为什么要开呢?”

莫听云理直气壮地反问:“不是有你可以帮忙消耗吗?”

徐秋白看到这一幕,又对自己之前的判断有点怀疑起来,这俩人看起来好像又比普通朋友多了点什么啊?

她这样想的时候,莫听云已经休息好了,说要回去,宋唐站起来,手里还拿着那包她没吃完的软糖,向徐秋白和杨沐桐点头道了别,这才跟着走出办公室。

进了电梯,莫听云才问宋唐:“曾菲姐的事怎么样了?”

说起表姐曾菲,宋唐就忍不住叹了口气。

昨天从医院离开之后,宋唐就打电话将这件事告诉了小姨和小姨父,老两口大惊,急急忙忙过去律所和他们汇合,一起见了莫听云师姐的丈夫许律师。

经过一番交流和咨询,最终决定要起诉对方。

从律所离开,宋唐就和他们一家三口分开了,后来的事都是小姨在微信上告诉他的,“表姐哭得很厉害,小姨父那样温和的人,都差点要拿棍子揍她,等她哭完了,又一起去表姐那边,把那个男人的东西全部都清理出去,然后换了锁,跟物业的保安交代以后不许放这个人进来。”

莫听云听了点点头,表示能理解他小姨和小姨父的做法,又问:“曾菲姐现在住的,是她自己的房子?”

“是,她毕业以后家里才给她买的,那个男人之前也一直住在她那里,不过现在准备卖了换一套新的。”

莫听云啧了声,面露鄙夷,“卖了也好,这种辣鸡,软饭还敢硬吃,真是不要脸!”

宋唐赞同地点点头,想了想,没把自己要去套人麻袋的事说出来。

转头莫听云又惦记起原本说好要吃的椰子鸡,叹口气,“这下也吃不成了,好可惜。”

“那就下周再吃吧,我姐的伤下周就该没事了。”宋唐温和地笑了一下,又问她,“下周末你值班么?”

莫听云掰着手指数了数,“呃……我周日值班。”

宋唐闻言耸耸肩,觉得她实在是忙,“你们几天值一次班?”

“四天啊,我们现在人手少。”莫听云叹口气,“新院区嘛,没办法,喏,你看那边,还在叮叮当当修新楼咧。”

这时他们已经走出了妇产科楼,宋唐顺着莫听云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角落的工地里正忙得热火朝天。

他好奇地问道:“这是还要盖住院大楼么?”

莫听云摇头,“不是啊,是盖来开咖啡店和快餐店的,应该不是肯德基就是麦当劳,哦还要开超市。”

宋唐很惊讶:“现在的医院都这么先进了么?”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莫听云对此习以为常,“只要地方够大,什么都能开,医院能赚租金,职工和患者能得到便利,你知道每天多少人的命都是咖啡给的么,还有啊,忙到半夜肚子饿了,食堂肯定没得吃,点外卖送来又要等,要是楼下就有,多方便。”

“你们经常忙到半夜都还不能休息?”宋唐又问。

莫听云耸耸肩,“急诊手术多的话可以忙到天亮,产科更厉害,光生孩子就能生到天亮。”

宋唐:“……”

他们一面聊着天,一面已经走出医院大门。

日光从他们头顶照下来,将人轻而易举地笼罩,莫听云觉得这太阳晒得慌,揪着宋唐的衣摆,快步穿过斑马线走到马路对面。

刚靠近车,宋唐就问她:“你开车还是我开?”

“你开!”莫听云毫不犹豫的绕过车头走向副驾驶。

宋唐耸耸肩,做作地叹口气,“好吧,今天我来为大小姐服务。”

等上了车,俩人才想起来,不知道该去哪儿。

“这个时候,去吃早茶会不会太晚了?”

“……呃、才十点,也不算很晚吧?”

“算了,就去吃早茶吧,管它呢,大不了一直吃到午市。”

于是俩人开车直奔市里一家开了十几年的老字号酒家,到了那儿车还没开进去,就有守在路边的门童跑过来问是不是吃这家的,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就让他们把车停到对面停车场去。

“我们酒店的停车位已经满了,实在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请多包涵。”

于是宋唐又把车开到对面的停车场,然后和莫听云一起走路过来,等上了酒家的二楼餐厅,刚出电梯,就看见过道里坐满了等位的食客。

俩人霎时间就愣住。

我的天,原来周末大家都这么有空的吗?!

宋唐去取号,回来莫听云一看,小桌的,他们排137号,仔细听了听叫号,好家伙,他们前面还有二十桌,刚刚好凑个整。

莫听云立马就想走人,“我也不是特别想……要不然我们换一家吧?”

宋唐看了她一眼,应了四个字:“来都来了。”

莫听云:“……”宽容定律真是放哪儿都适合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