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我收房租养你啊 > 第25章 第二十五章
 
周末的酒家生意太好, 顾客盈门,莫听云和宋唐站在入口往里看,只看见大堂里座无虚席。

不时有服务员端着点心从他们面前路过, 一笼笼的蒸点, 一碟碟的美味,莫听云看得叹了口气。

宋唐回头看她一眼, 在一旁找到一张红色的塑料凳子, 拍拍她肩膀,“怕是还要等很久, 去那边坐着等吧。”

莫听云坐下就开始玩游戏, 月卡到期了,二话不说先续上,这才慢吞吞地去点日常活动。

宋唐站在她旁边, 低头好奇地看向她的手机屏幕, 只看见屏幕上一个男性角色的立绘,然后不停地出现对话框,莫听云应该是选择了倍速, 他一句话没看完就跳到下一句了。

他觉得自己好像在网上看过这个游戏的宣传,但又不是很确定, 因为最近他在网上还看到有几个不同游戏的咱家在吵架, 这个说你抄我立绘, 那个说你抄我台词, 谁说谁有理。

不知道莫听云玩的是哪个,他刚想问, 就看见莫听云的手机上闪出一条短信。

她立刻切换到短信界面, 宋唐犹豫了一下, 别开了头。她玩游戏他看看没关系, 但短信毕竟是她的隐私。

但莫听云明显没有避讳宋唐的意思,她看了一下,立刻伸手扯了一下站旁边的宋唐的衣摆。

压低着声音兴冲冲地叫他:“宋唐,宋唐!你快看!”

宋唐一愣,下意识地低头,正好看到她递到他面前的手机屏幕。

屏幕上是一条短信,内容大意是莫听云订购的什么东西发货了。

“这个东西……你很喜欢?”不然怎么会这么高兴。

莫听云使劲点点头,简直激动到热泪盈眶,“我等了半年多啊!都快忘记自己还买过这些东西啊,它终于发货了!”

宋唐好奇心起,问道:“方便告诉我订的是什么吗?”

莫听云这会儿高兴得不得了,听到他说想知道她订的东西,立刻便想炫耀。

手指灵活地点开购物app,找到半年前的订单,然后打开给宋唐看宝贝详情,“喏喏喏,就是这个,游戏周边产品啦,我等了好久,终于发货了,谢天谢地!”

宋唐低着头,仔细地阅读宝贝详情里的文字,弄清楚了这是她玩的玩游戏里某个角色对应的周边产品,一时好奇:“难道还有别的很多角色吗?”

“当然啦。”莫听云点点头,掰着手指告诉他,“有四个主要角色,哦,我玩的是乙女游戏,你知道乙女游戏么?”

宋唐点点头,“这个我知道,攻略多个男性角色,说白了就是满足你们女孩子的幻想白日梦嘛。”

“喂!”莫听云有点不满地抗议一声,“什么叫白日梦,我们这是对美好事物的向往,谁叫现实里没有这种既英俊帅气又温柔体贴,既风趣幽默又阳光开朗的人呢?”

“如果我能拥有这样这样一个完美男友,我愿意氪金养他!”

“可能有,但不属于你。”宋唐实话实说,“你还是在游戏里养养野男人就算了,所以……”

他顿了顿,好奇地问道:“你是单推,还是all in?”

莫听云吓了一跳,这人连这个都知道???

她目光微闪,有点心虚,“……成年人、当然是都要啊。”

宋唐:“……”

他沉默了一会儿,又问道:“那你在游戏里……怎么养、呃、攻略他们?”

不会打架么,哦不是,不会有冲突么?

莫听云这下认真起来,数着手指头告诉他自己在游戏里会做什么,“就刷好感度啊,首先会去抽卡,抽到以后要养卡,前期的资源比较容易得到,但后期的只能慢慢攒,每次活动的卡池都有四张,想all的话只能靠氪金,运气好的时候一发入魂,运气不好的话纯氪几百块才能拿到一张,毕竟有保底嘛……”

“活动挺多的,循环复刻,节假日也有活动,西式婚礼,中式婚礼,新的剧情线开启,等等,总之很多啦,每次都要氪金,我运气实在太非了!”

“还有周边,扇子啦,立牌啦,水杯睡衣啥都有,这次出的首饰是跟某个轻奢品牌的联名款,是最贵的一次周边吧。”

听着她如数家珍的介绍,宋唐耳边只有撒金币的声音在不停回响。好家伙,原来玩个乙女游戏这么不容易。

妥妥的应了那句,你我本无缘,全靠我花钱。

莫听云还在继续往下说:“刷好感度还有一个就是会给他送礼物,都是用游戏里面的币买的,每天送几样,会得到好感度。”

“反正就是给他送东西,和他一起做任务,就可以啦!”

宋唐听了,忽然间脱口说了句:“这怎么跟你给我送东西的套路这么像?”

莫听云:“???”

见她听得愣住,宋唐立刻要收回自己说的话,可是还没等他将这句话归为玩笑,莫听云忽然间就一脸的恍然大悟,好像被谁点拨了一样。

仰头望着宋唐的眼睛更是晶晶发亮,“对哦!你这么一说,好像真的是哎!”

“我给你送的东西都是我买的,你收到的时候开不开心?开心了就是我刷好感度成功了!”

“我还陪你做了很多事,喏喏喏,曾菲姐这次遇到渣男,我和你一起帮助她了,这也可以是游戏里一个增进男女主角感情的重要情节,对吧?”

宋唐一脸无语地看着她:“……对你个头,你在游戏里养野男人还不够,准备现实里也这么玩?”

他是个活生生的人好吗!跟纸片人不一样好吗!

莫听云哦哦两声,“可是我也给你氪金了呀!”

宋唐:“……”您这样的我是第一次见。

他沉默了好一会儿,问道:“你怎么会喜欢玩乙女游戏?别的游戏不好玩吗?”

“我工作压力这么大,玩游戏当然是为了排遣压力呀,那些什么竞技类的游戏不适合,输了我要气死,想一直赢又不可能,算了吧,最后就只剩下这个咯。”

莫听云刚说完,就听到叫号叫到他们了,莫听云立刻从凳子上起身,兴冲冲地拿走他捏在手心里小纸条,“走啦走啦,我肚子快饿扁了。”

她走得快,梅青色的裙摆晃了几下,颇有点欢快的意思,宋唐看着她同样欢快的身影,忍不住笑了一下。

用玩游戏的方式来排解压力,只要适度,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

服务员带着他们穿过一桌又一桌喝茶闲聊的食客,到了靠近角落的一张桌子,然后问道:“请问两位喝什么茶?”

莫听云看一眼宋唐,宋唐就应道:“来一壶菊普吧。”

服务员应了声好,将点心单留给他们,转身去替他们泡茶了。

莫听云拿着铅笔,在单子上一边打钩一边问宋唐:“凤爪要不要?核桃包还是流沙包?四喜蒸饺还是三文鱼挞?”

宋唐的回答一般只有一个,“看你喜欢,你想吃就点。”

他有自知之明的,自己不过是一个消耗剩饭剩菜的工具人罢了。

莫听云也没有点很多,点完之后她托着脸颊,一边看宋唐泡茶,一边跟他聊些闲话:“你之前的画都画完了吗?”

宋唐笑起来:“早就画完装裱好寄给客户了。”

顿了顿,又看一眼莫听云,告诉她一个好消息,“我寄放在师兄画廊的两幅画,卖出去了。”

莫听云眼睛一亮,“……真的?”

宋唐点点头,“是,就是昨天的事。”

莫听云为他感到高兴的同时,又难免有些好奇,“卖了多少钱,方便说吗?”

这有什么不方便的,宋唐点点头,面上表情云淡风轻,“除去给画廊的分成和应缴的税款,到手应该是八十多万。”

莫听云又问:“你跟画廊的分成怎么分?”

“二八分,我八画廊二。”

“二八……”莫听云在心里大略换算了一下,忍不住倒吸一口气,声音微微抬高,“你一幅画卖了一百多万?!”

宋唐忙摆摆手,嘘了声,然后纠正道:“不是一幅,是两幅。”

“……那也单幅五六十万了!”莫听云还是很激动,眼睛睁得滴溜圆,十分地震惊,觉得这件事太不可思议了,“你这是……暴利啊!”

宋唐:“???”

我靠才华挣到的钱,怎么就暴利了!!!

不过他也的确承认,“我们这一行,如果能出头,有了名气,的确容易开张吃三年,功成名就的人不少。”

名望,财富,地位,人脉,在这个浮华的艺术圈子里并不是什么可望不可即的东西,很多人为了追逐它们踏入这个圈子,然后穷困潦倒在追逐它们的路上。

每个行业都是金字塔,只有顶端的人才会拥有让人艳羡的一切,很多的人都以为自己会到达那里,但终其一生,可能只在山脚下。

宋唐自觉清醒,“我只是比较幸运而已,比我画得好的人大有人在。”

莫听云却摆摆手,“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环,而且,就算人家愿意买你账,你也得有人家看得上眼的地方,否则人家凭什么,你说是吧?”

她跟宋唐说起自己一个同事,“肝胰外其中一个治疗组的带组主任,是他们科室最年轻的带组主任,刚来两年就独立带组了,他是科主任的侄子。”

“有人觉得他肯定是靠主任的关系当的组长,没错,是有这方面的缘故,但是只要你去查他的履历,就会发现他读书的时候品学兼优,大学阶段就发了几篇sci,跟过好几个项目,还有海外留学背景,而且他本人手术做得非常漂亮。”

“所以就算他当上治疗组组长有主任的原因又怎么样,他本人的能力完全可以胜任这个职位,这就够了。”

宋唐听完,吐出嘴里的骨头,问道:“你这位同事叫什么名字,号容易挂吗,我记一下,以后有需要可以找他看病。”

莫听云笑嘻嘻地打开手机,从联系人里找到这位同事的朋友圈,给宋唐看看,然后道:“你可以来找我啊,我带你去找他就好了。”

宋唐点点头,又说了句:“我觉得我和他应该有共同话题,我们都是靠背景的人。”

莫听云有点好奇,“怎么说?”

然后接着她就听宋唐科普了十几分钟他的老师杨淮严先生,如何如何厉害,如何如何牛逼。

最后总结陈词:“都是因为他,我们这些当弟子的,才会更容易被人看到。”

莫听云点点头,十分赞同他的说法,“你们也才会开张吃三年。”

“所以……”宋唐认真地看着她,“我不穷,阿云你以后别给我氪金了。”

莫听云一愣,手里夹着的蒸饺摇摇欲坠,抬头满脸震惊地看着对面这人。

表情泫然欲泣:“宋唐,你是连我排遣压力的唯一乐趣都要剥夺吗?”

宋唐:“???”

你手机里四个野男人还不够???

非得加上我这个凑齐五根手指头吗???

那你倒是展开说说你以后会最宠哪一个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